第四书包网 > 辣文肉文 > 用尽一生去爱 > 第63-64节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第63章 久别新婚

    江南正好也要到京城去开会,所以江家人遂坐着宋飞飏的飞机到京城。看到江修仁,林淼即刻丢开小虎,冲进丈夫的怀里,跳起来,两只脚依然像从前一样挂在江修仁的腰上。江修仁也很兴奋,这是他们认识以来,分别最久的一次,长达三个星期。

    他重重吻上老婆翻翘的红唇:老婆,我真想你

    林淼也重重回吻:老公,我也想你两人像连体婴儿一样黏合在一起。就是在车上,江修仁也是紧紧握住妻子的小手。看到两人的感情这样好,小纯与宋飞飏相看一眼:这个哥哥真不是吹牛,林淼真就爱上了他。

    小虎也很兴奋,他也很久没来京城的这个家了。周永浩行色匆匆地进来,顾不得跟大家打招呼,就拉着江修仁进了书房。林淼看到这一大家子,赶紧安排好大家的吃、住、行。

    广南省驻京办主任夏天羽看到这情况,遂说道:季局长,我叫两个办里的服务员来帮忙吧你看这一大家子。林淼看看季然,知道季然不是很愿意让广南省的人知道这个地方。笑着说:夏主任,还是别麻烦了,我们自己就行。季然点点头:办里的工作很重要,我们自己克服、克服就行了。

    夏天羽看着江家年轻的小儿媳妇,席稀又怎么会是这个女人的对手对,夏天羽跟席稀还颇有交情,这个事情除了他和席稀谁都不知道。

    晚上江修仁带着林淼与牧农、项羽还有应宗见面。林淼看到他们很高兴,除了江修仁,其他人带的都不是自己的妻子或是女朋友。

    看到林淼,项羽说:阿仁,你不是吧,这时候你带老婆出来众人又恼又笑,这个项羽,在这种场合,总是如此直白。那些女人看着林淼,林淼也看着她们,林淼发现其中有两个的面孔很熟。江修仁悄悄说:喂,老婆,别这样盯着别人,你千万别像上次去问要签名。

    林淼这才想起,那两个都是比较出名的二线明星。

    原来这个年纪小的女人并不是这个漂亮得过分男人的女伴,她居然是这个男人的妻子。这个女人合体的打扮一点也不输与她们,在看到两人手上的结婚戒指,她们明白两人肯定是正式举行了婚礼的夫妻。

    江修仁与林淼终于能好好躺在自己的床上了。他抱住她的腰,一个翻身,两人位置对调,他压在了林淼的身上。林淼拍打着他的膛,大叫道:放开我小虎会进来的你不怕吗江修仁握住林淼的手腕,凑近她的耳边,轻声道:我保证他进不来。他的声音,带着诱惑,柔软渺茫,像是专门诱惑人的桃花妖。

    江修仁褪去了黑色的衬衣,他俯下身子,开始吻她的唇,她的唇柔软而温热,有着微微的甜。他的舌,抵开她紧闭的牙关,他品尝着她蜜一般的津,他纠缠着她的丁香小舌,辗转,吮吸,缠绵,他长驱直入,攻城略地。林淼皱着眉头,偏开头,想要摆脱他的缠绕:我们说说话,不好吗但江修仁捧住她的脸,不让她逃离,他知道怎样让妻子闭嘴。

    在暴雨似地吻之后,江修仁开始索取更多。他将手伸到林淼的身后,开始脱下她的小礼裙。江修仁用舌头沿着她的耳廓慢慢划着圈,他的声音饱含着诱惑:老婆,我真的很想你那种刺激,让林淼全身酥麻,她不自觉地发出一声呻吟。

    江修仁的气息更加灼热,他一把扯下那件碍事的礼裙,以及内衣内裤,现在,林淼赤裸了。

    她的身体,散发着莹润的白,美得不可思议。江修仁低下头,开始膜拜她的部,他含住她前的柔软,用舌尖潦拨着她粉红的蓓蕾,一圈一圈,慢慢地耐心地等待着它们在自己嘴中娇泣。而他的手,也包裹住另一边的柔白,轻轻地抚弄着,看着它在自己手掌中成为各种形状。林淼总是能满足自己的欲望。

    林淼开始感觉到一股痒痒的难受,她用手去推开压在自己前的异物。但江修仁却快速将她双手制住,禁锢在她头两侧。然后,他的唇,恋恋不舍地从部移开,来到她平坦的小腹处,慢慢地亲吻着。接着,他继续向下,来到她的幽秘之处。江修仁分开她紧紧合拢的腿,将修长的手指伸入她的花蕊。他害怕伤到她,小心地探索着,动作轻而缓。小径的紧窒,内璧的温热,使得江修仁眼中的欲火,更加旺盛,他加重了力度。

    下体传来的异物进入感,让林淼微微不适,她下意识收缩起花蕊。江修仁的手指,被紧紧吸附住,那种感觉,让他疯狂。他开始缓缓抽动起手指,一点一点地进出着她的体内。那种触电般的酥麻,开始沿着他的手指,传入林淼的四肢百骸,她不受控制地摆动起身子,一张脸,泛着情欲的红润。她需要更多

    江修仁极力忍耐着体内的燥热,忍耐着那股不顾一切想要冲进去的冲动,直到她的小径变得湿润,他才抽出手指。那上面,全是她晶亮的爱,是她准备承受自己的证据。他褪下自己的裤子,将早已昂然的坚挺抵住她的私密之园,然后,一个挺身,他进入了她。两人同时满足的闭上眼睛。他缓缓地在她体内进出着,那窄小湿润的小径,包裹着他的硕大,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快感。

    随着第一波快感的来临,她的小径变得更加紧窒,江修仁忍不住哼出声来。那种味道,让他失去了控制,他开始加快抽动的速度,他开始在她体内驰骋。他俯下身子,吻住她,将她嘤嘤的哭泣全都席卷入自己体内。她的哭,她的笑,她的身体,都是他的。

    他像一头不知疲倦的野兽,吞噬着她美味的身体。

    皮肤渐渐灼热,气息渐渐迷乱,动作渐渐狂野。他要着她,用尽自己全部力气要着她。两具炙热的身体,在柔软的床上纠缠着,随着相同的频率律动着。

    他的舌,描绘着林淼的唇形,带给她酥麻的感觉。他吻上林淼在愉悦中紧闭的双唇,可这并难不倒江修仁,他腾出一只手,从林淼腰际伸入,滑过她平滑的小腹,来到她的浑圆前,轻轻一捏

    啊林淼忍不住张嘴轻呼一声,江修仁趁机将舌伸入,追逐着她的娇美,霸道地纠缠,征服她的全部。他的身体紧紧地压着她,他的气息牢牢萦绕着她,他的体温灼灼地燃烧着她。那灼热的,令人颤粟的吻,让林淼无法呼吸。

    江修仁的手牢牢罩住她的丰盈,他捻弄着那粉红的蓓蕾,满意地感觉着它们在自己手下变得傲立挺翘。那硬硬的殷红,在他掌心中摩擦着,带来原始的欲望的味道。这对于林淼而言,是一种折磨,她艰难地忍受这种动作带来的刺激,她咬住唇,脸颊染满情欲的樱红。

    江修仁的舌,依旧在林淼的口中流连,他汲取着她芬芳的蜜汁,席卷了她全部的氧气。林淼的身体,渐渐软弱下来。那挺翘的双峰就这么暴露在空气中。他饶过她的丁香小舌,开始向她前进攻。江修仁低下头,用舌头舔舐着她的殷红,一下一下,那舌尖的摩擦,有着小小的阻滞,却带来极大的悸动。小小的娇柔,硬挺着,泄露出她身体的感觉。

    江修仁张开嘴,含住那令人渴望的丰盈,那柔软的感觉,让他兴奋。他吸吮着,撩拨着,他要让她女的所在,永远刻下自己的印迹。白嫩的柔软上,染上他晶亮的体,散发出柔縻的气息。她任由他的舌进入自己的口腔,缠绕上自己的娇嫩。他的舌,缓缓地滑过她的口腔内璧,汲取着那芬芳甜美的蜜汁,再次点燃欲望的火引。

    他的大掌,抚着她光滑的背脊,火热的手,灼烧着她的背。月色是清冷的,但他们之间的温度,却是灼热的。她的胴体,在月光下,闪着莹润的光,美得不可思议。江修仁张口,再次含住她的娇软,灵活的舌,挑逗着她的那颗殷红,不急不燥地划着圈,诱惑的圈。林淼觉得全身似乎有电流游过,有种酥麻的感觉,她紧紧揽住他的脖子,十指不由自主地入他的发间,他的头发,很黑,丝丝分明。两人身体接触的每一寸地方,都仿佛有小小的火花,在燃烧着。温度逐渐升高,激情逐渐升华,情欲逐渐高涨。

    林淼咬住下唇,忍住那急切想出口的呻吟。而江修仁,则低低喘息着,急切地想要发泄。他终于无法忍受,他翻过妻子的身体,让她趴着,开始第二轮的冲击

    林淼无法承受,嘴里不停地讨饶,可是江修仁依然霸道地在她的身体里进出:淼淼,我的淼淼,你是我的我想什么时候干就什么时候干我要怎样干,就怎样干

    林淼终于累倒在他的怀里

    第64章 技艺生疏

    网上铺天盖地都是周永浩接替他哥哥成为新一任总裁,比周家财富更让人们津
逍遥小邪仙吧
津乐道的是周永浩的长相。他一夜之间成为媒体追捧的对象,可是他从没出现在这些记者的镜头里。林淼与江家所有人都明白,周永浩能顺利接替哥哥的这个位置,江修仁肯定是起大作用的。没想到的是,陆风也来了家里。他的到来,让江南不得不推辞了今晚的应酬。夏天羽在看到陆风的那一刹那,他终于明白自己站对了位置,他为自己的选择庆幸。

    三个漂亮的大男人晚饭后坐在外面的凉亭里聊天,林淼猛盯着三人,小虎拉拉林淼:婶婶,别流口水了,我长大了,比他们三个还要帅

    扑哧,三个男人口里的啤酒全吐了出来。

    林淼脸红红的上去追打小虎:我什么时候流口水你这是污蔑。

    小虎:嘻嘻,你没有吗我看到你老是在擦口水。

    陆风笑着说:与我哥哥的那两个大的有得一拼。

    是啊,我都怀疑他是从未来世界回来的。江修仁笑着回答。

    深夜,林淼服侍江修仁洗澡:我说你们三个千万不要同时出现在公众场合,铁定影响交通。

    江修仁了然笑笑:已经出现过了,当我们三个出现在陆风表姐的红房会所,似乎当时的人都风化了

    林淼:

    林淼知道江修仁很累,她让江修仁躺在自己的怀里,享受着水疗的按摩。

    老婆,你还记得上海的那个女人吗

    当然,她叫李元芷。

    他哥哥今天下午自杀了。

    林淼大吃一惊:自杀这个消息对于林淼来说实在是太耸动了。她赶紧问:那你会不会有危险

    江修仁拉过林淼一阵热吻:你真是聪明,但你这次想错了。跟我没半毛钱关系,陆风办事真是滴水不漏。说实话,我琢磨过他,但从没猜透他这个人。席稀的事情,他从头到尾都没能让我有机会问,因为我都不知道从哪开始下嘴。江修仁苦笑道。

    老婆,你幸福吗

    幸福。

    老婆,你快乐吗

    快乐。

    老婆,你爱我吗

    林淼想了想,坚定地回答:爱。

    江修仁立刻站起来,把林淼从浴缸里捞出来,疾步走到床边,把她抛上去,引得林淼哇哇大叫。季然立刻过来敲门:喂,你们俩注意点,这里不光是你们夫妻俩。季然听到江修仁与林淼在房间里爆笑,她摇摇头,笑着回到房间。江南还在工作,他摘下眼镜问妻子:他们今天不出去

    季然撇着嘴回答:这两人,哪里愿意出去。都恨不能长在对方的身上。现在就只剩下孩子的事情,我看林淼自己给自己太大压力。我暗示过,好像她还是害怕。我听齐院长说林淼偷偷叫她给检查了两次,生怕自己因为那次意外对身体有影响。

    林淼是个好孩子。听说那个女人现在的日子也很不好过,事情都过去了,就算了。

    季然咬牙:要不是这个恶毒的女人,现在我们江家就全乎了。两个孙子,一个外孙。我还指望林淼给我生个孙女呢。

    愉快的京城之行结束后,江南婉拒了女婿的好意,江家一大家子坐了普通的民航回到北宁。林淼看到来接机的黑压压一大票人,她挽着季然的手,对江南说:嘿嘿,爸爸,我终于深切体会不到京城不知道官小,这句话的含义。您看,我们在这里多拉风呀江南哭笑不得。

    小虎开学以后,林淼的时间又多了起来。她每天就是在办公室和成城的外事科穿梭,申报材料,审核通过。偶尔,也担任翻译。

    林淼在给林鑫的电邮中说:林鑫,我终于明白幸福的深刻含义。林鑫,我很幸福,我没想到我现在如此的幸福与满足。除了没有孩子,我的生活是没有缺憾的。在这个世界上,每一个人几乎都是先有一个计良,然后才有一个江修仁。林鑫把林淼的这封邮件转发给了江修仁。林鑫说:谢谢你,仁哥。

    江修仁克制自己激动的心情:老婆,你在哪我要立刻见到你

    林淼一头雾水:在办公室呀我还能在哪你怎么了还没等林淼说完,江修仁已经冲到车上。他要告诉自己的妻子,他对她的爱是怎样的从8年前,他在哥哥的婚礼上第一次见到这个11岁女孩开始,他的心就已经沦陷在林淼那一汪深眸里那一场心设计的邂逅是他们浪漫情缘的开始。

    林淼不知道此刻江修仁为什么要见到自己,她只好在门口等着。看到江修仁的车子,林淼甜甜地笑了。

    他向丈夫挥舞着双手

    江修仁看到路边一辆停着的汽车突然发动,直直冲向林淼。他的脸色变了,加快油门,冲向那辆车。林淼也反应过来,她呆立住了江修仁的车冲开了那辆车,冲向旁边的大树。那辆车被冲上了旁边的台阶,林淼听到车上传来一声女人的惨叫声。时间仿若停顿在了那一刻

    所有人都出来了,林淼冲到江修仁的车前,江修仁的安全气囊是打开的,林淼晕倒在丈夫的车前。

    当林淼醒过来的时候,她看着眼前白茫茫的一片,屋里挤满了人。她动了动,意识回到她的脑海,她立刻坐了起来:阿仁,阿仁,我老公呢林淼哭着要下床。

    成城压住她,哭着说:淼淼,别这样,他会没事的成城也说不出话来。

    林淼大叫:不我要去见他他在哪林淼拼命挣扎,成城只好放开她。季然搂过林淼:淼淼,相信妈妈,阿仁他没事的。阿仁不会有事的

    林淼大叫一声,又晕了过去。

    当她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林智立刻上前:林淼,阿仁没事了,你看,他就在你隔璧这张床。安全气囊救了他。只是左小腿骨折。

    林淼还没听完,也不穿鞋,就这样跳过去,看到江修仁好好的躺着,身上呼吸机都没,林淼知道问题大概不是很严重。她只是握着丈夫的手,谁劝也不听,就这么坐在丈夫的身边:他醒了,第一个希望看到的一定是我所以我不能动。

    江修仁悠悠醒过来,看到林淼趴在自己的身上,两只手都紧紧抓住自己的手,江修仁试图拿开林淼的手,却怎样也挣脱不了。周围的人看到他醒了,都围了过来,江修仁小声说:成城,你把林淼抱上来。

    众人皆晕。

    成城知道江修仁的意思,他是希望林淼能休息。看着众人的表情,江修仁笑道:其实我本来可以一点事都没有,这些我在刚果的时候都学过,可是回国后,太久没用,技艺生疏,真丢人,当时我就知道我左小腿骨折了。

    看到条理如此清晰的江修仁,大家这才放下心来。江南与季然,林智还有黄颖徒然坐下,大大舒了一口气。

    莫非进来,给江修仁点点头。江修仁知道莫非已经办好了该办的事情,遂说道:爸爸、妈妈,你们都回去吧。我明天也就回去了。今天我在这里观察一晚上就行了。

    看着四位大人的表情,江修仁轻笑到:爸爸、妈妈,你们真的不用担心,其实我现在只是觉得羞愧。结婚以后我训练的时间少了。所以现在受点小伤,真丢人。

    看着到了现在还如此臭屁的江修仁,大家都离开了,只成城与莫非留下。

    江修仁暗下笑容:别让这个贱人死在北宁市,我要交给陆风的。这个贱人我要拨下他李家的一层皮江修仁霾的表情让周围的温度自动下降10度。林淼感觉到一阵风习习,她睁开眼,看到江修仁抱着自己,再一看,他的左中腿上了石膏,搭在枕头上。她立刻哇哇大哭:老公,如果你死了,我也不活了

    林淼的哭声引来了许多的医生和护士。院长最先冲进来,看到书记的公子戏谑地看着自己的妻子,旁边的两人也莫可奈何地看着这个嚎啕大哭的女人。

    江修仁挥挥手,让院长等人出去。三人等着林淼哭够了,林淼抽抽地问:你们三个真没同情心,应该陪着我哭才对。

    三人:

    第二天一早,还没等江家人到医院,江修仁与林淼已经回到家了,众人皆石化。

    林淼说:爸爸、妈妈,你们别担心,我跟徐院长说好了,每天让医生到家里来,在医院,人来人往的,阿仁不但要应付这些人,还不能好好休息。请你们也不要告诉别人阿仁在家养病。

    江南与季然点点头:还是你想得周到。

    林淼心地服侍江修仁,其变态程度让季然都看不下去了:林淼,你老公只是左小腿骨折,他的手没有骨折,他的嘴就更没有骨折。你实在没必要刷牙都要替他。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