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辣文肉文 > 用尽一生去爱 > 第55-56节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第五十五章 如此贫困

    林淼气得牙痒痒,她对牢江修仁:我只是偶尔认识的朋友,在今天以前,我都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我彼此电话都没有,你居然认为我们之间有事你不觉得这样的你十分愚蠢吗

    江修仁哼的一声:愚蠢老婆,怕愚蠢的人是你吧你被人卖了,还在帮着数钱啪,江修仁从抽屉里甩出鱼渔的资料:你以为你们只是一场普通的浪漫邂逅吗他就是一直爱着沙露的那家人的儿子。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所以他认定是我抢走了他心爱的女人,所以他要抢走我心爱的女人。

    林淼颤抖地拿起那些资料,没想到,这个眼睛那样干净的男人原来也是假的

    江修仁看着失魂落魄的林淼,心一阵阵的抽痛,但他明白,自己犯错在先,才让鱼渔有可乘之机。

    他把林淼紧紧地抱在怀里哽咽着:淼淼,我的淼淼。原谅我,都是我的错。林淼茫然地看着江修仁,这个男人是不是气疯了

    淼淼,都过去了都是我的错,我爱你林淼闭着眼睛,也紧紧拥抱自己的丈夫

    江修仁立刻高兴起来,他捏着妻子的下巴,让娇小的妻子昂着头,看着自己:淼淼,谢谢你

    谢我什么

    江修仁又拥紧自己的妻子:说不清楚,就是谢谢你他拉起林淼,兴奋无比:走我今天要到县局,带你去看看是新合并到北宁市的桃园县,我也没去过我们今晚可以在那里好好住一晚。听说那里是莲藕的产地,现在正是看荷花的好时节。

    这回是林淼拉着拖拖拉拉的江修仁在前面走,两人的举止模样就像童话故事里的人物。从彼此紧握的手中,能深深地感觉到妻子对丈夫的感情正悄悄发生着质的变化

    局里的同志们已经对自己漂亮而又优秀的局长大人与他年纪相差十岁的妻子之间发生的所有事件有了相当的免疫力和失去了应有的好奇心。大家都在如常工作,这对尚在新婚的夫妻俩无论干什么,都已经提不起大家的兴趣。

    莫非看到自己的上级兼亲戚拉着妻子走向他们的汽车,一行人皆面面相觑。这又到了哪一出了特别是成城,她是去指导县里的外事科与市局的外事科联网的,时间紧,任务重。而且车上还有好几个对应的业务科室的负责人都去了。

    江修仁的老脸稍稍有一点红,毕竟有假公济私的嫌疑。他主动跟大家坦白:淼淼也没去过桃园县,她跟我们去看看,大家没意见吧

    成城主动说:领导,您这样问我们大家,正如问到您家的客人宰否大家都笑了起来,鱼贯上到一辆小中巴。前面的引路车徐徐开出公安局的大门。林淼知道江修仁是个非常海派的人,公安局的人也都已经习惯了史上最年轻的公安局长海派的工作作风。不像其他的局领导那样,出行必定要有自己单独的车辆以彰显自己的身份。

    林淼不好意思坐在江修仁的身边,她跟成城坐在一起,有一答没一答的跟成城说着话,眼睛却始终追随着自己的丈夫。

    人人都知道,江修仁在工作与不工作时完全是两种状态。私底下,他基本上是个口花花的人。他的手下也已经习惯了他的工作方式,认认真真、踏踏实实的工作;开开心心、快快乐乐的生活。按照莫非的说话,变脸之快,在当今世上也只有青霞、曼玉能与之抗衡,而且是在他发挥失常,曼玉、青霞超常发挥的情况下。

    此刻江修仁正在调戏公共安全科的池西西,她刚休婚假回来。

    喂,池西西,我发现你这次回来有两个变化。

    26岁的池西西变身好奇宝宝:那两个变化

    其他人立刻同情的看着池西西。成城居然喃喃自语:默哀三秒钟。

    具我仔细观察所得,第一个变化就是你的腿已经成功变成外八字;第二个变化就是你讲话的语速比原来快了太多,因为现在只要是你一开口说话,我们大家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所有人都只看到你的嘴巴一张一合的江修仁话音未落,全车的人立即全体爆笑,包括司机向河南。他是江修仁的司机兼秘书,还是堂堂市局办公室的主任。江修仁回国以后,他一直跟着。人人都知道他是江修仁的心腹。

    就江修仁一个人不笑,他对向河南说:

    我说向主任,麻烦你笑是可以笑,但你不必笑到把车子开成之字型吧

    林淼真就笑岔了气,成城一个劲地给她捶背。江修仁回头看见了:成城,我只不过是叫你加班了几个通宵,你不用狠到拿我老婆出气吧捶得那么用力

    成城立刻把林淼撵到江修仁那里:你快过去吧,我看你哈你老公也哈了好久了。我也真服了你,天天都粘在一起,跟我坐一会,心不在焉的你放心,在这车上,谁也抢不走他。就是暂时抢走他,这么小的空间,绝对干不成事你以为人人都是足球运动员呢柔韧好。

    大家又大笑。

    林淼红着脸轻声说:成城,你就是个女流氓

    成城瞥着嘴,拧着林淼的俏脸:别在我们面前假正经,你看你现在这嫩得要滴出水的样子,被某人养得多熟还好意思说我是女流氓,女流氓是你吧如果我是你,就把你老公的电话铃声改成您所拨打的用户已结婚

    这下不得了,向河南又把车开成之字型。池西西笑出了眼泪:成城,我的好姐们,回头姐请你吃大餐。

    成城挥挥手:池姐姐,我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怎么能让您请呢学雷锋,做好事,五讲四美三热爱,八荣八耻要牢记哪个,好像,听说我们北宁新开了一架韩国餐馆,据说味道相当正中。

    池西西及全车人:。。。。。。。。。。。。。。。。。。。。。

    林淼的电话响了,一看,原来是成城家里的电话,就对成城说:你妈的。

    成城睁大双眼:现在还爆口

    林淼即刻反应过来:你母亲的。

    想了想还是像骂人,又接上了句电话。全体复又爆笑。向河南只好把车停在路边休息一会,林淼终于如愿以偿坐到江修仁的身边。

    莫非硬把舒服躺在江修仁怀里的林淼给拉起来:我说,让你这个编外人员上车,我们已经是法外施恩了,你们俩就别刺激我们这些未婚小青年了。

    林淼立刻反驳:你是未婚享受已婚待遇这回轮到成城闹了个大红脸。刚进桃园县的地界,果然就能看到一片片的荷花,有的大得看不到边际。林淼推开车窗,贪婪地呼吸着这清香的空气,赞叹声此起彼伏。林淼高兴地搂着江修仁的脖子,对他念道:古柳垂堤风淡淡,新荷漫沼叶田田。白羽频挥闲士坐,乌纱半坠醉翁眠。游梦挥戈能断日,觉来持管莫窥天。堪笑荣华枕中融,对莲余做世外仙。看着林淼迷蒙的双眼,江修仁都不知道该怎样才好。

    他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就这样看着林淼。

    全车的人都被这变态的夫妻俩雷倒了,成城又把林淼拉过来:你们俩还是分开吧,没看到向主任一脸抽搐,又把车子开成之字型吗全车复又爆笑。看到县局的门口还停着县领导的车子,江修仁皱起漂亮的眉毛:桃园县局是怎么回事我说过的,这次主要是业务交接。大家都收敛笑容,知道领导开始进入工作状态。海派的局长非常反感这些无谓的官场应酬。

    看到县里的书记、县长都来了,江修仁笑吟吟地迎上去:书记、县长都来了,我们如何当得起。林淼微微一笑,江修仁只短短的一句话就把那些人给堵死了。林淼再不明白,也看得很清楚,这些人哪是给你江修仁面子人家给的是省委书记二公子面子。场面热闹非凡。

    书记古新安、县长易济阳看到一个没有着警服的女孩静静地跟在队伍的后面,那个块头壮实、个头很高大的向主任身边。这个女孩是那么的青春耀眼,整套的印着标志的蓝色牛仔装其实是cd经典的牛仔图案,居然脚上穿的球鞋也是这个图案,配着一双小白袜,背着一个很大的黄色的大手袋。最重要的是,裙子的长度是那样的短。

    书记、县长看到江修仁偶尔露出的手表明显与那女孩是一对的,虽然他们不清楚手表是什么牌子,但手表上的钻石他们是认得的。没吃过猪,总归见过猪跑。两人暗暗诧异,这个江公子居然公然把小蜜带在身边想想又释然了,也对,这里山高皇帝远,是约会的好去处。

    第56章 花好月圆

  
嫂子合集txt下载
  看着这些县里的、特别是以县公安局正局长须渤为首的人都一直盯着林淼那双漂亮的长腿和她漂亮的面孔县里的人一直对样貌英俊的男人从不感冒,江修仁心想,槽了,忘记这茬了,林淼穿成这样,难怪这些人要流鼻血。刚一想到这,北宁市来的客人全都看到不远处一个年轻的小警察真就流鼻血

    古新安狠狠瞪了几眼须渤,太给桃园县丢脸了。

    江修仁想,反正都这样了。他笑着让林淼过来:来,淼淼,认识一下古书记和易县长。古书记、易县长,这是我妻子林淼,她听说桃园县最美的就是荷花,所以跟过来看看。

    没有意外的,桃园县人全体张大嘴巴。这就是省委书记的小儿媳妇年纪够小的

    林淼大方应对:古书记,易县长,你们好,我是林淼。古人有云,竹色溪下绿,荷花镜里香,所以想来看看。

    看着应对自如的林淼,桃园县的人这才明白过来,眼前的这个女孩不是一般的社会小青年,虽然她的衣着上是很像。

    江修仁撇下县领导,开始沉着冷静地投入到工作中去。县领导们都在想,看来传闻是真的,他这个公安局长是凭真本事得来的。

    像是不认识眼前这人就是刚才在车上跟女同事口花花的丈夫双目是那样的无惧,清目有神;说话有理有据,主次分明。很明显,江修仁在此之前一定做了很多的调查工作,他经常让县局的人哑口无言、频频擦汗。

    林淼看到这个县局的工作真的很混乱,都没有人做会议记录的,这里真是山高皇帝远,官大一级压死人。都只想好好接待市里的领导,对于工作却马马虎虎。林淼清楚江修仁是最反感的,是林淼再次看到江修仁工作时候的样子,她与成城第一次一样,睁大双眼,这一套的。

    林淼立刻充当起记录员,她看到副局长丰收明显是行伍出身,好像对这些现象也有诸多不满。会议结束以后,林淼情悄把会议记录递给丰收:丰副局长,这是会议记录。林淼看到丰收的脸瞬间涨得通红,林淼不想他太过难堪,立即走到向河南的身后。

    工作结束以后,县里的人把他们拉到一处宾馆,看着如此豪华的宾馆,北宁市局的人面面相觑,没想到整个广南省最贫困的县有如此豪华的接待场所。这次江南把这个县划给北宁市,就是希望改变这里的落后面貌。

    江修仁立刻带着大家退出来,推脱市里有重要的工作安排,今天一定要回去。书记、县长一干人茫然失措,他们没想明白哪里做得不到位得罪了这位书记的公子。

    丰收一直暗暗盯着林淼,也一直冷眼观察着江修仁,现在他知道自己该怎样做了。但那么多双眼睛盯着,他没有机会靠近林淼。

    聪明的林淼感觉到了,她不动声色地移动到丰收的身边,悄悄塞给他一张字条,丰收心下佩服,这个女孩不寻常。

    回去的路上,大家都还被刚才那个如此豪华的宾馆给吓住了。林淼笑著说:为了感谢大家让我乘你们的车坐了大半天,我请大家吃饭吧,就去成城刚才说的那个韩国饭店。

    车上的人齐齐说道:你请客,当然是到曲径通幽吃好的。一位同志立刻把自己的手机递到林淼的面前:我们要吃新鲜的鲍鱼,我知道这个时间比较久。林淼真就接过他的电话打给卢惠,听完林淼的电话,全车沸腾。莫非赶紧通知前面的引路车。

    那天晚上,江修仁与林淼都喝多了,两人面红耳赤回到家里,季然撇撇江南,告诉孩子们他们的父亲有点生气。

    这位自律的省委书记对着儿子、儿媳妇:你们俩年纪加起来都超过50了,还不懂事喝那么多

    林淼立刻举手:报告爸爸,我不服,他那么老,明显拉高我们年龄的平均数。江家上上下下立刻笑场,江南自己也憋不住笑了,他挥挥手,大赦了两人。江南笑眯眯地看着两人上楼,人生魅力的前提之一是,新的爱情的可能始终向你敞开着,哪怕你并不去实现它们。如果爱情的天空注定不再有新的云朵飘过,异世界对你不再有任何新的诱惑,人生岂不太乏味了

    两人洗澡后齐齐倒在床上,江修仁从来没有感觉到过自己有如此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这种感觉好像就的是上辈子的事情,身下的林淼太美好,被她紧握住自己命子是如此美妙,美妙到他差点不能自制而跑马,他赶紧停下让她继续套弄的动作,喘息的看着跟一样因为喝了酒而激动不已的林淼。

    林淼看到两人犹如刚出生婴儿一样光溜溜的,那健壮的曾被自己偷窥过的身材真实的展现在眼前,她伸出手去抚第一次见到就已经让她很好奇而又很吸引她的腹肌,依然跟想象中一样充满力量的、硬硬的,可是比腹肌还要硬的是他深亦的另一个零件,此刻正如威风凛凛的冲天大一样座落在一片杂草中,雄赳赳气昂昂的挺着,纵然见过多次,林淼依然看得她脸红心跳。

    江修仁看着身下娇羞不已的小妻子,邪笑到:喜欢吗色女,你第一次看到我脱衣服的时候,你的眼睛盯着我这里,目不转睛。你知道吗当时被你看得我都想喷了。真想不放过你,那时候就把你办了。

    林淼害羞地捶打丈夫的腹部:你真不要脸江修仁知道林淼说他当晚并没有放过她,他笑着说:嘿嘿,谁叫你被我这个即是强盗又是流氓的恶人给看上了呢

    林淼鄙夷地说:看来你对自己的认识还比较正确。然后阻止江修仁的进攻:我报复的时刻终于来临了。江修仁瞪着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林淼,伸手指了指自己胯间的大说:你这是想要了我和我兄弟的小命。

    如果让你得逞就是要了我的命了。

    看来我得用武力征服你了。

    林淼挣扎着想坐起身,被江修仁一个饿虎扑食扑倒,放肆的纠缠上她的身体,滚烫的大手挤进她紧紧并拢的双腿间,用灵巧的手指拨弄令林淼感觉要命的那一点,她的欲望随着体一起涌出,后脑勺抵着床板,弓起腰身扭动,江修仁怎么能忍受这样妖魅的动作,他几乎是用饥渴了几千年的急切把林淼高耸起的房深深的含在口中,如吃的小兽一般,而他的一手指随着她的扭动滑进了林淼紧致的甬道里。

    林淼差点让自己尖叫出声,江修仁太知道如何取悦女人了,他熟悉女人身上一切敏感的地方,他的手指在她紧致的甬道里旋转扭动更深入,林淼想要高潮,偏偏江修仁这个时候停下,喘息着问:服不服

    林淼啜泣,这个变态又想折磨她,江修仁的手指还在她的身体里,却要命的一动不动,她只好自己一边扭动一边呻吟着说:讨厌。

    不服再来

    江修仁突然抽出手指用力分开林淼的双腿,令她的私处暴露在他的眼前,白嫩的腿处粉色的缝隙让江修仁头晕,他费力气的吞咽想要克制自己立刻深埋进去的欲望,他要慢慢来,慢慢的品尝她的味道,他想要给自己的妻子带来一种难以忘怀的体验。因为他深信此刻自己不顾一切冲进去的后果,就是坚持不到两分钟就会完事,那样虽然能让他极快的满足欲需要,但却是会很没面子,他还不想让妻子认为他只是个邮差,是个送信的。

    江修仁低下头埋进林淼的双腿间,他灼热的呼吸吹在她的皮肤上带来触电一样的战栗,他用手指分开她,开始用他的舌头探索她神秘的欲望核心,雷达般的舌头找到了那,神秘的突起,含住,快速的舔抵。林淼突的睁大双眼,不敢相信江修仁居然这样折磨她,但是他湿热的舌头实在太神奇,一种战栗的惊喜在体内炸开,林淼开始眼冒金星,甚至有些窒息,她的大腿用力的夹紧江修仁的头,一边大口的呼吸一边尝试着发出尖叫,可是声音在她听来仿佛是天边传来的一样遥远,那股惊喜使她的甬道有节奏的收缩,炸开后龙卷风一样席卷了全身,江修仁已经咒骂着抬起身体,伸手去捂她的嘴巴:嘘小声点,虽然这里隔音是不错,但你的声音实在太大了

    林淼啜泣着想要更多,她抬起自己的臀部碰触他坚硬壮的器,嘴里喃喃着说:我讨厌你,快点。

    江修仁露出一个很男人的微笑,你要让我得逞了吗

    嗯是的,是的。

    我保证我会让你飘飘欲仙,欲生欲死。

    快点

    你希望我怎么做凶一点还是温柔一点

    林淼说不出话,现在她唯一希望的就是他能赶快进入她的身体满足她。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