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辣文肉文 > 用尽一生去爱 > 第52-54节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第五十二章 做人道理

    夫妇之间,亲子之间,情太深了,怕的不是死,而是永不再聚的失散,以至于真希望有来世或者天国。佛教说诸法因缘生,教导我们看破无常,不要执着。可是,千世万世只能成就一次的佳缘,不管是遇合的,还是修来的,叫人怎么看得破。

    江修仁的生活恢复了正常,那天他喝多了。当他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抱着的并不是林淼。

    他镇静地叫醒沙露,江河集团新聘的22岁公关经理,af有史以来mba最年轻的女毕业生,也好算一位天才。为此,还上了某个著名的谈话节目,一时间,风头无两。

    他知道沙露是第一次,还没等他开口,沙露说道:我知道,你结婚了,还非常爱自己的妻子。我是自愿的,很平常的一夜情,你不要想太多了。

    江修仁不知道自己还可以说什么,他洗完澡就回了家。好在林淼没有看出什么破绽。现在差不多一个月了,这事情看来是过去了。

    林淼回到家里,保姆悄悄告诉林淼:季然阿姨在生气呢,大发雷霆的。林淼点点头,遂上楼回到自己房间。不一会,看到江修仁的车像剑一样冲了进来,看来是江修仁犯错误被他妈妈逮到了。

    看到疲惫的江修仁,林淼吓了一跳:你怎么了妈妈好像也不高兴江修仁紧紧地把林淼抱在怀里,什么都不说。他想担白,可是他知道这样会把刚想靠近自己的林淼推得更远,他不敢。

    过了几天,林淼刚一回来,就看到季然跟一个年轻的女孩在院子里说话。

    季然:我说过了,这是他造的孽。这个事情你只能找他。要钱你就去向他开口要人我这里是绝对通不过的除非我死了当然你可以去告他,也可以见记者。总之,你想做什么,江家阻止不了。我说过了,他造的孽,只能他自己承受。他一个人犯错,还埋葬不了我江家

    可这是他的孩子

    季然瞪大双眼:你听不懂人话我说过了,你只能去找他又不是我让你怀孕的。

    你们不能不管这是你们江家的骨血你们不能这样残忍我们这是在讨论一条生命

    季然气得满脸通红:小姐,你真的要我当着你的面说出难听的话吗他这个祸害在结婚以前从没碰到你这样的事情,整个广南省都知道他是怎样结的这个婚。以后怎样我不敢说,目前说实话,我相信我儿子不相信你。我心里十分清楚,这很可能只是一场被设计的意外。

    水露的眼泪溢满眼眶:我没有我还是第一次

    季然想到自己的身份,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顿了顿,又恢复贵夫人模样:我说过了,这个事情,你只能找他。不我是江家让你的,这个意外,江家没有义务买单。是谁让你怀孕的你只能找谁,我不是那种没有孙子的人,更不会让我儿媳妇难堪,这不是做人的道理。所以,这个事情你但凡江修仁面前有一丁点的办法你也不会现在就闹到我的面前。实话告诉你,林淼永远是我江家的小儿媳妇,这一点是江家对林淼父母的承诺,郑重的承诺。

    季然看着这个心计了得的女孩,忍不住又说道:小姐,你今天来这里找我,我是很不高兴的。不为别的,就为你把我想成没有见识的妇人,我认为这是对我人格和智商的侮辱。你是否以为我听到你怀孕的消息不是欣喜若狂就是大惊失色我或许会接受你或许害怕你拿这件事情要挟江家不会的

    季然非常自信:我很。他影响不到他爸爸。更何况,世人皆知我儿子到底有多爱他的老婆。你但凡在他面前有一点办法,以你的心计大概也不会闹到我的面前。至于他的仕途,那是他的问题,他都30岁了,也结了婚。他自15岁起就已经为他自己所有的事情负责了。

    看着惊慌失措的沙露,季然知道自己想对了,她更加从容:小姐,我奉劝你一句,如果你不想把事情变得更糟糕就不要出现在我二媳妇的面前。她有的是方法让你无地自容,我还真不是吓唬你。在这桩婚姻里,高攀的是江修仁,从来就不是林淼。

    林淼听到婆婆的话很感动,原来季然是真的喜欢自己。她对自己的好都是真的,并未一丝勉强。

    林淼悄悄回到自己房间。原来这个事情不是没有后遗症的。林淼看着窗外,她想到那些每天都在这里散步的院子里的老人们,每当看见老年夫妻互相搀扶着,沿着街道缓缓地走来,她就禁不住感动。他们的能力已经很微弱,不足以给别人以帮助。他们的魅力也已经很微弱,不足以吸引别人帮助他们。于是,他们就用衰老的手臂互相搀扶着,彼此提供一点儿尽管太少但极其需要的帮助。年轻人结伴走向生活,最多是志同道合。老年人结伴走向死亡,才真正是相依为命。每当林淼看到的时候,这个画面总能让她感动。她相信时间能包容世间万物。

    江修仁回来的时候,看到林淼蜷缩着一团和衣躺在床上睡着了。他知道,这是极度没有安全感的表现。此刻,他迫切想进到林淼的身体里,证明林淼还是他的。

    他强硬的把手从领口挤进林淼的衣里,如愿以偿的握住了那团软绵绵的柔软,拇指轻抚顶端那粒小樱桃,嘴唇找到林淼的唇用力吻住。林淼被惊醒后,拼命挣扎。他知道怎样让林淼陷入情欲而无法自拔,他明白这具年轻的身体是渴望他的

    渐渐的,林淼的挣扎变得无力:神经病,你放开我大白天的,你要不要脸看着自己这个可爱的小妻子,他愧疚地吻了上去,手上更卖力的继续抚弄令他受不住的房,沙哑着嗓子说:林淼,我的林淼。你是我的,你不能离开我天,看看这是谁的宝贝别离开我,林淼,我会死的。

    林淼的脸一下子红的番茄一样,江修仁却是趁机一反掀开她的裙子,脱掉这件碍事的令他一直想要撕碎的裙子,林淼红着脸按紧他的手,变态你急什么

    江修仁邪笑道:你要是再拒绝我,我可能真的要急死了,不信你。他翻转手腕把林淼的手塞进他的裤子里,林淼惊叫一声差点弹起来,被江修仁翻身压住:硬不硬

    你,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林淼拼命的想抽出手,却浑身软绵绵的使不出力气。江修仁一只手褪掉自己的裤子,连内裤一起扒下来,用铁似的男人武器顶着林淼的肚子,呻吟着让林淼用手去碰触,她只羞得来回躲闪,却最终被江修仁有力的钳制住,强迫的把她的手按在他火热滚烫的壮器上。

    看着她那傲人挺立的房。看着白花花不住颤动的房,江修仁的喉咙里发出近似野兽嘶吼的喘息声,不顾一切的扑上去,把那颗诱人犯罪的小樱桃纳入口中,用力的吸吮,用牙齿轻轻的啃噬。

    身上的男人狂野的似是觅食的捷豹一样,用他和舌头、手、还有壮的让她害怕的器折磨着她。美,真美江修仁还在模糊的发出一声声呻吟,大力的吸吮,用力的揉搓,他掰开林淼紧握的手指把他的武器塞进她的手里,让她握住,他扶住她的手让她套弄着自己。林淼已经是两眼直冒金星,双腿间一股难以忍受的胀痛,空虚的似被掏空的麻袋一样。江修仁忍不住挺挺她手中的坚硬,吟哦着:嗯,淼淼,你也想我,对不对你都湿透了

    他在她耳边低声呢喃,林淼羞红了脸,他相着她脸上的表情,抽出手指,不等她反应,一把把她翻转过去,从后面直接进入。

    啊林淼大叫一声,他满足的呻吟,用手臂支撑身体,重重的撞击。林淼被他的气力撞得大力的扭动:轻点江修仁低下身子合住林淼的耳垂,吐着热气:淼淼,我的好淼淼,我的好老婆,你再动,我就坚持不住要了

    天淼淼,你夹的我好紧,淼淼我的好淼淼。一边叫一边更快更用力,在林淼的背上开始颤抖,大声呻吟,把脸孔抵在旁边的枕上

    江修仁的脸上全是汗水,此刻正忍受高潮带来的震栗,他紧紧的抱住妻子,双手在她的前用力的揉捏,林淼觉得有点疼。可是快感迅速的膨胀,爆裂,陷进黑洞里,灿烂烟花在眼前一簇簇绽放,高潮激烈的犹如高压电伏击中,难以自持的抽搐、收缩。

    江修仁并没有结束,他把林淼翻过来,低头含住她的房,开始用力的吸吮,他继续压下来,快速的轻易的占有林淼,他一手握着她的腰,一手握着她的肩,每一下的撞击都是深深的顶进。

    他的高潮来的更快更激烈,抱着林淼不停的颤栗,他一口咬在她的脖子上,疯狂的吮吸,手里更是用力握紧妻子的房,压抑的呻吟着,林淼睁大眼睛看着金色星星在眼前乱跳,一时间脑里空白,失去焦距,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像海浪扑打礁石,冲刷着自己的身体

    当一切都平静下来,林淼再次绝望地闭上眼睛。自己总是无法拒绝江修仁的求欢,在两人的爱中,她林淼同样是投入的。林淼为自己感到悲哀,明明不爱这个卑劣的、破坏婚姻的男人,却总是沉迷在他无际的欲望里林淼首先满足的都是自己身的需要,不管是物质的,还是欲望。女人对于男人,男人对于女人,他们的缺点别有来源,不该加罪于别。林淼想起海涅在一首诗里说:我要是克制了邪恶的欲念,那真是一件崇高的事情;可是我要是克制不了,我还有一些无比的欢欣。克制了欲念,感到压抑和吃亏;克制不了,又感到良心不安。

    人的心是世上最矛盾的东西,它有时很野,想到处飞,但它最平凡最深邃的需要却是一个憩息地,那就是另一颗心。倘若你终于找到了这另一颗心,当知珍惜,切勿伤害它。历尽人间沧桑,遍阅各色理论,我发现自己到头来信奉的仍是古典的爱情范式:真正的爱情必是忠贞专一的。惦着一个人并且被这个人惦着,心便有了着落,这样活着多么踏实。与这种相依为命的伴侣之情相比,一切风流韵事都显得何其虚飘。

    晚上连小虎都知道家里发生了大事情,因为气压低得让江家从上到下都不过气来。

    季然偷偷看了林淼的表情,盾这情况林淼还不知道。她对林淼知道这件事情以后的反应没底,她恶狠狠地盯着江修仁,心里懊恼自己怎么就生了这样一个祸害为了跟林淼顺利结婚,他江修仁做了多少工作,她这个做母亲的都是看在眼里的。可都没到一年,这个祸害就弄出了怀孕这样大的事情。好在江南与林智还在国外,希望在丈夫回来以前,能妥善解决这件事情。

    躺在床上,林淼茫然地看着房顶,这到底算什么爱情不风流,它是两之间最严肃的一件事情。风流韵事频繁之处,往往没有爱情。爱情也未必浪漫,浪漫只是爱情的早期形态。在浪漫结束之后,一个爱情是随之结束,还是推进为亲密持久的伴侣之情,最能见出这个爱情的重量的高低。

    林淼不相信人一生只能爱一次,也不相信人一生必须爱许多次。次数不说明问题。爱情的容量即一个人的心灵的容量。你是深谷,一次爱情就像一道江河,许多次爱情就像许多浪花。你是浅滩,一次爱情只是一条细流,许多次爱情也只是许多泡沫。

    第五十三章 出乎意料

    爱情是盲目的,只要情投意合,仿佛就是丑遮百丑。爱情是心明眼亮的,只要情深意久,确实就一丑遮百丑。而这些,却是他与江修仁之间最为缺乏的。一个爱情的生存时间或长或短,但必须有一个最短限度,这是爱情之为爱情的质量保证。小于这个限度,两情无论怎样热烈,也只能算作一时的迷恋,不能称作爱情。她与江修仁之间更多的就是两之间的吸引,对于林淼来说,江修仁的长相、体格、家世、物质都让她向往,更多的是炫耀,在他人面前的满足感,成功的满足感。

    对于计良,则是灵魂的相知,最重要的是两颗灵魂本身的丰富以及由此产生的互相吸引,而决非彼此的熟稔乃至明察秋毫。是灵魂的化学反应。真正相爱的两人之间有一种亲和力,不断地分解,化合,更新。亲和力愈大,反应愈激烈持久,爱情就愈热烈巩固。

    林淼被毫无新意的堵在外事办的门口,她叹了一口气:小姐,你们可否有点新意沙露注意到了林淼说的是你们。

    她想了想,让沙露上车,把沙露带到江河集团的克莱登大酒店的咖啡厅:昨天你来家里我看到你了,听妈妈的意思你是怀孕 。快坐下吧,别站着。

    沙露第一次近距离看到林淼,林淼看到她一点都不惊讶,目光清明,神色如常。听到林淼就这样淡淡地说出她怀孕的消息,她惊恐地看着林淼,好似林淼是外星人。丈夫让别的女人怀孕了,做妻子的却还如此的镇定,甚至还关心第三者的身体。她的感觉就是用尽全身力气打出一拳头,可是没想到是打在棉花上,反而自己一个踉跄跌倒了。

    她看到林淼穿了一件在最新时尚杂志上亮相的cd新夏装。她很清楚,能买到这件衣服,不是你有钱就能立刻办到的。果绿的超短a裙包裹着她挺翘的臀部,露出一双漂亮的紧实的长腿;袖子与裙边用鹅黄的绸缎点缀;配着同款的高跟鞋;拿着一个爱马仕的绝版鹅黄大手袋。沙露暗下神色,这个林淼比她不知道要漂亮多少,也很会打扮自己,处处体现一种低调的奢华,明晃晃的钻表画龙点睛。极致张扬的青春与跟她年纪并不相符的优雅知让她大受刺激。

    林淼给她叫一杯牛:小姐,你这种情况还是喝牛吧。

    别怪我不提醒你,我想昨天你来家里以后,今天我老公肯定会找人看着我的,我想你最多只有半小时,你抓紧时间说吧,我听着。但是我要告诉你,以你我的智商你就不要说出你与我老公有多么的相爱或是让我可怜你或者孩子这样的话,这对我没有意义。

    沙露苦涩的看着林淼,她还没开口,林淼就把她想说的话全部都给堵了回去。看来林淼昨天是听到她与季然的谈话了。

    看着一言不发的沙露,林淼说道:咳,小姐,别怪我打击你。你是闹到我面前的女人中,唯林淼个外在条件不如我的。今天见到你
心禁锢吧
,我很肯定我老公就是那天出轨了一次。不要这种眼光看我,我的智商不比你低。聪明的小姐,我与你说句心里话,从我同他结婚的那天起,我对他的这类事情就做了相当充分的事前评估,所以我没有打算要追究。

    可是这是他们江家的孩子沙露泪流满面。

    林淼立刻打断她:停小姐,你要搞搞清爽你今天找的是我如果你再不能说出一些有建设的话我就不准备再应酬你了。而且还没等林淼说完,江修仁像一阵风跑到林淼的身边,他把林淼从沙发上抱起来,紧紧搂在怀里:老婆,老婆,淼淼,我的淼淼,对不起,对不起,请原谅我,别离开了我真的不能没有江修仁哽咽的说不出话来。

    所有人都看到江修仁看着林淼的眼睛是那样的悲伤,眼底写满了歉意与无奈。林淼看着这样的江修仁,她突然原谅了江修仁的出轨,至少他在这段婚姻里付出了太多因为他比自己要来得真诚。

    林淼轻轻地给他擦眼泪:看到你此刻的样子,我原谅你,并且相信你。但你要答应我,无论你要做什么,都不能逼这位小姐拿掉孩子,只能是她自己做决定。

    沙露明显已经石化了,江修仁的世界只有他妻子一人。现在周围的人都用一种探视的眼光看着她,没有怀疑这个男人对妻子有那样深沉的爱意。很明显,众人选择相信这个男人,不相信她。

    林淼走了,江修仁坐了下来,他从容地给自己点上烟,向上吐着烟圈。这个漂亮的、光芒四的男人张扬地让自己舒服地陷进沙发里。

    他依然没有看自己,只说:沙露,你让我第一次对一个女人有如此大的恨意。不为别的,就为你的行为再次提醒我的难堪,我的妻子不爱我。本来,我的妻子已经离我很近了,现在,你毁我。说吧,你现在还想找谁记者还是我的领导

    沙露自此才明白,原来这个他爱得发狂的男人,他的老婆却是这个男人强求得到的。看到江修仁整个人写满了绝望与悲伤,她知道,她满盘皆输。

    阿仁,你真的不要这个孩子吗沙露哀怨地看着面前的男人。

    江修仁本不搭理她,也不看她,就这样望着天花板。

    沙露看着江修仁这个样子,她都不知道下面还可以说些什么。

    过了很久,江修仁说道:昨天以前我会满足你所有我能办到的物质要求。但今天开始不行了,你这么聪明,一定知道我说的意思。我跟你说过的,只要闹到我老婆面前,你就什么也得不到。你刚来北宁,所以对我的过去未必了解。沙露,我警告过你,谨言慎行。还有,沙露,我今天明确告诉你,你从没进场。你长得不如我老婆漂亮,年纪比她还大,身材就更没她好,除了你某些格也许像她,你以为你有何资本与她一争高下况且她现在已经是我老婆了,我哪里还会需要从外面寻找慰藉江修仁上下打量沙露嗤笑道:沙露,你真的觉得你这个样子真的能配上我吗你真是从来没好好照过镜子吧改天让我老婆送一块清楚的给你。沙露,别做梦了,除了林淼,我这辈子没考虑过别人做我妻子的可能。

    沙露,你的欲望与自信膨胀得没了边。

    沙露悲哀地看着这个男人,他与他母亲一样,同样对自己如此绝情。没想到这时候林淼却折返了回来,江修仁赶紧把她拉进自己的怀里,让林淼舒服地靠着自己,关心地问:怎么又回来了

    林淼相着沙露: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认识林鑫林淼的话让江修仁与沙露都大吃一惊。

    沙露喃喃地说:林淼,林鑫,原来你们是兄妹看着林淼目露凶光的盯着自己,沙露更茫然了。

    我现在才知道原来你叫沙露,刚才林鑫还给我发邮件,让我照顾你。你到底对林鑫做了什么如果我知道你伤害了林鑫的情感,我不会放过你你是林鑫第一个跟我提到的女人。林淼说到这,眼睛都红了。

    江修仁也被吓坏了,他拿过林淼的手机,点开林淼的邮箱。看过以后,他懊恼地说:老婆,相信我,我会护着林鑫的周全,让他安心学业。

    林淼点点头。沙露的脑袋嗡的一下,世界真是太小了。做梦都没想到林鑫就是江修仁老婆的兄弟,在美国的时候,林鑫很照顾她,也很喜欢她。现在看来,林鑫的那套房子真是他自己的,并不是他吹牛。她给了林鑫很多希望,却没有让林鑫最终得到自己。很明显,林淼对林鑫的感情比对江修仁的要好太多。

    林淼一边服侍江修仁吃东西,一边对沙露说:子曾经曰过,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江修仁被林淼这句子曾经曰过给逗乐了,他笑岔了气,林淼又一通服侍。看着两人的默契,沙露绝望了。这两个人,也许再过5百年,也未必能分开,这个世界也只得一个江修仁来成全一个林淼,同时也只得一个林淼来挥霍这样一个江修仁。

    沙露霍地站起来,把那杯热牛泼向江修仁的脸:我白白娱乐了你们夫妻俩,因为我,让你们夫妻俩距离产生了美。你们两个都不要脸

    林淼气得浑身打颤,她一巴掌打向沙露:你真不要脸你有没有羞耻心其实看到你的样子我就十分清楚肯定是你设计了我老公因为我老公就是要猎艳,也不会找一个比我差的。本来我想大家都是女人,再怎样,女人的身体条件决定了你纵然是霸王硬上弓也未必成功,所谓一个巴掌拍不响,我何苦要为难你你是否觉得我很好欺负然后立刻给江修仁擦脸,心疼地说待会我给你上点眼药水,我怕牛进了眼睛。

    第五十四章 如此结局

    林淼招手,经理惶恐地过来:江太太,您有什么吩咐

    如果这里有录影的,现在把带子拿给我。

    看着崩溃的沙露,林淼指着她的鼻子:我只会比你聪明,不会比你蠢。你今日的行为想必已经足够磨灭你在林鑫心目中的形象。我会立刻传给林鑫看的,你想都不要想再搞出些什么事。

    季然也赶了过来,她看到儿子的脸上全是牛,儿媳妇指着对面的女人大骂,很明显,儿子与儿媳妇现在是一伙的,她又气又笑。

    看到季然,林淼赶紧把季然迎到位置上,对江修仁使了一个颜色,让他离开。江修仁邪笑着走过季然的身旁,被季然瞪了一眼:回头我再收拾你林淼笑着说:妈妈,没什么事。这位小姐也认识林鑫的,林鑫刚才还发邮件给我让我关照她。

    季然瞪大双眼:林鑫

    林淼点点头,季然站起来:那我回去了。林淼把季然送了出去。回到依然在石化当中的沙露面前:走吧,我先送你到楼上的客房休息一下。看着纹丝不动的沙露,林淼叹了一口气:你看到了,我婆婆知道你认识林鑫以后,对你更加没有一点兴趣。就是你肚子里的孩子我敢保证江家都毫无兴趣,你与江修仁的小舅子暧昧不清,这个标题可否有够耸动林淼一针见血地说道。

    沙露看着这个林淼,她的聪明才智绝不比林鑫的低。林淼彻底堵死了她一切的可能,看来这个女人未必不爱江修仁,只是她更善于伪装,把江修仁牢牢地抓在手里让他不能随便动弹。

    她一把推开林淼,踉踉跄跄地离开。

    得到消息的林淼赶到医院,沙露已经醒了。她看到林淼,倔强地别过头。林淼站在窗前:我没有告诉林鑫。林鑫告诉我,你是他发现的格像我的女子,他对你有相当的好感。他还说你跟我一样,对自己的身体很爱护,无论他怎样,你都没有让他得到你。因此他认定你是他值得帮助与尊敬的人。我知道,你们都是af的校友。

    沙露看着林淼的背影,此刻的林淼为林鑫在伤心。林鑫如果发现自己心目中的女神是如此的不堪,骄傲的林鑫也许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她黯然地看着林淼,无论她何时看到林淼,林淼总是那样把自己打扮得如此的妥帖。林淼几乎每天都穿超短裙,她知道自己的优点与缺点在哪,她总是能做到扬长避短,把自己的美在不经意中发挥到极致。林淼好似没有自己的风格,她总是选择最新的款式,而且很多都是没有正式上市的。沙露明白,这就是她林淼的风格。而这一切,只有江修仁能够无条件的满足她。

    沙露缓缓地开口:我是孤儿,在树林里把我捡到。她把我带到她帮佣的那家人家,真正的书香门弟。是那家主人的妈,在他们家地位超然,因为那家的主人几乎就算是儿子。渐渐地,他们发现我的智商异于常人,就培养我。可是后来,他们发现他们的儿子对我有了相当的好感,于是开始恐慌。其实我从没有对他家的儿子有超过哥哥之外的感情。后来,我考上了af的全额奖学金。我努力学习,每天用课余时间工作把挣下的钱都寄给。我不希望在他们家有寄人篱下的感觉。

    林淼看着沙露,点点头。她给沙露喂了些燕窝。沙露只吃了几口,摇摇头:太甜了。林淼暗笑。

    那天,我在打工的地方看到他,他穿着一身帅气的警服,在其他外国警察中间是那样的耀眼。他们一行人豪气地围坐在一起,开怀大笑。原来他们都是曾经的维和警察。我没想到他能听懂中国话,我肆无忌惮地对同事说,他是我眼看到的最帅的男人。没想到,他竟然喃喃地看着我,叫我淼淼

    林淼把脸转过一边,她的眼睛立刻红了。那时候的江修仁已经很爱、很爱自己了林淼第一次觉得羞愧

    我们交换了姓名,那天我陪着他坐了很久。我知道他很压抑,他所有的悲伤都在他落寞的表情里隐忍着,从那一刻开始,我义无反顾的爱上他。他喜欢跟我说话,却很少看我的脸。

    当他发现我对甜品没有好感的时候,他睁大双眼,不可思议地看着我。从那一刻我知道,我身上的某些东西是他需要的当他接到一个女人的电话时,我看到他是那么的雀跃,那种从心底的笑意让我深深折服。从那一刻起,我发誓我要到他的身边去陪伴他。我用他的名字在网上gg了一下,很容易就知道他的身份。我毫不犹豫地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没想到他还记得我,一切都很顺利。那段时间是我这一生当中最快乐的时光,我真想让时间在那一刻永恒。

    林淼没想到那时的自己让江修仁是如此痛苦。他想了想:一个人,只有能真正的欢喜过,无论时间长短,都已经是造化。千里搭长棚,世上哪有不散的筵席、永远的基业、千秋万载,让你一直开心。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

    沙露困惑地说:原来你同我一样,对生活的看法总是如此灰暗。可是我还是看到了你,我这个新任的公关经理对于高高在上的江家未满20的二儿媳妇来说就是路人甲。你的眼睛里从没看到过他身边围着的任何一个女人,你是那么的自信与骄傲,你总是毫无顾忌地在众人面前霸占着他所有的唉,宣誓着你的主权与领土的完整,江河集团的人即怕你又敬你,这让我更加妒忌你。整个江河集团都知道这个二太子是如何疼爱自己的老婆,他谦和有礼,尊重女。他成为很多人心目中的新好男人典范,他的目光总是追随着自己的太太,他从太太满足的物质享受中得到那样深沉的快感,他看着太太的样子,笑得是如此的心满意足那天晚上,我故意把自己打扮成你的模样

    林淼摆摆手:你不用说了,我知道。当天晚上我就知道了,他回家的时候,很惶恐。现在你有什么打算,也许我可以帮你。

    沙露瞪大双眼:你们还真是天生一对你们是那么的了解对方。

    林淼笑道:说吧,你有什么要求

    沙露暗下神色:如果可能,我希望你们能帮我把也办到美国。我不想她还留在主人家里,也该有她自己的生活,她都快70岁了,而且美国那边的医疗条件比这里要好。

    一定帮你办到。我认为我老公无论怎样,他的对你造成了伤害。但我想,这种伤害虽然无法洗刷,但可以补赎。我希望你能接受一套小房子,至少让你一到美国就有安身的地方,不是吗

    沙露看着林淼:其实我跟你一点也不一样,你是那样的善良。

    林淼笑着说:你能这样说,我们就是一样的。如果有可能,我祝福你和林鑫。

    沙露摇摇头:我和林鑫是一模一样的人,你认为将来我们俩谁会给谁去倒那一杯白开水呢

    林淼再次五雷轰顶

    看到缠满绷带的鱼渔进来的时候,林淼张大嘴巴。鱼渔苦笑着坐下:本来我这个样子本不该来见你,可是我害怕你等我太久,只好过来。

    我能否知道发生了何事

    我想也许只是一次意外,或许他们认错人了。

    林淼非常想说对不起,可是不知道这个对不起改如何说起看着笑得十分勉强的鱼渔,林淼站起来:我送你回去吧。鱼渔笑着说:没事,都是皮外伤。其实就是形象差点,你不知道吗我这是在你面前博取同情。鱼渔眨眨眼睛,调皮地说道。

    我的同情对你来说很重要吗林淼假意瞪大双眼,引得鱼渔发笑。

    如果我说不是,你是否很受打击

    好像是有一点。林淼认真的思索的模样让两人都笑了起来。

    阳光洒在鱼渔的身上是那么的干净、纯粹,很多人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今日林淼才真正认可这句话,这个男人从里到外都是那么的干净。林淼觉得抑郁的心情变得好了许多。

    两人第一次在现实生活中有了交汇,林淼亲自把鱼渔送回了家。原来年轻的鱼鱼应聘到广南大学做美术系的客座副教授,这让林淼对他更是刮目相看:小女子真是失敬、失敬,没想到一不留神,我就做了教育界少有的年轻教授的朋友。帅哥,能否给小女子签名以便将来能成为拍品并卖个好价钱

    鱼渔哈哈大笑。

    送别鱼渔,林淼冲到江修仁的办公室:鱼渔的事情,是你干的吗江修仁瞪大双眼:鱼渔我的亲亲老婆,你什么时候认识了我不知道的朋友且从没听你提起过,这话从何说起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