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辣文肉文 > 用尽一生去爱 > 第50-51节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第50章 疯狂一夜

    在这疯狂的黑夜里,他们用每一寸肢体感受对方的体与心灵,契合。林淼听到江修仁在最后极致的欢愉里在她耳边喃喃,他说,我爱你。此时的林淼觉得很震撼,心底最深处,荡漾出丝丝的软,柔柔的甜,最终汇成女人娇俏的妩媚。

    两人像刚被打劫的样子消消潜回自己的房间,刚一进到浴室,林淼忍不住哈哈大笑,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刺激了。

    两人愉快地洗了个澡。江修仁看着林淼的被浇灌得如此娇媚,他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个男人有着致命诱惑的妻子,纯粹的稚气中带有浓浓的感。林淼看到江修仁的样子,她停下了笑声。

    江修仁慢慢慢慢的俯身过来,如电影里的慢镜头,林淼不再闪躲,静静等着他的唇,终于,面也相贴,唇与唇触碰,柔软,冰凉,一丝丝的甜。这是一个法式长吻,他的舌头探进林淼的嘴巴里,吸允,她的心跳加速,它不耐烦的撞击林淼的膛,她甚至以为江修仁都听到了,困为江修仁稍稍离开她,看了看红色的唇,然后又含住它,这次更用力。

    林淼躁动的荷尔蒙再次被江修仁唤醒、叫嚣着。当江修仁有点微微凉的手伸进她敞开领子的浴衣里时,林淼还是惊的差点跳起来,他迅速的掌握林淼一侧姣好的房,他的手在我前成功燃起一把火,林淼扭着身子回吻他,得到林淼的回应他有些失控,他吻她的耳垂,脖子,最后拉开衣襟,露出泛着莹白的房,一边磨擦着一边抬头看自己的妻子,呼吸急促,眼睛里闪着雄的欲望,在林淼注视下,低头,张口含住。

    林淼满足地闭上眼睛。一种从未体验过的快感迅速埋没我,呻吟,弓起身子,脑中一片空白,唯一感受到的,是他的热力与舌头带来奇异触觉,这是魔法,吸引她陷进去

    江修仁突然离开,看到林淼睁开眼睛看他,他看着不满的林淼,笑着弯腰一把捞起自己的小妻子,走进卧房,扯开浴衣的带子,剥掉。他站在床边脱自己的睡衣,看着林淼的眼睛发亮,灼热。林淼想起每一次看到江修仁时的样子,那时候自己的眼睛就深深被江修仁的男魅力所吸引。

    林淼扭过身体,趴在枕上,脸红。他终于俯身紧紧贴在妻子的背上,林淼清楚的感觉到他硬的器官抵着自己。他把林淼翻转过来,猫一样蹭着她,分开她的双腿,用眼光膜拜。

    林淼本能想并起腿,他冲上来吻住,有些疯狂。他的手顺着身体曲线缓缓来到腿间,带着力量在我腿间流连,林淼一下子又软掉,任他为所欲为。江修仁邪邪一笑,他抓住她的手按在他火热的器官上,林淼吃惊的发现它在我手中弹跳。

    江修仁紧紧的抱着她,低低的呻吟。硬的器官触碰妻子的柔软,身体处作主张的迎合,房紧绷,有一种疼痛,叫做空虚。

    江修仁半眯着眼睛低头看着林淼,他轻轻退出来,用力推入,又猛又深,江修仁忍不住低吼:哦,天他的头抵着她的颈窝,呻吟,紧绷身体,克制自己要要喷发的欲望。他的器官深埋在她的体内,感觉又又硬,林淼能清楚的感觉到他进入时硬硬的一路到底,有力的推送使她赤裸的身子磨擦着床单,双层的刺激。

    江修仁的呼吸越来越沉重,力量越来越大,最后全然的退出再狠狠的进入,林淼开始神恍惚忘情尖叫,扭动身体,他一把抓住她的双手按在头顶上,疯狂的撞击。这个妖魅一样的男人在床上如凶悍。当高潮像疾驶的火车撞向她的时候,林淼的眼前发黑,浑身颤抖僵硬,有节奏的收缩挤压,江修仁的喉中发出喘息呻吟,冲上来奋力冲刺,越来越快越来越猛,他的高潮来临,狠狠抵着自己的妻子颤抖

    江修仁瘫软在林淼的身上:老婆,我真的好想你

    林淼抚着江修仁硬硬的头发,任由江修仁把所有的身体的重量都给了自己:老公,我也发现自己真的很想你。特别是在看到你的那一刹那,这种感觉特别强烈。

    林淼给江修仁做了宵领先,让江修仁在浴缸里吃东西。吃饱喝足的江修仁拉着林淼的手触碰他已经蓄意待发的器官,呻吟着:老婆,我忍得好疼呀两个星期

    林淼抽出手,冲掉身上的泡沫,狠狠瞪他,这头狼江修仁立刻蹩着好看的眉毛用下体蹭我,猫咪一样,腻死人的声音勾引我;好淼淼,你看它多想你啊,你就可怜可怜它,给它一点福利吧。林淼狠抓一把,引来他的尖叫:哎呀,好狠心的女人呀,抓坏了你还怎么用呀。林淼不屑的说:那就不用

    江修仁把林淼一把抱起,放在洗漱台上:你是我的我想什么时候干就什么干你林淼尖叫踢腾,他紧贴着她,分开她的双腿,趁势用力挤进她的体内,胡乱的亲吻林淼:哦,淼淼,我的淼淼,好淼淼让我好好爱你他壮的器官猛力的顶进退出,看着妻子压着潮水般的快感,嗓音因沙哑而显得格外动人:你怎么这么猴急呀

    他的喉结滚动,每次顶进都像是用尽了力气,眼睛盯着她颤动的房,伸手在挺立的头上拧了一把,换来林淼身体的一颤,甬道瞬间夹紧,哦江修仁的双手捧起她的脸,意乱情迷的吻,用颤抖的声音告诉:天哪,我的淼淼,我会为了你发疯的。

    这世界上还有那个女人能抵御如此缠绵的情话江修仁的手臂从她腿内侧穿过,支在洗漱台上,使她更为张开,进入的更加深,这样的姿势体位,他低头看他们的结合处,看到自己从妻子的体内抽出,再深深顶入,刺激了视觉,力量撞,越来越快,疾刺狠挑密密抽送,人生的快乐都集中在了小小的一处,仿佛没了明天。

    高潮来临的时候,脑子里像装满了沙子,沉重的后仰,抵在身后的镜子上,不能控制的尖叫。江修仁突终于不再忍耐,凶猛的冲进来,巨大坚硬的哭官贯穿她的身体,在最深处迸。

    没有意外的,林淼第二天没能按时到单位上班。两人睡了个昏天地暗,当下午两人下来时,把季然给吓了一大跳:你你们两怎么

    季然终于恢复供电:阿仁,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还有,淼淼,你今天不上班吗看着林淼满脸通红的样子,季然明白了大半。江修丛回答妈妈:昨天晚上回来的。

    保姆赶紧给两人做饭。

    江修仁一直握着林淼的手,两人坐在餐桌前相视一笑,昨晚实在是太疯狂了。林淼觉得自己也很想江修仁,这是他们结婚以后分开时间最长的一次,她发现自己也很想江修仁,比她自己知道的还要想。她忐忑不安,又觉得有点害怕,她害怕自己管不住自己的心,害怕自己的沉沦

    昨晚在会所赵钢的样子让林淼也很心疼,赵钢总是默默地站在自己的身后,不计较汇报,不计较未来,转身就能找到,如沐春风。

    瞿霞的示好并没有换来林淼的友谊,林淼讨厌这个同样拜高踩低的女人。有时候敌人的敌人并未觉得一定是朋友,林淼想,赵钢也许从没有过一秒钟思考瞿霞做他妻子的可能。

    林淼想世间情缘大抵如此,人人都在追寻自己的梦想,有的人为名,有的人为利,有的人为情。名利与情缘或许构成了我们许多人感情生活的全部,人人的脑海里总有一幅梦想的蓝图。赵钢目送着自己的离开,有时候消失并不代表尽头尽头有灯,有温暖的梦。

    就像初恋。

    初恋的感情最单纯也最强烈,但同时也最缺乏内涵,几乎一切初恋都是十分相像的。因此,尽管人们难以忘怀自己的初恋经历,却又往往发现可供回忆的东西很少。而江修仁的爱情是成熟的。因为他的爱情是有价值的。因为它是全部人生经历发出的呼唤。

    林淼并不知道世上有无命定的姻缘,但是,那种一见倾心、终生眷恋的爱情的确具有一种命运般的力量。让林淼觉得无力而脆弱,就像被绳子紧紧控制住的风筝。

    爱情不论短暂或长久,都是美好的。甚至陌生异之间毫无结果的好感,定晴的一瞥,朦胧的激动,莫名的惆怅,也是美好的。因为,能够感受这一切的那颗心毕竟是年轻的。生活中若没有邂逅以及对邂逅的期待,未免太乏味了。赵钢一直追寻也许就是这样一种爱情,他对林淼的爱或许就是他所追求的某种灵魂的幸福。

    爱情不是人生中一个凝固的点,而是一条流动的河。这条河中也许有壮观的激流。但也必然会有平缓的流程,也许有明显的主航道,但也可能会有支流和暗流。除此之外,天上的云彩和两岸的景物会在河面上映出倒影,晚来的风雨会在河面上吹起涟漪,打起浪花。让我们承认,所有这一切都是这条河的组成部分,共同造就了我们生命中的美丽的爱情风景。

    第五十一章 如此邂逅

    林淼站在宁江边上,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到这里计良的家也恰好正对着宁江的江心岛,与林淼家隔江相望。林淼家在宁江的南岸,计良的家在宁江的北岸。

    火热的夏天开始了,正是江心岛上各类鸟类繁衍生息的大好时光。鸟儿欢快的叫声时不时的能传到人们的耳朵里,一派恬静的大自然中隐藏着浓烈的生活气息。

    林淼觉得惆怅,却不伤心。昨晚江修仁很晚才回家,从他躲闪的目光里,林淼知道肯定是发生了江修仁不希望自己知道的事情,这是他们结婚以后从来没有过的。林淼想,除了出轨与背叛,她想不到江修仁还有什么好躲着自己的。

    喜新厌旧乃人之常情,但人情还有更深邃的一面,便是恋故怀旧。一个人不可能永远年轻,终有一天会发现,人生最值得珍惜的乃是那种历尽沧桑始终不渝的伴侣之情。在持久和谐的婚姻生活中,两个人的生命已经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血相连一般地生长在一起了。共同拥有的无数幼小珍贵的回忆犹如一份无价之宝,一份仅仅属于他们两人无法转让他人也无法传之子孙的奇特财产。说到底,你和谁共有这一份财产,你也就和谁共有了今生今世的命运。与之相比,最浪漫的风流韵事也只成了过眼烟云。可是这样的江修仁让林淼觉得恶心。

    林淼如常地服侍自己的丈夫洗澡,她发现自己的丈夫明显已经是洗过澡的,但聪
萝莉今晚留下来全文阅读
明的林淼一副浑然不觉的样子,她看到自己的丈夫背着自己大大舒了一口气。

    林淼想自己还真是恶毒,都那么久了依然没有爱上自己的丈夫;江修仁就更加恶毒,他们的婚姻才半年,丈夫却已经开始出轨。林淼的惆怅是还有两个月才20岁的自己要如何在这样的婚姻里度过一生每每想到此,林淼的心就如针扎。看来她林淼实在是高估了自己,她原以为自己的丈夫起码要在3年后才会开始出轨,因为这里所谓爱情的保持期。幸福是难的。也许,潜藏在真正的爱情背后的是深沉的忧伤,潜藏在现代式的寻欢作乐背后的是空虚。两相比较,前者无限高于后者。

    计叔叔依然默默地站在自己身后,他总是站在自己一回头就能看到的地方。可是林淼怎么也想不通,计良既然如此深爱自己,为何从不回应自己的爱难道世俗的眼光与道德的纸枷锁真的可以超越两人之间的一切吗此刻的林淼并不同情计良,无论计良为自己做了什么,他把自己无情的推开这是无法磨灭的事实。

    好眼力,玉貌檀郎,光芒四让最爱的人记住自己原来是这样惨烈的事情。那能握得住的时候,计良除了计较那把纸枷锁,却什么都没有做。计良在自己的blog上说过,不要以成败论人生,也不要以成败论爱情。现实中的爱情多半是失败的,不是败于难成眷属的无奈,就是败于终成眷属的厌倦。然而,无奈留下了永久的怀念,厌倦激起了常新的追求,这又未尝不是爱情本身的成功。说到底,爱情是超越于成败的。爱情是人生最美丽的梦,你能说你做了一个成功的梦或失败的梦吗林淼深以为然。

    老僧若定的林淼回转身时,发现一个男人已经非常靠近自己了。林淼警惕地看着该男,密密计算自己大声呼救的可能以及幻想自己如果是秦圆那种保镖无时无刻都环绕在周围的人那该有多好。

    该男却低头笑了,林淼也立刻反应过来,此枚非坏人,看来他误会自己是名想要自杀的情种。

    林淼也笑了,两个素昧平生的男女诡异的同时大笑起来。看到林淼笑出眼泪,该男说道:别怪我误会,我第一次发现人的身体也是可以刻满悲伤的。

    林淼收敛笑容:你还真文艺。老舍的骆驼祥子里面有一句话我一直记得,爱与不爱,穷人得在金钱上决定,情种只生在大富之家。很遗憾,我没有生在大富之家。

    男人上上下下地打量林淼:小姐,你这一身行头怕是许多人此生都无法项背的。就是你手表的价值都令大众汗颜。

    林淼嗤笑道:你观察得够仔细的。

    男人耸耸肩膀:当然,我是一名画匠,观察是我的职业。

    林淼好奇极了:你是画家在林淼的想象中,所有的画家都是邋遢的首席代表。可是眼前的男人是那样的干净、妥帖,眼睛深邃而坚定,谈不上有多英俊,但每一个看到他的人都会觉得他是具有高尚情的有为青年。

    林淼伸手:你好,我叫林淼。20岁,已婚。

    男人伸手:你好,我叫鱼渔。25岁,未婚。

    看到林淼一点也不好奇的样子,鱼渔反问:你怎么不笑我的名字

    轮到林淼耸耸肩膀:爹妈给的,我想你当时还没有力气与能力去反抗。鱼渔哈哈大笑:是这样看着鱼渔手上的书,林淼扑哧一笑:现在还看雕英雄传

    鱼渔挑了挑自己的眉毛,林淼拿过他的书,翻开第一章:杨铁心见一壶酒已喝完了,又要了一壶,三人只是痛骂秦桧。那跛子又端上一碟蚕豆、一碟花生。这蚕豆可是在灭了宋的元朝时才由波斯传入中国,到灭了元的明朝时才开始普遍种植。而这花生、南瓜就更离奇了,那是出自美洲的农作物,得等哥伦布那哥们发现了新大陆后才能传播啊。别说宋朝了,就是1530年左右传入了中国,由沿海走向内地也经过相当长的时间啊就算是在清乾隆末年,花生仍然是筵席珍贵之物,别说吃,临安乡下的牛家村这样的偏远山村那是想都不要想,做梦也不要梦见这件事情的发生。

    鱼渔听后哈哈大笑:那就改呗花开两支,咱先表一支。说时迟,那时快,郭啸天和杨铁心一见那跛子曲三居然阔到能摆出波斯和美洲的进口食品作为下酒菜,顿时心生疑虑,大喝道:当今圣上尚且不知此为何物你这厮哪里来的快说,是不是你私通完颜洪烈那贼

    两人同时开怀大笑。

    林淼由衷地说:谢谢你,鱼渔。就像你说的,我的生活很好,我没有理由抱怨,我已经得到了许多。

    鱼渔点点头:呵呵,数学这辈子我就没学明白过,但无论多大岁数的人在钱面前都会年轻而充满活力。现在,我这个典型的数学盲给你上上课:

    人吃饭睡觉玩工作

    猪吃饭睡觉

    代入

    人猪玩工作

    推出

    人玩猪工作

    所以用科学的方法得出结论:人如果不懂得玩就等于一只会工作的猪。

    同理

    男人吃饭睡觉挣钱

    猪吃饭睡觉

    代入

    男人猪挣钱

    推出男人挣钱猪

    所以用同样科学的方法得出一个受大众高度认可的结论:不好好挣钱的男人是猪。

    同理

    女人吃饭睡觉花钱

    猪吃饭睡觉

    代入

    猪女人花钱

    也就是说不会花钱的女人是猪哦呵呵,所以,林淼,你应该开心。

    林淼想了很久,遂说道:这么多年我才弄明白数学原来是门伪科学。

    鱼渔大笑:我也是这样认为。

    停下笑声的两人一时间都扭捏了起来,两人静静地看着江面

    林淼与鱼渔开始出现在对方的生活中。两人从不提起下一次的见面,甚至没有彼此的电话,但总能碰上。例如林淼会说:灰原的咖啡还不错。然后下个星期的这天,林淼就会在灰原看到鱼渔。偶尔鱼渔也会说:田湾的下午茶很致。然后在那天,鱼渔就能等到林淼。

    两人碰上了就坐在一起,话题总是五花八门,却很有默契地从不谈论现实。在男女之间,凡亲密的友谊都难免包含的因素,但不一定是关系,这是两回事。这种别上的吸引可以是一种内心感受。交异朋友与交同朋友,两者的内心感受当然是不一样的。

    黛玉是典型的文作女,晴雯是纯粹的武作女。

    鱼渔笑道:曹翁的这本书,我通篇只记得薛蟠作的那首哼哼乐说完还摇头晃脑地念出来:女儿悲,嫁个男人是乌。女儿愁,绣房钻出个大马猴。女儿喜,洞房花烛朝慵起,女儿乐,一几巴往里戳。让林淼大笑不已:石头记告诉我们:凡是真心相爱的最后都散了,凡是混搭的最后都团圆了。

    看着隔壁桌吵架的男女,林淼低声说道: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女人不贱,男人不睬。

    鱼渔笑着说:我必须马上补充,所谓男人的坏,是指他对女人充满欲望;所谓女人的贱,是指她希望男人对她充满欲望。也就是说,其实是指最正常的男人和女人。

    林淼,你知道吗我昨天买了一张光碟。鱼渔认真地说:是一张盗版的光盘,上赫然写着,正版费用我们在清王朝时已经付过了,所以无须激活,尽请放心使用呵呵。这学历还是重要啊看西游记你还没明白,孙悟空当年就是一在五指山的暴徒,跟唐僧出国留学渡了趟金,这不就成了斗战胜佛你说学历重要不

    恩,是这样。这是一部很深奥的小说,我很小的时候就开始看了。

    比如有背景的妖怪都被神佛救走了,没来历的全被猴子一子给灭了。就这个,在现在的职场依然适用。轮到鱼渔哈哈大笑。

    天下事什么都可以别人代做,唯独做人不行,谁又替得了谁

    虽然不断有学者振臂一呼,无法再忍受人类的堕落。但人类,还是最伟大的动物。我们到底会去向何方

    偶尔看到鱼渔憋闷的样子,林淼会说:生活中无论有什么闪失,统统都是自身的错,与人无尤,从错处学习改过,益求,直至不犯同样的错误,从不把过失推倭到他人肩膀上去,免得失去学乖的机会。

    看到林淼接电话时忍耐的表情,鱼渔会不经意地说出:得到多少,失去多少。爱与理想,只要选择,便注定是错的。所谓错爱,无非是爱情的过错与错过。

    林淼轻摇头:不,万水千山,过去也是过去了,往前走还来不及,哪有空留恋过去,况且,并不是愉快的经验。

    事物本身是不变的,变的只是人的感觉

    生命是一团欲望,欲望不能满足便痛苦,满足便无聊,人生就在痛苦和无聊之间摇摆。

    人生就是一场苦难。人从来就是痛苦的,由于他的本质就是落在痛苦的手心里的。

    人生是痛苦,但我们可以把痛苦转化成幸福。

    我们的不幸往往由于我们对于幸福的追求我们做事之初喜欢抱着一种信念:我们一定能在世间找到某种幸福。

    a   of cane on pain on  is   at all .a ship  a  is  and will not go . .gema 一定的忧愁、痛苦或烦恼,对每个人都是时时必需的。一艘船如果没有压舱物,便不会稳定,不能朝着目的地一直前进。

    林淼点点头。她想到自己的父母,他们默契地把各自的事业看做对对方的爱情,他们从各自的每一次升迁中得到旁人无法感知的爱情快乐,就是林淼与林鑫都无法参与的那种爱情的快乐。大千世界里,许多浪漫之情产生了,又消失了。可是,其中有一些幸运地活了下来,成熟了,变成了无比踏实的亲情。好的婚姻使爱情走向成熟,而成熟的爱情是更有分量的。当我们把一个异唤做恋人时,是我们的激情在呼唤。当我们把一个异唤做亲人时,却是我们的全部人生经历在呼唤。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