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辣文肉文 > 用尽一生去爱 > 第41-42节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第四十一章  诙谐婚礼

    席稀听得清清楚楚,默然挂断电话。他被哥哥打了。因为就在今天,爸爸被安排到中国职工思想政治工作研究会做了一名副职,彻底离开了政治舞台。席瑞指着席稀骂道:你想死,我们席家不拦你,但你不要把我们都拉进去给你陪葬。陆家是什么人林淼可是救了他陆风的儿子和老婆的你这样干,摆明就是不给他陆家面子陆家要我们席家死,不会比捏死一只蚂蚁更难

    席稀的父亲早跨了,他从得到任命以后就把自己关在书房里。曾经,他离省长这个位置只有一步之遥。现在,一切都结束了

    第二天,席稀接到调令,到甘肃重犯女监去做一名女狱警。她苍白的脸色变得一片茫然,她颤抖的接过自己的调令。秋英叹了一口气:别想着辞职,好好工作。这还是你哥哥用他全部的身家为你换来的,你雇佣的那个人为你顶下了所有的罪。我听说,这个事情2号都惊动了,别在干傻事了,席稀,你还想要害死多少人你才罢休如果不是你哥哥救你,哪怕你只是入狱三年,我保证你在狱中的三年每一天都将是地狱。所以你哥哥用他全部的身家换来你的平安,别辜负他。

    席稀拿着这沉甸甸的调令,她现在是欲哭无泪,死她都不敢想。她后悔自己被嫉妒蒙尘,可是一切都无法挽回她踏上西行的列车,从此没有离开甘肃半步,席稀终身未婚。席瑞一家人定居加拿大,3年后退休的父亲与母亲也去了加拿大。

    林淼与江修仁的婚礼只能用意外与诙谐两个字来形容。

    莫斯到北宁并不是一个人来的,与他同来的还有陆风与他的妻子、孩子。他们三个笑吟吟地看着明显已经石化的林淼与江修仁。

    陆风的阵仗吓坏了林淼。纵然江修仁见多识广,也不免目定口呆。陆风的飞机并没有吓倒林淼与江修仁,因为周永浩与宋家都有自己的飞机。

    可是他们看到陆风飞机缓缓伸出连接板,然后从飞机里徐徐开出三辆bc轿车,挂的都是甲a的牌。然后看到陆家铭小朋友从摇下的车窗里伸出他胖胖的小手挥舞着:爸爸~妈妈~

    看着石化的林淼,秦圆笑着说:我儿子每次都要这样,他喜欢这样跟着汽车滑倒地面。刚开始的时候,我婆婆和公公吓得脸都变了。

    林淼茫然地说:我猜你儿子肯定以为人人坐的都是自家的飞机。

    秦圆禁不住笑了:还真是,不过我现在开始纠正他。

    陆风与江修仁握手:江兄,恭喜你结婚。

    谢谢陆兄能来参加我的婚礼。江修仁笑着说。

    大狗熊~

    小蚕豆~

    莫斯把林淼紧紧抱在怀里:小蚕豆,你会幸福的。你知道什么是幸福。

    谢谢我的大狗熊,我会的。

    陆风在机场也看到了周家和宋家的飞机,他很奇怪,他们怎么会弄在一起看着流露出于宋飞飏兄弟俩同样表情的陆风,江修仁解释到:永浩是我的大学同班同学,他是我的伴郎。陆风深深地看了一眼江修仁,这是个聪明人。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能娶曾经是父亲秘书的女儿,就已经表明了他江家的立场。他江家不是世家,江家只是游戏规则的实施者,江家对自己的定位很准确,世家的一切都与他江家无关。江家只赚他们该赚的那部分钱,分得该分的那部分利益。

    林淼与江修仁的婚礼仪式是在笑声中开始,又在笑声中结束。

    当司仪莫斯先生一开口,他一口的北宁市普通话让900宾客笑岔了气。很明显,新娘是这位英俊外国男人的普通话老师。

    陆风与秦圆还有宋家兄弟俩的那种无法掩藏贵气让很多人窃窃私语,江书记请的是怎样的贵宾

    陆风把父亲写的行王道,走正路的匾额送给了江修仁与林淼。看到落款是陆桥山三个字,并且写的是江修仁小友新婚之喜,那些领导们都沉默了。这其中的意味让包括赵永能省长五味杂陈,特别是看到周永浩居然是江修仁的伴郎,他受到的惊吓可想而知。

    可是当周永浩站在江修仁的身边履行他伴郎的职责时,下面又笑喷了。因为纵然林淼一身奢华的婚纱,可是一身全黑的周永浩站在一身银白的江修仁身边时,林淼即刻沦为他们的伴郎。周永浩与江修仁还有林淼看到下面笑喷的众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在想,到底哪出了差错还是成城反应快,她即刻拉过周永浩到自己身边,不让他继续站在江修仁的身边。这下更不得了,小纯笑得直捂着她的大肚子,宋飞飏也顾不上妻子,因为他自己笑得都忘记了妻子的怀孕。后来这件事情,每到北宁有人婚礼的时候就被提起。

    成城拉过周永浩:兄弟,你太招人了~你还是离我们领导远一点。

    周永浩还是没明白他们在笑什么他睁大自己漂亮的双眸眨巴、眨巴地看着成城:领导

    成城觉得自己被电倒了,她四肢通电,脑袋嗡的一下。她只剩下痴迷地看着伴郎。下面的人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新郎和新娘傻傻地站着,伴娘用十二万分花痴的眼神看着伴郎。然后,又开始哄堂大笑。

    林淼看了看成城,才知道下面这些人笑什么。她拉了拉成城:别流口水了~回魂了~可没想到他们面前的话筒是开着的,林淼的话大家都听得清清楚楚。除了莫非,很多年轻人都敲起了桌子。

    他们的结婚仪式在宾客一波又一波的大笑声中结束了。

    成城为这件事情承担的后果就是她为莫非洗了一个月的衣服,特别强调,是手洗。

    林淼与江修仁没有到时间去度蜜月,因为还有20天就过年了,江修仁工作很忙,再说林淼也没能抽出时间回来,所以两人决定过年的时候与林淼的爸爸、妈妈一起到美国去看林鑫,一举数得。这让黄颖很满意,对这个使用非正常手段追求女儿的女婿现在还是满意的。

    结婚后的林淼生活并没有太大的改变,只是手上的婚戒提醒她的已婚身份。她曾经举起右手,半真半假地说:这是我立身护法的利器。然后,在瞥一眼自己这个到哪都是个祸害的丈夫。

    广南省今年的冬天特别冷,林淼想起林鑫曾经告诉过她:所谓全球变暖计划就是发达帝国主义国家用来制约发展中国家工业化进程的一种卑劣手段。所以我一定会为国家的发展与繁荣奋斗一生。林淼肃然起敬。

    林淼难得有机会与成城出来喝咖啡,这是她们的嗜好。还没认识江修仁以前两人都要找机会,现在经济上完全没问题了,时间反而没有了。成城轻轻地唱到:我要去桂林呀,我要去桂林,当我有时间的时候我没有钱,当我有钱的时候我又没时间

    林淼抓起成城的手:成城,你有没有想过要弄掉那块伤疤

    成城收敛笑容,摇摇头:莫非说过,这是我人生的一部分,没有必要抹杀。

    林淼暗下脸色:成城,你跟莫非都很幸运。能找到彼此。

    成城抓住林淼的手:淼淼

    林淼反而笑了:成城,你老实告诉我,你们成功了没有

    木有,每次都被打断了成城懊恼地趴在桌上,让林淼大笑不已。

    莫非把成城接走了,快过年了,公安局是最忙的。莫非匆匆忙忙点了份套餐:淼淼,我还是好的,能出来遛遛,你没看你老公都忙成什么样了到现在还没吃呢,我还得帮他也带一份。

    林淼挥挥手,让他们先走,现在的林淼就是富贵闲人。她一个人坐在llo北宁高级咖啡厅之一,静静地看着不远处弹钢琴的女人。她娴熟的技巧与优雅的姿势都吸引着林淼,林淼很好奇这个女人。她的年纪与自己相仿,却在这时候在这里工作而不是在学校。如果她环境不允许,为何还能学习钢琴

    弹琴的女人结束了自己的演奏,她对着一直看着她目不转睛的林淼微微一笑,林淼也还了她一个微笑。

    不一会,那个女人换了一身同样是新款的cd冬装款款走向林淼。她嫣然一笑:林淼你好,我是卓君。我能坐下吗

    林淼点点头。

    林淼看到服务生跟卓君上了茶:君姐,这是您的茶。卓君点点头:谢谢,请给我们上榴莲酥。卓君殷勤地说:林淼,这是我们店最新开发的点心,配合这种马来西亚的红茶,味道特别好,你尝尝。仿佛林淼就是她的老朋友一样。

    林淼也毫不在意,她说了声谢谢,然后拿起点心尝了一口,再抿了一口红茶,点点头:有rn香槟的味道。卓君淡然一笑:林淼你真是见多识广。林淼耸耸肩膀,没出声。

    第四十二章  又来一个

    林淼暗暗诧异这个卓君的真实年龄。卓君看到林淼的样子,依然是波澜不惊,终于没忍住,苦笑着说:林淼,我真是服你了。没想到你如此沉得住气。

    林淼的反应是卓君万万没想过的。

    林淼扑哧一笑:我是江修仁费尽心思、用尽手段弄到手的女人,且是他江家明媒正娶的公公喜
嫂子合集吧
欢、婆婆疼爱,门不当、户不对的小儿媳妇,你从何处得知我应该沉不住气

    卓君张大嘴巴看着林淼,没想到林淼只一句话就把她所有要说出口的话都给堵了回去。

    你真年轻,我刚才还以为你年纪跟我差不多呢。林淼真诚说道。

    卓君看着林淼,原来林淼早早就把心放在肚子里。林淼的聪明让她无所适从。

    卓君苦笑道:我27了。

    林淼睁大眼睛:卓君,你是上天赋予的极个别人才能拥有的留住容颜的天赋。天你真是幸运林淼的真诚夸奖更让卓君难过。这个女人甚至不爱阿仁。

    卓君困惑地说:他为什么非你不可呢

    林淼灿烂的笑容让卓君失神。

    卓君,你为什么没成功也许你们没成功的原因就是他非我不可的答案。

    卓君黯然道:其实我爸爸是梧桐市的书记,可我万万没想到,江家让你进了门。

    林淼波澜不惊:卓君,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从我嫁给江修仁的那一天起,我就从不打算追究他以前的事情,并且尊重我老公的处理方式。毕竟从他认识我第一天到结婚也不过才短短的半年,对于他以前是什么人我很清楚。其实我本来对劳江文的事情是有点不开心的,因为他没有妥善处理,还闹到我的面前。但现在我不那么想了,因为你今天的出现,我反而从心里放下了他的前尘往事。他给予这段婚姻最大的真诚,至少,比我要真诚。你看,我来这里那么久了,如果他真担心我们碰面他早就会出现了。他可是优秀的心理学家,揣摩对方的想法对于他这种人来说简直是易如反掌。

    卓君无法置信林淼的这份淡定,她明白,林淼在她面前没有一刻是在演戏的。她站起来,踉踉跄跄地离开了。

    林淼并没有因为卓君的关系而选择刻意避开llo,但她不再主动出现。她明确地告诉卓君:卓君,我不是刻意来你这里提醒你的失败,但我也没有理由改变我的生活。别人约我在你这里,我也没有理由反对。不管怎样,昨日往往,都已如云烟过眼,不过在时光中留下了寸寸剪影而已。而今,也都已释怀。卓君,共勉之。

    卓君点点头,此刻她对林淼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她觉得自己是应该恨林淼的,因为林淼彻底粉碎了她嫁给江修仁的美梦,特别是林淼的出现让她更加无法释怀。可是她又感激林淼,林淼为了让她卓君明白自己的处境,暗示了江修仁真实的想法。这让卓君难堪的同时却又感谢林淼的心意。

    还有几天就过年了,江修仁安排好工作跟着林淼一家来到美国并一同住进了林鑫的家。林智和黄颖看到儿子的大房子是这样的豪华,都睁大双眼,且对江修仁的这份心意感动。在林淼的问题上,没有人比江修仁做得更好。黄颖拉着江修仁的手:阿仁,把淼淼交给你我很放心。江修仁笑着说:妈妈,我们是一家人,您为我也牺牲了很多。黄颖拍拍女婿的手,表示认可。

    林鑫激动的安排他们的房间,他抱起林淼:林淼我什么时候能做舅舅大家瞬间沉默。林淼拉着伤心的林鑫坐下:林鑫,这个事情不是想瞒你,是怕你担心。我的身体完全没问题,宝宝只是暂时离开我们,他会回来的。

    今晚是年三十,黄颖与林淼在厨房里做饭。林鑫笑着说:好在这里的院子够大,味道传不到别人家里,要不然,你们就等着接传票吧。就你们这味道,邻居会把你们告到底的。

    林淼撇了一眼林鑫:跟我和妈妈有什么关系要告也是告你。

    江修仁让林淼躺在自己怀里,他觉得无力,他想佛法无边,昨日因今日果。他对待女人的态度让他失去了这个孩子。林淼知道江修仁又想起失去的那个孩子,她安慰丈夫:宝宝会回来的,我有信心。

    江修仁把头埋在林淼的口,呜咽着:淼淼,对不起。淼淼,对不起林淼抚着他短短的板寸头,轻声道:没关系,都过去了

    江修仁带着岳父一家到当地有名的古玩街横街。他看到橱窗里的一只针,立刻拉着新婚的妻子进去,把这只针放在妻子的手上。

    林淼拿在手中,只见是一只新艺术设计的k金别针,一个圆圈花束,围着一弯新月,一只蜜蜂停在月亮一角。她疑惑地问:这三样东西好似不搭连

    不,不。江修仁说:花是金银花,洋人叫,蜜糖般甜,配上月亮,即是蜜月,这只小小的蜜蜂,又带来更多蜜。

    林淼即刻爱不释手。

    江修仁高价购下,亲自给林淼扣在前。

    林智与妻子、儿子静静地看着两人,这个男人无疑是爱着自己的女儿的。林鑫看到林淼又跳进江修仁的怀里,把两只脚挂在丈夫的腰上,笑眯眯地洋溢着满足的青春笑脸。两人意识到,林淼对这桩婚姻无疑是满足的。

    卓君也许敲破脑袋都不会想到,江修仁与林淼从没把她放在心上,她在她们中间从来没有引起过一丝波澜。林淼用屁股都能想到,卓君的这个店是谁给出的钱。但她对于卓君的挑衅,或者说也算不上挑衅,因为卓君并不知道自己那天要到她的店里。反而,林淼在心里还比较敬重她,因为她从没刻意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也没有对自己做过什么过份的事情。或许是她的身份,一个地级市的市委书记的女儿说出去至少在广南省那也是不差的。

    林淼想,卓君很聪明,她知道自己主要的是什么次要的又是什么一个人无论输赢,姿势是最重要的。赢了,姿势太难看,赢了也是输;输了,姿势还没倒,输了也是赢。像邓晓那样的,无论里子、面子都输得光,徒留成为他人的笑柄,得不偿失。

    林淼想到席稀,她得到席稀要去甘肃的消息后,给席稀发了一个信息:到底是什么产生恨与曲解不管之前做错过什么,都已经过去,我们的回忆,只纪念那些不愿忘却的纪念,而那些痛苦的,憎恨的,都应学习去遗忘。

    在婚礼的那天,应宣给林淼回复了邮件表示祝贺,她现在依然还留在英国。林淼回复了她的邮件:我们往往有许多青春与情怀去享受一段暗恋,并有能力去复原。也许,暗恋其实并没有对象,不过是站在河边,看着自己的倒影自怜,却以为自己正爱着别人。

    林淼第二次到江河集团的克莱登大酒店,这是整个广南省平均加权数最高的5星级酒店。酒店的ceo卢卡斯是英国人,一位40岁的赋有成熟外国男魅力的金发男子。这里的中层以上的经理都是毕业英国克莱登酒店管理学校,所以酒店的管理者大多是外国人。也因为如此,整个广南省的外国人都是住在这里。逐渐形成了内宾住北宁饭店,外宾住克莱登酒店的模式。

    看到林淼,前台的经理辛欣迎了上来:江太太,您好。林淼大吃一惊:你认识我辛欣微微一笑,林淼的脸一红,真是丢脸,忘了自己的婚礼是在这里举行的。

    江太太,您请吩咐。辛欣笑道。

    林淼收敛自己的心神,镇静地说:我自己就行,你去忙吧。林淼说完,转身走到旁边的接待区里,热情地向一个外国人伸出手:尊敬的摩德纳先生,我代表我的父亲江南先生欢迎您的到来。

    林淼纯正的牛津音让摩德纳对于刚才的不满都丢到爪哇国去了,全世界不只是只有美式英语。他收起自己的不耐,立刻变得热情起来,他伸出手:你好,我非常高兴能在这里听到家乡的语言。

    辛欣远远看到了,她暗下心神,原来阿仁选的老婆并不只是洋娃娃,也从来没有小家子气,她转身离去。

    站在摩德纳身后的聂政远却大吃一惊,这个女孩就是上次在北宁饭店让黎美娴下不来台的那位女孩,没想到她真的嫁给了江修仁。他伸出手:你好,我是聂政远。林淼也伸出手:你好,我是林淼。欢迎你们来到北宁。聂政远不认为林淼还能想起他是谁。

    这时候,一脸细汗的黎美娴跑了过来:对不起,摩林淼不着痕迹地推开她,不让黎美娴继续说下去。林淼对跟在后面的人说:把摩德纳先生的行李放到总统套房。

    然后林淼把摩德纳引到贵宾电梯:摩德纳先生,父亲正在机场送别京城的客人,今晚父亲将请您品尝我们北宁最正中的佳肴。听我父亲说摩德纳先生是一位美食家,特别是对我华夏的美食一向情有独钟。

    摩德纳拿起林淼的手行了一个吻手礼:美丽的小姑娘,你是江南先生的天使。

    林淼也回了一个礼:感谢摩德纳先生的夸奖。您像太阳一样宽厚的襟照耀着我们,林淼深感受益匪浅。看着摩德纳爽朗的笑声,林淼这才能暗暗舒一口气。

    围在他们周围的无论是酒店的高层还是集团的员工都对这个年纪很小的江家小媳妇收起小觑之心。林淼的余光似乎看到好些人都打了一个寒战,这当中自然也包括黎美娴副总裁。林淼了然的微笑。

    聂政远不得不佩服林淼这个小女孩的心机。很明显这次的事情是江河集团某个环节出了错,看这情形应该是黎美娴的错误,可是林淼只三言两语就化解了摩德纳的怒火。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