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辣文肉文 > 用尽一生去爱 > 第39-40节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第39章 扑朔迷离

    林淼着自己肚子,心里的悲痛无以言表。孩子,她还不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他就这样走了。她恨自己的心,孩子,对不起,是妈妈不好,没能保护你。想到这林淼又忍不住流眼泪。

    黄颖看到了心疼的给女儿擦眼泪:淼淼,我的好孩子,不能在哭了,你现在也算坐月子了,眼睛会坏的。

    妈妈,我想林鑫了。

    好,我通知他,我叫他回来。

    案子并没有进展,江修仁一筹莫展。机场电梯是个盲点,每时每刻人都很多,四通八达,要从监控录像中找到这个人不是很容易的事情。现在连上海的市局都出面了,而且周永浩一出现,他代表的什么意思,这些人很清楚。

    周永浩对江修仁说:我问过医生了,你们明天都回去吧。淼淼是身体没问题,就坐我的飞机回去。现在不知道敌人的目的,所以稳定是最重要的。你放心,这个事情会弄清楚的。两人心里都很清楚,这个事情现在还不能判断是席稀做的还是李家的报复。所以现在只能确定方向才能有所动作。如果盲目的行动,只会让自己陷入更加被动的境地。

    江修仁点点头,他也知道现在最能乱的就是自己的心智。江家和邻家只在上海呆了一天,就抬着林淼坐周永浩的私人飞机回到北宁市。

    在飞机上,江修仁一直握着林淼的手,他的痛苦无以言表。特别是岳父岳母一句重话都没说他,这让他更加无地自容。岳父岳母肯定以为是他以前的风流帐报复在林淼的身上,但江修仁清楚,也许事情比这要负责得多。他想这个事情如果不是席稀做的,那很可能就是李家做的。

    林淼看着爸爸、妈妈隐忍的表情,心里却想着这个事情大概是李家做的,她的心里很为江修仁担心。

    她悄悄告诉妈妈:妈妈,或许这个事情比你想象得要复杂得多。

    躺在自己的床上,林淼对江修仁说:老公,你不用太紧张。你没看广告吗现在这种手术就是小手术,很多人做完以后都是自己走的。你看我,一步都没走过,就是洗澡也是你抱着。

    江修仁抱着林淼:老婆,我、我很无力林淼着江修仁硬硬的头发:还是躺在自己的床上舒服,金窝银窝还不如自己的狗窝,看来是有道理的。

    江修仁搂紧林淼:好啊,敢说自己的家里是狗窝,看你好了,我怎么收拾你

    老公,现在如果我们江家人人都不开心,就遂了敌人的意了。所以我们开心,敌人就会伤心。

    淼淼

    今天早上医生跟你说什么呀是不是我有什么问题

    江修仁看着林淼,瞪大眼睛:淼淼,你聪明过头了,哪有什么事情,是医生交代一些注意事项。过了一会:淼淼

    林淼这才放心:干嘛

    医生说我们最后是一年以后才考虑要孩子的事情,虽然你的身体没问题,但比较虚弱,要好好养才行。

    季然与黄颖都很紧张,一个星期以后,才让林淼下床。医生说恢复情况很好,还是书记的媳妇金贵呀,现在这种小手术哪需要这样护理很多人第二天都如此工作了。就是生孩子,也没有一个星期不下床的。到哪都是这个江老二抱进抱出的。可能也因为这样,林淼的情况确实不错,就是脸色还比较苍白,大概是意外发生的时候出血过多的缘故。

    季然坚决反对江修仁与林淼圣诞节去香港:不行,淼淼的身体才刚恢复,哪都不许去,你们俩就给我在家呆着。

    平安夜,江修仁与林淼到阳光会所。看到陈雪,林淼与她拥抱:淼淼,都过去了,会好的。雪姐,谢谢你。江修仁纳闷透了,这两个人什么时候这样要好了现在他跟陈雪两人的关系反而比以前更好了。陈雪看着他的眼睛不再有火花,他现在就是陈雪的发小、哥哥,不会再有别的。

    陈柯因为陈雪玉江修仁的关系好了,两人也不再有什么嫌隙。特别是江修仁不遗余力地帮助陈雪从上海一个地头蛇那里拿回两年前被骗的5百万,他与江修仁的关系开始微妙起来。

    大家玩得很开心,突然,江修仁的电话在这个晚上显得特别的刺耳,江修仁接起来,听了一会,大惊失色:什么看着江修仁的表情都知道有大案子发生。江修仁对陈柯说:陈哥,出大事了,20分钟以前原书记叶尚龙唯一的孙子叶景天被杀死在组织部长尹元恒的家门口,腹部中了一刀,初步判定是由于出血过多。

    江修仁把林淼送回家,他告诉父亲这个消息的时候,父亲也很震惊。毕竟这扯到两位领导。

    江家离尹元恒家还是挺远的,虽然在同一个大院里,可因为尹元恒是前几年才搬进来的,所以关系很一般。如果不是这次到京城因为席稀的事情,也不会想到他的。

    江修仁到的时候,秩序和现场都维护得很好,这时候最能体现领导的才能。陈柯都在心里赞叹江修仁对工作是有一套。

    叶家的人都来了,他们在现场大吵大闹要去看叶景天。好在大院住的都是常委,所以没什么人围观。

    叶景天的两个姐姐扶着自己的妈妈,叶尚龙的儿子和女儿也扶着他。看来都来老人家过圣诞。姻缘更家里的人明显都懵了,对于警察的询问他们茫然不知所措。

    刑侦支队长牛勇告诉江修仁:只有腹部中了一刀,应是出血过多致死。没有博斗的痕迹。江修仁看到血流了一地,看来凶手很凶残。他指示牛勇:要拿到这两家每一个人的口供。

    江修仁走到叶尚龙的面前:叶伯伯,您不要太伤心了。我们一定会尽全力去破案,一定还你孙子一个公道。

    叶尚龙伤心地问:天天是怎么死的

    腹部中了一刀,初步判断是失血过多。您的孙子为什么会出现在尹部长家呢

    叶景天的妈妈说:天天与尹部长的小女儿尹晴晴恋爱,可是最近好像吵架了,今晚晴晴也没到家里吃饭。9点的时候,天天就说去找晴晴。

    江修仁点点头:尹晴晴呢

    牛勇说道:失踪了。手机关机,车还在家里。但护照什么的都不见了。我已经安排好了。江修仁点点头。

    忙了一个晚上,案子的关键人物尹晴晴依然杳无音信。尹元恒一家还没有这个打击中恢复过来,现在女儿失踪,还被怀疑成杀人凶手。这让他们一家跟叶尚龙家一样,都很悲痛。

    江修仁亲自到叶尚龙家:叶伯伯,通过尸检,我们发现叶景天有很长的吸毒史,您知道吗

    叶家所有人都大吃了一惊:吸毒天天为什么会吸毒吸的是什么毒江修仁看到也嫁人一片茫然的样子,确定他们对叶景天的吸毒史是不了解的。果然从叶景天的房间里搜出想到数量的毒品,叶家的人这才明白这些警察没有胡说。

    叶伯伯,这么多的毒品,你们都没发现叶景天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平时我们很少到他房间,这里只有他陪着爷爷、,我们都不住在这里。叶景天的爸爸说到。还有,我们怎么从没发现天天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他从没有电视上那种吸毒人员的表现。手上也没有针孔什么的。

    叶景天没有使用静脉注,他的毒瘾很深,眉头需要的量很大。我们查过了叶景天的银行记录,他的收入很高,可是你们每个人都经常给叶景天打钱。我想这就是他可以维持他需要的毒品量的原因。而且我们在尹晴晴的房间也搜出了大量的毒品。比这里还多。江修仁说道。

    牛勇当着尹元恒的面说:尹晴晴这是吸毒呢还是贩毒

    案子已经发生3天,但丝毫没有进展,尹晴晴也仿佛从地球上消失了一样,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这个案子传开以后,留言很大,说什么的都有。这让叶家和尹元恒一家都很难看。特别是尹元恒,他是在职的组织部长。都在传说他的女儿杀死了原书记的儿子逃到国外去了。

    江修仁布置了很多人力、物力去追查尹晴晴的下落,可是尹晴晴似乎真的人间蒸发了。所有的疑问都指向叶景天,可是现在叶景天已经死了,所有的线索都断了。江南指示贝宁市公安局与广南省公安厅联合办案,务必尽快破案。

    明天就是元旦了,盛常委大院也因为叶景天与尹晴晴的事情被一种压抑的气氛笼罩着。尹元恒家的门口早已恢复了原样,也惊天倒地的地方被冲刷得特别干净,似乎他还躺在那。

    江修仁很纳闷,但又毫无头绪,当他把目光投向尹元恒的时候,他们家却出了这样大的事情。小女儿失踪了,女儿的男朋友却死在他家的门口。暂时江修仁还没想到要如何找这个点,找到打开真相的钥匙。

    两个今晚住在林淼的家里,他道书房悄悄告诉了在京城查到的一些事情:爸爸,现在我告诉你的事情都只是我的猜测,没有证据支持。但这个事情实在是太巧合了。我刚查到也许尹家与6年前的事情有关,或许是知情人,他们家就出了这样大的事情。这也太巧合了。江修仁很无奈。

    第40章 左手右手

    林淼在12点的时候,依然给计良打了一个电话:计叔叔,新年快乐计良不用看号码,就知道这是林淼的电话。他笑着接起来:我的淼淼,新年快乐我的淼淼永远都要快快乐乐

    计叔叔,你在干嘛林淼非常的撒娇。

    在想我可爱的淼淼呀~林淼突然有感觉,计良大概没想到林淼这时候会在家里,所以他毫无顾及的把车停在这里,尽情地宣泄自己都浓浓的思念

    林淼悄悄地走到计良的车前,猛的拉开计良的车子,发现计良无立的靠着。泪流满面林淼上去紧紧拥抱计良,哽咽着说:计叔叔计叔叔计良也抱紧林淼让她上车:快上来,外面冷。

    林淼轻轻地给计良拭去眼泪,喃喃细语:君生我已老,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恨不生同日,日日与君好。林淼亦泪流满面,哽不能言


呻吟调教日记笔趣阁
    计良抱紧林淼: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我离君天涯,君隔我海角。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化蝶去寻花,夜夜栖芳草。

    计叔叔,下一辈子,换我等你

    计良无力的说:淼淼,我的这辈子呢

    林淼用力吻上计良的嘴唇:有一种花,能艳盛一个晚上;有一种生物,只能存活一个昼夜;有一种爱情,是你一开始就知道结局的。林淼捂住自己将要的失声痛哭,打开车门,快速离去

    江修仁早已经睡熟,他的手霸道地围住林淼。偶尔,下意识的,他总会用力揉捏林淼的脯那样他就会安下自己的心。睡着的江修仁是那么的无害,他长长的睫毛耷拉在眼睑上,就像一个闭眼的洋娃娃,俊俏的脸庞完美的配合着他刚毅的下巴。他的手很糙,两只手掌都是厚厚的老茧,他总是能轻易的让林淼诚服在他的身下,化作一滩沁人心脾的池水

    林淼悄悄地拿开江修仁的手,转过身去,望着窗外的残月

    与你懵懂的相遇,似乎一切都植在无奈的宿命里,久违的疼痛从心的一角蔓延开来,似冬日里粼粼的水波潋滟而清冷天意弄人,既相知,为何这么晚

    前世,也许我们是有前世,前世里,也许你是少年峡谷,一袭蓝衫,一长箫,几卷诗书,桀骜不驯,秋风化剑,剑啸龙吟。也许就是在你不经意的一次回眸中,你英俊的面容刺痛了我的心,你欲言又止的唇上染满了你无尽的温柔,无限的缠绵,让我久久不忍回头而去。

    前世,也许我们也曾共饮几盏淡酒,酒不醉人人自醉。也许也曾共舞长剑,带起满地纷飞的落叶,像是梁祝化身的碟。也许也曾共乘一骑,你轻拥我在你的怀里,策马奔驰,快意江湖,一笑泯恩仇。

    前世的前世,前世的前世,我已一直在佛前苦苦的跪求了五百年,五百年的青灯古佛,五百年的晨钟暮鼓,五百年的春去秋来,五百年的世事轮换,才能换来今日与你的相逢,才换来与你的明眸浅笑。曾对君语,看着你让我无限留恋的面容,会让我有一种无尽的伤悲。君可知,那时,心中想的就是恨不相逢未嫁时,还君明珠双泪垂这是一个怎样的沧桑巨变

    我回首,看似我一生的鲜血染成的漫天夕阳,晚风托起我飘飞的长发,你正低头抚剑长思,天空中又一轮新月升起,漫天都是深郁的蓝,一颗划过天空的流星,载着我无尽的怅愁离恨,远去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

    继承人感到怀里好像空了,他伸出大手一捞,把林淼又紧紧固定在自己怀里:我的淼淼,我的孩子林淼听到江修仁梦里伤痛,他抚在江修仁的耳边,轻轻地说:左手抓住幸福,却用右手丢失永恒

    林淼在睡熟之前想到:我,林淼,没有为任何人牺牲一切抛开所有的勇气。

    2008年的元旦林淼在江修仁的怀里醒来。

    江修仁克制自己的欲望,无法控制自己身体的反应。林淼感受到江修仁叫嚣的欲望,硕大正盯着自己林淼的脸瞬间红透,她不好意思的在江修仁的怀里动了动,江修仁低吼了一声,翻上林淼,用力地吻着:淼淼,帮帮我,帮帮我我要疯了

    江修仁抓住林淼的手抚自己的欲望,却让他更加难过。他翻过林淼。让林淼躺在他的身上,把林淼的头摁下去:淼淼,把嘴张开对就是这样淼淼你是妖

    神清气爽的江修仁搂着林淼回到自己家里,却看到失魂落魄的尹元恒与他的妻子白怀玉坐在家里。白怀玉不停的哭泣,季然在一旁安慰。看到江修仁,白怀玉站起来,拉着江修仁的手:小江,我们晴晴有消息吗

    江修仁摇摇头:阿姨,现在从尹晴晴的房间里搜出了那么毒的毒品,这已经不是普通的失踪案件,现在这个案子已经上报给了公安厅,所以现在我不能对你说什么。这是纪律,我不能知法犯法。

    白怀玉一听,又开始新一轮的嚎啕大哭。

    江南雨季然莫可奈何地看着白怀玉。尹元恒拉过自己的妻子:别哭了哭就能把晴晴给哭回来吗要相信组织尹元恒与白怀玉走了。

    江修仁让林淼坐在自己身边,对江南和季然说:爸妈、淼淼,我有件事情想要告诉你们,但我要告诉你们的都只是我的揣测,没有一样是有证据支持的。三人看到江修仁严肃、认真的样子,都点点头。

    席稀告诉我她知道6年前的真相,但我为了防止她耍花招,所以我阻止了她,一点机会也没留给她。

    林淼与季然点点头,表示支持江修仁。江南大吃一惊,在看到林淼与妻子了然的样子,就更吃惊你们都知道

    季然给江南递上水,安慰说道:不是的,是我曾经提醒淼淼要注意这个女人。她如果真只是阿仁的好朋友,而且还远在千里之外,怎么知道我现在帮小虎收集仿真汽车呢而且这个事情我自己都是刚开始做的,她却什么都知道。

    爸爸,席稀很聪明,她知道什么是我的逆鳞,所以我分析过了,最有可能的是尹元恒一家、或者是他家的某人是知情人。当法医告诉我死去的叶景天至少有6年的吸毒史,我不得不重视这个巧合。

    我查了叶景天,当年他17岁,他的学校就在淼淼学校的隔壁,淼淼告诉我,当年成城为了救她,腹部中了一刀,而且流了很多的血。所以我不得不把这些事情都窜在一起想。可惜成城与林淼不管是对现在还是什么人会知道这个秘密而且很明显这是在帮淼淼与成城报仇了。但为什么要等到现在才报仇呢

    林淼觉得自己快晕了,她脸色苍白,靠在江修仁的怀里: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那这件事情或许就是陆家干的。

    陆家三个人集体睁大双眼。

    林淼无力的点头:我陪着秦园在动物园的时候,他们家的一个保镖看我眼神很奇怪。现在我知道了,是同情。他还问我北宁有有什么出名的小吃,我告诉了他,还向他推荐了地方,当时我没意识到我告诉他的地方就是我当年要去买小吃的地方。

    还 没等江家人想到该如何应对,一个更大的意外来了。广南省组织部长尹元恒在元月5日突然被中组部毫无预兆的宣布他退休的文件,而且只以副厅待遇安排退休。这个文件是在中组部倒行的省干部考察会上宣布的,而且还带来了信任的组织部长京城的下派干部其大义。

    当中组织副部长农尚时宣布的时候,包括江南在内的人都懵了。当他说到按照副厅待遇安排退休的时候,下面已经乱了。大家都在议论纷纷,尹元恒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在看看江南的表情,跟他们一样茫然。都是老政客了,包括尹元恒自己在内,这件事情江南事先是肯定不知道的。

    江南镇静下来以后,他愤怒了。他一个省委书记,虽然没有任命省管干部的权利,但他有知情权。现在中组部这样干,无疑违反了组织原则。他的愤怒被省常委的领导们都看在眼里。常委副省长宁齐远咳嗽了一声,江南才缓过来。他也明白,这件事件不是他能管的。而且这个组织部长这样年轻,来头不会笑。看到新任命的组织部长,与会的人都明白,这个事情其实跟广南省一点关系都没有。只是揣测这个尹元恒得罪了谁他可是老书记一手提上来的。

    会后,中组部的人把尹元恒带去谈话。宁齐远到了江南的办公室,秘书给两人上了茶就掩门出去。宁齐远给江南点上一支烟:江书记,这个齐大义是7号的儿子。江南点点头,表示自己也猜到了。

    江南在想,就算这个事情是陆家做的,可是为什么来的是齐家的人呢很明显,他们肯定不是一个阵营的。

    江修仁与林淼也得到了消息,两人面面相觑。对于上层的东西,江修仁理解不了,也不想理解。林淼舒服地靠在江修仁的怀里,拿起电话,打开免提功能:席稀,我是林淼。你上次说的知情人是否与尹元恒一家有关可是就在刚才,他被中组部当场宣布退休,而且是按照副厅待遇退休。真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席稀,我说过的,我们江家什么都不用做,天就会收了他。席稀,你一向神通广大,是否知道是谁干的

    席稀哭着说:林淼,我就是做鬼也不放过你机场的事情是我干的可是我家里人是无辜的

    别说林淼,江修仁自己也懵了。这又到了哪一出了

    林淼听到席稀的话,也忍不住眼泪:席稀,难道我的孩子不无辜吗我和阿仁都还不知道他的存在他就离开了我们,你这是在凌迟我和阿仁的心还有,你这么聪明,一定知道这些事情不是我江家能办到的。

    席稀歇斯底里:我当时本不知道你怀孕了

    江修仁无力的、悲愤的、一字一句地说:席稀,这就是你所谓的爱吗杀掉我的孩子

    席稀哭着回答:现在是我们一家为你的孩子陪葬阿仁,没想到你这样狠心,就为了一个本不爱你的女人这样对待我。我一直是那么的努力向你的世界靠拢,你喜欢的我就喜欢,你不喜欢的我也讨厌。可是你的心从没在我这里停留过一秒哪怕是一秒,我也不会这样干的

    林淼哼了一声:席稀,这是孩子对你的报复,对你这个恶毒到极点的女人的报复。你给自己掘了一个大大的坟墓,还把自己一家人都给陪葬。你不用假惺惺的,我敢保证你此刻都不是为你家人抱不平,你是为你自己抱不平因为你看到我和阿仁如此甜蜜,你扭曲的人与嫉妒无法排解。你这样自私自利的人如何会为家人考虑多少别给自己脸上贴金了,你席稀是怎样的人,阿仁和我一清二楚。都这时候了,你在阿仁的面前还想演戏,简直是无可救药。我真没想到,你席稀变态到如此程度。我现在都能想象得出你此刻狰狞的样子,你是个可怕的女人。

    林淼看到江修仁彷徨、悲愤到无以复加,她抱紧江修仁:老公,都过去了。宝宝只是暂时离开我们,他还会回来的。一定会的我保证

    淼淼

    放心吧,我保证。林淼把江修仁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