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辣文肉文 > 用尽一生去爱 > 第35-36节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第35章 狼狈为奸

    你毕业去法国以后,我继续留在学校读研究生,后来被选中去英国读了两年博士。刚回国就去了刚果做维和,在那认识的。

    妈的,这女人也太会装了,把我都给绕进去了。江修仁邪笑着说。

    看到江修仁有成竹的样子,周永浩明白他能对付席稀,遂点点头: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还能绕在一起。

    江修仁也感慨万千:是啊,没想到你的背景如此深厚。

    周永浩当然明白江修仁是什么意思,江修仁感谢他从没用家世对付自己。就冲这,他们就是朋友。周永浩给江修仁和自己倒了酒,江修仁给他点上烟。林淼看到了,对步嫣说:步小姐,你看他们俩像不像狼狈为奸的两只漂亮狐狸。

    步嫣回头一看,果然如此,就笑了:男人是我们永远也读不完的一本书。林淼看着步嫣,很明显,步嫣是把男人当作她一辈子的事业。

    席稀我看是已经疯了,她都能找到周若,周若没搭理她。他们家厉害的是他哥哥席瑞,而不是他家老头子。他们家可以说是席瑞把他爸爸给推到这个位置的。打蛇要打七寸。周永浩意味深长地说道。

    江修仁点点头:谢谢你。江修仁沉凝了一下,继续说道:能不能请你给我做伴郎呀

    周永浩笑着说:我以为你不会开口。

    那你到底是去还是不去江修仁又提高了声音。

    贱人,我当然要去,看我整不死你这丫挺的。

    两人相视一笑,同时举起酒杯一饮而尽,彼此眼中的自信已经把对方绑在自己的战舰上。他们相处吵闹了四年,这四年已经足够了解对方。当有了某种催化剂,他们可以放心的结成相当牢固的攻守同盟。

    江修仁从12岁起就知道任何时候都不要把苹果放在一个篮子里,以免被哥哥与妹妹找到。

    林淼看着两人意气风发的样子,也很为他们高兴,因为彼此的利益是互补的,所以他们之间能达到一个微妙的平衡。林淼肯定此刻无论是江修仁还是周永浩都已经把她忘掉爪哇国去了。一个忘掉妻子昨晚与对面的男人约会,一个忘掉对这个男人的妻子有超越友谊的好感。女人是他们生活的调剂品不是必需品。

    林淼静静地观察这体现醇厚中国文化底蕴的大饭店。超大、古朴的牛皮吊灯映照出饭店的奢华,高的柱子,水墨重彩,大量的明清家具,温婉的服务生小姐,俊男、美女、古筝构成了一副和谐的画卷。林淼想女孩们都会爱上把她带到这里的男人。江修仁在这里,都不算是有身份的人。这里不是新贵们来的地方,新贵们一般都是去和平饭店,世家与权贵在这里。他们的目光是自信而又淡定,也很少穿着这些所谓的顶级名牌。

    一个女人径直坐到步嫣的面前,看都不看林淼一眼,只盯着步嫣,却对林淼说:滚

    林淼腾地站了起来,拿起酒杯用力把酒扑向那女人的脸:如果没人教你什么叫礼貌,那我来教你周围寂静无声,步嫣也呆了,那个女人更呆。还没等她的保镖冲过来,江修仁与周永浩已经把这女人的几个保镖打翻在地。下一刻,周永浩的保镖就把这些人给拖出去了,就像没发生过。

    那个女人终于反应过来了,她想上去招呼林淼的脸,林淼闲闲地说:小姐,我劝你三思而行,你回头看看你的保镖。女人下意识的回头,果然保镖都不在了。周永浩黑着脸,跟着一个同样漂亮的男人走过来。

    女人看着周围看戏人的表情,面子大大的没有了。她指着林淼的鼻子:贱人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哥哥不会放过你的我看你怎么死

    林淼直接一个酒瓶招呼上去:贱人放马过来,我等着。女人的额头立刻血流如注,她呆了,她不知道该如何反应。此刻她身边没有保镖,这不是她的地盘,她就是一个手无缚之力的女人而已。

    周永浩心里咯噔一下,事情严重了。江修仁搂着林淼关切地说:你没事吧林淼摇摇头,她也明白事情可能大条了。

    那个女人喃喃地说:周永浩,今天的事情不会就这样完的。如果这个女人不死,我跟你没完江修仁一听,却不干了,他一巴掌打趴那个女人:我看还是你先死吧

    周永浩拍手,一个手下过来:公子

    先把李小姐送到医院。

    周永浩挥挥手,对步嫣说:嫣,你先上去。步嫣却摇头:我不走,今天的事情是因我而起,如果我就这样走了,我还是个人吗

    林淼看着步嫣,这个女人虽然文化不多,但她有自己朴素的做人道理。在今天,能做到步嫣这样的,已经不多了。

    步嫣的话,让江修仁看了看她,这个女人是不同的。林淼却站起来,拉起步嫣:我们还是上去吧,你千万别内疚。永浩这是在利用你来摆脱他所谓的未婚妻。嘿嘿,永浩,对不起,虽然火是你放你的,但我加的柴禾太多了。所以,你跟江修仁灭火吧。其实你应该感谢我让你彻底摆脱这个女人的纠缠。

    周永浩瞪大眼睛:那要不要给你送块匾额

    在电梯里,步嫣依然彷徨:你会不会有事

    林淼耸耸肩膀:步嫣,你不会真的那么天真吧永浩把你摆在这里,明显就是让那个女人难堪的,这你都不明白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出入这里的都是些什么人。

    步嫣无法掩藏自己对林淼的担心:这个女人叫李元芷,她的哥哥叫李元苈。林淼我担心你,男人利用我们,后果却要我们来承担。

    林淼看着步嫣,谁说戏子无情看来无论你是干什么的,个人品质才是最重要的。

    两人毫不在意地喝酒,周围的人开始还以为他们在假装镇定,没想到,他们是真不在乎。周家的公子与一个男人,而且是漂亮的男人,嘿嘿,两个同样漂亮过分的男人,难道女人只是掩盖事实真相的国人充分发挥天生具备的八卦神。

    两人到了桑拿房,一番放松以后,周永浩挥挥手,都退下了。江修仁点上一支烟,递给周永浩一支,周永浩拿起打火机先给江修仁点上了,再给自己点上。一对和谐社会的狼与狈。

    他们家是干什么的

    周永浩被吓住了:你都不知道她是谁你们俩就敢下这样的毒手你们还真是天生一对。周永浩鄙夷地说。

    这个女人叫李元芷,是爷爷给我定的未婚妻。他们家的势力在东北,是日本bt集团的合作商。他们家在中档汽车市场有相当部分的份额,她大哥李元苈是个狠角色

    等等,李元苈你说的是海连市的市长吗江修仁激动地问。

    是,就是他。怎么,你认识他

    江修仁赶紧握住周永浩的手:兄弟,你要十分感谢上天没让你娶这个女人,否则你的绿帽子要带到天顶。难怪我觉得这个女人脸熟,原来我见过她。我们的李市长是不是很疼爱这个妹妹,亦父亦兄的他们的感情非常的好

    周永浩点点头,疑惑地问:你怎么知道李元苈比李元芷大15岁

    我前段时间办了一个案子,拿到了一盒录像带,就是李元苈和这女人的。

    周永浩张大嘴巴,这个消息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震惊了。纵然经历过许多的大风大浪,但这个大风浪还是把他给吓住了。他的脸变得苍白

    江修仁看大他的脸都变色了,立刻问道:喂,你别告诉我你碰过这个女人

    周永浩一副我又没疯的表情让江修仁放下心来。

    叫人拿你的电脑下来,我传给你。我教你一套程序,以后所有的重要资料你都可以用这个方法保存,在你的电脑里硬盘是没有记录的,陈冠希的错误是绝对没有的。

    周永浩只看了几分钟,就对江修仁说:这是不是我们的命运安排你来救我

    对你的好处很大

    李家完了,我哥哥也完了。我都不敢相信上天给我砸下那么大一块馅饼。陆家也不会

    等等,是陆桥山他们家

    别告诉我你认识周永浩睁大漂亮的凤眼。

    嘿嘿,还真认识。淼淼曾经救过他们家陆风的老婆儿子。妈的,没想到你们京城就这么点大。

    我和淼淼还去了他们家。

    周永浩无法控制自己的激动心情:一直都有人说陆桥山弟弟的死跟李家有关,陆家前几年没有动作,现在陆家稳坐第三把交椅,陆家一定会彻查此事的。

    嘿嘿,你知道有多少人看过这盘带子吗我们整个专案组的人都看过,但没人会想到那个女人居然是亲妹妹。因为李元苈与案子无关,所以这盘带子我们没有呈报上去,否则,只要有一个人认识他们的,这个事情就热闹了。

    第36章 真的很傻

    你注意到了吗李元芷好像对房间的设施很熟悉,但里面却没有他们的任何一件个人用品,这只能说明他们固定饭店而不固定房间。没想到却被不相干的人无意中给录了下来。

    周永浩点点头:我认识,这是他们海连市政府的接待饭店。他们很聪明,知道最危险的地方反而是最安全的,别人就算看见了,也以为他们是来办事的。正常人都不会往这方面想。

    江修仁的电话响了,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周永浩一看,是李元苈的。两人都乐了,这个李元苈还真有本事,那么快就查到江修仁。

    江修仁接起来:李大市长,有何贵干

    江修仁,你不要太得意了,这个事情不会就这样算的李元苈愤怒说道。他对这个妹妹好到他不知道该给这个妹妹什么才算是好的,所以他千挑万选才给她选了周永浩做妹夫,就为了怕委屈他的妹妹。现在有人这样来对付他的妹妹,无疑是掌框他的脸。

    江修仁斜笑道:李大市长,现在就是你想算了,我还不想算了。老三,放声音出来,让我们李大市长听听他干自己亲妹妹发出的声音。

    李元苈听到,他吓懵了,他瘫坐在椅子上,他此刻唯一想到的就是:你们想怎么样

    怎么样好听吗李大市长。看来你宝刀未老,啧啧,看来你干自己妹妹那是博了老命的。你说,我一个小小的公安局长,有什么理由不成全你李大市长的这项爱好呢你的妹妹实在是太猖狂,逆天行事,必遭天谴江修仁厉声说道:在你们这些人眼里,是否他人都如草芥,自己就是那尊泥菩萨你那个老婆一上来就让我的老婆要死要活的,如果不收拾这个烂货,天理难容

    周永浩接过电话:李元苈,你现在是我砧板上的死鱼我现在还没想好,你等着吧。江修仁与周永浩哈哈大笑。他们张扬的笑声传到李元苈的耳朵里,刺激着他所有的感官。他不知道这个东西为何会落在江修仁的手里,他们之间别说有仇,认识都谈不上,所以他感到害怕。显然,今天的事情明显是个突发事件,不可能是江修仁或者周永浩挑衅的。

    江修仁接着说:李元苈,别以为你有花招,你能想到的,我都能想到,你想不到的,我还是能想到。我是干什么的,你很清楚。别让自己成为老年版的陈冠希,你还不如人陈冠希帅呢。

    李元
废男乱异世全文阅读
苈在经过最初的惊慌以后,他已经镇静下来:我能答应的条件超过你们的想象。

    江修仁哈哈大笑:李大市长,看来你真是狠角色。在这种情况下脑子依然够狠,佩服、佩服。所以为了防止你耍花招,我再告诉你,我认识陆风,我们的朋友。如果一不小心我发错又见给陆风

    李元苈苦涩地说:你们赢了现在的李家岌岌可危,陆家步步紧逼。这有可能就埋葬了李家。

    江修仁满意地说:李大市长,等我们的电话。周永浩抢过电话:还有,让你的女人立刻离开大海。最好不要超过2个小时。

    江修仁与周永浩带着林淼和步嫣快活地走在外滩上,两人想调皮的男孩一样,互相大脑,大喊大叫。

    无法抑制的幸福与高兴让林淼与步嫣面面相觑 。

    两个漂亮男孩吸引了深夜不归的人们的眼球,他们时而高呼,时而大喊,时而斗殴。冷冽的北风似乎本吹不到他们的身上,他们高兴地唱着、跳着仿佛回到了快乐的大学时光。

    那种彻底的放松感染了林淼和步嫣,两人也加入他们,四人到了一处街边的烧烤,张牙舞爪,不在乎别人指指点点他们的与众不同。他们的奢华与贵气,漂亮与耀眼都是别人议论的焦点。

    晚上江修仁无法抑制自己的兴奋,在林淼的身上耕耘了很久、很久,也不理会林淼的讨饶,依然红着眼睛不知疲倦的要着林淼。终于,他瘫倒在林淼的身上

    林淼看着窗外,上海的夜景的那样的美。可是在这样的美景下,每天都见证着人世间悲欢离合,包容着所有的正义与丑恶,这不得不让人觉得难过。

    江修仁站起来,一把将林淼的双手捏住反到背后,把她牢牢接进自己怀里,大嘴一下子压上了那红颜的双唇。

    林淼只觉得一张大嘴压了过来,放肆地吻着自己,心里一下子砰砰乱跳,仿佛要跳出口似的。一时只觉得天旋地转,芳心大乱,茫然地承受着这个无赖的深吻,随着他魔爪用力一捏翘臀,林淼不由得嘤咛一声小嘴微张,那可恶的大舌头顿时趁机而入,钻进了自己的小嘴,四处肆虐起来。

    不知不觉见,两人热吻起来,林淼觉得自己很需要江修仁,这个男人是了解自己的。林淼的身体也越来越热。连什么时候江修仁松开了她的双手,而自己竟然搂住这无赖的脖子都不知道,只知道伸出香舌和他纠缠在一起,更是无意识地扭动自己的身子和他摩擦起来。

    江修仁松开林淼,只见怀里的美人儿面红如潮,双眸半闭,柔软的娇躯挂在自己身上,一付难耐的模样。不由得嘿嘿坏笑一声,在她没反应过来之前一把抱起林淼,自己坐在榻榻米上,而林淼竟被他分开双腿,跨坐在他腿上。

    变态,你做什么话没说完,林淼的小嘴又被小贱人给堵上,可怜的美人儿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如此不堪,被他一吻,又把所有挣扎忘到九霄云外去了,主动伸出香舌吻作一团。当江修仁的魔爪直接抚上那高耸的玉峰时,林淼这才反应过来,强忍着口的酥麻和如潮般涌上的快乐,推开他的头,哀求道:无赖,放开我,求你了我们才洗的澡。

    呵呵,不放,就不放,美女,我们可以再洗。江修仁坏笑着说完,在她反应过来前一低头,咬上了高耸的粉红玉峰。

    听着这无赖的话,林淼心里一慌,接着口传来的巨大酥痒让她不由自主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双手不听使唤地按住他的头,向自己口压去。

    当江修仁的可恶大手伸向她的大腿之间的时候,她已经完全抛开一切,沉醉在无比的欲望之中。较好的面容泛起潮红,双眸半闭,长长的睫毛不停轻颤,修长的玉颈下,前白嫩高耸的双峰高高挺立,粉红的樱桃也调皮地胀大充满诱惑,长长的白嫩大腿难耐得相互摩擦,试图掩饰部那芳草之下的玉门关隘,因为那里此时已是春潮点点,不可抑制地慢慢泛滥。

    林淼皱着双眉,挺动着柔弱的腰肢,费力地接纳着江修仁那巨大的坚挺。

    第二回合结束。

    嘿嘿,宝贝,爽了吧江修仁坏笑一声,得意地盯着林淼红霞未退的脸庞。现在的林淼要多诱人就有多诱人,江修仁最满足这个时刻,因此林淼的这个样子,从来都是只有自己一个人能看到。以林淼的骄傲在这种事情上,江修仁还是放心的。

    林淼还是被跨坐着保持刚才的自首,她两手捏着江修仁的俊脸,用力想咬这江修仁的酒窝。江修仁不让林淼咬上自己,他灵活躲开她张开的小嘴巴。

    林淼看到他灵活的躲避着自己的嘴巴,气恼地说:变态,不许躲,乖乖的让我咬,有你的好处,要不然,我让你好看。林淼一面说,一面捏着江修仁的俊脸用力摇晃。他配合着林淼的动作,这让他觉得很有意思,老婆年纪小,好处真是太多了。

    嘻嘻,宝贝,其实你身上的味道才好闻,你有一股香味道,很能刺激男人的欲望,我要把你藏好了。

    林淼笑眯眯搂着他的脖子说:是啊,是啊。我是香的,你的臭的。那你还整天到外面乱来,如果让我知道,我灭了你嘻嘻,别,小狗似的。乱闻什么啊不会吧,你还是不是人呐啊轻点,不用这么拼命吧

    原来江修仁的巨龙顺着湿嗒嗒下面的潮湿又滑了进去。

    很久以后第三回合结束。

    第二天,上海下起了小雨,天气变得更冷。气温骤降让人们无所适从地穿上厚厚的衣服,笨拙的行动。电视里滚动播出防止寒冬伤害的预警报告,商场里挤满了选购厚重东服的人群。

    今天林淼没有任务,都是内宾。江修仁搂着林淼睡了个昏天暗地,醒来一看,都中午了。林淼给江修仁穿上cd接近黑色的暗藏青色的鳄鱼皮大衣,里面有一层薄薄的貂绒,很缓和。大衣的皮质太好了,不细看,还真看不出这是鳄鱼皮。里面毛衣都不要穿,林淼给江修仁配了一件黑色的厚羊绒衬衫。

    江修仁看着林淼为自己忙碌的样子,他把林淼楼在怀里,神情地说:淼淼,你真好。是真的,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知道什么是幸福的含义。林淼拉下江修仁的头,吻上去:老公林淼没想到在那样的场合江修仁为了自己公然大人,而且打了一个很少有人能惹得起的人,最重要的是,江修仁不假思索地挥向那个可恶的女人,这让林淼很感动。

    两人一阵热吻,直到江修仁出汗。他放开林淼:不行了,这衣服在室内穿我受不了。

    咕噜,林淼的肚子响了。江修仁哈哈大笑,跑出房间,被林淼在身后一阵猛追。

    到了餐厅,都是北宁市的人,刚刚开始用餐,除了市长和书记,其他的人都在,副市长石仲秋和秘书长谈弘宇也在,那些小姑娘陪着他们俩。

    两人来到餐厅,原本在自助餐桌前争抢食物的同仁都看着江修仁与林淼。他们是那么的相配,林淼一身黑色紧身衣裤,高筒靴,同材料不同款式的大衣把林淼的娇柔与江修仁是俊朗体现得淋漓尽致。江修仁坐到公安局的那一桌,两人脱下大衣,看到林淼凹凸有致的曼妙身姿让江修仁的同事集体张大嘴巴,江修仁咳嗽了一声:别丢人了,快擦擦口水吧。

    跟成城同一批到公安局工作的申英俊看到林淼的三围,咽下吐沫,对江修仁说:我建议敌前总指同意让林淼同志一次培养三名新兵,因为她完全有这个资本供给新兵足够的口粮。

    那些帅气的警察全都笑趴下了,江修仁自己也乐得不行,林淼的确是挺有料的,特别是紧身毛衣,更显她的三围。

    一身全黑的紧身衣裤凸显着林淼的完美三围。不露痕迹的内衣裤显现着林淼的品味,让人看得赏心悦目、目不暇接。

    林淼自觉到餐台取餐,然后端起来,自然给江修仁喂了第一口,才把勺子递给江修仁,再把自己的牛闹送到江修仁的嘴边,让他就着手喝了几口。别人不清楚,公安局的人个个都清楚江大当时为了追林淼那是花了大力气的,费了大心思的,人人都知道他被林淼吃地死死的。他们还以为自己的领导在林淼面前比猫咪还乖呢。现在,好像,林淼才是那只猫。

    一个小伙子伸出手到江修仁的面前:偶像,给我签名。请教教俺怎么狮吼变绵羊大家都笑了。

    林淼说:没看出来吗我是装的。

    警察英们异口同声:没看出来,熟练着呢

    林淼:。。。。。。。。

    江修仁给他们开小会,林淼自觉地做到外面办事那桌。一看到她,同科室的甘宁也拿起盘子,给他身边的厉阳喂了一口,万分神情地说:宝贝乖了,快吃吧所有听见的人哄堂大笑。包铁山指着甘宁,笑出了眼泪。甘宁没笑,还有一个人没笑,那就是厉阳。他张大嘴巴,吃完甘宁喂的那一口:亲爱的,怎么是酸的没有意外的,林淼自己都笑岔气。

    这一经典桥段在外事办传了很久,还传到江家和林家。

    已经睡足吃饱的林淼与江修仁决定到同里去转转,两人刚走到门口,林淼就看见昨天被自己砸伤的那个女人,此时的她两眼无光,憔悴不堪,头发乱糟糟的,倒把林淼给吓了一跳。她下意识地想从江修仁那里得到答案,没曾想江修仁正无意识的擦擦手,仿佛手上还残留着李元芷的痕迹。

    李元芷哑着嗓子:林小姐,对不起。你大人有大量,原谅我的无理。林淼即不同情也不领情,如果到这时候林淼还不知道江修仁抓住了她的软肋,那也未免太愚蠢。

    林淼摇摇头:你没有对不起我,我们扯平了。你走吧,我不想见到你。

    李元芷的眼泪刷刷地流了:江先生,你能不能高抬贵手,放过我们林淼注意到她说的是我们。

    江修仁笑着说:你找不着我,你去找永浩吧。你们的事情我不参合,但我要自保。

    江修仁拉着林淼上车绝尘而去,留下失魂落魄的李元芷。

    林淼好奇地问江修仁:她被你们抓住什么把柄了我看她好像很害怕的样子。

    江修仁想了想:我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又怕你接受不了。这让林淼更加好奇:别告诉我你抓住了她是拉拉的证据。

    江修仁缓缓摇头:比这恶心一万倍,我都不知道该怎样跟你说才不会吓着你。

    到底是什么快告诉我嘛。林淼撒娇地问道。

    她与比她自己大15岁的亲哥哥江修仁都觉得自己无法说出这两个字,实在是太恶心了。他无法想象这种事情。

    林淼觉得太震撼了,这个消息对于她来说是超出她对世间的想象,她觉得这个事情丑陋无比。林淼动了动嘴巴:你是怎么知道的

    其实我昨天看到她的时候,就觉得她很熟悉。但当时没往那方面想,后来永浩说出他哥哥的名字,我才对上号,知道他们是亲兄妹。最可怕的,这份材料我们整个专案组的人都看过,可是因为他们跟我们的案子无关,而且当时我们都不知道他们的关系。如果这个事情当时有人知道他们的关系,那这个肯定是建国以来最大的丑闻。一个副部级别的市长居然跟自己的亲妹妹江修仁依然没有勇气说出那两个字。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