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辣文肉文 > 用尽一生去爱 > 第33-34节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第33章 又见故人

    林淼不去关心事情的结果,这与她没有关系。林淼兴高采烈地去上海,这是她头一次出公差,兴奋极了。她全套的lv旅行箱让那些年轻的女同事既羡慕又嫉妒,可是还不能把她们的不满表现出来,这份工作,她们还是想要的,那么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不搭理林淼,或者淡淡的敷衍林淼。林淼发现以后,自动走到一旁,拿出书自顾地看了起来。

    这次北宁市包机去上海,领导与工作人员都乘坐同一班飞机。同去的还有十几位代表北宁市形象的大会司仪。她们看到林淼比她们的年纪还要小一些,全身上下全套cd的行头,整套的lv旅行箱。模样、身材都不比她们差,只是个子比她们矮。她们对名牌的追求不亚于林淼,只是她们没有这个能力去拥有这些东西。即使她们中间有某些人利用自己的身体达到了某些目的,但也至多能有一个lv的手袋而已。就是家境比较好的同学,也不能像林淼如此的一身行头。

    林淼一条灰色的细毛呢淑女短a连身裙,两条笔直的长腿被亮闪闪的灰色cd连身裤袜包裹着。一件浅灰色的毛呢中大衣随意地挂在手上,斜跨着一个lv的带锁小包,推着她整套的lv旅行箱。

    机场是高素质人才最密集的地方,可是依然有很多人的目光追随着这个装扮出众的女孩。她的一张致小脸干净极了,只是翻翘的小红唇上涂了一层油,让她整张小脸愈加生动。

    林淼看到那些女孩总围着市领导,而对于那些翩翩才子不屑一顾。特别是石仲秋的身边,几乎就没断过人。那些女孩使出浑身解数想要迷倒这位年轻的海归。石仲秋疲于应付,但又不得不应付。她们这些女孩都是在校的北宁籍的大学生,都是一个个选出来的,出去代表的就是北宁的形象。她们这些女孩仗着条件优越,个顶个的娇纵,说说不得、骂骂不得,如果真撂挑子不干了,市政府就被动了,毕竟她们还是学生,只是义务帮忙。

    看着石仲秋可怜的样子,林淼可乐极了。江修仁带着她跟石仲秋吃过好几次饭了。

    彼此很熟悉,江修仁跟他的私交也不错。他老婆林淼仇丽丽见过,也是海归,在外企做副总。最重要的是,石仲秋是有名的妻管严。他怕老婆的程度不亚于龙丘居士陈季常。

    林淼打开自己的最新型的目前世界上重量最轻、电池时间最长的笔记本,呲着牙看着石仲秋,用msm跟仇丽丽聊天。石仲秋被林淼看得后脊梁骨一阵发凉,他害怕林淼出什么幺蛾子,他赶紧走向林淼,坐在她身边,看到林淼果然跟老婆聊天。他痛苦地说:喂,美女,好像我没有得罪过你你不能害我呀

    林淼高兴地说:嘿嘿,领导,您请查看,我有夸张吗我只是含蓄地告诉嫂子,你正被如花似玉的美女们包围,虽然痛苦的表情有待商榷,但目前尚且能做到守身如玉。

    石仲秋瞪着林淼:你还不如不说呢林淼哈哈大笑。那些人看着林淼与石仲秋有说有笑的样子,都郁闷坏了。有几个是知道林淼的,因为江修仁实在太出名了。林淼现在经常能听到诸如这女的就是江老二或者江大的老婆,然后下一句话就是除了年轻,好像也不怎么样,反而很少听到江书记的儿媳妇这样的话。

    年底了,江修仁的工作很忙,还有三个星期就到圣诞节了,他准备带林淼到香港去玩一玩。这段时间他每天工作都很晚,但他总是把工作带回家,每天都呆在家里,与以往一个半月见不到人差别太大,让季然很不习惯。以至于他妈妈还以为他出了什么事了,告诉丈夫自己的疑惑,江南笑着说:他不是转,是家里有老婆。季然愤愤然:真没良心

    他们的卧室用三间房打通,衣帽间、卧室、书房,林淼也总是陪着他,给他煮宵夜,也给大家煮,或者叫人送来。江修仁总是大爷样。江南第一次见到林淼伺候江修仁吃东西时,他呆住了。他心里清楚林淼刚开始是不愿意嫁给他小儿子的。可看到林淼熟练地把面馒头掰碎了放在碗里,盛上汤,然后端起来,喂江修仁一口,才放下碗,把勺子递给江修仁。整套动作熟练、流畅,一气呵成。

    江修仁看着脸部一阵抽搐的爸爸,疑惑地问:爸爸,您怎么了快吃呀,凉了就不好吃了。江南看着家里人都没有反应明白怕是他们早习惯了。晚上睡觉的时候,江南问自己的老伴,季然回答:我第一次看到比你吓得更重,没想到阿仁居然完全是一副大爷样,我还以为都是他被林淼吃得死死的,现在我放心了。

    江修仁大叫林淼的时候,林淼就跳进江修仁的怀里,两人吵闹一阵,江修仁在继续工作。有时候时间太晚了,江修仁就陪着林淼睡觉,林淼睡着了,他才起来继续工作。

    他早没了那种在其他女人身上寻求刺激的心思,他觉得自己也玩够了。现在只想跟淼淼好好生活,尽快生一个孩子。

    林淼作为大会翻译,白天工作很忙,晚上就没什么事了。林淼回到房间换了行头一个人到和平饭店。和平饭店的门脸不大,一不留神,还不知道1840年以后,这个最先开始的十里洋场。

    林淼抬头看着,现在她可以堂堂正正地走进去,她想起两年前来到这里,兴头匆匆地往里面冲,她想到里面看看。感受书里对这个最神秘、繁华而又浪漫的饭店到底是怎样的一幅画卷。可是她在门口就被拦下来,因为她没有按照规定穿着晚装。

    可是今晚,林淼还没走近门口,门童已经把门给推开了,用最职业的微笑:小姐,您好,祝你有个愉快的夜晚。林淼迷惑地看着他,这就是贾府门前的石狮子,刘姥姥远远看见了,腿肚子就软了,只好径直跪在门房的面前叫一声大爷们纳福。要知道,她可是跟府里的太太连过宗的远亲。

    林淼走进餐厅,她醒目的橙色cd貂绒大衣吸引了餐厅大多数人的目光。侍者帮林淼脱下大衣,用法语问林淼可否开始。林淼想起一本杂志上说过,这里只说英语和法语等等,林淼想,在那个地方,说什么语言都行,就是说普通话是错的。

    林淼恶作剧地用普通话答道:对不起,我听不懂法语。侍者又用英文重复了一遍,林淼还是耸耸肩膀,她想看看结果会是怎样

    已经有人向她看了过来,有几个外国人只看了一眼,就不再关心,反而是华夏人总也控制不了八卦的心里,纷纷在那里小声议论林淼的普通话与不守规矩。林淼坐在那里气定神闲,侍者的脸上却开始冒汗。他们阅人无数,真的还是假的,他们只需要看一眼,就能大致看出大概。这个年轻女孩的一切都是真的,所以他们确定这是年轻、漂亮女孩的恶作剧。

    这时候,一个男人坐了下来,对侍者说:林小姐是跟你开玩笑,给她上一份松露。听着这个男人的话,周围的人都看着他们这一桌,到底这个女孩什么来历能让堂堂的周家三公子放下身段。

    林淼一看是周永浩,高兴地说:你好,周永浩,我们又见面了。

    周永浩奇怪地问:你不知道这里是我的吗

    林淼张大嘴巴,这个消息实在太震撼了。可是周永浩继续说:淼淼,你不知道吗整个华夏,所有超过50年以上的老牌饭店都是我家的。林淼伸出白皙、纤细的手做了一个扶墙的动作:帅哥,您等等,让我扶着墙壁。周永浩哈哈大笑。

    林淼今天依然是cd的超短a裙晚装,全身上下都是黑色的,只带着一个橙色的ams鳄鱼皮大手袋。

    周永浩拿出皮夹,让林淼看了看林淼给他的收据:淼淼,这个我要留着。因为这是你送给我的。

    林淼的脸瞬间红透了:对不起,永浩,我跟你开玩笑的。

    看着林淼的样子,周永浩的心不自觉的抽动了一下,他拼命压下,下意识地低头不看林淼:香槟还是红酒

    林淼笑着说:香槟。

    平复心情的周永浩依然躲闪着林淼的眼睛,他害怕这双聪明的眼睛看穿自己。两人静静的吃着东西,林淼优雅的仪态让外国人频频向她举杯致意,林淼也回礼。

    周永浩不看林淼:淼淼,我是不是晚了

    林淼老老实实地回答:我不知道

    其实两人第一次碰面的那一瞬间,就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跳动的火焰。他听姐姐说起过林淼,林淼一口的北宁普通话让他马上明白这个女孩就是江修仁的老婆。

    第34章 最远距离

    他知道他们没有未来,他们之间隔着千山万水。他有家族指定的未婚妻,一个娇纵无比的洋娃娃;她有合法的丈夫,尽管他们还没有举行正式的婚礼。他知道林淼多存的250元是什么意思,是提醒他们两个。只一个眼神就够了。

    可没想到,命运又把林淼送到他的面前。可是却什么都不能做。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是刹那燃烧的火花却无法靠近的两颗心。

    灯光暗了下来,舞场开始了,几对外国人率先下场。周永浩站起来,给林淼拉开椅子,他把林淼搂进怀里,两人静静地跳舞。林淼忍不住说道:此刻,我真希望江修仁背叛我,让我有一次放纵的理由。林淼想,未来永远是那样的漆黑空洞,伸手不见五指,那洞里还发出轰轰的声音,试探她不多的勇气

    周永浩拥紧林淼:淼淼,你知道的,我们都很无力改变我们对自身的所有追求。

    我知道。

    林淼黯然说道。而且显然,一些浓烈而又幽香绵长的情感是无法维系两个人在一起生活一辈子。这一点,她和周永浩都看得很清楚。

    周永浩听到林淼的话,他把林淼更加搂紧在怀里:淼淼,你为什么要跟他在一起林淼当然知道周永浩是什么意思,因为林淼只有对着他时,眼睛里才会出现跳动的火焰。

    林淼垂下眼眸:不是好记忆。我认识他不到10个小时,事情就发生了。周永浩难以置信:难道他强迫你这不像他江老二会干的事。林淼忍不住笑了:看来你挺了解他的嘛。他比这更恶劣。林淼说完,脸红透了。

    这个同样恶劣的男人了然地说:如果我是他,我也肯定会这样干的。

    林淼:

    他很爱你。

    林淼点点头: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没人比他做得更好,跟他在一起,我是满足的,也并非不快乐。

    席稀这个女人疯了,你要小心一点,她居然找到周若。周若还算聪明,没搭理她。

    是吗她彻底得罪了江家,江家不会放过她的。你放心,我没事的。

    周永浩笃定地说:以我对江修仁的了解,他这回肯定是要从上搞垮席稀家。

    永浩,你为什么没做警察

    大学毕业以后,爷爷非要我去法国学习饭店管理。林淼知道这都是他家族的事情,遂不再多问。

    林淼拒绝了周永浩送她回驻地饭店,她刚一走进大堂,就看到江修仁笑眯眯地坐在休息区的沙发上。林淼鼻子一酸,冲过去,扑进他怀里,紧紧抱住江修仁:老公,为什么不给我电话江修仁拍拍她的屁股:就为了让你感动呀。

    老公林淼的眼睛都红了。

    诶,诶,我说差不多行了,你们俩这是演给谁看呢我牙都酸掉了。

    林淼贪婪地看着自己的漂亮老公,嘴里却说:昨天早上我已经录下某人被众女包围的证据,本来我是想给
嫂子合集最新章节
某人提条件的时候在用的。老公,现在我决定了,我放在网上算不算犯法

    江修仁把林淼的两只手都放在自己的脸上,也不看某人:当然不算。

    某人却跳了起来:谁说不算

    整个饭店住的都是北宁来的,看到江修仁和林淼都笑了。政府办的秘书长谭弘雨是江修仁的发小,两人是一个大院的,关系不好不坏。他笑着说:阿仁,你不会吧真有那么不放心干脆放家得了。林淼冲着谭弘雨挥舞着拳头。

    喂,谭大秘书长,你要搞搞清爽,这可是政府办给我下的命令。江修仁用上海话说道。引来周围的一阵笑声。

    谭弘雨毫不留情地检举他:这种事情,你叫个副手过来就行了,焉用牛刀谭弘雨模仿林淼的北宁普通话。大家又乐了。

    石仲秋正气凛然地说:我宣布,不许换房

    江修仁还没说话,林淼开口:领导,你当自己是汤思伯呢还不许换防。这下不得了,大家都乐了起来,只剩下那些漂亮姑娘茫然地看着这些人,不知道他们笑些什么。

    江修仁刻薄地说:淼淼,你说这些女人不但矫情,脑子还没有跳蚤的大。我真服了她们了。

    林淼总结发言:那是因为你的女人太多了,脑子不够用的,早不知道在哪呆着了。

    江修仁举起双手:领导,这不是个好话题。

    江修仁一个晚上没问林淼去哪里,睡觉的时候,林淼自己忍不住了:你不想知道我去哪吗

    江修仁满足地搂着林淼,闭着眼睛说道:看你打扮这么光鲜,还能去哪左不过去那几个有名的饭店。

    是,我去了和平饭店,还看到周永浩。他陪了我一晚上。

    江修仁迅速把林淼压在身下,恶狠狠地说:淼淼,这是最后一次,我警告你,不准再单独见他。

    林淼看着想吃人的江修仁,把眼睛转向一边:我们是无意中碰上的。

    江修仁捏着林淼的脸对着自己:回答我

    林淼眨眨眼睛,表示自己知道了。

    你还没有回答我

    知道了。

    说是

    是

    江修仁立刻咬上一颗粉嫩樱桃:淼淼,守好自己。别做出我们俩都后悔的事情。林淼敏感地闭着眼睛,下意识地寻找让她快乐的源泉,江修仁看着林淼难过的样子,分开她的双腿,用力把自己送进最深处,啊林淼紧紧圈住江修仁的腰,收缩着感受到林淼突然的紧致,江修仁忍不住大动:淼淼,你知道你有多美吗你知道我有多爽吗守好自己,要乖,知道吗

    林淼呜咽着:恩,我会的,我会乖的。

    闻着鼻端传来的酒香和林淼芬芳的呼吸,江修仁雄风再起,巨龙不可抑制地抬起了头,隔着浴巾抵在了林淼的两腿之间。林淼惊呼一声,小脸红得发烫。江修仁也忍不住了,一只手扶着她的玉颈,大嘴一下子吻了上去。

    第33章 又见故人2

    林淼浑身一颤,喉咙里发出一声低吟,双手更紧密地环着江修仁的脖子,热烈地回应着他的深吻,还主动伸出小舌,和他纠缠在一起,挺起小腹摩擦着江修仁的身子。

    随着两人的热吻和爱抚,林淼身上的浴巾散开,滑落到地上。赤裸的双峰就这么直直地压在江修仁的口,强烈的弹让他一刹那迷失了。他一把抱起林淼,在她的低吟声中,江修仁喃喃说道:老婆,你真美

    林淼吐气如兰,带着香槟的味道,半闭着双眼,满脸娇羞的通红,双手紧紧搂着江修仁的脖子,赤裸的雪白大腿不断绞动,小嘴里发出难耐的低吟:呜呜说着主动凑上了红润的双唇。赤裸的玉峰在老黑口摩擦着,峰顶的红樱桃逐渐变得坚硬起来。

    江修仁一边贪婪地吮吸着林淼的小舌,将宽厚的口压上那高挺的玉峰,感受着身下娇躯的火热和颤栗,他慢慢亲向她的下巴,她的玉颈,她的绯红口,她高耸的玉峰在她不断扭动的身子和娇吟声中,滑向平坦的小腹,滑向小腹下那诱人之处

    当林淼已经像只出水的鱼儿一样将修长纤细的腰肢不停扭动,难耐地发出似泣般低吟的时候,江修仁终于坏笑一声,抬起头来,压了上去,淼淼别急,我给你

    感受到双腿间的巨大坚硬和热度,林淼紧睁开媚目:老公老公

    嘿嘿,怎么老婆,又忍不住了乖江修仁低下头亲了一口,紧搂着她浑圆的双肩,用力一挺,借着泛滥的春潮,巨龙一下子尽而入,钻入了湿热紧窄的深处。

    林淼被巨大的冲击填满,大叫一声,紧紧搂住江修仁,修长的大腿牢牢固定住他,满足地闭上了眼睛。江修仁看到自己老婆这样满足的样子,自己也觉得很刺激。一面大动,一面说:老婆,还是喝点酒好,可是你要是在外面喝了酒,我怎么办呢不行,你是我的你一定要守好了,不然,很多人都会死的。  天啊实在是太紧了它要把我吸进去了那就来吧

    江修仁坏笑一声,用尽力气前后进攻起来,次次冲到那最隐秘的花蕊。林淼一下子秀目圆睁,张大小嘴,不可抑制地发出阵阵呻吟,没了气力阻止江修仁的冲击,前双峰随着他的动作弹跳着,划出一道道诱人的轨迹。

    林淼浑身发热,搂着江修仁,扭动诱人的细腰,小腹不断迎合着他的进攻,小嘴里的呻吟也慢变得悠扬婉转起来,声音越来越大,带着哭腔,如泣如诉。惹得江修仁更加兴起,卖力地冲击着她柔软的娇躯。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淼早已几次被送上云端,爽得不分东南西北,带着哭腔连声求饶,江修仁也到了紧要关头,大叫一声,更加猛烈地冲击起来,终于在林淼的尖声大叫里释放了生命的华,两人紧紧拥抱着享受着余韵的幸福。

    林淼无力地任由江修仁搂在怀里,喘息着恢复体力,小手无力地拧在江修仁口我没力了,你真像头牛

    嘿嘿,江修仁坏笑一声,得意地爱抚着林淼雪白滑腻的玉峰,老婆,难道你不爽乖乖的腰就是好,扭得我好爽

    林淼扑哧一笑,得意地挺了挺雪白的玉峰,两颗红樱桃一下子战战巍巍地晃动起来:要把你榨干了,让你到外面不能乱来。

    嘿嘿,让你见识下什么才是不老实江修仁坏笑着一把握住她的玉峰,翻身而上,恢复雄风的巨龙又冲了进去。

    变态你,你又来你还行吗

    敢说老公不行,我让你看看我行是不行林淼吸纳着江修仁的巨大,迷失在无边的欲望里。

    嘿嘿,真甜江修仁突然抽了出来,林淼不高兴地呜了一声。

    别急,宝贝,我来了他翻过林淼,让林淼趴在床上,扶着林淼的细腰,用力地冲了进来。林淼感受到他那凶猛的巨龙,努力配合着他

    林淼终于瘫倒在江修仁的怀里,满足的睡着了

    江修仁微笑着给两人盖上被子,搂着林淼沉沉睡去

    林淼刚一走进会场,男人们都大笑起来,对江修仁说:虽然你们是合法睡觉,但也不用这么搏命干吧你老婆是爽了,你还能工作吗

    江修仁邪笑着说:要不你试试,就知道我行不行了。我保证干到你爽歪歪。众人:他们都知道这个江老二的德行,工作的时候那是相当的认真、投入,不工作的时候,那是相当的无赖、嘴臭。江修仁的口花花在北宁市乃至整个广南省的公安系统都是出了名的。

    林淼第一次见到江修仁工作时候的样子,严肃、认真、十分的有条理。他认真地协调着与上海警察的保卫工作,第一天的纷乱在今天消失得无影无踪。那些上海警察也没有再趾高气昂,北宁这边也没有再诸多抱怨。书记和市长终于松了一口气,这都是国际友人,稍有差池,就会上升到国际纠纷。这个后果,没人愿意承担。

    林淼喜滋滋地看着一身帅气警服的江修仁,主任包铁山推了推她:别流口水了,该你上场。

    林淼:

    那些女孩本不惧怕林淼,她们现在改围在江修仁的身边,算是解救了石仲秋。石仲秋哈哈大笑:林淼,你老公就是个祸害,到哪都招蜜蜂。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林淼注意到有一个女孩悄悄给江修仁塞了张纸条,江修仁看都没看,直接在手里揉成一团丢掉。石仲秋也看到了,他看了一眼林淼:阿仁的地位看来跟我差不多,他这个99步不能笑我这100步。

    晚上,江修仁与林淼去了锦江饭店,这个饭店趋向中国化。江修仁笑着说:是不是觉得很漂亮林淼点点头:这也是他们周家的林淼张大嘴巴,江修仁直接吻上去:我的傻淼淼。

    啪,啪,啪又开始演戏了我还没卖票呢

    那你还等什么还不快去打鼓。

    林淼翻着白眼:年龄加起来都一个甲子了,还吵她突然又想到什么,她嘿嘿笑了:两位帅哥,你们俩看过断背山吗刚开始的时候,他们俩就跟你们俩现在一模一样。

    两个极品帅哥男人顿时石化,成为最漂亮的盐柱。

    一个火红衣服的女人冲进周永浩的怀里:浩。甜腻腻的让林淼一阵恶寒。

    周永浩搂着她:这是我的同学江修仁和他的老婆林淼。步嫣,我女朋友。江修仁与林淼面面相觑,这个周永浩动作够快的。刚刚新鲜出炉的最漂亮的选秀美女歌手就让他给搞到了。

    看这样子,怕是好了有一段时间了。此刻的步嫣在华夏那是红得一塌糊涂,粉丝数量不断被刷新,地位如日中天,一时风头无两。而且相当年轻,比林淼还小1岁,今年才18岁,是上海戏剧学校大一的新生。

    周永浩与江修仁两人在一旁嘀嘀咕咕。但林淼看得出来,他们的关系在变,这两人很有可能开始结盟了。林淼想,这样也没什么不好,也许这样的感情反而更真挚。

    步嫣羡慕的对林淼说:江太太,我真羡慕你。

    林淼好奇地说:你为什么不认为我是他女朋友呢

    步嫣苦笑着说:他们没人会乱认老婆的。我见过他未婚妻,除了家世,没一样能比上我的。步嫣的世故与玲珑剔透让林淼对她刮目相看。

    林淼不知道自己可以说些什么,她只好静静地对付眼前的食物。

    林小姐,你真幸运,你老公很爱你。步嫣真诚地说道。林淼点点头:谢谢你,你也会幸福的。

    步嫣又给自己灌了一大杯酒:我都不敢想以后,害怕被取代,害怕未来,害怕失去容颜。

    林淼想了想,还是说到:步小姐,我觉得一个人要得到什么,必定要拿出一些来交换。什么都想得到的人,到头来什么也得不到。知道自己是谁这很重要,步小姐,心态决定对事务的理解和判断以及做事的准则与方法。步嫣看着林淼,没想到年纪小小的林淼还能告诉自己这些。她也想了想:林小姐,我不知道该说你幸运还是不幸。他们俩是一模一样的人,你、你还是要小心。

    林淼暗暗心惊,步嫣都明白的事情,那这里没有糊涂人,都是老江湖了。

    江修仁与周永浩两人依然像从前一样,吸引了所有女人的目光。女人们都在议论纷纷,到底谁更出色两个人也已经习惯了如此的目光,当年在学校的时候,他们两人总能吸引全校女生的关注,还包括隔壁院校的。

    你为什么会跟席稀搅和在一起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