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辣文肉文 > 用尽一生去爱 > 第29-30节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第29章 时间最快

    江修仁原本轻抚着林淼的手悄悄解开了睡袍的腰带,一下子抚在了她前饱满高耸的双峰上,轻抚着探求着双峰的高度和弹,另一只手同时从下摆处伸了进去,隔着亵裤抚在了翘臀上。

    林淼的柔软身子一下子弹跳起来,双手拍打着江修仁的肩,用力向外推着。嘴里唔唔的抗议着:别疯了,不是要出去吗呜呜快起来

    江修仁嗤笑道:淼淼,你什么时候才能不要口是心非

    他丝毫不松开,用力吻着林淼,把香舌吸到自己嘴里品尝起来,双手在两处敏感的部位大力爱抚着,林淼在他的上下攻击下很快迷失了自己,只觉得一种刺激的酥麻让她没了力气,双手轻轻搂着江修仁的脖子,吐着小舌和他亲做一团。

    当江修仁感受到那饱满的双峰更加坚硬挺拔,顶端的红樱桃也在手指的拨弄下慢慢站立起来时,他松开了紧吻的红唇,林淼仰着头,闭着双眼,面色潮红,喉咙里发出阵阵呻吟,无力承受着江修仁的爱抚,他坏坏一笑。

    这双玉峰从林淼回来的时候就诱惑着他,形状完美的玉峰颤巍巍弹跳着呈现在他眼前,雪白滑腻的肌肤,中间是深深地沟,令人陶醉。高耸挺立的玉峰顶上,淡粉色的晕中央,两颗小小樱桃傲然挺立,骄傲地向他显示着它的诱人美丽

    江修仁小心翼翼地抚了上去,像对待一件绝世珍宝一样爱惜地抚着,嘴一下子亲在了红樱桃上。林淼一下子全身剧烈颤抖起来,身子扭动着,却不是挣扎,而是忘情地用双手将他的头压向自己完美的玉峰,用力挺着口,仿佛要把江修仁揉进自己身体似的。随着江修仁在玉峰上的爱抚和亲吻,林淼的呻吟声越来越高亢。

    江修仁双手搂着她的翘臀,睡袍早已散乱,林淼仰躺在床上,紧闭着双眼,在江修仁面前展示着仅着亵裤的诱人娇躯。美丽的面容,饱满完美的双峰,下面是收的细细的腰肢,再往下是丰满的翘臀,修长的大腿处,薄薄的半透明蕾丝亵裤守护着最后的神秘,一双白嫩的大腿互相摩擦着,透露了她勉强压抑着的如火激情。江修仁一下子扑了上去。林淼张开双手和修长的大腿,迎合着江修仁又一轮挑逗,无意识地挺动小腹,迎合着巨龙隔着亵裤在神秘处的顶撞。

    当江修仁把她挑逗得不知天南地北,悄悄起身飞快除去了两人身上最后的衣物。

    当巨龙昂着头兴奋地冲向春水泛滥的桃源洞口时,江修仁亲了她一下,坏笑着将手放在她完美的双峰上,捏了一把,嘿嘿,宝贝,你知道它们有多美吗

    江修仁坏笑着带着她的手在玉峰上揉捏了一下,林淼又是一声呻吟,江修仁趁机用尽全身力气向下一压,巨龙一下子冲了进来

    良久,云散雨收,江修仁搂着达达舒服地躺在床上,爱不释手地把玩着只属于自己并只想自己展示着它的美丽的双峰。

    他对林淼说: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喜欢它们吗它们真的很适合我的手型。

    林淼闲闲地说:你是不是暗示我你曾经比较过很多,或者说你想向我炫耀你曾经拥有过的女人的美丽

    江修仁马上举起了双手投降:淼淼,我错了。我们换个话题。你知道,我现在肯定只有你一个女人。

    江修仁总是知道怎样让林淼在他身下化成一滩水,他恶劣地挑逗自己的小妻子,他的呼吸总是不经意地滑过向着他所有见过的女人中最最美丽的禁地:淼淼,要不要想不想要我嗯,说出来,说出来我就给你林淼只知道的自己所有的感官都在一处,她需要他充满她

    呜呜林淼觉得自己快要爆炸,可是这个可恶的男人

    说出来,说出来我就给你。江修仁突然离开林淼的身体,躺在一旁,呢喃细语:劳动光荣,丰衣足食。

    林淼扑到他身上,终于两人又紧紧地结合在一起,同时满足的闭上眼睛

    虽然这件事情的后遗症是江修仁被林淼一顿胖揍,但江修仁对自己所造成的后果那是相当的很满意。

    林淼穿着cd一个星期前的新品,一条短q的淡黄色厚雪纺连身裙只盖过臀部一点点,配上白色的高筒靴,外面是白色的开司米薄型大衣;江修仁一身黑色的cd悠闲正装,衬衫用淡黄色的厚雪纺作为点缀。

    两人到酒店大堂的时候,醒目,登对的外形引来了无数人关注的眼光,都在议论这两个人,人们都在揣测这个漂亮男人的来历,再看看他旁边的女人满脸春潮,那些男人们都暧昧地笑了,很明显,这两人做床上运动的时间不会超过2小时。

    服务生在心里赞叹这个男人的漂亮,羡慕这个女人的好运气,压住自己起伏的心情,用最职业的微笑推开门。

    看到他们,包厢里的几个男人与女人都站了起来,男人们热情地打招呼,女人们在起哄,林淼不经意间居然看到席稀也在,脸上是那种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这是我老婆,林淼。嘿嘿,怎么样,还不错吧整个广南省可是独一份的江修仁的臭屁立刻引起了公愤。

    江大,不带你这样的,你是找老婆呀还是找女儿你也下的去手全体哄堂大笑。林淼大方的说:大家好,我是林淼。

    当林淼脱下大衣的时候,林淼细腻的青春与稚气的感产生的震撼让众人一时间都石化了。一个高大的男人喃喃地说出大家的心灵呐喊:江修仁,你去哪找的极品我嫉妒死了

    江修仁给林淼拉开凳子笑着说:淼淼,这些都是我公安部的同事,都是我的战友,我给他们送输血通知单的时候,他们非要宰我一顿。

    第29章 时间最快2

    一个30岁左右的女人坐在林淼的旁边,她笑着说:你好,我是秋英。这是我老公仲星火,我们三个从大学开始一直都是同班同学到研究生毕业,我还没毕业,他和星火就一起到英国读了博士,还一起去了维和,都快赶上抗战了。

    林淼高兴地说:嫂子,星哥,欢迎你们有时间到北宁玩。这两口子感受到林淼的真诚,他们明白,林淼是觉得他们做了那么久的同学,关系还能这样和睦,这份情就不简单。

    江修仁看着林淼,才一会功夫,林淼就能从这里看出远近亲疏。仲星火打了一下江修仁:贱人,你挑女人的眼光真的没的说。江修仁又气又笑:废人,你是夸我呢还是损我秋英睁大眼睛:当然是夸你。气氛很好。

    席稀强作欢颜,林淼进来的时候她就注意到林淼满脸春色的样子,她明白,林淼把她设置成拒绝往来户,她的戏已经谢幕了。林淼什么人她很清楚,既不撒谎,也不敷衍,对于不相干的人和事林淼可以把她的自私发挥的淋漓尽致。她今天可以不来,可是她无法控制自己。这个男人只从她第一次在集训场见到且耐心地安慰哭泣的自己,看着他温柔的眼眸和漂亮的俊颜,从此,永远的沦陷在他的柔情里万劫不复。

    这些朋友都是江修仁公安部的同学或者校友,有几个是一起参加了维和警察行动的,所以彼此的关系很深,都是同生共死的好兄弟,好姐妹。特别是仲星火,他与江修仁的关系最好,在刚果的时候,他舍命救了江修仁,两人遂成生死之交。他们俩的交情都是应宗他们无法比拟的。而且仲星火真正的身份也只有江修仁一个人知道,当然他老婆秋英也是知道的,也因此差点让这段美满的婚姻夭折。

    江修仁曾经劝告秋英:你不必理会他是什么人,这和你们的生活没有关系。你只要想着,是你让这个男人活在阳光下。你是他的真心

    林淼去洗手间又碰到席稀,很明显,席稀在这等着她。林淼实在忍不住了:为什么你们每一个人都要把我堵在洗手间我真是服了你们了。

    席稀苦涩地说:你赢了。

    罗林妙定定的看着她,看着这个心机沉,恶毒的女人:席稀,你太抬举自己了,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你从来没有入场过。应宣怎么会是你的对手你攒动应宣做的一切只不过是让江修仁把她推得更远。我弟弟绿卡的事情也是你做的吧别用这种眼光看我,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应宣真可怜,被你出卖,都不知道数钱的人是谁本来我们在美国的时候都好好地,没想到回来她就变了,原来我还没想通,现在我想明白了,你让她连江修仁的妹妹都做不成。你真是太恶毒了,她只不过是跟你一样爱上你爱着的男人你说,以应宣的脾气,如果知道你对她干的那么事情,她会放过你吗他的父亲已经是重要省份的一方诸侯,你可要想清楚了。应宣要疯起来,那是什么都干得出来的。到那时候,你就会成为你们那个所谓的上流社会的笑柄。所以,我警告你,不是命令你离我和我老公远点,如果你敢给我老公下招,阻碍他所追求的事业,我保证让你生不如死

    可是你本不爱他

    林淼摇摇头,笑了:席稀,你真是恶劣,你是不是估着我出来了那么久阿仁就快要出来找我了停,停。停不必这种眼光。你没我想的聪明,我没你想的愚蠢。

    淼淼,我们进去吧。江修仁突然从旁边的柱子走出来,搂过林淼。别说是席稀,林淼自己也吓了一跳:你,你怎么会在这的

    江修仁疲惫地说:看来我是有些错怪应宣了。林淼安慰地江修仁的脸:老公,会好起来的。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把一切都交给时间吧,这个世界,唯有时间最真。两人回到包房,留下早已经石化的席稀。

    回去的时候,江修仁告诉了应宣父亲的所作所为。林淼十分同情:应宣真可怜,被他们这样纵,逼迫。原本他可以好好做你的妹妹,过她自己该有的生活。我非常喜欢陆爷爷的那副字,行王道,走正路。

    席稀踉踉跄跄地爬到自己的车上,她现在都怀疑林淼的身份。这个女人怎么可能知道这些事情她让自己赤裸裸地暴晒在大太阳底下,让自己的一切谋诡计都在江修仁的面前被无情的拆穿了。她不再能扮演江修仁的朋友,知己,她的一切努力都付诸东流。她现在
元媛暴君的流氓小樱桃笔趣阁
才明白那天中午江修仁为什么会用那种表情看着自己,原来她的生日后就被拆穿了西洋镜。她的一切专业知识在林淼面前都无所遁形,她悲痛欲绝,哭倒在方向盘上。她爱惨了江修仁,为了得到他,她用尽一切手段。没想到,到头来还是一场空。机关算尽,反误卿卿命。

    第二天,江修仁若无其事地与席稀打招呼,只不过,他不再称呼她小稀,跟同事们一样,他叫她席稀。

    席稀走到江修仁的面前,哽咽着说:我们能谈谈吗

    江修仁波澜不惊:席稀,你何出此言我们是同事。江修仁抬手看看手表:公事你请快说。

    席稀闭上眼睛,她知道江修仁的意思,他不打算与她有任何的私人往来。江修仁的眼光清明,无恨,无忧。

    我知道当年是谁伤害了林淼江修仁立刻说道:打住我想按照淼淼对小言套路的描述,一般在这种情况下,你肯定会提要求,而我呢,就应该激动或者愤怒不,我现在告诉你,我不想知道。

    席稀张大嘴巴看着江修仁,她以为江修仁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一定会愤怒难当。没想到江修仁如此平静,而且给出截然相反的答案。

    第30章 一般套路

    你不必吃惊,你席稀都能查到的事情,没理由我这个地头蛇查不到。而是没有必要,因为这个答案只会加深淼淼对成城的愧疚。席稀,我觉得我妻子说了一句特别号的话,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没有人会逃脱摆弄命运的惩罚,因为这就是佛家所说的因果。你也可以去找我的妻子,但我想她会说出更令你难看的话,让你无法面对自己。

    席稀没想到江修仁如此决绝,她不认为江修仁对这个答案没有兴趣,他只是不愿意从自己的嘴里知道答案。看着江修仁俊逸,潇洒的背影,席稀泪流满面

    阿仁,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比我更爱你席稀哭泣着说道。

    江修仁严肃的说:任何人都有爱人的权利,但你用错了方法。你的所作所为只会让你爱的人对你更寒心请你想一想,如果你是我,你能接受这样的你吗一个心机这样沉的女人每天睡在自己的身边,我想任何一个人在睡觉时都要时刻瞪大一只眼睛也许我的话有点刻薄,但我想到了这时候,你更愿意听我说实话

    席稀无法置信的紧盯着眼前她用尽全身力气去爱的男人的嘴里说出对自己如此恶毒的评价。在他这个男人的眼里,她席稀就是野心家和谋家。她所有的讨好,努力全都是白费力气。在他的内心,从没有她席稀的存在,她白白娱乐了这个他爱得发狂的男人那么久。

    江修仁一直在想,也许找到那个被席稀利用的人或许就能知道事情的真相。他在心里过了一遍,到底谁跟席稀私下接触频繁而又理所当然而交叉点就是跟妈妈的关系也比较熟悉的。

    想通了这一点的江修仁,哼着歌曲到了仲星火的办公室。他是公安部侦察局的副局长,也是心理学方面的专家,他的专长就是攻破疑犯的心理防线,让疑犯的意志崩溃。他还有一个身份,就是一号的孙子。可他从没承认过,特别是他母亲去世以后,他牢记母亲的遗嘱,永世不进赵家的门。母亲的坚韧与隐忍都传给了仲星火,他赵家的一切通通跟他的工作于生活无关。

    当他被人强带上车,看到那个天天在新闻联播里看到的脸庞,心里却没有一丝波澜。他想到与母亲生活的快乐,物质的贫穷并没有取代他与母亲神生活的快乐。他镇静地说:首长,你好。在我10岁生日的时候,妈妈就告诉了我的身世,从此我们没有再提起,哪怕是一次,都没有。因为我们没有不甘,没有怨命,我们充实而快乐。再见,首长。祝您身体健康。

    贱人,有什么好事让你乐成这样

    江修仁邪邪一笑:你还别说,还真是好事。但我不告诉你,我急死你,好奇死你。

    云断巫山,爱说不说。仲星火撇着嘴说道。江修仁抢过他的烟,仲星火给他点上:是不是想跟我说席稀。江修仁一副你怎么知道的表情。仲星火瞟了一眼这个恶劣的漂亮男人:你到哪就是祸害,把你搞得神魂颠倒的,祸害完了,拍拍屁股就走了。江修仁马上举起手:我从来没有碰过她。仲星火了然地说:所以她才更入迷。其实我和我老婆在看出来她对你势在必得,但这毕竟是你们的私事,我们的确不方便多说。

    江修仁点点头:是,如果换成是我,也不知道可以说些什么。江修仁告诉了席稀的所作所为,让仲星火大吃一惊:有时候女人的直觉很可怕,席稀对我们那么好,可是我老婆从来没有真正的信任过她,虽然看起来大家的关系都还不错。没想到我老婆看她很挺准的,当时我还说这是女人的小心眼。那你现在想怎么干

    你帮我分析,分析,席稀在广南最有可能的朋友。毕竟你们是同事,总归比我要有头绪。而且这人一定与我妈妈的关系也比较好,或者说对我家的情况是了解的。当然这人不一定是席稀的同盟,按照淼淼的说法,席稀很有可能通过不经意的渠道正大光明的指导我家的事情。所谓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仲星火沉凝了很久,把这些人在脑子里都过了一遍:我觉得你们广南的公安系统基本可以排除,因为大家都是同行,她的用意很容易被暴露,她知道这样会触发你的逆鳞,所以她不会这样傻,而且那些人不可能有很大的机会能跟你妈妈很熟悉,当然,这不是绝对的,那就剩下省里的关系了。

    江修仁点点头:那就是她父亲或者她的朋友。席稀的老家是哪的

    你等等,我查一查。查出来了,是大连的。

    江修仁拍拍大腿:这就对了,广南的组织部长尹元恒就是大连人,他老婆跟我妈妈一个单位,都是省档案局的。但没听说过我妈跟他老婆有什么交情呀

    仲星火摇摇头:档案局有多大女人们在一起拉拉家常这很正常。

    那尹元恒他们家谁跟席稀最好呢而且还能知道6年前的事情。那时候,尹元恒都不知道在哪我爸都还是副省长。当时这个事情爸爸责令公安厅都介入了,可是没有破案。林淼与成城也描述了那个人的长相,可是因为她们当时年纪太小,而且被吓坏了,所以我认为她们对疑犯的描绘肯定是加上了她们的个人想象。我看了当年的案卷,这两小祖宗就是罪犯的描述都是南辕北辙。就连罪犯的年纪,成城说十几岁,我老婆说三十岁。我也问了当年办案的警察,他们也都说了,两人给出的答案就没有相同的,让我们也很困惑,都不知道听谁的。

    是受电视的毒害太深。她们这一代是信息大爆炸的时代。仲星火笑道:我现在算是明白了,你老婆跟你原本就不算是同辈人。你这个禽兽,你还真下得去手哎,跟我说说,你老婆第一次是不是吓坏了看到你这个禽兽的样子,她还不得晕过去呀

    江修仁瞪着仲星火:就不告诉你我好奇死你嘿嘿,其实你错了,我老婆当时在男女关系方面很蠢,她只会盯着我猛看,像一个好奇宝宝。江修仁笑道。

    仲星火撇嘴:你就是个祸害。

    江修仁捏捏自己的额头:现在有了大致的方向,事情好办多了,回去以后我慢慢查。还有就是你要盯死席稀,防止她作乱。最好调到你老婆手下,让秋英看着她。

    嗯,我刚才就是这样想的。她只是本科毕业,所以在级别与职务上明显赶不上趟。我老婆都是有实权的正处了,她还是一个虚职的副处。

    不要给她一个实权的副处,给她一个虚职的正处。江修仁恶狠狠地说道。

    好主意。就这么办。我老婆有的是招对付她,她在我手下玩不出花样。

    林淼没事一个人出来溜达,明天就要回北宁了,林淼抓住机会到cd进行最后一场血拼。看到她,小爱笑了:淼淼,我正想打电话问你是否还在京城。

    林淼:嘻嘻,明天就回去了,你要带东西给你妹妹吗我可以帮你。

    小爱感激地说:方便吗

    当然。

    小爱从自己的办公室里拿出一件橘黄色的薄貂绒大衣,让林淼试穿:这是我向亚洲总裁特意用你的资料申请的,全亚洲只有10件投放。总裁看了你的资料决定把这件衣服给你,淼淼,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下一季的展示会一定有你和江先生的位置,因为有资料表明你们只穿我们cd的衣服。如果你不要我就要退回去,我没有权利把这件衣服卖给别人。小爱的话打消了很多人的念头。当然价格已经吓走了大部分想要拥有这件衣服的女人们。

    林淼都不舍得脱下:我又没疯,太美了简直就是天桥霓裳。这件衣服我可以穿到老。

    大衣颜色淡雅,温暖,做工细,讲究,手感好得不得了,样式奢华,简单却注意细节。特别是衣服的颜色真的是太美了,把林淼衬得光彩夺目,牢牢抓住他人的眼球。林淼调皮地说:我在穿的时候是否要焚香奠立才不辜负这番美景。

    小爱笑着说:美女,快脱下来吧你不热吗你放心,今天我就叫人把你的衣服都发到北宁,让小米给你送家里。

    林淼搂着小爱:你真好,这时候你就是要我给小米带电冰箱我都是乐意的。

    能来这里的,大多是有钱又有时间,每天逛街似上班。所以有几个人认出林淼就是那天给周若吃排头的人。

    这时候,一个男人微笑着:als,这件霓裳我送给这位小姐。

    小爱明显被吓到了:周,周先生,您,您说什么小爱的声音都颤了。

    那些女人知道好戏上场了。也许会有女人在想,这时候最适合嗑瓜子。

    林淼回头一看,一个气质跟江修仁很相像的男人。看到这个男人你会想到的第一个词是英俊,而看到江修仁你会想到的词是漂亮。但很奇怪,他们的气质与气场却惊人的相似。

    男人对着林淼微微一笑:我说,这件衣服我送给这位小姐。签我的单。

    林淼的心微微动了一下。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