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辣文肉文 > 用尽一生去爱 > 第28节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第28章 我是情圣

    林淼摇摇头:还有,那天在饭店,她下意识地抗拒那张桌子。我就明白她是知道这件事情的。当时我也没多想,毕竟事情闹得那么大。但现在我不这样想,她当然不会做哪些毫无技术含量的事情给你江修仁下眼药,比如派个人呀,照相呀,跟踪呀。但她一定有不被人轻易觉察的渠道知道这件事情。也就是说,她有可以利用的人却不必触犯你的逆鳞。你以为她真不知道我吗她连妈妈新近喜欢上为小虎收集国外仿高真的汽车模型这样的事情她都能知道,她怎么会不知道我呢其实妈妈在收到礼物的时候就明白了,虽然她的解释很完美。但妈妈很不高兴,明确告诉我要看好席稀,不能让她在家里乱来。妈妈的原话是,这个女人,是个应宣都未必是她的对手。

    那为什么不告诉我江修仁睁大双眼,没想到自己的妈妈与自己的妻子联合起来,就自己蒙在鼓里。

    因为我和妈妈知道她还没用到破釜沉舟的招数,所以妈妈让我不要告诉你,而且就是我们说出来,你也未必相信。当然不是我和妈妈不相信你,是她做足了让你完全相信她,信任她的姿态。我和妈妈是女人,我们可以从她的角度来琢磨你的态度,不难得出结论。

    小纯放下手中的碗:淼淼,如果你是哥哥,你现在会做什么

    江修仁与林淼异口同声:什么都不做遂同时笑了起来。宋飞飏点点头:是,只要保持对这件事情的暧昧就可以了。查都不必去查,她是利用爸爸与前任的矛盾,知道爸爸最需要的是稳定。席稀很好的抓住你江修仁的软肋,这个女人的心机真是太可怕了。

    要不,明天我去见见她

    江修仁与宋飞飏同时说:不行,事情到了现在,没必要了。江修仁点点头:现在我才明白为什么爸爸知道赵永能的事情时时那样的平静,他只是为赵永能可惜,可对于席定国却毫不在意。因为对于爸爸来说,能让广南省得到长足发展的就是好搭档。其实赵永能与爸爸顶着干并没有激怒爸爸,而是赵永能只重用那些无能的马屁的人激怒爸爸,因为赵永能阻碍了广南的发展,这才是爸爸无法忍受赵永能的原因。

    小纯说: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副县长就搞掉了赵永能,这算不算是蝴蝶效应了蝴蝶煽动翅膀引发了海啸。小纯看着丈夫:看这么看没见过美女你还真以为我傻呀我有的是招治你。

    江修仁低着头,给林淼夹菜:我们吃我们的,他们还要吵一阵子。小纯与宋飞飏不再耍花腔了,四人吃得很愉快。

    小纯笑着说:看来淼淼真是我们家的福星,听说抓住那个副县长的是你的朋友,那天才第一天上班。

    林淼点点头,她笑着说:成城后来告诉我,当时她把那么人带到阿仁面前的时候,阿仁的表情让她以为阿仁看上的是她成城。大家都笑了。

    小纯私下告诉自己的丈夫:我为什么会喜欢林淼,虽然她不够爱我哥哥,但她知道感恩,她虽然有些自私,但她从不害人,也很善良。她会爱上哥哥的,哥哥选她是选对了,哥哥的眼光很好。

    小纯苦笑着说:她最讨厌哥哥的时候,也毫不手软的花了哥哥近500万美金买了房子,差点没把我妈气死,应宣也正是利用了这一点。林淼很特别,难怪哥哥不会放手,爱得死去活来的。还能为她做到这样,如果不把她娶回家实在是对不起自己,太吃亏了。好在林淼虽然不喜欢哥哥,但她从心底认可哥哥,真心嫁给哥哥,真正把自己看成我们江家人,特别是妈妈,林淼很喜欢妈妈。这大概就是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吧。妈妈说如果林淼被不认识的人说是她是妈妈的女儿,她能乐一整天。

    宋飞飏点点头:我听你哥哥说她爸爸,妈妈都是事业型的,从小就是跟着和外婆长大的,后来就跟着保姆,也难为林淼了。

    小纯感触地说:林淼一家人都是纯粹的人,林淼的妈妈为了我哥哥,放弃了奋斗一生的理想,而到了人事厅做副厅长,爸爸说,黄阿姨很有能力,她是中组部和省委都关注的女干部,她能扶正或者到别的城市当一个市长是没问题的。

    还真让小纯说对了,2年后,黄颖果然做了人事厅的厅长,当然这是后话。本来她可以到一个地级市做市长的,但她没答应,她不想长时间的离开丈夫与孩子。

    席稀没想到昨天还焦急万分的江修仁,今天却如此平静。席稀约了江修仁到昆仑饭店吃饭,说要送给她结婚礼物。江修仁到的时候,席稀已经到了。看到他,席稀问到:阿仁,淼淼了

    她陪我妹妹去雍和了,每到初一,十五我妹妹都要到那里拜佛。江修仁看着熙熙,却有些同情她,这个女人为了得到他江修仁做了那么多,花了那么多心机,包括妹妹去拜佛这件事情都被她利用上了,可惜到头来还是一场空。

    席稀好奇地问:阿仁,你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江修仁笑着说:没有。

    阿仁,那天真不好意思,叫你们来,却不能好好招呼林淼,我忙着应酬,你又忙你的,林淼都被我们怠慢了。

    江修仁睁大眼睛:你这是怎么说的淼淼回去以后告诉我她很开心,还说人的缘分无法预料,没想到还能碰上故人。淼淼从不撒谎,也没有那些弯弯绕,她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们大家都很了解她,特别是我妈妈,特别喜欢她,我都要靠边站。妈妈威胁我如果我让淼淼抓住什么把柄,淼淼闹起来,她就去死。

    席稀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心描绘过的漂亮脸蛋都无法掩藏她的失落与愤怒,但她又不能表现出来,所以她的脸就显得很怪异,让江修仁在心里一阵发笑。

    第28章 我是
嫂子合集笔趣阁
情圣2

    江修仁继续下药:淼淼一家人都对我好得不得了,特别是我岳母,她那样一个要强的人,为了我,放弃了副市长,而甘愿到人事厅做了副厅长。这份情,我江修仁一辈子都还不完。

    席稀终于能好好说话了:是啊,是要对他们好一点,淼淼的行头怕是没几个人能办到的。

    所以呀,就是给她金山,银山都不为过,这是我妈妈说的。其实她也就这点爱好,人家一个清清白白的小姑娘,像张白纸一样跟着我,而且还是自己爱进骨头的女人,她就是再过分,我也是愿意的。江修仁说完,一阵恶寒,这台词,自己都觉得酸。

    席稀突然觉得坐在对面的男人就是个周星驰版的情圣。

    林淼和小纯进来,几个保镖在小纯的周围以防她被人撞到。席稀看到了说:你妹妹真成了他宋家的金疙瘩了。

    江修仁站起来,给林淼和小纯拉开凳子。小纯一坐下就说:席稀,你真有眼光,在这里请我们,本来我们今天就是到这里吃松露的。

    江修仁心里暗笑,这个妹妹真够狠得,还想这样宰席稀一顿。

    席稀立刻回答:我可请不起,还是小纯请吧。嘎嘎嘎。小纯觉得这声音实在刺耳,遂说道:其实松露讲究的是天时,地利,人和,我看我们还是改天吧。意思就是你席稀还不够格让她小纯请客。

    一通电话救了席稀,她得以成功逃脱小纯的魔爪。

    江修仁说:你们信不信,今晚她一定会约林淼的。因为我今晚要请公安部的几个同仁吃饭。而且她一定就是说代替我陪你。

    小纯无法置信:不会吧,我都那么明显了,她还不死心

    且看这吧。

    果然,席稀的电话来了:淼淼吗我是席稀,今晚我请你吃饭吧,阿仁他今晚没空。席稀听到小纯的声音问她是谁,可能是在抢夺手机吧,不一会传来小纯的声音:席稀,你别一天到晚的哈着我哥,我哥哥,嫂子不知道,难道我还不知道你吗席稀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然后又是一阵抢夺手机的声音:席稀,对不起,我对你,真的没什么好说的。你同我老公是朋友,并不见得我们也要是朋友,而且你做了什么,我们彼此心知肚明,我挂了。电话断了。席稀想,这算是哪一出呀

    林淼直接把席稀的电话设置成对方能知道的拒绝往来户。过了一会,果然没死心的席稀又打过去,这次她能清晰地听到话筒里传来您拨打的电话被拒绝,机器甜美的声音对席稀来说是个莫大的讽刺。

    林淼与秦圆带着她的胖儿子在动物园里,看到三三两两的保镖走在他们的周围,林淼大致看了看,怕是有10几个。林淼吐着舌头:秦圆,你家这阵仗够吓人的。

    秦圆不好意思的说:林淼,对不起。让你不自在了。但这些对于陆家来说很必要,我在17岁那年被绑架过。林淼大吃一惊:绑,绑架你是说绑架吗秦圆点点头:是陆风救得我。

    秦圆的儿子太胖了,秦圆让他走路,他非不走,在那里大哭大闹。他用稚嫩的童声控诉妈妈:我要告诉太,你又要我减肥

    走路怎么是减肥你个小坏蛋,我看这次谁来救你你看你那么胖,妈妈都抱不动你。

    那我回家,我不要呆在这里。这里没有九色鹿,没有孔雀,呜呜,我要回湖州,我要回大宅

    林淼一阵恶寒,但也总算听懂了:你,你家有九色鹿林淼吞了一下唾。

    陆家鸣小朋友不哭了,他挂着晶莹的泪珠告诉林淼:姐姐,我家有两只,送了两只给动物园,就在我家的山下,住在漂亮的玻璃房里。爸爸说要让全湖州的人都能看到。

    你家的山你家还有山

    陆家鸣小朋友决定不再回答林淼这个愚蠢的问题。他跑到一个保镖那里,伸出手:勇叔叔方勇把他举起来:我们去看熊猫大侠。

    林淼这才知道,原来秦圆是个非常有名的雕塑家,她的作品还被巴黎的藏馆收藏。秦圆的格比她还要清冷,但如果能走进她的心,她就会变得热情。例如现在,林淼就大呼吃不消。

    被陆家鸣弄得疲惫不堪的林淼回到家里,江修仁在床上睡得很熟,林淼到浴室洗澡,出来的时候,江修仁已经醒了。

    对不起,吵醒你了。

    没有,我睡了很久。昨天酒有点过了。

    林淼自动躺倒他怀里:晚上你想吃什么我就会做这几样,来来回回的你都吃腻了。别说你,小纯都不敢来了。林淼笑着说。江修仁躺着吸烟:昨晚席稀找你没有

    找了,后来小纯抢电话骂了一通。现在她是我的拒绝往来户,安静多了。怎么了是不是她又去烦你了

    恰恰相反,她什么都没做。

    江修仁拍拍林淼的屁股,林淼从他身上下来,到半开式的衣帽间里给两人选了衣服。林淼像个小媳妇样的伺候江修仁穿衣服,江修仁看到林淼在帮他整理的时候,从她不经意中敞开的睡袍里看到因为弯腰而特别美好的脯。江修仁毫不犹豫的伸手进去,闭上眼睛,享受着这揉捏的触感。林淼哪里能阻止他,江修仁抱起她:是,我是饿了。但有个地方比我的胃还要饿,你先喂饱它吧

    江修仁恣意地享受着亲吻的快感,扶着林淼小脸的手不老实地向下滑去,在她的腰间抚起来,搂着她的腰的另一只手也向下伸去,隔着厚睡袍抚上了饱满的香臀。

    林淼神魂具醉,不知不觉松开了小嘴,江修仁的舌头趁机攻占了进去,挑逗着她的小舌。林淼的身子终于软了下来,没了一丝力气,双手轻轻搭在江修仁的肩上,闭着双眼和他的舌头纠缠打起架来,陶醉在刺激和甜蜜中。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