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辣文肉文 > 用尽一生去爱 > 第26-27节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第26章 昔日往事

    席稀的生日宴会黯然收场。她不但没能打击林淼,自己还在朋友们面前丢了脸,她镇静地用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与江修仁还有林淼道别。

    回到家里,两人躺在浴缸里,林淼告诉江修仁事情的原委。两年前,林淼给冯剑做家教,她被冯剑骗到一个偏僻的山上,还把她的手机收走了。她迷路了,看到一个漂亮得不似真人的洋娃娃抱着一个小孩在哭,林淼以为秦圆是想轻生的未婚妈妈,就一直开导她。秦圆是冷静下来了,天也晚了。好在宝宝还在吃,林淼脱下身上的衣服给她,两人好好保护了宝宝一晚上,第二天,终于能下到山来,秦圆的手机被她自己给扔掉了。

    她打了公用电话,很快的,林淼看到有车队过来,知道是来接秦圆的,就离开了。

    江修仁告诉江南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江南没想到林淼居然曾经救过陆家的人。他告诉他们,就买些鲜花和水果,堂堂正正,不骄不躁,不亢不卑。

    陆家的热情让江修仁与林淼面面相觑。陆桥山很和蔼,也不让人感到压力。秦圆的儿子3岁了,胖胖的,窝在太怀里,好奇地看着他们。秦圆19岁生下儿子,现在才22岁。

    陆风的哥哥是一个年轻严肃的将军,他有三个孩子,其中两个大的是龙凤胎,12岁了,智商很高。他小儿子7岁,总是安静地跟在吵闹的哥哥、姐姐后面。

    林淼告诉他们:是,我也是龙凤胎,林鑫在美国做访问学者,他是在科委挂号的专用人才。我只是普通的本科生。我学习没有秘诀,就是努力、认真。

    秦圆看到真正的世家豪门是如何生活的,她暗暗心惊,没想到陆家把奢华运用到如此极致却不令人感到反感。

    江修仁与男人们说话,当年轻的将军知道江修仁是参加刚果的维和警察,立刻对江修仁表现了相当的兴趣。刚果的维和警察都是枪林弹雨过来的,个个都是好样的。

    江修仁只说他自己,从头到尾没提过江南,没提过江家。

    他们走了以后,陆桥山的妻子说:这两个孩子我喜欢,他们从头到尾没提过江南,也没有想过要得到我们陆家的报答。特别是小江,话里话外都把自己撇清,说他那时候还不认识林淼。陆桥山点点头:两人都没提婚礼,这确实难得。

    陆风抱起自己的小儿子,笑着说:就是不为了这小祖宗,江修仁这个朋友我也交定了,他对我的脾气。他的小儿子被爸爸逗得咯咯大笑。

    将军的妻子八卦起来:我听说他妹妹比宋飞飏小一轮,林淼也比他小10岁。可能都或多或少地听说过宋飞飏的妻管严,大家都笑了。

    秦圆也说道:没想到她都把我忘记了,证明她经常帮助别人,所以不把这些事情放在心上。陆家人深以为然。

    江修仁的工作很忙,还要发一些请柬,又要见朋友,所以林淼虽然是第一次来京城,他也没多少时间陪着。反而是莫斯,每天都带着林淼到处去玩,江修仁很感谢他。林淼亲自下厨,给莫斯做饭。莫斯吃得很高兴,一个劲夸奖江修仁是有福之人。

    江修仁递给莫斯一块玉:莫斯,感谢你培养了淼淼,这是我们送给你的,请务必收下我们的心意。莫斯拿起一看,大吃一惊:这是汉玉

    是,莫斯好眼力,这不愧是中国通。江修仁笑眯眯地说。

    莫斯毫不犹豫地收下:我知道这东西很贵重,如果别人送的,我一定不要,但是你们送的,我就笑纳了。

    江修仁笑了,不是因为莫斯收下礼物,而是莫斯的普通话也有浓重的北宁口音,很明显谁是他的汉语老师。

    林淼玩了几天。累了,在家里猫着,做宅女。初冬的京城已经开始供暖了,家里暖洋洋的。看着窗外的湿冷天气沉沉的,偶尔还会飘下几颗雨,这样恶劣的天气让呆在屋里的林淼有一种恶意的快感。

    江修仁刚进家门,林淼扑倒他身上:你回来了今晚我做了海鲜霸王鱼汤还有面馒头,我让小纯他们过来。

    江修仁赶紧放开林淼,心疼地说:我刚从外面回来,衣服太冷了。你会感冒的。

    阿姨看见了,摇摇头:江先生,我看您跟宋先生也差不了多少了。大家都笑了。

    江修仁上楼洗澡,林淼弯着腰给他放水,看到林淼完美的脯,江修仁哪里还忍得住,他猛地拉起林淼一阵热吻,然后迅速把自己和林淼剥成光猪他按下林淼的头,沙哑着声音:淼淼来林淼的双峰顺着江修仁的膛滑了下去,跪在了他的两腿之间江修仁靠在洗手台边,闭着眼享受这异样的刺激,一双魔爪在她地脸颊和肩上轻轻爱抚着。看着身下神色哀婉的林淼,江修仁心底涌起一股疯狂的念头,不管不顾地用力挺动着巨龙

    亢奋的江修仁一把搂着林淼将她抱了起来,放在洗手台上,分开她修长的大腿,搭在自己腰间,身子一挺,胀得痛的巨龙分开泥泞的花瓣,深深地刺入了她那又紧又短的花径里,没有停顿地猛烈起来。

    林淼双手向后撑在洗手台上,在江修仁疯狂地挺了十多分钟后,她终于尖叫着被他送上了云端接着江修仁放下了她,让她趴在洗手台上,修长的大腿分开,雪白的翘臀高高翘起,魔爪分开她结实的臀,巨龙狠狠地从后面刺入了她的花径,撞在了她娇嫩的花蕊上。呀林淼尖叫一声,脑袋高高扬起,细腰塌下,疯狂地耸动着迎合着江修仁的进攻看着深陷情欲的林淼,江修仁更是兴奋异常,巨龙也越越大起来,飞快地在她迷人的花径里起来,一次比一次猛,一次比一次狠。

    江修仁扳过林淼的头,让
嫂子合集无弹窗
她看着墙上的镜子,林淼害羞的闭上双眼

    第27章 帮我分析

    宋飞飏带着裹成粽子的小纯进来。看到刚下来的江修仁一副满足的样子,而林淼满面春潮,都大笑起来。林淼的脸瞬间红透,她立刻撤退到了厨房。

    宋飞飏小纯的家离这里不远,怀孕以后,被勒令搬回大宅。大哥宋飞琅有两个女儿,所以宋家对小纯的这个男胎很紧张。这可是头男,是长孙。宋飞琅就是再生儿子,宋飞飏的儿子是头男是不争的事实。宋家一向团结,他们对婚姻的忠诚让他们很少面对家庭纷争。所以他们虽然旁支不多,但能拧成一股绳,达到微妙的平衡。宋飞琅与妻子对这个孩子也很重视,这关系到家族的传承。何况她又不是不能生了,对于儿子她倒是不担心。

    林淼的电话响了,她一看,是京城的号码,不认识的,她疑惑地接起:喂,你好,我是林淼。

    你好,我是席稀。我想还没等席稀说完,林淼立刻把电话递给江修仁:老公,席稀的电话。席稀没想到林淼会是这样,居然就把电话给了江修仁。她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找什么借口

    小纯疑惑地问:找我哥的,她打给你干嘛还有,这人为什么会有你的电话

    哦,她是你哥哥的同事,有我的电话不奇怪,她是你哥哥的好朋友,肯定是有急事找不到你哥才打到我这里。小纯这才释然:我还以为又是那些花痴女人呢席稀听得清清楚楚,这是林淼对她打电话的报复。好在她也的确有事要告诉江修仁,江修仁听到一半,脸变得很严肃,拿着电话进了书房。

    小纯这才相信林淼说的话。

    听完电话,江修仁出来。阿姨做了,林淼给他和宋飞飏上了茶。汤还要熬一阵,林淼与小纯陪着。

    飞飏,你知道席家这个事情可能要搁浅吗江修仁很疑惑地问。

    什么你听谁说的我怎么不知道宋飞飏比江修仁更吃惊。小纯与林淼立刻撤退到厨房。小纯说:他们一说这个我就头疼,每天你算计我,我算计你的。

    林淼笑着说:那你现在享受的特权了上帝他老人家是很公平的。

    小纯八卦地问:淼淼,跟我说说,你跟我哥哥是怎么开始的。

    林淼一面试汤,一面回答:不是好记忆,但很震撼。你哥是我眼见过最帅的男人,我当时真的被诱惑了,他强烈的男气味和身体诱惑着我,很刺激。

    嘿嘿,我哥哥好吧小纯贼笑到。

    林淼的脸又红了:拒绝回答。而后意味深长地说:在北宁,你哥哥的女朋友用百这个计量单位。大于200小于500。小纯哈哈大笑:林淼,我教你一招,我告诉过宋飞飏,如果他玩一个女人,那我就玩两个男人,还要把我们的爱录像放在网上,丢光他宋家的脸,他现在比猫还老实。

    林淼:不是一个级别的对手。

    吃饭的时候,江修仁告诉林淼:淼淼,我最近事情太多了,脑子都有点乱了。现在你帮我和飞飏分析这件事情。

    宋飞飏疑惑地看着江修仁,搞什么让女人分析你没短路吧江修仁毫不理会,组织了一下,开口到:宋家与周家是对立的,他们的矛盾可以追溯到抗日战争的初期。席稀的父亲席定国本来还有2个多月就要到广南省做省长,他不属于周家的派系,但他跟周家走得比较近,就算是次外围吧。他强硬,务实,有能力。不知道为什么,他与周家却在这关键时刻有了十分深刻的矛盾,现在周家要放弃他,换上周永佳母亲那一票人。从我的描述中,你能想到什么

    首先,席定国是故意的,这我很肯定,就像足球运动员故意把球给踢进别人的门里。因为他能到这个位置,深谙官场的游戏规则这是一定的,否则他也到不了这个位置。

    嗯,你继续。

    其次,席定国得到的好处肯定是超过原来的预期,否则他没有理由这样干,至于原因,如果不是宋家,那就是平衡宋家与周家关系的人,也许那个人才是他真正的主子,最后,说实话,我不相信席稀,她心机的深层不是应宣之流能比拟的,她是绵里藏针的典型代表,就像袭人,每一件大事的发生总有她袭人的影子。我不知道席稀是怎样向你描述的,我觉得你此刻要做的,就是自己去确认消息的准确。如果她的消息是假的,那她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你。她为什么能在应宣离开的第二天就来到北宁,别告诉我这是巧合。我想以她应宣的脾气是绝不会跟任何一个爱上你的女人做朋友的。

    宋飞飏与妻子只会张大嘴巴看着林淼,这女人实在太聪明,分析得头头是道,有理有据。

    小纯拍拍自己的头:淼淼,跟你比起来,我就是个猪头

    林淼给他们都盛上汤,又继续说道:如果不是席稀这次叫我去参加生日,我也没完全看透她。因为阿仁是男人,所以你考虑问题的角度注定与我们是有偏差的。所以你这个心理学家在她这个高手面前也不见得有多大优势。与其说应宣把你琢磨透了,还不如说席稀把你琢磨透了。你江修仁要什么。她席稀就给你什么包括对我的态度。她最失策的是我们碰上了莫斯与陆风,让她乱了阵脚,那些女人的眼神全体出卖了她。她肯定是在第一时间就知道你已经明白真相,那她现在要做的,就是补救这件事情。比如说她的脸上长了粉刺,而她要做的,不是怎么处理自己的粉刺,而是让你活着我的脸上同样有粉刺,她就算成功了。

    宋飞飏看着江修仁:你老婆太厉害了意思是说你江修仁以后还能随便动弹吗

    江修仁毫不在意瞥了一眼宋飞飏:你怎么知道我不厉害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