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辣文肉文 > 用尽一生去爱 > 第24-25节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第24章 旗舰店里

    平日的时尚杂志让林淼对于cd旗舰店的方位了如指掌,路痴的林淼轻易找到地方。刚一进门,一个店长模样的人马上迎了上来,职业化的微笑:林小姐,欢迎您光临我们旗舰店。

    林淼被她的话差点没弄趴下:你认识我

    林小姐是我们在广南省唯一有照片的女贵宾。您的这件风衣是我亲自给你调过去的。

    那真是太谢谢你了你以后还是叫我林淼吧,小爱。林淼高兴地说。

    店长:小爱

    嘻嘻,我看到你的牌上是als,那我就叫你小爱吧。以后有什么适合我的新款还麻烦你,多高抬贵手,给我发过去。林淼笑眯眯地套近乎。

    林淼看了看,这里的衣服的确比北宁市的款式多,而且上市的时间比别的地方也要快半个月,这是旗舰店的规矩。

    小爱陪着林淼选了许多男女冬装新款,小爱笑着说:淼淼,这回北宁cd该骂我了。林淼知道这关系到她们的业绩。也许是磁场,林淼与小爱自觉都把对方当成了朋友。

    林淼,你和江先生真是绝配。他长得真帅,我第一次见他相片的时候,都不敢相信是真人。恭喜你们快结婚了。

    不会吧这你都能知道林淼一阵恶寒。

    北宁cd的店长是我妹妹,我也是北宁人。小爱自动揭晓答案。

    原来小米是你妹妹。林淼恍然大悟及立刻改说家乡话。

    进来了三个女人,小爱去招呼了一会,又继续陪着林淼。三个女人一口标准的京腔京韵,很是动听,林淼听得津津有味。因为这是林淼的硬伤,林淼的普通话不标准,带有浓重的北宁市口音,而且语速较快,不是这个方言体系的人都比较难听懂林淼的普通话。按照大学里老师对林淼的评价,林淼的英语总归比普通话说的有腔调得多。林淼一口纯正的牛津音。林淼的普通话成绩是整个学科成绩唯一的丙,其余的都是甲a,特级荣誉毕业。

    前几天,在北宁市召开的国际招商大会上,林淼第一次做为大会翻译亮相。一亮相,一口标准悦耳的牛津英语就征服了在场所有能听懂英语的人。然后再一段普通话亮相过后,所有能听懂普通话的人都微笑起来。江修仁做为大会的安全最高负责人也在会场,他听到小妻子的话,忍不住想到,他肯定这个会场的所有外国人能听懂他们熟悉的语言,而大部分外地客人听不完全林淼的普通话。

    林淼的普通话让整个外事办的同仁一阵恶寒。有几个市领导明显是能听懂英语的,他们都看着江修仁笑了。

    林淼下来以后,外事办的主任包铁山对林淼说:林淼,现在我交给你一个任务,一定要练好普通话。以后你有很多机会要代表我们北宁市,你这普通话除了北宁市的人,没几个听得懂的。

    同事们毫不留情地大笑不已。

    林淼可怜兮兮地说:主任,我练了四年同事们又一阵大笑。

    看到招手,包铁山带着林淼到了领导的跟前。

    左书记,石市长,这是我们外办的林淼同志,大会翻译。包铁山看着江修仁笑着说:你就不用介绍了吧每天一个被窝的。大家都笑了,林淼的脸又红了。

    北宁市副书记左权笑着对林淼说:林淼,一定要练好普通话。你的英语与普通话差得太远了。

    林淼的普通话说得太平舌,所以北方人听得很吃力。林淼不好意思地说:左书记,我会努力。

    常委副市长包铁山看来跟江修仁的私交还不错,说话挺随便的。他斜着双眼对江修仁说:你老婆的话季阿姨能听懂吗季然是老京城人。

    江修仁笑着说:我妈来北宁都多少年了没问题。

    在饭桌上,李然对林淼说:淼淼,别太在意,人嘛,总有自己的强项与弱项。甘蔗哪有两头甜的。林淼握住婆婆的手:谢谢妈妈。还是妈妈疼我,今天有个人在会场幸灾乐祸。说完看了一眼江修仁。

    大家都笑了。

    江南笑着说:淼淼,别听你妈妈的。还是要练好普通话,以后你碰到这样的场合会很多,你代表的不是我们家而是你们北宁市。

    林淼虚心地说:是,爸爸。我会努力的。

    林淼正听得津津有味,一个女人叫了起来:als,我要这件衣服。她指着林淼的风衣说道。小爱笑着说:周小姐,这件衣服还没到货,我一定给您留。

    那她为什么会有周若的声音提高一个声次。

    小爱笑意盈盈:她这件衣服不是在我们这里买的。周若看到衣服的标签都没有了,也就不再继续说了。

    林淼对小爱说:你去忙吧,我自己看就行。林淼与另一店员正在说话,周若听到林淼的普通话,撇着嘴大声地跟她的两个女伴说:舌头都履不直还买cd我还以为多能呢。哼

    店里的人都听到了,客人们都看着周若与林淼,在那里窃窃私语。周若看到了,更加肆无忌惮,与两个同伴说着土财主的故事,有声有色。不时的对着林淼大笑。小爱的几次提醒或者转移周若等人的注意力都没成功。林淼看着小爱拼命压下的怒火,对她使眼色,摇摇头,说明自己的不在意。

    门口传来一声男声:我说过,她一定在这里,本不用打电话。

    看到江修仁他们进来,林淼却扑向一个外国人的怀里,两人紧紧拥抱、打招呼。林淼悦耳的牛津音让大家都不再说话,周若等人也迅速憋屈着一张脸。

    大熊,你怎么会在这里林淼无法掩藏的喜悦着。

    小蚕豆,你怎么又会在这里

    原来这个大熊来自英国最古老家族莫斯家族,他因为崇尚华夏古老的文化,所以特意来华做了两年外教老师。林淼的英语就是得到他的真传,林淼是他最得意的弟子。

    林淼曾经问他为什么会选择在他们学校做外教。大熊把林淼带到地图前说:小蚕豆,你看到了吗这里是这个国家的地理心脏,从这里去华夏任何一个地方距离基本相等。

    林淼:

    宋飞飏笑着说:淼淼,我决定了,以后我只跟你用英文交流,你的普通话我都是半猜、半听的。

    客人们很多都是认识宋飞飏的,周若当然也认识。她的脸色涨红,没想到这个外地女人居然认识宋飞飏。她的两位女伴脸色都变了。小爱幸灾乐祸地看着周若等人。

    林淼笑眯眯地说:二哥,你就别埋汰我了,刚才这位周小姐已经很生动地向我描绘了我的土财主形象。老公,看来家里的镜子还不够清楚,待会记得提醒我买一块更清楚的镜子,让我能更好地知道我土财主的形象是如此怎样的一副模样

    小纯不干了,她从丈夫的怀里钻出来,指着周若说:我认识你,你本不是周家的人,你是偏房生的。你的名字都跟周永佳姐姐的不一样。一时间,寂静无声。每个人都知道这个事实,但没人会说出来,至少不会当面说出来,没想到宋飞飏的小妻子就这样大刺刺地说了出来。宋飞飏一直是个典型的钻石王老五,直到认识在北京读书的江修纯,他比小纯大一轮,京城人都知道这个二太子对妻子那是宠上了天。

    果然,宋飞飏只是心有余悸地跟老婆说:老婆,你慢点。

    反而是江修仁呵斥自己的妹妹:妹妹,别整天口无遮拦的,都是快要做妈妈的人了。

    周若等人恨不能立刻消失,可是小爱偏偏慢慢的结算。她又不能不要衣服,卡还在小爱手上呢。

    有点热,林淼脱下风衣,她的裙子立刻让周围闪亮起来。林淼的这条裙子把她衬得水漾年华般的致,柔美的裙子配上牛仔舒适中靴,让林淼整个人焕发出一种流光溢彩的闪耀青春。

    周若自己也呆了。有些客人立刻说道:没想到她那么会穿衣服人人都在赞叹。

    宋飞飏与他的保镖们也看呆了。他喃喃地对江修仁说:二舅哥,我不得不说,这个世界上你是唯一可以与我媲美挑选女人眼光的人。江修仁与林淼笑了,这个妹夫真是一个十足的妻奴。众人却一阵抽搐,这个二太子不放过任何一个讨好老婆的机会。

    周若等人终于能离开了,她脸的颜色就像晚上县城里的霓虹灯。看着她的装扮背影与她的两个朋友,小纯忍不住说道:周若,别告诉我你比我小嫂子更时尚。看看你们的打扮,到底谁才是土财主只不定还没人土财主有钱呢有个1、2亿的还以为自己有多能

    林淼拉过江修仁:阿仁,这是店长小爱,她是我们北宁市人。还有,小米是她妹妹。小爱,这是真人版的江修仁,你要不要签个名大家都笑了。

    第25章 生日宴会

    小爱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江先生。江修仁知道她是觉得没能阻止周若感到抱歉。他笑着说:跟你有什么关系,别在意。回到北宁市我们一定请你吃饭。

    还有,你已经帮了林淼了。说完,江修仁对小爱眨眨眼睛。小爱的脸通红。小纯立刻说道:江修仁,你又乱放电店里的人都笑了。

    林淼自己都不在意,反而是小纯气鼓鼓的,她的12孝老公不停地哄她也没能让她平息怒火。周若骂我小嫂子就是骂我千万别让我逮到她,否则我要她好看。淼淼是一个不太计较的人,若不是她说了那么久,淼淼是不会开口反击的。

    恩,恩。我老婆真聪明,说什么都对

    众人:

    林淼看着江修仁:你要学习。

    江修仁:

    今天是席稀的生日,她邀请江修仁与林淼参加她的生日宴会。林淼跟着江修仁到了红房,京城最高级的会所,会所的主人叫孔运南,是个八面玲珑、狐媚到骨子里的女人。她的爷爷曾经是华夏的2号,现在这一职务是她姑父担任,她的爸爸是明珠市的市长,她老公秦正的爷爷是军委排名第一的副主席,真正的世家子弟。

    江修仁居然认识这样的人让林淼觉得十分的好奇。这种地方的人是陈雪的阳光会所无法看到的,果然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今天来到这里
双姝劫小说5200
,林淼才知道,自己与他们的生活差距到底有多大。

    林淼羡慕并不嫉妒,这是人生的缘分,可遇不可求的,不必介怀。他们那些人只在国外的老牌时装店定制他们的用品,对于这些所谓的顶级名牌本不屑一顾。那些女人看到穿着cd抹式公主纯白的超短礼服的林淼,就知道林淼要么是新贵、要么是明星。她们这些人对国内的明星认识的不多,她们一般追捧的都是国外的那些学院派明星以显示自己的品味。

    林淼的品貌在她们中间并不突出,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金童玉女。世家是最讲究血缘和教育的,所以他们的后代个顶个的漂亮。

    反而是林淼在这里看到明星很激动,不停给成城发信息告诉她自己看到的明星,没有意外的,这些明星总是挂在某个英的手上。两人只来得及跟席稀说了生日快乐,席稀就忙着招呼别人。林淼送了一只翠绿、水润、通透的手镯给席稀,席稀很喜欢,当时就带了起来。这是她今天晚上唯一当场佩戴的生日礼物。

    江修仁去跟人应酬,林淼感受着这里的气氛。大厅响起迪吧的音乐,想不到这个地方也挺与时俱进的,使用的是现在最新流行的迷吧音乐。这是林淼非常喜欢的一只曲子,林淼欢快随着音乐舞动,林淼喜欢喝急酒,因为这样酒可以很容易就上头,产生眩晕感,从而能很快的high起来。林淼的曼妙舞姿引来很多人的目光,她旁若无人的舞动着,追求那种快乐的眩晕感,她忘记了周遭的一切

    她想到林鑫,想到只有他们才能分享的秘密。从小,两人总是呆在一起,用他们之间的感应来主宰一切游戏的规则。他们之间的感情超越亲情,是一种另类的爱情,这是他们之间的秘密。

    她想到了她第一次见到计良,他温暖而又宽阔的怀抱。计良关爱的眼神让她总是如此着迷,充满爱意的眼眸总是让林淼无法移开自己的眼睛。可是计良却不敢再进一步,在岁月的流逝中,林淼的爱情渐渐枯萎,直至成为心里的朱砂,却不再开启

    她想到成城,成城不顾一切地救了她,却因为这样弄得家破人亡,妈妈因为防卫过当被判了15年的有期徒刑。小小的成城只好寄居在自己家,每天用自己瘦弱的双手养活自己。江修仁因为得到自己帮助了成城,是从心底的那种真心帮助。这让林淼对这个夺去自己童贞的男人感到困惑,这个男人了解自己,了解自己对成城的感情。他认可她们之间的感情并给予真诚的尊重,这让林淼对于江修仁有了重新的认识。

    酒很快就上了头,那种快乐的眩晕感让林淼感到飞起来。她旁若无人的欢快飞舞,曼妙的舞姿让所有人都为之侧目。飞扬的青春;结实而又紧致青涩的长腿让人羡慕;细腻的雪肤;致漂亮而又端正异常的五官;裙子衬托出她感完美的三围。那些女人都在窃窃私语,敢情这个女人把这里当成了迪吧了。都在窃笑不已,林淼毫不在意。因为她不属于这里,所以她可以不计较。

    但当某个女人认出林淼脖子上的项链是我的爱人时,那些女人沉默了。因为拥有这条项链的人在华夏只有两位,一条带在1号孙女的脖子上,一条居然带在这个毫无背景的女人身上不得不让她们觉得泄气。

    江修仁看着林淼,他想到第一次见到林淼时的样子,他走到林淼身边,拥抱妻子:淼淼,我有没有说过我爱你。两人紧紧的拥吻,完全不顾忌周遭的一切。终于平息了呼吸,江修仁捧着林淼的脸,深情地说:爱情,就是一种遇见。

    周围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希瑞走到妹妹的身后:这就是你看上的男人席稀点点头,又摇摇头。希瑞说道:在过100年,这个男人也不见得会放开这个女人。

    宋飞琅走过来,笑着说:淼淼,你好,我是宋飞琅。

    你好,宋大哥,我是林淼。林淼的普通话让那些女人又平衡了。宋飞琅把江修仁又叫走了。林淼坐在位置上听着外国歌手的蓝调,嗓音是那么的甜美、醇厚,仿佛天簌之音。林淼对于她们指责她的普通话毫不在意,她举起酒杯,对着台上的歌手一饮而尽。林淼完全融入这美妙的音乐中,她和着拍子小声哼唱,那种眩晕感让她快乐。

    第25章 生日宴会2

    三支歌曲过后,那个外国歌手下来,两人拥抱一下,用纯正的英语热烈交谈,两人悦耳的牛津音让周围的人不自觉地都停下自己的嘴巴。两人熟练地把ab盐撒在手背的大拇指凹处,然后用力一吸,拿起纸片盖在酒杯上一扽,沸腾的酒冲开纸片,两人拿起一饮而尽。

    周围的人看得目瞪口呆,不再会有人想去嘲笑这个外地来的土财主,她这一手是英国老牌贵族在乡间俱乐部里的玩法,完全靠口口相传,外人无论怎样练习、模仿都是无法学成的。在坐的,都是席稀的朋友,没一个会玩的。

    林淼当然明白席稀的用意,她想让自己知道与江修仁的差距,她林淼不打算满足她。刚才江修仁的表白足以说明一切,现在,她的朋友也无法再打击她林淼是否是土财主。林淼回头一看,果然。她恶作剧的对着表情丰富的席稀一笑,你席稀,还不是我林淼的对手。

    每一个女人在捍卫自己的爱情时,都不约而同的化身古罗马的圣斗士,在爱情的竞技场上与对手决一死战,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席稀的那些朋友好像明白了什么,都沉默了。

    一个女人走过来:你是林淼吧我是周永佳,小纯是我的朋友。然后对着那个外国歌手笑:莫斯先生,您好,我是周正集团的周永佳。这个外国人是什么人他们不知道,但周永佳的父亲是6号,她能放下身段过来足以说明问题。

    莫斯站起来,对林淼说:小蚕豆,我先走了,明天到家里接你。遂径直走了。

    林淼赶紧站起来,拉过周永佳:周小姐,你请坐。小纯也提到过你。林淼化解了周永佳的尴尬。她几次把话题扯到周若那里,林淼都差过去了。她不属于这里,她对这一切毫无兴趣。

    宋飞琅看到了,对江修仁说:没想到淼淼跟莫斯是好朋友。这个周永佳,真该回家照镜子。江修仁微微一笑:他做过淼淼两年的外教,我们结婚的时候他是司仪。

    宋飞琅大吃一惊:你、你是说这个来自发明英国君主立宪制度的工党缔造者莫斯家族的继承人要做你们的司仪你知道吗还有一年他就要回到他的国家助选他父亲的连任。没人怀疑他若干年后不是英国的首相。

    江修仁耸耸肩膀:我只知道淼淼是他最得意的弟子。宋飞琅明白,这就是说他江修仁在这个问题上不打算掺和到他们这些世家中间。莫斯在华夏,只认陆家和他弟弟宋飞飏,他本人都没能认识莫斯。没人会愚蠢的认为他是为席稀的生日唱歌,他只是爱好,而老板娘给他提供这样一个玩乐的场所,如此而已。

    一个女人激动不已地冲到林淼的面前:林淼,你是林淼我终于找到你了陆风,这就是救了我和宝宝的林淼

    林淼看清楚这个大号的洋娃娃,她恍然大悟:你是秦

    秦圆。我是秦圆。没想到才两年你就把我忘了。我可是从没忘记过你真是太伤心了。

    林淼招手让江修仁过来,她笑着说:宝宝好吗有3岁了吧是不是还那样胖

    秦圆伤心地说:比原来还要胖,我想要他减肥,可是陆风说,如果爷爷、知道了会追杀我的。

    林淼挽住江修仁的手:老公,这是秦圆,我在汉昌时偶然认识的朋友,她当时非常需要帮助。秦圆,这是我老公江修仁。

    林淼看看江修仁,看看陆风,然后对秦圆说:嘿嘿,他们俩都很漂亮,以前我说江修仁是我眼见过的最漂亮的男人,现在要加上你老公。

    两个男人一阵恶寒。江修仁看着他们努力让自己理解林淼的普通话,遂用英语说道:淼淼,你还是说英语吧,他们似乎听得很吃力。

    林淼相当难为情地用英语回答:不好意思,我的普通话带有北宁口音。

    陆风与秦圆同时松了一口气:还好,我们还有一种彼此能熟练运用的语言。陆风与林淼都是悦耳标准的牛津音,而江修仁与秦圆则是美式英语。

    席稀与她朋友看到这里,都知道从头至尾只有你席稀一个人在唱独角戏。因为人家林淼本没把你席稀看做对手,或者说不悄把你看做对手,所以你的一切做法在她林淼的眼里都是可笑的,因此不会在意,更不会在乎。

    陆风真城地握住江修仁的手:江兄,我是陆风,我们一直在找林淼,没想到她不是汉昌人。

    陆风的来历没有谁会不知道的,他很少出现在京城的社交圈里。他的父亲是2号,现在的陆家稳稳当当地坐着世家的第三把交椅。这一声江兄不知道吓坏了多少人包括宋飞琅这种排名在10名左右的世家。

    那些刚才肆无忌惮调侃着林淼的女人都悄悄地散开,她们不再围着席稀。

    江修仁微笑:陆兄,我是江修仁。

    陆风握住江修仁的手,真诚地说:林淼是我们家的恩人,明天请你们务必到家里吃饭,正好家里人都在。江兄,请不要推辞,我的妻子念叨了林淼两年。

    秦圆笑着说:淼淼,你不想看看我儿子吗每个看到他的人都想咬他一口。

    江修仁笑着说:那打扰了。他知道这个男人的来历不一般,但这些世家,他只认识宋家,所以他很疑惑这个陆风的来历。

    陆风自动揭晓答案:家父是陆桥山。

    林淼一口酒毫无顾忌地喷出来,江修仁赶紧拿起桌上的毛巾给她细细的擦嘴:你要小心,呛着了,不是玩的。

    林淼连说带比划:就、就是那个,电视上的那个陆桥山

    看到林淼这样可爱,陆风不禁也笑了起来:恐怕是的。

    切蛋糕的时候,陆风早已经不在了。他当然不会认识席稀,他是来找他的表姐、秦圆的嫂子孔运南的。席稀早没有了刚开始时的意气风发,她好像很疲惫。林淼想,席稀肯定是不再带这个手镯了,回头一看,果然如此,真没新意。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