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辣文肉文 > 用尽一生去爱 > 第22-23节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第22章 家有贵客3

    冷笑一声,林淼说道:哼也对。能围在他们身边的女人如果没有3、5把刷子的早就连站的地方都没有了。现在我告诉你他们这些人有多恶劣,每天都疼爱与他们打情骂俏的女人们,然后去娶那些不与他们打情骂俏的女人。很不幸,你是前者。而我,是后者。以你对你前任金主的了解,如果我不是像张白纸一样,他江修仁会娶我吗他江家会让我进门吗我所有一切对男人的了解都是江修仁教的,包括初吻

    林淼伏在邓晓的耳边:你的前任金主第一次碰我的时候,第一句话就肯定地告诉我,淼淼,会痛,但你要忍忍,为我忍忍林淼丢下浓妆都无法掩盖的扭曲小脸、腔不断起伏的邓晓施施然走到江修仁的身边,然后当着众人的面恶劣地跳到江修仁的身上,像一个树袋熊抱着江修仁这棵大树。林淼向邓晓挥舞着自己戴着婚戒的那只手,然后对着她吐吐舌头。邓晓悲愤地回到她的男伴身边。

    梁鸿看着林淼,自己的鼻子:喂,林淼,你不要紧吧。大庭广众的,你也不害臊

    刘东方拍了一下的林淼的头:整个广南省都知道江老二这盘菜已经是你林淼的,但你也不用在这里显摆呀给我们看没必要,因为我们是男的。给别人看那你今晚就要一直挂在你老公身上了,因为要看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刘东方故作沉思状。

    梁鸿与刘东方哈哈大笑,十分不给江修仁面子。江修仁又气又笑:我说兄弟们,不带你们这样打击报复的。

    林淼即刻害羞状,然后又忿忿然说道: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些人早就被那种女人串在一起,成为表哥、表弟。成城说的,你们都是公共巴士的乘客。

    众人:

    梁鸿了然地说:林淼,你就是个小妖。祝你早日把江修仁这货给炸干了。

    林淼重重的吻了一下自己的妖魅老公: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辜负同志们的殷切期望不让他再做公共巴士的乘客,看你们做就可以了。

    大家:

    江修仁哈哈大笑。谁人不知,他的小妻子从初吻开始就是他江修仁一个人的,所以林淼说起这些总是那么的理直气壮。

    刘东方悲愤地说:阿仁,看你这臭屁的样子,我一定要找一个把你老婆给比下去。梁子,明天就从你们学校开始。

    梁鸿仰天长叹:估计跟中六合彩的概率差不多,要么是恐龙,反正孔雀是肯定没有的。众人又一阵大笑。

    林淼在江修仁的怀里咯咯的笑着,不远处的邓晓也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她暗下脸色,没想到,表面如此风光的自己原来在他们这些人中间是那么的不堪,一个人永远无法办到的那就是抹杀自己的过去。

    林淼瞪着她,都这样了,这个邓晓还想搞花样。林淼知道这个邓晓换了新车,可是她依然上了一块与江修仁生日相同的号码。所以即使她什么都不说,可大家还是认为她傍着江修仁。

    过了不久,对这件事情毫不在意的林淼与江修仁反而让季然很不高兴。她当着两人的面亲自打电话给省电视台的台长温从文:小温吗你好,我是你季阿姨。

    温从文即高兴又恭敬地说:季阿姨,您好。请问您有什么指示

    季然对温从文的态度很满意,她笑了起来:我怎么敢对你这个大台长有什么指示,只是有些小事想请你帮忙。

    您说,季阿姨,我听着。

    是这样的,你们台有个叫邓晓的女同志,原来跟我们阿仁挺熟的。都是革命同志嘛,互相帮忙也是应该的。可是现在情况不同了,阿仁他有妻子,马上都要举行婚礼了。可是我听说这个女同志上一块什么车牌好像跟阿仁有什么联系,这就不好了嘛。他爸爸对阿仁一直要求很严格,所以希望你能劝劝那位女同志,为了避免大家的误会,还是把那块车牌换了吧。这样对我们大家都好,再说,她一个女同志,名誉也很重要嘛。

    温从文擦汗,忙不迭的答应下来。

    林淼抱着刚放下电话的季然:妈妈,您真是我的极品辣妈。嘻嘻,其实我跟阿仁一点都不在意,她那种人你越搭理她她越来劲。她想坏阿仁和我们江家的名誉她还不够资格。

    江修仁看着林淼这小狐狸模样,笑着晃晃悠悠地回到书房办公。这种事情,还是让女人们自己处理吧。

    季然拍拍林淼的头,宠溺地说:小鬼头。她当然十分的清楚林淼在跟儿子以前到底有多纯洁,儿子曾经悄悄告诉过她,林淼在男女关系这方面很单纯,反应也比较迟钝,所以儿子让她要多注意林淼身体的变化,不要怀孕了都不知道,真要出什么事,那真是没后悔药吃的。

    可是没想到,才到晚上江南在饭桌上又问起这件事情:阿仁,淼淼,你们俩怎么能让电视台的那个女人上那样的车牌,现在社会上议论纷纷的,影响很不好。

    林淼与江修仁面面相觑,没想到这个事情竟然惊动了高高在上的江书记。林淼放下手中的碗筷,对江南说道:爸爸,我知道了。您放心,我会处理妥当的。

    江南赞许地看着林淼,这个媳妇算是选对了。

    项霓是部队上的,所以她对这样的事情很是深恶痛绝,她撇着嘴说:这些女人真是没法说。说完,撇着眼看了一眼罪魁祸首江修仁。

    晚上,林淼躺在江修仁的怀里,林淼看到江修仁闷闷不乐的,她他的俊脸:别担心,我会找她谈谈的。

    这个贱人,到底做了什么怎么会传到爸爸的耳朵里让我下不来台。

    林淼气恼地打了一下江修仁:谁叫你要做乘客的,活该

    江修仁哈哈大笑。

    第二天,林淼开车到了电视台,她在前台打了电话给温从文:温台长,你好。我是林淼。昨天我妈妈季然给你打过电话。

    温从文赶紧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林、林小姐,你在哪温从文的心里一阵发苦,这个邓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在外面一个劲的张扬。

    昨天下午季然给他电话以后,他就找了邓晓。

    林淼笑着说:温台长,你还是叫我林淼吧。我现在就在你们台,你现在方便吗我想见见你。

    当、当然,这是怎么说的你上来吧。

    温台长,你好。林淼微笑着主动伸出手:我是市外事办的林淼,打搅你了,温台长,真是不好意思。

    温从文的眼睛睁得老大,这就是江老二的老婆年纪也太小了吧。看来传闻说江老二的老婆还没有20岁是真的,眼前这个女孩的年纪看起来也就16、7岁。一身合体的淡蓝色超短连衣短a裙穿在这女孩的身上是那么的优雅,身材极了,完美的部、纤细的腰身、感的翘臀,青春无敌的笑容让温从文瞬间断电:你、你好温从文甚至忘记要伸出自己的手。

    林淼也不在意,她微笑着给温从文恢复供电的时间。

    温从文终于如常供电,他给林淼上了茶,林淼欠身谢过:温台长,本来妈妈都跟你说了,我本不该来的。可是爸爸都开口过问这件事情,我不得不来麻烦你。

    温从文赶紧回答:不麻烦、不麻烦。我已经跟邓晓谈过了,她已经同意换掉那块车牌。

    林淼想了想,又继续说道:温台长,说实话,对这件事情我老公和我都不在意。因为366个人当中,肯定有两个人的生日是一样的。你说是吧温台长

    温从文点点头,这是个聪明的女子,她有着与她这个年纪不相符的人生智慧。

    但是爸爸对于这些事情一向都没有什么渠道了解的,但如果他都知道了,并且还过问了,我想事情也许没有那么简单。我今天来这里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希望你能告诉我一些相关的事情,不瞒你说,温台长,我对邓晓真的一点都不感冒,所以对于她的事情我都不了解,而且我刚毕业回到这里,年纪也不大,认识的人也不太多,所以,嗯,所以我有个不情之请,希望温台长你能帮帮忙,当然如果违背你做人的原则那就算了。

    温从文暗地一直细细打量着林淼,外在条件就不用说了,就是内在条件十个邓晓也未必是林淼的对手。难怪林淼对这件事情无动于衷。他笑了笑:林淼,其实这个事情跟我们电视台的工作有关,是关于主持人的出镜率问题。我们另一个主持人索妮妮似乎跟省宣传部长庄大同好像关系不错。为了一个新开的栏目,最后新闻主任把这个栏目交给了邓晓。

    第22章 家有贵客4

    林淼微微一笑,表示明白了。林淼感谢温从文的慷慨,她从包里拿出一个小玩意放在茶几上:温台长,听妈妈说你的女儿非常喜欢收集世界名牌的立体标志,这个cd的标志送给你的女儿。

    温从文喜出望外:真是太谢谢你了,林淼洋洋找这个真的找了很久。温从文把林淼送到楼下,他明白,林淼是自己想约邓晓,他就不拍这个马屁了。

    邓晓接到林淼的电话时,一点也不意外。昨天温从文的那番话让她现在还心有余悸。温从文告诉她:邓晓,怎么说你也陪我睡过几次,所以我也不为难你,但你不要给我们电视台找事。江老二是什么人你应该清楚,你的利用别到头来把你一巴掌又打回原型。现在索妮妮是庄大同的心头好,能忍的你都要忍下来。你要搞搞清楚,现在是李局长季然是省档案局的局长打的电话。

    看到青春无敌的林淼悠然地坐在咖啡厅的窗边上,林淼那能滴出水来的样子让许多经过的路人都把目光洒向林淼。看到她,林淼点点头:想要点什么这里的果汁还不错。

    邓晓看着气定神闲的林淼,愤然说道:我什么都没有说

    林淼扑哧一笑:美女,以你的心计你还需要说什么你是否太低估我的智商了还是你太高估你自己

    邓晓气愤难耐:别人的想法我无法控制然后从包里拿出香烟,优雅的点上,姿态很美。把一个完美的知女演绎得淋漓尽致,举手投足都颇具典范。林淼想,这个女人可以美一辈子。

    林淼耸耸肩膀:当然,366人当中,肯定有两人的生日是同一天的。所以我老公和我才不会在意,毕竟这个概率不算低,是吗

    那你还找我干嘛你们江家也真是了不起,还找到我的台长。

    林淼拍拍桌子:喂、喂,美女,你要搞搞清爽,不是江家有什么了不起,这件事情从头到尾跟江家没有半毛钱关系。邓晓,到这时候你还想给我耍心眼你真会跟自己脸上贴金,是你的行为让人误会你与我老公有什么瓜葛。你的对手后台硬你搞不定那是你邓晓计不如人,但你不能把我老公扯进来

    被看穿的邓晓死死盯着林淼,一言不发。

    林淼看着依然不忿的邓晓,对她说:同在一个舞台上,有的人是帝王,有的人是臣子,有的人是将军,士兵或仆人和其他等等,他们彼此的不同只不过是外在的不同而已,但各种角色内层核心的实在确是相同的,大家都是可怜的演员,对自己的命运充满着渴望与焦虑。

    邓晓低着头:林淼,你知道吗我妒忌你妒忌得快要发疯了。钢子知道是我告诉了黎美娴以后,把他送给我的车都拿走了,直接送给了他的新欢我们台里的瞿霞,我没有办法才邓晓哽咽住了。林淼默默地给她递了一张纸巾,邓晓这演技着实不怎么样。

    邓晓,知道你为什么会到今天吗因为你从来没有摆正过自己的位置。人的面孔要比人的嘴巴说出来的东西更多,更有趣,因为嘴巴说出的只是人的思想,而面孔说出的是思想的本质。邓晓疑惑地看着林淼。

    林淼叹了一口气,这些女人除了算计自己男人身边的女人们,一个个大脑都只有跳蚤那么大。

    人一生要做的两件事就是防患于未然和豁达大度。前者是为了使他避免遭受痛苦和损失,后者是为了避免纷争和冲突。而你,这两件事情都没学会。

    邓晓低下头,现在她才开始有点明白自己与林淼那是有差距的。

    叔本华说金钱是抽象的快乐,可是对于我林淼来说,金钱是实实在在的快乐。你看,我比你邓晓要俗气得多。但我知道自己是谁,在干什么一个人照镜子时,永远不会以陌生人的眼光来审视自己,他的自我意识只会不停地低声提醒自己,我看到的不是另一个自我,而是我的自我。

    我想黎美娴在会所碰到我这件事情也是你做的吧别用这种眼光看我,我肯定没有你们这些人想象的愚蠢。我不说并不表示我不知道,而是不关我事。风格是心灵的外观。智者,总是享受着自己的生命,享受着自己的闲暇时间,而那些愚不可耐的人总是害怕空闲,害怕空闲带给自己的无聊,所以总是给自己找些低级趣味的游戏,给自己一点暂时的快感。而你的快感,就是伤害你前任金主身边与你同样身份的人。在你们这些人里,充分体现了达尔文的物竞天择的伟大理论的正确。林淼笑着看着邓晓。

    邓晓哭着说:请你不要告诉阿仁。

    林淼扑哧一笑,拍拍桌子:喂、喂、喂,美女,这里没有看戏的人,你是否不要在演戏了你累不累每天算计到牙齿。还有,你还是把自己看得太重要。欲望过于剧烈和强烈就不再仅仅是对自己存在的肯定,相反会进而否定或取消别人的生存。你知道自己不是陈雪的对手,应宣你更加够不着,所以你只能伤害你的同类,拜高踩低,你可真够卑鄙的。

    邓晓羞红了脸。可是在林淼看来,邓晓做戏的痕迹实在是太浓了。林淼摇摇头:人只有按照自然所启录的经验来生活。可是你完全违背了这一原则,所谓昨日因今日果。不是别人要你亡,是你自己把你自己一步步逼到悬崖边上,然后被索妮妮与瞿霞一脚给踢了下去,谁也救不了你。你不要用这种眼光看我,我很肯定自己读的书比你多,农夫与蛇的故事我三岁的时候就能够理解其故事的含义。

    看着邓晓紧握的拳头:林淼,我也看过很多书,我懂的东西不会比你林淼少,你也不要太得意了。世上的每一朵玫瑰花都是有刺的,如果因为怕扎手,就此舍之,那么你永远也不能得到玫瑰芬芳。林淼毫不在意:是,你说的是不错,但你别忘
丝袜淫女日志帖吧
了,前提是你的行为是否违背常伦是否对他人造成了伤害是否恶意损害别人的利益做学问是目的不是手段。

    林淼告诉邓晓,原来答应送给她的房子就不收回来了。林淼一把拿过邓晓手上的烟给掐在烟灰缸里,对着邓晓,把声音提高:邓晓,我实话告诉你,这套房子的处理方式我是违背了公公、婆婆的意愿的。因为此刻房子并没有交付到你的手上,拿回来也是应当应分的。爸爸、妈妈这样做也是对的,并无不妥。但我为了我老公的信誉,就不跟你计较那么多了。以免将来落人口实,说我老公言而无信。但是我警告你,你从此不能在找任何借口与我老公牵扯在一起,如果你再继续破坏我老公与江家的名誉,我绝不放过你明白吗

    林淼突然提高声音:回答我听清楚没有

    邓晓看着像变了一个人的林淼,慌张地回答:明、明白

    大声一点

    明白了。邓晓趴在桌上开始嚎啕大哭。

    小美女,够凶的。林淼愕然,回头一看,可不是她那妖魅的老公就坐在她后面的沙发上,正咧着嘴对着她笑。

    林淼即刻断电:你什么时候来的

    莫斯郁闷地回答:我们早来了,阿仁看到我坐在这就说如果你来这里,肯定是坐这个位置,而且一定不会看到我们。淼淼,你老公真没说错你,你的眼睛果真长在额头顶上。

    林淼:汗

    莫斯对着江修仁与林淼:淼淼,现在我才发现,这世上只有一个江修仁来配合你

    林淼的脑袋嗡的一下,如雷灌顶

    林淼又用自己的老招数,跳到老公的怀里,两只脚环在江修仁的腰上,手搂住江修仁的脖子,就像一个树袋熊。林淼无视他人的注视:我的帅帅老公,我想你然后重重吻了上去

    莫斯气恼地说:跟你们这两个天底下最麻的人呆在一起,是我的失策。莫斯速速撤退。

    可是某天大家在一起陪着江南与季然看电视的时候,正好是邓晓的节目,没想到她依然没有被换掉。季然八卦地说:听说这个女人认识了广电部的某个实权领导。林淼与江南面面相觑,而江修仁则哈哈大笑:这是邓晓干的事

    林淼实在忍不住了:她,她,她这一生到底还要多少男人才算个头江南与季然看着林淼:江修仁依然选择哈哈大笑。

    林淼对江南说:爸爸,生命的幸福与困厄,不在于降临的事情本身是苦是乐,而要视我们如何面对这些事情,我们感受的强度如何。人是什么他本身所具有的一些特质是什么用二个字来说,就是人格。持久不变的并不是财富而是人的品格。名誉是表现在外的良心,良心是隐藏在内的名誉。

    江南点点头,欣慰地笑了。那天晚上,江家变成了嘉年华会。江南与妻子被小辈们鼓动跳了很久他们那个时代的交谊舞。

    第23章 初到京城

    11月的京城已经开始冷了,下了飞机,江修仁忍不住说道:淼淼,出来的时候我就告诉过你,京城很冷,叫你不要穿这样短的裙子,你偏不听。林淼立刻从提包里拿出一件到膝盖的风衣,喜滋滋地穿上:这是我昨天才买的,定了好久的货,好看吗

    淼淼,我真是服了。江修仁伸出大拇指,在他江修仁眼里可爱无比的小妻子对穿衣打扮的热衷让他这个相当爱臭美的人也自愧不如。

    风衣很漂亮,引来很多人驻足观看。本来就是帅得冒泡的江修仁,再加上穿着这件风衣的女人,一路上都有人指指点点,林淼觉得自己的虚荣心十分满足。漂亮的女人经常能看到,漂亮得过分的男人就不是经常能看到了。风衣很优雅,腰带勒出林淼完美的腰线,让她的三围漂亮极了,虽然个子不是很高,但总能听到有人在悄悄议论,这个女人的身材真好。

    机场,永远是最有戏剧场面的地方,一边有簇拥归来欣喜若狂的人们,一边有送别眼泪汪汪的人群,悲喜交集场面隆重,当然还有忙忙碌碌,提着行李只为奔往目的地像工蜂一样的白领。

    哥哥,哥哥一个女人跑向他们,后面跟着一个满脸菜色的男人和几个保镖。我的姑,求您老人家慢点,让妈妈知道了,是我挨骂,不是你挨骂。

    女人冲进江修仁的怀里:哥哥,我好想你。然后又抱住林淼:小嫂子,你真的比我漂亮,看来妈妈没有撒谎。众人一阵恶寒。可是刚才那个满脸菜色的男人却含情脉脉地看着妻子。众人又一阵恶寒。

    小纯,终于能见到你了,我真高兴。

    江修仁笑着说:妹妹,淼淼从不撒谎,她说高兴就肯定是高兴。

    两个男人握手,都是兄弟,没有那么多虚礼。

    宋哥好,我是淼淼。

    你好,淼淼,还是叫我二哥吧。

    是,二哥。

    林淼知道江修仁在京城也有家。到了才知道,原来是一个四合院,在三环边上,宋家开发的小区里,这个小区在华夏是独一份的,全是四合院,很好的融合了现代的元素与科技。都是一层楼的,即漂亮又矜贵。

    小纯拉住林淼说个不停,两个男人也坐在一旁闲聊。林淼看着小纯的丈夫,这个真正的豪门世家子弟宋飞飏。他有他这个阶层特有的那种纯粹眼神,那种矜持是他人无法模仿的。他虽然没有江修仁漂亮,但他有一种神秘的味道,像迷迭香。妥帖的手制深色西装与鞋子,头发与江修仁一样,都是平头。坚毅的下巴,无法隐藏的那种极度奢华,他的明都掩藏在他儒雅的面容下。

    晚上到宋家吃晚饭,见到了5号宋跃平,一个相当平易近人的大政治家。他被外电评为当今最自律、最有能力的世家子弟。他比电视上看起来要瘦一些,他对江修仁的印象很好,两人也谈了许多,江修仁让他非常满意。

    回到家里,看到了在美国认识的那三只色狼,四人坐在花园的凉亭里,林淼来来回回地给他们上了茶与点心还有酒,阿姨已经走了,林淼到厨房去给他们做了两个下酒的小菜,干煸鱿鱼丝和芥茉黄瓜;然后回到厨房里给他们熬了一个辣子海鲜汤。做好以后,时间刚刚好过了三个小时。江修仁看着林淼端着那样一大锅汤过来,心疼坏了,赶紧过来接过去:淼淼,你叫我呀,那么大一锅汤,洒了,不是玩的。以后不许这样,我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三个大男人用看见鬼的表情看着两人,一个是化身情圣的江修仁;一个是贤惠厨娘的典范;总之,这两个人的这番举动颠覆了他们对两人的认识。

    林淼拿了餐具出来,然后献宝似的拿出她的杀手锏,面小馒头。江修仁安然地享受着林淼的服务。三人看着林淼的动作,林淼把馒头掰碎了放碗里,然后盛汤,在用汤勺给江修仁喂了一口以后,江修仁开始自己动手。

    应宗吞了一下唾沫:江老二,虽然现在淼淼是你老婆了,但我还是要说,我知道你对女人有办法,没想到你还可以从林淼那里得到如此服务。我以为是你每天给林淼倒洗脚水呢

    林淼笑着说:应宗gg,你是损我呢还是夸我

    牧农摇摇头:淼淼,我对你太失望了。本来看到江修仁在你那里被踢到铁板,我是要多爽有多爽,直接就封你为偶像了。你怎么能这样牧农一脸悲愤。

    江修仁林淼的头:感谢老婆大人今天如此给我面子,让我在兄弟们面前长脸了,今晚一定把老婆伺候好了。

    林淼脸红红地笑骂道:神经病

    项羽张大嘴巴:淼淼,是你吗你是不是被什么附身了像换了一个人。

    嫂子告诉我,有的人很怕猫,曾经呆在树上两小时,只为了躲地上的那只猫,时年15岁。

    项羽立刻选择闭嘴。

    来,兄弟们,举起杯子,庆祝这个祸害终于结婚

    睡觉的时候,林淼趴在江修仁的怀里,忍不住说:我看你跟应宗怎么没有一点嫌隙呀

    江修仁当然明白林淼话里的意思:他和应宣完全是两种人,应宗哪里是应宣的对手。要不是应宣是女人,否则应宗被吃得骨头都不会剩的。段怡都是她放在我身边的。江修仁闲闲说道。

    林淼吓得从江修仁的怀里坐起来,睁大双眼:她有变态到那种程度吗

    江修仁也坐了起来,靠在床上,林淼伸手拿起床头的水杯给他喂了一口,然后继续说道:老公,你千万别告诉我她这是爱。那是对我智商的侮辱。

    江修仁把林淼拉进怀里,打开电视,正好看到宋跃平。林淼疑惑地问:小纯是怎么认识宋老二的

    第23章 初到京城2

    小纯在上大学的时候就住在我这里,我给她买了一辆车,她的技术与你基本持平,同属于马路杀手级别。林淼立刻一记粉拳招呼上去。江修仁拿起林淼的手放在嘴边轻咬:这里就是宋老二自己开发的,小纯撞了他的车。那时候我还在国外,当时小纯比你还小,然后就这样了。

    林淼看着江修仁,江修仁知道林淼以为小纯开始像她一样是不愿意的。他吻吻林淼的额头:傻瓜,不是你想的那样。是我妹妹主动的。她从车里下来看到宋飞飏,立刻花痴,然后开口问宋飞飏是否有女朋友。

    林淼八卦开始:那宋飞飏是怎么说的

    好像是说女人有很多,女朋友也很多。小朋友,你就排在两个月以后吧。宋飞飏没在意把号码给了小纯,果然刚满两个月的那天的12点,小纯就给了他电话。然后就这样了。小纯为这事据说还做了一个倒计时的牌子,从此宋飞飏被我妹妹收拾得服服帖帖的。江修仁笑着说。

    林淼了然地说:是像小纯干的事。

    林淼趴在江修仁的口。她小脸通红。双手搂着江修仁地脖子。两人深深地吻着。江修仁的魔爪在林淼那沐浴后滑爽地细嫩肌肤上四处游走。惹得林淼娇躯扭动。小嘴里发出阵阵呻吟。不知道是在逃避他的魔爪还是在主动送上娇躯。

    江修仁的魔爪上下其手。不断挑逗着林淼几处敏感的地方。林淼终于忍不住抱紧他。半闭着媚眼。满脸徘红地春色。小嘴里喃喃叫道,老公老公纤细的腰肢不断在他怀里扭动着,挺起小腹,让芳草萋萋地溪谷不断摩擦著发怒的巨龙,想把它套进那早已泉水四溢地深处。

    好宝贝儿江修仁温柔地轻声叫道。双手捏住淼淼那浑圆地丰臀,调整好姿势,巨龙一下子拨开花瓣,逆着泉水,深深地冲进了那紧致而温暖地最深处。

    啊林淼一下子高高仰起脑袋,小嘴里倒吸一口凉气,小腹轻挺,适应着江修仁的巨大和灼热。好一会儿才分开两腿放在江修仁的腰间。双手支撑着跨坐在他的身上。轻轻扭动着丰臀,享受着巨龙进进出出带来的快乐。

    看着林淼骑在自己身上,扬着头,长发飞舞,随着小腹的起伏发出有节奏地呻吟。江修仁恶作剧般捧着她的翘臀,顺着她的位置,前后推拉着她的翘臀。让巨龙每次差点脱离那狭窄地花径,再用力冲入,顶在最深处的花蕊上。林淼这时就会发出一声如泣如诉的呻吟。

    随着江修仁的使坏,林淼的动作也越来越快,呻吟声则越来越高,越来越大声。开始还能用双手撑住自己的娇躯。到后来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只得无力地趴在江修仁的地口,承受着江修仁地进攻。饱满的玉峰前后晃动。淡粉色的晕中间,红樱桃早已高高挺立,摩擦着江修仁的口。

    看到林淼没了力气,江修仁嘿嘿一笑,宝贝儿,我们继续在林淼又羞又嗔的眼神下,他翻过淼淼的身子趴跪在床上,用他最喜欢的姿势,从后面深深地挺入,双手从她腋下穿出紧紧握着因下垂而分外巨大诱人的双峰用力揉捏着,一下下用力将巨龙撞击在最深的地方,异样的体位带来的巨大刺激使得林淼随着他的动作不断尖叫着,摇晃着脑袋,尽情嘶喊着承受江修仁无穷的进攻

    等到江修仁看到林淼快不行了,才开始用力:来吧,宝贝,我们一起来吧我要把你带上天堂

    结束了战斗,林淼早已累得趴在床上一动不想动,任凭魂儿在天上飘呀飘呀。

    搂着林淼温存了好一会儿,才见她缓过劲儿来,趴在江修仁口嗔怪地拍打着他:流氓,你哪来那么大的劲呀

    嘿嘿,不知道是谁刚才主动叫着我要我要的江修仁坏笑一声,轻揉着怀里林淼的一双玉峰得意地笑着说:我现在不厉害,怎么行我还要生至少两个孩子呢。

    林淼是第一次来京城,她对这个古老城市的印象是这座城市已经失去了它的厚重感,它不再有沧桑、不再有底蕴,所有的历史都被贴上了价格的标签。建筑物全是四不像,从这些建筑里能明确的了解这个时代变迁的过程。

    早上醒来,屋外灰蒙蒙的,与北宁市的秋高气爽不能同日而语。林淼推开窗户,可是明显屋外的空气并没有想象中的好,空气沉,也许还会有雨。卧室对着花园的正中,视线很好,能看到花园的全貌,其实这里的每一间房都能看到花园的全貌。四栋小楼在正方形边上的正中位置,用回廊把小楼连在一起形成完全封闭的正方形。花园很美,却匠气十足,就像一个乡下姑娘去了一次城里回来以后自以为是的摩登形象。

    家里只有黄阿姨夫妻俩,他们每天都来这里,照顾这座四合院,江修仁来京城的日子很多,但都是来去匆匆的,所以他们能应付这样一所大宅院。江修仁以前来京城的时候也会带不同的女人来,但每次都安排住在客房。

    看到林淼,江修仁告诉她这是太太,这次来京城是送结婚请帖的。阿姨笑着说:太太就像先生的童养媳。黄阿姨是一个快人快语的下岗女工。

    林淼换上初冬cd新款,一条厚雪纺的连身短裙,配上cd的牛仔舒适中靴。外面穿上风衣,让阿姨睁大双眼似铜铃:太太,你真是太漂亮了。你除了个子矮点,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了。

    林淼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毫不在意,笑著说:阿姨,你这是夸我吗还有以后叫我林淼或者淼淼。

    黄阿姨的丈夫负责开车,一上车,林淼毫无悬念地告诉他去京城饭店,华夏所有奢华品的旗舰店最集中的地方。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