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辣文肉文 > 用尽一生去爱 > 第21-22节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第21章 尘埃落定

    林淼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晚秋的傍晚总是让人感到一种心酸的凄凉。林淼想,人生无常,人类彻头彻尾是欲望和需求的化身。

    8年前自己还只是江修文的花童,8年后却成为他弟弟的女人。林淼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被他带到这里而没有反抗,也许明知没有胜算,也许为了爸爸、妈妈不想跟他们家彻底翻脸,也许的也许

    当初在厕所听到的江修仁与他哥哥的谈话内容是林淼决定去美国最重要的原因。林淼此时依然没想明白,为什么江修仁说的与做的如此的不一致难道是他的哥哥他都要瞒着吗

    江修仁抱着林淼还没有醒过来。林淼动了动,江修仁嘟囔着:淼淼,继续睡觉。别再折腾我了林淼一阵失笑。此时的江修仁又恢复了他无害的天使模样,眼睫毛长长的耷拉下来,嘴唇好像都没有平时那样绝情,微张着。

    林淼想,他真是漂亮。又觉得这个祸害如此在意自己,心里不是不满足的。她捏起江修仁的俊脸,笑骂到:祸害。江修仁不让林淼动弹,嘟嘟囔囔地说:淼淼,不带毁容的林淼忍不住踹了他一脚。

    一阵敲门声:阿仁、淼淼,快起来,准备吃饭了。林淼看到怎么也踢不醒的江修仁,只好硬起头皮自己起来开门。

    阿姨,他还在睡觉。林淼红著脸说道。

    别理他,你去洗洗,我去叫他。李然进来,啪、啪、啪:不许装睡,都是有媳妇的人了,还像个孩子,我看你比淼淼还要像孩子。

    林淼一阵愕然,这又到了那一出了这变得也太快了。真是不是我不明白,而是这世界变化太快。

    两人洗澡下来,看到家里人都在,江修仁搂着她,林淼的脸红透了。看到林淼的样子,一个长相漂亮、格剽悍的女人发话了:小色狼,你够可以呀,找了那么漂亮一小姑娘。

    林淼的脸又覆盖了一层红色,季然马上说:项霓,别吓着淼淼。

    妈,你这是有了新媳妇忘了我这个旧媳妇,典型的喜新厌旧。

    江南和蔼地说:来,淼淼,过来坐,让我好好看看你。

    江伯伯好。

    别站着,快坐下。李然过来,让林淼坐下。江修仁与父亲对看一眼,女人翻脸似翻书。

    林淼不敢坐,叫了一声江修文:江叔叔好,婶婶好。然后所有人都大笑起来。林淼知道自己刚才又断电了。只想钻地龙。

    江家的宝贝疙瘩挥舞自己的小胖手:美女,我叫小虎,时年7岁,体貌俱佳,今晚请你去看色戒。

    林淼忍不住笑了:你看过香港版的吗跟我斗,你还嫩点。

    江家人全体石化

    江修仁过来,让林淼坐下:小虎很聪明,跟他说话,能把你逗死。江南对林淼说:淼淼,我和你李阿姨正式向你还有你父母道歉。林淼赶紧站起来说:江伯伯、季阿姨。我

    江南摆摆手:淼淼,你不用说,我知道你受了委屈,但我们是一家人,以后好好相处。我跟你季然阿姨都不是为难孩子的人。

    是,江伯伯,我记住了。林淼恭敬地回答。有台阶,她林淼是要下来的。适可而止,穷寇莫追的道理林淼是知道的。

    林淼想,江修仁有一句话说得很好,知道自己是谁这很重要。

    季然赶紧举起杯子:来,为我们家的兴旺团圆干杯

    干杯

    江南与季然当天晚上就大张旗鼓的到了林淼的家里,放下身段,做足功夫。林智与黄颖看到林淼没有不甘心的样子,最重要的是女儿都是别人的人了,而且现在弄得人人皆知,能结婚,当然是最好的。林智夫妻俩明白,年纪与能否胜任新角色之间并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主要是女儿林淼不反对结婚的想法,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还不如痛快答应,来日好相见。

    林智与妻子都没想到,才一个下午,事情就发生如此戏剧的变化,女儿都要结婚了。两家人说定,在年前找一个好日子让两人举行婚礼。

    江修仁无视准岳父、岳母大人的杀人眼光,厚着脸皮把林淼又带回江家,别说是林智与黄颖,就是江南与季然都觉得自己的这个小儿子实在有点塌台。江修仁笑眯眯地说:爸爸、妈妈。林智嘴里的茶就这样喷了出来江南一向觉得林智是他最稳重的部下,没想到儿子的这声爸爸,把林智吓成这样。他笑了起来:哈哈,都是一家人了。亲家

    林淼一家三口:

    江修仁一直拉着林淼的手,好像怕林淼随时要跑似的。季然想,这个儿子算是白养了。媳妇还没进门呢,儿子叫别人,爸爸、妈妈,那真叫一个顺溜。

    回到江家,林淼陪着大家坐了一会,不大的功夫,江修仁这个变态就从房间里出来看了好几次。

    项霓忍不住推着林淼:淼淼,你快上去吧,你看阿仁都出来多少次了我们在没有眼力劲,这回也该明白了。

    林淼刚一回到房间,就被江修仁压在门上,不管不顾地吻上林淼:淼淼,我的淼淼,你终于彻底属于我一个人的了林淼在他身下挣扎:你别疯了,大家都还在下面坐着呢。你不要做人,我还要脸皮呜呜你听到没有林淼用手捂住江修仁的嘴巴,江修仁把林淼圈在怀里:你是我的,我想什么时候干就什么时候干。再说现在都几点了,还不让亲

    林淼:她看到江修仁像没吃到糖果的小孩,两只手捧著江修仁的俊脸,笑了:帅哥,我给你煮宵夜,好不好江修仁看到林淼色眯眯的表情,即纯真又说不出的感,他抱起林淼,冲到床边:你就是我的宵夜

    江修仁将林淼放在床上合身压了上去,一番爱抚亲吻后,两人的衣服早已经散落一地。林淼地小手紧紧搂着他的脖子,一双长腿已经环上了他的腰,翘臀悄悄挺动着迎合起来。

    他的大嘴顺着林淼的双唇滑了下去,吻过玉颈,吻过口地娇嫩肌肤,吻上那有着粉红晕和玟红色小小樱桃的玉峰,吮吸着,轻咬着,再恋恋不舍地从那深深的沟壑间滑下,滑过结实的小腹,分开那双修长大腿,爱不释手地抚着她修长光洁地大腿,大嘴从大腿一路吻着向上,最后一口咬在了那肥美多汁的花丘上,舌头顺着粉红的缝上下划动,将粉红地娇嫩花瓣一口吸在嘴里,轻轻的舔舐着。

    林淼呻吟着:你又欺负我江修仁邪邪一笑:淼淼,这里以后就是我们的家了,我这不是欺负我这是在爱你他的舌头一收,呀林淼高声尖叫起来,修长的大腿不停张合着,将他的脑袋夹在中间,小腹用力挺动,让粉红的花丘死死压在江修仁的嘴上,小手一把拧住了床单,小嘴里的尖叫声持续不断,然后猛地挺动了几下感的小屁屁,尖叫声里,一大股春潮喷了出来,淋湿了粉嫩的花蕾

    望着身下闭着眼不停抽搐着地美女,江修仁合身扑了上去,巨龙挺动着,让那湿漉漉的花瓣羞涩地含住了龙头,轻轻蠕动着。他知道林淼总是迷失在自己的爱里,他想,有才有爱,他相信林淼会爱上他的。就像他爱上林淼一样。

    爱情,就是那样一种遇见。

    林淼的双腿环上了他的腰,臀不由自主地挺动着,让被她娇嫩花瓣含着的龙头不停地在花径入口进进出出。看到身下的小妻子已经做好了准备,江修仁凑到她耳边轻轻说道,淼淼,我来了

    林淼红着脸没有说话,双眼紧闭,手却搂住江修仁的脖子,把他拉向自己

    江修仁看着身下的林淼那万种的风情,他轻轻抽出巨龙,再慢慢地刺了进去,几番温柔动作后,看到怀里的淼淼是那样的水润。眉头舒展,才开始加快了节奏,加大了力度,在林淼那青春地娇嫩身躯上驰骋起来

    淼淼,舒服吗

    我的淼淼,快乐吗

    乖乖,想叫就叫出来吧,叫出来就会更快乐

    呀

    大声叫啊,越大声越舒服

    呀呀

    叫老公

    呜呜

    在江修仁的诱导下,林淼死死箍着逍遥的腰,疯狂地挺动,猛烈地迎合着江修仁的进攻,越来越快,越来越猛烈,终于尖叫着喷出春潮

    江修仁也吐了一口气,巨龙死死抵在她蠕动不停的花蕊上,用力地发着,让身下的林淼又一次尖叫着抽搐起来。美吗江修仁温柔地爱抚着身下高潮后慢慢缓过来的小妻子,笑着挑逗道。

    第21章 尘埃落定2

    变态坏死了林淼咬着银牙瞪着江修仁,小手不停在他口擂着。随着动作,两人身子再度摩擦起来,让她惊讶地发现江修仁那可恶的坏东西在自己的花径里仍是那么长而坚硬。

    呀怎么会这样林淼睁大了眼,吃惊地望着他,却被他再度猛烈的动作刺激得一下子迷糊起来,只知道又一次迎合起来

    将林淼三次送上极乐的云端,江修仁见她无力再承受自己的神勇,于是搂着她的娇躯爱抚着让她享受极乐之后的温馨。

    江修仁邪笑到:呵呵,开始是谁说不要来着,怎么刚才我听到有人叫着不要停,用力点江修仁的话换来林淼的一顿胖揍

    所有的爱恋激情,无论其摆出一副如何高雅飘渺、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都只是植于欲之中,这种强劲的动力,仅次于对自身生命的爱。

    第二天,江家按照广南省的规矩郑重送来了全部的聘礼与婚礼的日期。

    林智与黄颖还有林淼一阵茫然

    女儿,你想清楚了,这结婚可不是玩的。

    我知道。此时的林淼低眉顺眼,她十分清楚,昨天的事情闹得那样大,这个结果对大家都好。况且跟江修仁生活并不是一件为难的事情,相反林淼很享受跟江修仁在一起的感觉,不管是物质,还是,没有人比江修仁做得更好。

    当林智与黄颖知道上次在美国江修仁就让这兄妹俩自己选了一套千万豪宅,正式认可了江修仁女婿的身份。不是因为钱,是因为从这里可以看到江修仁的诚意。没有哪个人的钱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带着与项霓一模一样的结婚戒指这是季然在这兄弟俩还小的时候就做好的,江修仁牵着林淼的手到了公安局。江修仁说:你昨天搞了那么一出,你今天不去收拾残局,我灭了你。

    林淼:

    看到江修仁像牵着小孩一样牵着满脸羞红的林淼进来,大家的反应居然是一部分爆笑,一部分苦着脸。这让心理学家也无法理解这到了哪一出

    莫非举着手上的名单说:请这部分同志速速到成城处交钱,每人200。然后又举着另一张名单说:同志们今晚到北宁饭店有人请吃自助大餐。

    江修仁与林淼一阵愕然,敢情这是下注呢。

    后来的结果是,当天晚上全体市局的同仁在北宁饭店自助大餐,当然钱还是林淼掏的。成城把钱退给输钱的同志,但是后来的结果是,赢的人依然还是吃上了输的那一顿大餐。

    风尘仆仆的应宣来到江家,看到她,大家都很热情,除了江修仁。他只淡淡地跟应宣打了声招呼就回房间去了,既不看林淼,也不看应宣。林淼站起来,笑着说:应宣姐,你请坐。保姆给上了茶,林淼坐着从保姆的手里接过茶,放在应宣的面前:应宣姐,喝茶。江家人看到林淼有理有据,气定神闲,场面功夫做到十足。

    江家人都觉得这个媳妇比起应宣那是一个天、一个地,说实话,应宣长得也算不错,但两人放在一起,应宣的差距就显现出来了。也许是败家之勇,让应宣看起来有一股浓浓的小家子气。就是她的品貌跟林淼比起来,也还是有一段距离,只是她比林淼高一些,但身材并不比林淼好。

    季然看到林淼这样通于人情世故,心里十分后悔自己差点就阻了江家的前程还有儿子的幸福,现在想起儿子的那番话她都觉得后怕。此刻的季然看着林淼是那么的慈爱,她把林淼看成江家的福星。

    林淼心里暗笑,我林淼没有理由辜负自己读了那么多遍的红楼梦。她明白季然对自己的态度来了一个180度的大转弯,她十分清楚这跟江修仁没有太大关系,林淼不明白到底是什么让季然居然喜欢上自己而且是真真正正的喜欢,并无一丝勉强,这也让林淼感动。投我以桃,报之以李。

    看到林淼手上的戒指,应宣知道,一切尘埃落定。

    恢复清明的江南与妻子对望一眼,都知道,这是他应万和最后的招数了,刺探江家。今天白天的时候,热情洋溢的季然打电话告诉应家及所有人,小儿子要结婚了:哎,我也没办法。本来我和他爸都是看好应宣的。阿仁这孩子你们都知道,太倔。当年那样危险,非要一个人去救应宗与应宣。我们做父母的,也没办法。季然的话把应家堵得哑口无言。

    季然笑眯眯地说:应宣,不管怎么说,你都是阿仁的妹妹季然不再说应宣是女儿了。缘分的东西谁也说不清楚。这里的大门永远都为你敞开。淼淼,去厨房看看,让人给应宣做点吃的。

    好的,妈妈。林淼站起来对应宣说:应宣姐,你想吃什么我叫人给你做。然后林淼到了厨房,亲自端了茶给江南和季然:爸爸、妈妈,这是我煮的清口茶,饭后吃这个有助于消化。江南与季然赞许地对林淼点点头。林淼吩咐保姆给江修仁送上去,又笑着对应宣说:应宣姐,我叫人给你做了高汤白菜香菇。

    看到林淼在这个家里如鱼得水,应宣苦涩地说:不用了,我订了酒店,晚上我约了人谈事情。

    季然依然笑眯眯地说:有事情你就去吧,就跟从前一样,还是住家里。

    应宣落荒而逃,林淼淡淡地说:妈妈,我去送送应宣。

    出了江家的大门,来到院子里,应宣苦笑着说:你这是向我示威吗还是嘲笑失败者

    你捍卫爱情没有错,但你不应该把无辜的人扯进来,那是我妈妈。

    应宣非常惊讶:原来你什么都知道,我在你眼里是不是很可笑

    说实话,不是可笑,是可恶。应宣看见就站在门口的江修仁,立刻明白,这是江修仁防着她做出对林淼有伤害的事情。原来她把江修仁琢磨得透透的,做了那么多的事情,在江修仁的眼里,却什么都不是,连笑话都不是。她闭上眼睛,又睁开,坚定地走了。

    一切都结束了。

    江修仁带着林淼到了阳光会所,看到刘东方等人,都叫嚣着要他请客。陈柯兄妹俩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都走了过来,问道:阿仁有什么好事我作为他的上级居然都不知道。

    江修仁笑着说:陈哥,我要结婚了,明年1月份。陈柯笑着说:那真是好消息,你这个花心的钻石王老五终于要结婚了。实在是可喜可贺。林淼甜腻腻地说道:是我每天上杆子追着、哭着要嫁给他,现在这个帅哥终于属于我了。江修仁轻轻一笑,知道林淼是讽刺陈柯管得太宽,江修仁是不是花心还轮不到你陈柯多嘴。

    林淼与陈雪两人却很亲热,两人亲密地坐在一起,林淼拿出礼物:雪姐,这是我从美国带回来的面霜,本来是美国宇航员在外太空上用来治疗皮肤受到损伤的,后来发现对皮肤有细致、美白的功效。虽然价格昂贵,但仍然有很多人追捧。

    会所人的看到林淼与陈雪如此亲热都很诧异,情敌变朋友,这个桥段也太诡异了。

    陈雪笑到:谢谢你,淼淼。我早知道你一定会嫁给阿仁的,只是没想到这样快。我这次去法国要酒,特意为你带了一瓶香槟,本来是想送给你做圣诞礼物的,现在就做结婚礼物吧。

    计良站在天台,看着满天的星星,泪流满面,想起昨天早上淼淼亲自到他家里告诉他自己要结婚的事情。他突然觉得,他认识林淼的全部意义仿佛就是为了等待这一天的到来。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

    他十分明白自己是林淼的初恋,但他无法背负道德的纸枷锁。这把枷锁,是他的,也是林淼的。

    外事办的人都知道林淼要嫁给省委书记的二公子,本城年轻的公安局长。对林淼就更好了。林淼明显无大志,从没像她妈妈黄颖那样想在仕途上有所发展,林淼对于权力毫无欲望。只是非常注重生活品质,追求物质享受,但却从不向旁人炫耀。工作认真负责,领导交办的事情都能认真对待,与同事们相处也算愉快。也从不拿自己与江家说事,每天开着自己那辆满大街跑着的bb。

    林淼第一次到江河集团。江河集团的总裁是江修文,他是一个天生的商人,在英国剑桥读了mba,一级荣誉毕业。

    江河集团在北宁市中心最繁华的商业街区中山路一号,一幢刚投入使用的66层l型的商业大楼。大楼很气派,停车场大得不得了。林淼知道靠近江边的是江河酒店,全部都是江景房,是加入克莱登管理模式的5星级的江河大酒店,另一侧才是集团总部。

    看到林淼,前台小姐笑眯眯地说:江太太,这是您的电梯卡。是总裁个人的专用电梯。林淼微笑着接过,毕竟跟江修仁的事情闹得那么大,这些人认识她一点也不奇怪。刚出电梯,林淼就看到黎美娴正从江修仁的房间里出来。

    黎美娴看到林淼,惊恐万分。看到黎美娴的表情,林淼这才明白,她坐的电梯原来只有江家的人才能坐的。

    林淼咧着嘴笑,恶作剧地扬扬手上的结婚戒指。黎美娴当然也知道江修仁要结婚的消息。林淼闹的那一出已经街知巷闻,而且江家还十分高调地到林家提了亲,下了聘礼,江家人毫不掩饰对林淼的满意与喜爱。

    江修仁从后面看到林淼的小动作,他宠溺地拍拍林淼的头:别玩了。林淼与黎美娴都明白江修仁的意思,你林淼是主人,跟一个员工计较有失身份。

    林淼不管不顾地跳上江修仁的怀里,两只长腿缠上江修仁的腰,搂着江修仁的脖子:我的大帅哥老公,香一个。林淼重重吻上江修仁,然后咯咯地笑了起来。江修仁两手托着林淼的小屁屁:喂,美女,这是公司。可是却没有一丝要放下的意思。

    江修仁抱着林淼对着黎美娴和蔼说道:阿娴,淼淼还小。没事的,好好工作。黎美娴紧咬自己的嘴唇,点点头,迈着沉重的步子进了员工电梯。她想到今天听到的流言,哎呀,这个黎副每天都把自己看成江家的一份子,我还以为她那个样子江大早就是她的囊中之物了。没想到,屁都不是。人家江大的老婆还不到20岁,那小模样,可是够水灵的那一刻黎美娴恨不
嫂子合集txt下载
得自己是聋哑人。

    林淼坐在江修仁的怀里给他打文件,看到林淼点了提交,进入预览页面看了看效果,他满意地点着头,坏笑一声,哈哈,大功告成,亲个嘴儿一把搂过还没反应过来的林淼,就吻上了那半开的红润双唇。

    唔放开我来不及反抗的林淼一下子溶化在江修仁的怀里。看着怀里闭着双眼轻颤着的林淼,那一身黑色的cd套装让江修仁有些口干,他想到那些a片中的办公室制服诱惑,邪邪一笑,一把抱起林淼让她跨坐在自己腿上,一双魔爪迫不及待地探索起林淼娇嫩的身体。

    别老公这里不行林淼吓了一跳,睁开双眼按住江修仁的双手,连连摇头。

    嘿嘿大灰狼毫不理会小红帽的哀求,他诱惑着她,一边吻着她的小嘴,一边在她的挣扎下轻轻解开她制服的扣子。啊林淼第一次在这个特别的环境里,异样的刺激来得极为猛烈,一下子小脸通红,雪白的口肌肤竟然很快泛起淡淡的红晕。无力地挣扎了几下,只得躲在江修仁的怀里任他肆虐起来。

    啊当坚硬的巨龙冲进泥泞的桃源深处,林淼竟然受不了这刺激,脑袋摇摆着极力向后仰去,高耸的赤裸双峰一下子挺起,双腿紧夹良久,林淼又一次达到顶峰,跨坐在江修仁怀里的娇躯一阵颤栗,软软地瘫了下来。

    嘿嘿,乖乖,刺激吧江修仁抚着她赤裸的身子得意地看着林淼不时抽搐的小腹,凑到她耳边坏坏地笑道。你就会欺负我明明知道我不是你的对手林淼抬起手拧着江修仁的耳朵,有气无力地喘息着说。

    嘿嘿,淼淼,你不想想,如果你是对手,我敢娶你吗江修仁哭笑不得,在林淼丰腻的翘臀上拍了一记,快,老公还没舒服呢

    很久以后躺在江修仁怀里的林淼才发现这里不但有休息室还有非常豪华的浴室,她捏着江修仁的俊脸:警告你,在这里要给我老实点,不然我要你好看

    江修仁重重吻了一口林淼,哈哈大笑:不吃饭的女人,有不吃醋的女人,肯定没有他的话换来自己小妻子的好一顿胖揍。

    中午在员工餐厅,林淼见到了江河集团的第一副总裁兼财务总监莫诗,她是季然的侄子季恒的妻子,他们也有一对龙凤胎,今年才5岁。

    表嫂,这就是淼淼。她也是龙凤胎。淼淼,这是莫非的姐姐,也是我们的表嫂莫诗。江修仁笑着说。

    林淼张大小嘴:表嫂,有没有人说过你很像林心如。

    江修仁与江修文:

    莫诗笑着点点头,然后林淼的下一句话让三人都趴下了:为嘛莫非没有延续到你容貌的三分之一

    莫诗指着江修仁:淼淼,那是因为你每天都跟这个妖孽在一起,所以其他男人在你眼里就如明珠蒙尘。

    林淼:

    看着江修文和颜悦色的与黎美娴商量工作,林淼想,江家人真是残忍。

    包括黎美娴在内的所有员工,都以为江家的二公子一定是被林淼这个小女孩吃得死死的,因为江修仁为了与这个女孩结婚,据说那是下了大功夫的,整个北宁都在盛传江书记的那个花花二公子为了这个女孩爱得死去活来的。

    可是他们看到的完全是这样一番景象:江修仁坐着,林淼去窗口来回取了两个套餐。林淼先给江修仁拆了餐具的包装,打开盛汤碗的盖子,拿起汤勺,喂江修仁吃了一口汤,嘴里说着:小心烫。看到江修仁皱起漂亮的眉毛,林淼知道江修仁不喜欢这个汤,遂打开自己的,又喂江修仁吃了一口,看到江修仁没有刚才便秘的样子,就跟江修仁换了汤碗。然后再拿起茶杯,给江修仁喂了一口。整套动作是那么的流畅,明显不可能故意这样做的。最后,大家才能看到大爷样的江修仁从桌子下面伸出自己的手从林淼的手里接过汤勺。

    第22章 家有贵客

    众人面面相觑,难道传言都是假的黎美娴也被吓得不轻。莫诗看到江修文无动于衷的样子,知道他是见怪不怪了,遂对桌上的人说:阿仁,你老老实实告诉我,到底你追的淼淼还是淼淼追的你我都糊涂了。

    江修仁哈哈大笑:莫副总裁,你觉得我江修仁像白痴吗

    林淼生气地拧了拧江修仁的俊脸:是咯,是咯,是我上赶子哭着、闹着、非要嫁给你这个坏蛋。江修仁瞪着自己的小妻子,眼睛里却满是宠溺与笑意:喂,我说,老婆,不带毁容的。

    大家都笑了起来。黎美娴突然明白,也许在过100年,阿仁也不见得会放开林淼。她只低头吃自己的饭,爱情可以没有,这份工作却怎样都不能失去。

    黄颖并没有做北宁市的副市长,她到人事劳动厅做了副厅长。这个结果很多人都能理解,因为都知道她这是在给女婿让路呢。

    林淼数次抗议无果,与江修仁住在省常委大院里。在这件事情上,林淼的妈妈也不帮她。大院的后墙就是北宁市最早的一家5星级饭店,北宁饭店。而外事办就在饭店里,林淼开车只需要2分钟。江修仁就很远了,开车需要45分钟,但他仍然坚持住在家里。

    成城昨晚又有行动,年底节日很多,所以江修仁昨晚布置全市的娱乐场所进行大检查,消除事故隐患。女警都去了,因为现在国家明令男警察对女嫌犯的执法过程有严格的规定。林淼到公安局去送材料又没看到成城。林淼上到局长室,值班的警察看到林淼一阵奸笑:嘿嘿,江大的办公室有一位美女。

    林淼八卦地说:那我得去瞻仰、瞻仰。

    远远的,就能听到爽朗的笑声传来,大门是半开着的,林淼知道,江修仁在这方面一向很注意,她伸出头:喵屋里的两人看到了,一个高兴,一个愕然。江修仁走到门口,把林淼拉进来:小稀,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林淼,我妻子。森淼,这是席稀,我在国外做维和警察时的同事和好朋友,从京城来的,今天特意过来看我。

    席稀被吓住了:她真是你的妻子你结婚了眼睛瞪得似铜铃。

    江修仁笑着说:废话没听说过老婆乱认的。

    席稀是那种大气的美,个子很高,起码有172。典型的北方美女模样。

    她看到林淼致的漂亮五官,无任何化妆品的干净俏脸洋溢着耀眼的青春,穿着cd的秋季新款连身a短裙,典雅而青春逼人。裙子很短,只包裹着挺翘的屁股,露出修长的紧实美腿,脚上是同款的中跟短靴,手上拿的提包是ams的限量款。个子虽然不高,但身材级了,三围很美。

    席稀,你好,我是林淼。

    你,你好,我是席稀。席稀努力控制自己变得煞白的脸:这就是你在电话里告诉我的惊喜

    恩,准备年前办事。都是两边妈妈在准备,我们俩不管。反正都一样。我是太忙,她是太小,19岁而已,读书早,刚大学毕业,在外事办工作。

    席稀没想到江修仁居然结婚了。她今年26岁了,家里对她的婚事很心,可是除了江修仁,她又看不上别人。她也隐约知道应宣的事情,当应宣出国的时候,她知道她的机会来了。因为爸爸过三个月就要到这里当省长了,现在还是绝密。两人在国外的时候关系很好,她以为她是有机会的。

    江修仁着林淼的头:我正想找你,你今天中午帮我陪着小稀,我有任务。就到曲径通幽吧,好像爸爸今天在那里请客。小稀,别住饭店了,住到家里来吧。晚上我们好好聊聊。

    小稀惆怅地跟着林淼走了。她看到林淼的车时又吓了一跳:你的手袋都比这辆车贵。林淼笑着说:这是林鑫送给我的,我们是双胞胎。车子缓缓驶出,席稀情绪低落,江修仁毫不在意的让自己与他的妻子在一起,只能说明他对自己从没动过心思。她知道江修仁有很多女人,以前江修仁到京城,每次带的女人都不一样。她也不怎么上心,她明白她唯一的对手就是应宣,陈雪不会有机会的,她看得很清楚。

    你家里是干什么的席稀好奇地问。

    我爸爸原来是他爸爸的秘书。林淼笑着说。席稀不敢相信她听到的,这个林淼到底有什么魔力让江修仁娶了她。而且看这样子,林淼明显不是受气的小媳妇模样。

    到了店里,席稀以前也来过这里,知道这个曲径通幽是江修仁的。看到卢惠,林淼笑着问:卢惠,爸爸来了吗爸爸喜欢吃这个季节的鳟鱼,还有叫人给家里送些好螃蟹,我们都爱吃,今晚要在家里招待贵客。

    好的,淼淼。昨天江大已经吩咐把螃蟹送到你家。江书记刚到,林董事长也在这里请客,都是外国人。

    林淼很高兴:是吗我爸爸也在这里。看着席稀疑惑的表情,林淼解释到:我爸爸是北宁钢铁集团的董事长。

    席稀大惊:林智是你爸爸

    你认识我爸爸吗

    没,没有。听说过他。席稀知道林智,他是南部省份最大、最有实力的钢铁集团公司董事长,很有能力,做了几年的董事长就让整个集团扩张了两倍。没想到是林淼的父亲。

    到了大厅,看到江南还带着客人在参观。江南看到林淼带着一个女人进来,笑着给林淼招手。林淼高兴地说:爸爸,您来了。江南笑到:来,淼淼,这是你秋伯伯,我的大学同学,在能源部工作。老秋,这就是我小媳妇,叫林淼,刚大学毕业,现在工作了。

    秋伯伯好,我是林淼。

    秋乐安看着林淼,睁大眼睛,张大个嘴:哟,老伙计,你这媳妇够漂亮的我看好像年纪很小,怎么就工作了

    江南慈爱地看着林淼,对秋乐安说:是,淼淼才19岁,读书早,很聪明,还有一个双胞胎哥哥在美国做访问学者。

    第22章 家有贵客2

    服务员拿了茶过来,林淼先给秋乐安上茶:秋伯伯,请喝茶,这是极品大红袍。是爸爸特意为您准备的。

    秋乐安笑着说:老江,你这媳妇是选对了。林淼腼腆地笑了,爸爸,您喝茶。

    江南看着席稀,林淼对江南说:爸爸,这是席稀,阿仁京城的同事和好朋友。席稀赶紧上前:江伯伯,您好,我是席稀。

    既然是阿仁的朋友那就不要拘束。

    林淼把席稀带回家,季然已经在家里等着了。妈妈,这就是我刚才跟您说的阿仁在京城的同事席稀,这几天住我们家里。

    阿姨好,打扰您了,我是席稀。席稀笑着说。

    季然拉着席稀的手,笑眯眯地说:早听阿仁说起过你。既然来了,就安心地住下,别拘束。

    晚上江南回到家里,看到席稀在家里,愣了一下。他陪着坐了2分钟,吃了两、三片水果就进了书房。

    席稀看到林淼在这个家里如鱼得水,看得出,家里人都很好,与嫂子也相处愉快,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小虎问她:你是我婶婶的情敌吗可是没有一个人觉得尴尬,大家都笑得很开心。

    阿仁把席稀带到院子里,坐在葡萄架下。江修仁给席稀倒了一杯茶:我们很久没有这样的机会聊天了。你看你大老远来了,我都陪不了你。

    看得出来,你,你很幸福,也很满足。我,我死心了。席稀黯然地说道。江修仁不动声色,过了一会:小稀,我真怀念我们在刚果的日子。大家拧成一股绳,不分国界、不分男女、不分阶级,那种日子真是痛快。

    席稀也很动容:是啊,那段日子是我一生的财富。

    小稀,我希望我们永远都是好朋友,只要你愿意,我总是站在这里。

    席稀低下头:我知道,我不会有机会了。没想到,你会找这样一个妻子,你们的背景差别太大了。

    小稀,为了能和淼淼结婚,我用去了十年的能量。你知道吗在我跟淼淼结婚之前,她只叫过我两次名字,而且都是在非常生气的对候。

    席稀无法置信,在女人中间无往不利的极品江修仁居然有这样的遭遇。

    江修仁苦笑:不相信那段时间我都不知道自尊这两个字怎么写。

    席稀喃喃地说:你是那样一个骄傲的人,把面子看得比生命还要重要的人。你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她是我心里最软的那一块地方。

    晚上躺在床上,林淼趴在江修仁的身上,捏着他的俊脸:我真是幸运,你这个极品帅哥怎么就属于我一个人的呢

    江修仁抚着小妻子完美的腰背曲线,那种细腻的触感让江修仁舒爽极了。

    淼淼。

    老公,干嘛淼淼腻腻地说。

    就想听你答应我的声音。

    顿了一会,江修仁继续说道:淼淼,你看得出来,席稀与她们是不一样的,或许她是爱我,但她人很好。没有心机也没有坏心眼,是可以信任的朋友。

    所以我说我很幸运。你、你想知道成城和我吗

    你愿意说吗江修仁高兴地说。

    我读书早,也因为年纪小没什么朋友。13岁那年成城到了我们班,她只比我大半岁,所以我们成了朋友。她妈妈是改嫁给了一个恶魔,那个男人盯上了成城。有一天,我在学校的后巷子里差点被强暴,是成城不顾一切的救了我,她用砖头砸中了那个男人,可是那个男人却捅了她一刀,当时我吓坏了。她出院以后,在家修养。那个男人知道机会来了,当他准备动手的时候,被恰好回来的成城妈妈看见了,后来的事情你知道了。从那以后,成城就开始练武,直到现在。

    我的淼淼江修仁心疼极了。

    都过去了。我特别感谢你能理解我对成城的感情。

    席稀在江家住了三天,她的工作结束以后就惆怅地回到京城。林淼也送了一瓶面霜给她,席稀很高兴。

    江修仁到爸爸的书房,看到儿子进来,江南放下手上的文件:你朋友走了

    恩,我和淼淼去送的她。

    淼淼不生气江南也忍不住八卦。

    江修仁看着爸爸,笑了:怎么会淼淼很聪明。席稀人还不错,是个能做朋友的人。爸爸,您知道她是谁吗

    是谁我应该认识吗江南好奇地问。

    她爸爸是席定国,还有三个月就要取代赵永能,他将被调回京城。这个事情,现在还是绝密。席稀在走的时候,暗示了我一下。她不知道我已经知道了,我很肯定现在赵永能还蒙在鼓里。

    江南摇摇头:没想到老赵就这样玩完了,他做这个省长才2年。我听说应宣出国了

    是,去英国。听应宗说是深造,这样也好。她的心机应宗都不是对手。她是得到她爸爸真传了。江修仁不屑地说。

    爸爸,原来那个段怡就是应宣安排在我身边的人。她以为我不知道,其实我早知道了,我等的就是今天。

    江南很吃惊:就是你饭店那个女的

    就是她。光凭段怡,她还没有那个本事搞出那么多事。应宣知道妹妹怀孕以后,老是说要到京城去看她,被我一口拒绝。我是真怕了她,她跟她哥哥完全是两种人。

    阿仁,还是你看得清楚,你看你妈妈当初被她给弄得五迷三道的。

    江修仁笑若说:妈妈也很聪明,她明白以后,很多事情她都能想通。上次应宣来家里,她都不提应宣是女儿。应宣知道妈妈都这样说了,她是不会在有一点机会。

    陈柯还为难你吗

    对于我来说,所有的上级都不存在为难我的问题。所有的工作都在组织原则这个大前提下,所以无所谓什么为难。

    江南点点头:你岳母为你牺牲很多,有时间,要跟淼淼经常回去看看他们。林淼的妈妈能做到这一步我都没想到。

    江修仁高兴地说:是,我知道了,爸爸。还有一件事情,还有1个多月就是婚礼了,我想带淼淼去趟京城,一是结婚请帖,二是我需要办一些事情。大概要两个星期,您有什么要我办的吗

    你把时间告诉秘书。还有,林鑫的绿卡是怎么回事

    这下轮到江修仁吃惊了:爸爸,您怎么会这样问

    他是国家关注的人才,他的知识与研究方向国家很需要,他在科技部是挂了号的,所以他的绿卡国安很关注。我们省就他一个,林智真是教子有方。

    江修仁笑着说:爸爸,您这样说就不对了,我岳父以前老是跟着您做牛做马的,哪有时间照顾他们俩,岳母也是事业型的。淼淼说他们家什么都可以没有,保姆一定不能没有。

    父子俩笑了起来。

    爸爸,其实也没什么。林鑫很有想法,他要绿卡的原因是想出行方便,他马上就回来了。不知道我的孩子将来有没有舅舅一半聪明

    江南:话外音:偶对你是相当的无语

    在一个聚会上,林淼再次看到了邓晓。林淼好奇这次邓晓为什么陪着一个不怎么样的男人在一起。

    邓晓踱步走到林淼的跟前:林淼,恭喜你。

    邓晓举起酒杯。林淼抿嘴一笑:谢谢。不知你这番话里有几层真心你不恭喜我,我也不会怪你。邓晓的尴尬全落在林淼的眼里,现在她知道邓晓曾经在江修仁面前一直扮演着纯情少女。这种女人典型的拜高踩低,所以林淼很不感冒她。

    邓晓看到林淼对自己没有一丝的好奇,对着自己的脸总是没有焦距。她自己先憋不住了:林淼,你怎么不问问我跟阿仁与钢子的关系林淼噗哧一笑:如果我说你从没存在过我的记忆里你是否觉得很受打击但事实就是如此。因为此刻我是江修仁合法的妻子,而在可遇见的将来你都不可能成为赵钢的合法妻子。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我要告诉你的是,那两个男人比你想象的还要聪明万倍。别以为自己很会吊男人,其时是他们在玩你。对于你的倾情演出,他们只选择当观众,如此而已。反正他们又不吃亏,一辆好车或者一套房子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还真不算什么。我知道是你向黎美娴透露了我跟赵钢去他部队的事情,但你看,我依然是他江家明媒正娶的小儿媳妇。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林淼看着邓晓半白半红的一张浓妆艳抹的小脸,继续打击她:有时候我真的很佩服你们这些女人,个顶个的聪明。借刀杀人这一招人人都运用得炉火纯青。人人都充分体现达尔文物竞天择的理论,想尽一切办法,哪怕是最卑鄙的办法也要把对手打翻在地。我没有说你们争取你们要的男人是错的,但你不能伤害无辜的人。凭真本事吃饭的人才会真正得到他人的尊重和好感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