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辣文肉文 > 用尽一生去爱 > 第19-20节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第19章 知法犯法

    蓝放与单立文都被控制起来了,他们均获刑8年。

    所有人都以为妹妹单立文出了这样的事情,哥哥单立车至少会被调离,甚至离开公安系统都是有可能的。可是他不但没事,江修仁还继续用他,而且就按照他的职务,排名第一的副局长安排分管的工作。这让所有人都不清楚这个江老二到底要干什么

    于丁直到退休了,才算是真正明白江修仁的用意。他单立车已经是一个有污点的人了,在仕途上不会再有发展,而且也很有可能被他的上线放弃,最重要的是,把单立车继续摆在那里,就是他陈柯最大的笑话。他庆幸自己没有成为江修仁的敌人。真不愧是学心理学的,于丁感叹到。

    成城被树立成了典型,还荣记个人三等功一次。北宁市市委、市政府授予成城公安标兵的荣誉称号。还被评为北宁市的十佳青年。并在一年转正后,成为外事科的副科长,时年21岁。而这一切,最高兴地是林淼。

    中秋这天的晚上,似乎所有的北宁人都出动了。所以整个公安局都动了起来,从局长到普通民警都到街上执勤。当然我们帅帅的江局长肯定是以身作则。他吩咐林淼在他执勤的附近里等着。

    林淼一个人在cd逛着,定购冬季的新款。林淼跟cd北宁的店长小米已经处得像朋友一样,她正跟小米在研究款式,没想到一抬头,却碰上了省长赵永能的公子赵钢,他手上挂着的人让林淼大吃一惊,居然是邓晓。林淼看了几眼邓晓,这个女人手腕实在了得,刚被书记公子抛弃,转身就傍上了省长的公子。看来在这些人身边的女人个顶个的聪明。

    赵钢看到林淼很高兴,因为经常在阳光会所碰上,彼此也算朋友。林淼知道这个赵钢跟江修仁不是很对付。

    赵钢开心地走到林淼面前:林淼没想到在这碰上你怎么,江老二不陪你呀要不今天哥哥勉为其难陪陪你赵钢一副天赐恩福给林淼的样子。林淼撇撇嘴:赵钢,你家有镜子吗

    赵钢邪邪一笑:没有。要不现在你陪我去选一块拿回家我当牌位供着。

    邓晓看到赵钢与林淼如此熟悉,她的笑容立刻僵硬。她无视林淼的眼神,笑眯眯地说:阿钢,我想去隔壁看看。赵钢看都不看她,立刻放开邓晓的手:行,你去吧。回头我过去买单。邓晓的腹不停地起伏着,她恨恨地瞪着林淼,在心里密密计算了一下得失,最终理智的选择离开。

    林淼看着离开的邓晓,对赵钢奴奴嘴巴:赵钢,美人脸色都变了,不跟着出去吗

    赵钢嗤笑说道:林淼,你这是损我呢。

    林淼立刻举起双手:别,我绝没有那个意思。我只想着莫辜负这花好月圆的良辰美景。

    赵钢深深地、满含深意地看着林淼,半真半假地说到:可惜呀,只有你林淼才是那谁家院。

    林淼不禁对赵钢刮目相看,心思一动。真真印证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看起来有勇无谋的赵钢原来是那样知的一个人。

    林淼站起来,走到赵钢身边,轻轻伏在他的耳边呢喃: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便赏心乐事谁家院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

    赵钢的脑袋嗡的一下,林淼的嘴唇似有若无地碰到自己的耳朵,似撩拨、似亲吻

    店里的人都惊呆了,赵省长的公子一向张扬,广南省无人不识君。而林淼的是江修仁的禁脔是很多人都知道的,此刻两人的行为却是那样说不出的暧昧。赵钢与江修仁一向是各自圈子的领头人,赵钢虽然长得没有江修仁漂亮当然,像江修仁这样的妖孽也没有几个,但同样是一表人才。他是一名职业军人,很有军人的范,是广南省最年轻的大校,著名的钻石王老五之一。他一向与江修仁不相伯仲,在广南的公子哥中各占半壁江山。

    小米惊恐地看着林淼。画外音:林淼,你玩得太大了

    赵钢笑了,他反过来抚在林淼的耳边,一只手搂着林淼的细腰就这样当着众人的面把林淼拉向自己的怀里:遍青山啼红了杜鹃,那荼蘼外烟丝醉软,那牡丹虽好,他春归怎占的先闲凝眄兀生生燕语明如剪,听呖呖莺声溜的圆。

    林淼没想到赵钢大胆如斯,她致的小脸涨得通红,两只手推攘着赵钢,却不敢动作太大。可在旁人的眼里就是一副你情我愿的、欲拒还迎的、在情人间被广泛运用的小把戏。

    赵钢,你疯了,快放开我江修仁不会放过你的

    赵钢戏谑地看着林淼被抓包的样子:林淼,你太不够意思了,我这不是按照你的剧本演出吗怎么河都没过,就开始拆桥了。

    林淼的脸更加的红了,她在挣扎中看到邓晓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回到这里,她鄙夷地看着林淼。林淼被邓晓这样看着,反而镇静下来。她不再继续挣扎,放下推攮着赵钢的手,让赵钢在她林淼的媚眼里溺毙:赵钢,对于我来说,东边的狮子与西边的老虎没有本质的区别。

    赵钢重重吻了一下林淼的嘴唇:聪明的女人可是我想告诉你,或许老虎不会勉强你呢他能让你在他的领地上享受充分的自由。赵钢的手依然扶着林淼的细腰。

    林淼赵钢因为长期带帽子而留下的帽檐痕迹的额头,嘴与低着头的赵钢的嘴贴得很近,仿佛一说话,两张嘴唇就会碰在一起。林淼软软地说:充分条件是你的领地,必要条件是你这头老虎能否保证猎物的安全

    赵钢笑眯眯地说:要不我们试试毛主席他老人家说得好,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赵钢的手摩挲着林淼柔软的细腰:江老二把你养得够熟的,都能滴出水来。

    林淼一把撑开赵钢的大手,涨红着小脸:关你什么事你跟他一样变态

    赵钢耸耸肩膀:我从没说过我不是变态。听到赵钢的话,林淼忍不住笑了,她拍拍赵钢的俊脸:兵哥哥,改天带我去你的军营玩玩,怎么样

    行呀,我最近俯卧撑练得还不错。赵钢痞痞笑道。

    林淼的脸又红了,却硬撑着说道:你还是回家练好花样游泳我们在说吧。

    赵钢哈哈大笑。

    江先生,晚上好。小米大声说道。

    江修仁笑眯眯地回答:美女,如此良宵,你的声音大得实在有点煞风景。他一把推开还矗在门口的邓晓走到林淼的身后,一只手搂过林淼,一只手固定林淼的脑袋吻了上去:淼淼,中秋节快乐

    林淼的嘴唇上全是江修仁的口水,她明白这是江修仁故意的。江修仁霸道的让林淼在自己的怀里,笑眯眯地对着赵钢说道:钢子,今天好兴致。可是你站错地方,那里的衣服比较适合你。江修仁指着店里专门摆放打折旧款衣服的角落。

    赵钢同样笑眯眯地回答:我无所谓,我穿便服的机会不多,舒服就行。

    所有人都暧昧地看着邓晓,邓晓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的,她再没有往日的趾高气昂。她一向领导广南的服装新潮流,她是广南省电视台的台柱,新闻频道的主播。本来上次与林淼的事情让她大大丢了面子,可很快的,她就傍上了赵钢,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

    林淼一把推开江修仁,对着两人说到:你们俩都是混蛋真以为自己多能有本事你们两个真枪实弹地干上一场,谁死谁活各安天命。用一个弱女子说事算什么真本事

    林淼抛下愕然的众人,快步走了出去。她在邓晓的身旁停下,轻轻说道:即使心里软弱如棉,也要扯起虎皮站直身体,唯有如此才是生机;即使骨子里在渗血,即使身上已是伤痕累累,在人前依旧要硬撑着若无其事,谈笑风生,不能失礼于人。邓晓茫然地看着林淼

    赵钢若有所思的看着林淼的背影

    江修仁反应过来以后,赶紧追了出去,把林淼紧紧搂在怀里:淼淼,你这是干嘛乖了,别生气了,今天是中秋,我们高高兴兴地好不好

    放开我我要回家林淼拼命挣扎。江修仁笑着说:淼淼,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就像一个随时要攻击天敌的小刺猬。

    此处删去4400字

    林淼绝望地闭上眼睛。

    第20章 如雷灌顶

    中秋过后,林淼开始了她的职业生涯,她被分配在外事办的三科,专门是负责全市公派人员出国的资料收集、办理。这让她几乎每天都要看到成城。外事办的人都知道她是黄颖的女儿,也知道黄颖也许要做副市长了,都不为难她,知道她年纪小,也都乐得把她当小孩。

    当林淼接到赵钢电话的时候,她愣住了。没想到这个赵钢来真的,原来自己已经成为他与江修仁抢夺的猎物。

    赵钢的声音很好听,很有磁。一口标准的京腔京韵让林淼听得很舒服:怎么,赵大公子,有什么好事想起我了或者说比赛已经开始

    赵钢非常磁的声音传来:林淼,你是我的朋友,不是我的猎物。今天旅有演习,我想问你有没有兴趣类似的演习很多年都没有搞过了,机会难得。有些当了5年的兵复员回家都没有真正经历过这类演习。

    林淼顿了一下,高兴地说:我要去

    林淼刚一上车,赵钢的司机,一个帅气的年轻小伙子大声说道:嫂子好林淼一阵恶寒:别呀,小帅哥。你这不是害我被你们领导的真龙天女追杀吗我叫林淼。赵钢哈哈大笑。

    看到车子停在cd门口,林淼疑惑地说:来这干嘛

    赵钢林淼的头:林淼,别多心。我给你订了一套今年cd的军装款式。去换上吧。林淼看着赵钢的眼睛,一动不动:赵钢,别告诉我你想追我。赵钢给林淼打开车门,笑眯眯地说:去吧,小米在等着你。

    小米看到林淼,她的脸色有点不自然。林淼看到店里的小姐好像都不是很自然,她疑惑地问:小米,是不是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呀

    小米摇摇头:淼淼,这是赵先生给你订的。林淼这才明白原来这些人以为江修仁输了,赢的是赵钢。林淼也不解释,她换上衣服。

    哇林小姐穿真是好看极了。那些小姐异口同声说到。

    衣服是军绿色的,林淼穿起来的确很潮。赵钢很有心,还给配上了鞋子与帽子。林淼走出店里的时候,引来路人频频驻足观看。林淼自己也很满意这套衣服的效果,够潮、够时尚。

    赵钢看着林淼款款走过来,林淼的确很出众,难怪现在江老二都不怎么出来玩了。就是玩也总是把林淼带在身边。中秋的事情传开以后,圈子的议论很多,可是那些人很奇怪,为什么反而两个当事人却保持缄默其实他和江修仁都很清楚,这是林淼在挑事呢。

    赵钢比林淼正好大一轮,潮人林淼跟在他身后进到营区,整个营区都炸开了。人人都找机会来看看他们尚未婚配的军队钻石王老五赵副师长的时尚达人女朋友林淼同志。

    林淼没想到赵钢居然是个师长,而且是负责军事技术的副师长。这让林淼睁大双眼,张大小嘴巴:就你这兵痞样,还是负责技术的

    赵钢把可爱的林淼圈在怀里,吻了上去:真甜当林淼反应过来想要挣扎的时候,赵钢放开林淼,看着林淼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的,十分生气的样子。他笑着笃定地说:林淼,我猜你现在已经在暴怒的边缘。

    林淼垫起脚尖,两只手用力捏住赵钢的脸:我不是你们俩的猎物你要搞搞清爽

    赵钢哈哈大笑。他走到窗边,看着外面那些探究的目光,收敛笑容,无力说到:林淼,我喜欢你,或者说我爱你。不要问我为什么,因为我自己已经问过自己很多遍了。我,没有答案。我知道,你不喜欢江修仁,但你也不见得有多喜欢我。其实我想说,如果你愿意给我机会,我希望能成为你的丈夫。

    林淼明白,赵钢的这番话绝不是假话,或者说是为了打击江修仁得到自己的一种伎俩。她知道赵钢是真诚的。他对林淼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站在林淼的立场,他从没有江修仁那种高高在上、咄咄逼人的丑恶嘴脸。林淼走到赵钢的身后,低着头:对不起。

    赵钢摇摇头:林淼,你没有对不起谁。你就是你。其实我很高兴我在你心里的排名在江修仁之前。

    林淼再一次睁大双眼,难到这个也是学心理学的赵钢回头看着林淼傻掉的样子,他笑着把林淼揽在怀里:林淼,揣测对方的想法是我的职业技能。

    难怪你们俩斗了那么久都没有分出胜负。现在我明白了,不是你穿了江修仁的旧鞋,而是江修仁穿了你的旧鞋。

    赵钢又吻了上去:林淼,你真的很聪明

    林淼坐在咖啡厅看着外面的秋雨,还不到到傍晚,可天都已经暗了下来。路人的行人脚步匆忙,似乎每个人都很疲惫,大概都感染了让人伤感的天气。

    林淼想到赵钢,昨天两人谈了很多,也谈到了彼此。林淼没有勇气去承受这样离开江修仁与赵钢在一起的后果,别说是考虑家人,就是自己的这一关都过不去。她没有喜欢赵钢到可以不顾一切的程度,她看得很清楚,即使与赵钢能成功,彼此也不会幸
无处可逃sodu
福。一个省委书记的儿子的禁脔成为省长公子的妻子,一想到这,林淼自己先一阵恶寒。林淼自嘲的想,自己生凉薄,自私自利。看来江修仁还说对了,自己就是个小白眼狼,怎么养都养不熟。

    看着越来越密的秋雨,林淼轻声吟诵着:

    秋花惨淡秋草黄,耿耿秋灯秋夜长。

    已觉秋窗秋不尽,那堪风雨助凄凉。

    助秋风雨来何速,惊破秋窗秋梦绿。

    抱得秋情不忍眠,自问秋屏移泪烛。

    泪烛摇摇爇短檠,牵愁照恨动离情。

    谁家秋院无风人,何处秋窗无雨声

    罗衾不耐秋风力,残漏声催秋雨急。

    连宵脉脉复飕飕,灯前似伴离人泣。

    寒烟小院转萧条,疏竹虚窗时滴沥。

    不知风雨几时休,已教泪洒窗纱湿。

    她暗暗思量,原来林黛玉当时的心情并不是一种无病呻吟的宣泄,而是人的其中一种追求。现在的林淼能理解林黛玉了,虽然自己已经拥有了曾经梦寐以求的生活,最好的物质的享受,最帅、最有身份的男人围着自己,虚荣心得到充分满足,可是此刻的自己依然不见得有多开心。曹翁的伟大就是他从灵魂深处发出对人勾勒的呐喊,他准确把握住人里永不满足的神脉络。

    黎美娴打断了林淼的沉思:我可以坐下吗

    林淼有点意外:你在跟我说话吗在一看,似乎有点脸熟。但想不起在哪见过。黎美娴看到林淼茫然的样子,她气愤坐下:林淼,你不要装了。我不信你真不知道我是谁

    林淼扑哧一笑,她想起是在哪见过这个女人了。她耸耸肩膀:别以为自己真的多能,你不说这句话我还真想不起你谁。

    你

    什么你呀,我的。我警告过你别出现在我面前,你找不着我。有本事你找你男人去,找我干嘛我想说找你老公,可是又害怕应宣和陈雪抓破你的脸。林淼一针见血地说道。

    哼别以为你做了什么别人都不知道。我已经知道你昨天跟赵钢的丑事,你等着吧,阿仁不会放过你的

    林淼紧张地说:你的阿仁知道了吗

    黎美娴看着惊慌失措的林淼,得意洋洋地回答:现在才知道害怕,晚了。我早跟你说过,你斗不过我的。阿仁迟早还会是我的。

    林淼气定神闲地拨通江修仁的电话并开启扬声器:喂,你最忠实的部下黎美娴副总裁要找你爆料。林淼把电话递给黎美娴:接通了,你可以开始说了。

    黎美娴还不相信,她以为是林淼的什么花招,她疑惑地把电话放在耳边,扬声器里清晰地传出江修仁的声音:淼淼,什么爆料你在哪

    黎美娴吓得电话差点掉了。她做梦都没想到林淼竟敢拨通江修仁的电话,现在的她真是骑虎难下,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

    没听到说话声,江修仁这才明白黎美娴真的在听电话。他沉声说到:阿娴,你又在搞什么花样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你以为你是谁林淼看着黎美娴,咯咯地笑了起来:说呀,黎副总裁,你怎么不说了。

    林淼的电话声音很大,周围的人都看向她们。黎美娴致的妆容依然无法掩盖她扭曲的脸。

    阿娴,再有下一次,我希望看到你的辞职报告。江修仁挂断了电话。

    哈哈,林淼放声大笑,她十分不厚道的大声说:黎副总裁,上次我就跟你说过了,脸是自己去丢的,面子是别人给的。看来你学艺不,还是回去在练练再出来显吧。想想你还能到哪去找这样一份工作别在这丢人现眼了。

    滚林淼收敛笑容,厉声说道。一杯喝剩的咖啡泼向黎美娴的脸,咖啡顺着她的脸啪嗒、啪嗒地流下来。狼狈的黎美娴看着周围的人都在看着自己,很多人都是认识她的,她也认识很多人。她现在懵了,不知道该从哪里找回自己的场子。看到没有黎美娴似乎没有离开的意思,林淼恼怒说道:滚难道你真想等着你一厢情愿的那个妖魅男人来收拾你这个总搞花样总往自己脸上贴金的老女人吗

    离她们最近一桌的人忍不住都笑了起来,其中一个跟林淼说:美女,我真服你了,说话都不带标点符号的。另一个立刻接上:而且语句十分的通顺,这是最难得。美女,你真文化哈哈周围人全都笑了起来。

    黎美娴晃晃悠悠地站起来,踉踉跄跄地离开了原来,她在江修仁的心里什么都不是,她一直被江修仁利用着给他江家卖命。

    天气越来越冷,中午下班的时候,林淼只好回家换衣服。刚回到家里,看到父母严肃地坐在那里,林淼心里咯噔了一下。

    林淼,过来坐,妈妈有事问你。

    你跟江伯伯的小儿子是什么关系明显黄颖在压住自己的火气。

    妈妈,发生了什么事情嗡的一下,林淼想,终于还是来了。她定了定神,镇静地问道。

    现在我在问你黄颖的声音明显升高。林智拉住自己的妻子:别这样,刚刚我们不是都说好了吗无论怎样,都不跟姑娘生气。只是把事情弄清楚就行。

    妈妈,你只有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才能告诉你我们什么关系。

    林智的头疼了,林淼的脾气他们是知道的,她不想说的事,打死也不会说。姑娘,从小我和你们的妈妈都很信任你们。也知道你们都是好孩子,从不干出格的事。所以无论发生什么,我们都可以帮你解决,因为我们是你的父母。没有人会出卖自己的孩子,你可以信任我们,爸爸、妈妈会为你遮挡一切风雨。

    爸爸,妈妈,我希望你们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

    来,老婆,你别说,让我说。林智拦住妻子,不让她开口。是这样的,今天你江伯伯的爱人季然阿姨特意找了你妈妈,告诉她,如果不能让你离开她的儿子,你妈妈提副市长这个事情就算没有了。

    林淼腾地站起来:妈妈,我知道了,这个事情可以交给我来处理。没有人可以让我们一家人难堪我现在可以说的是,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他的儿子,也从来没有愿意过。

    林淼说完,哭着冲了出去,林智与黄颖害怕了。林智把电话打到江修仁那里:阿仁吗我是林智。

    江修仁高兴地说:林叔叔,您好。找我有事吗

    有事。刚才林淼跑出去了,恐怕是去找你的。因为你妈妈今天找了林淼的妈妈,让林淼离开你。

    江修仁顿了一下:对不起,林叔叔。您放心,这个事情我会给您和黄阿姨一个交代的。我现在先去找淼淼,我们回头再说。找到她,我给您电话。

    看到江修仁,林淼上去就是一巴掌,而且就在江修仁的办公室。林淼终于明白什么叫欲哭无泪,她悲愤地说:江修仁,现在你再也没有威胁我的筹码,告诉你的母亲,我从来不屑攀爬你江家的枝头,现在我还告诉你,我到底有多讨厌你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你一刻都没有你给我的,都是我应得的。因为这是你强迫我跟你在一起的代价我妈妈今天受到的侮辱,我发誓,只要我和林鑫还有一口气,就不会这样算了,除非我们两个都死了我妈妈不是不稀罕这个副市长,但她更在意的是自己女儿的尊严被你母亲如此践踏欲己踱人,别把事情做绝了

    莫非反应过来以后,赶紧让大家撤退,他亲自守着门口。

    说完,林淼不再理会,又冲了出去。江修仁立刻冲上去,抱住林淼:淼淼,相信我,我会处理好的本来我想等你有了孩子以后,才把你带回家,可是你迟迟没有怀孕。今天的事情我刚才已经跟你爸爸说了,一定会给你们一家一个交代的。

    交代林淼的肺又炸了:哼什么交代能弥补我妈妈受到的伤害有些伤害可以补赎但无法洗刷。当应宣告诉我她是你未婚妻的时候我就告诉过她,我比任何人都要希望她能成功。你知道的,我从不撒谎。现在请你告诉应宣,这次我还是希望她成功。你们这种高高在上的人都是自己尊如菩萨他人似如粪土,警告你周围的人,别在让他们出现我和我家人的面前我要是疯起来,死了我才会认输的林淼奋力推开江修仁,可是江修仁怎么会让她去推开呢

    放开我,你这个变态,你放开我你真让我恶心。知道我为什么要逃去美国吗因为我听到你跟江修文在厕所的谈话从那时起,我就告诉自己,一定要离开你可是你把我抓了回来,却又如此践踏我与我家人的尊严你比你那些女人更令我憎恨我不知道我林淼的身上到底有什么你非要我不可的理由你说出来,我改还不成吗林淼哭着说道。

    江修仁一只手死死抱住林淼,一只手拿出电话:应宣,我是阿仁。你不该把心眼动到我妈妈那里,如果我不能如愿的娶淼淼,我发誓,谁也救不了你。我是怎样的人,其实你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因为你早已经把我琢磨透了。

    应宣终于崩溃,她在电话里大哭:阿仁,你不能这样对我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比我更爱你林淼本不爱你

    应宣,你听好了,你不再是我的妹妹。江修仁在电话里大声吼道。

    林淼懵了,她没想到江修仁居然可以做到这样,她无法分辨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江修仁那天江修仁与他哥哥的谈话依然历历在目林淼走了,她的脑子乱糟糟的,她无法分辨江修仁那句话是真的,那句话是假的。他被江修仁拉着离开,都是警察,当然能了解这种比较狗血的桥段。人人装作努力工作的样子,眼睛紧紧盯着门口,害怕错过任何一幕经典镜头。

    林淼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站在江修仁家的门口。

    看到儿子把一个年轻女孩带回家,季然知道这是林淼,虽然有8年没有见过林淼,但还是能认出来。江修仁看了一眼妈妈:妈妈,现在我不想跟你说话,我的脾气你知道,不要让事情恶化,否则你会更难堪。

    林淼困惑地看着江修仁,今天江修仁的表现让林淼觉得那天听到他与江修文的谈话是否真的发生过此刻这个男人恶狠狠地盯着自己的母亲,眼里的凶光让自己的母亲都打了一个寒战。她不明白这个江修仁为什么非她林淼不可。她不知道自己身上到底有什么让江修仁如此着迷。林淼不认为除了江修仁还有人会比他对自己更好,这样的宠爱自己。计良都没做到。计良只爱自己,但他无法理解自己对成城的感情,所以他对成城只是敷衍,可江修仁却是真心地看顾成城。

    江修仁把林淼带到房间,他告诉林淼:这里是我房间,你呆在这里。我要去跟爸爸谈谈。这里的东西你随便看,我也很久没回来了,我对你没有秘密。这里以后就是我们的家了。

    我叫人帮你熏香,你先休息。林淼点点头。

    江南看到儿子:你妈妈在房间里哭。

    爸爸,现在我管不了她,本来我想时机成熟以后,才跟你谈的。可是应宣太有心计了,我这样做,也是为了妈妈好,让她不要被别人卖了还要帮人家数钱,明白到底怎样才是为我江家好。

    江南点点头:其实说实话,应家的姑娘我也没看上。鬼心眼是挺多的。

    爸爸,我们不是世家,你只是政客,党的高级官员,如此而已。所谓铁的衙门流水的官就是这个意思。所以我们只能赚我们该赚的那部分钱,分得我们该分得的那部分利益。如果我娶了应宣,就会破坏平衡,所有人都会防着我们江家。第一个不满意的就是宋家。我们的手绝不能伸得太长,为什么应伯伯总是鼓动应宣的心思,因为他知道,只要我们两家联姻,你就会失去信任,他们会觉得你是野心家。而最大的好处只能是他应书记得到,因为他很有可能取代你这个江书记进入中央序列。

    江南如雷灌顶,季然一直在门口偷听,听到这里,她推门进来,愧疚地说:儿子

    江修仁看了一眼妈妈,说到:很多人都说妹妹能够嫁到宋家,是我们江家也是妹妹的奇迹,能够嫁进这样的世家豪门。现在我告诉你们真实的原因,那是出于他宋家的需要,他宋家需要一个有能力、有官声的代言人来对抗周家。现在很明显,应书记也看到了这一点,他想取代你自己坐上这个位置。为什么宋飞琅这个目空一切的大公子如此给我面子,跟我称兄道弟因为他知道我完全了解这里面的内情

    阿仁,没想到你看得这么透彻,我这个做父亲都没有想到。

    爸爸,你是当局者迷。因为你已经被你周围的一切蒙蔽了双眼,你上位太久了,体制决定了你周围都是捧你的人。而应书记才刚上来,所以他没有失去判断。很多人都说我把单立车摆在那里是要看陈柯的笑话,这只是一部分原因,最重要的是,我知道什么是组织原则,我们的国情决定了我们要遵循的原则,我们不是规则的制定者,只是实施者。破坏游戏规则的人只能被这个社会无情的淘汰掉。

    最后,我想说的是,我爱淼淼,我只会娶她,只有她有资格孕育我的孩子。

    季然看着自己的小儿子,她把想说的话咽了下去。小儿子一向心机沉,他从来都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他今天的一番话让季然与江南选择接受。只要儿子自己高兴,他能摆平林淼就行了。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