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辣文肉文 > 用尽一生去爱 > 第13-15节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第13章 极品帅哥

    林淼在浴室就瘫软在江修仁的怀里,江修仁抱着林淼享受着水疗按摩,玫瑰油的香气沁人心脾。江修仁抚着林淼,享受着彻底满足后的余韵。

    他点上一支香烟:如果不是我本来就有计划来美国,那这次你是成功了。我的行程应该是明天到美国,我原想着也把你带过来,我叫他们准备资料的时候,他们告诉我,这本护照的号码已经签了美国了。我没想到,你的演技如此湛,差点把我都给骗过去了。我一查才知道,原来林鑫也到了美国,你的嘴够严实的。我以为你是来投奔林鑫的,没想到你是来投奔小朋友的,还真是小瞧你了。

    林淼觉得此刻应该保持缄默。

    林淼再次瘫软在江修仁怀里的时候,她闭着眼睛说道:你是上了发条的吗然后沉沉睡去。

    江修仁把林淼抱上大床,让林淼躺在自己的怀里,林淼自觉地把手抱着他的脖子,无意识的嗅嗅他身上的味道,然后温润的呼吸声似有若无的飘进江修仁的身体,他紧紧手上的可人儿,带着笑意也睡着了

    林淼醒来,动了动,江修仁也醒了,他打开床头灯,那种感的慵懒让林淼移不开自己的眼睛,她想,所谓的秀色可餐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淼淼,想喝水是吗

    我是饿醒的。话没说完,林淼的肚子就响了起来,江修仁哈哈大笑,林淼只好让自己蒙在被子里扮鸵鸟。脸红红,在江修仁看来,就是初夏的那一抹晚霞。

    他们刚坐在餐桌上,林鑫进来了,看到他们,舒了一口气:我也没吃,今天累坏了,有一个帮忙的本科生搞错了一个数字,让我们白忙了一天。如果不是我及时发现,恐怕今天又得通宵了。

    林淼赶紧站起来,心疼地接过林鑫的提包,跟着林鑫进了客房,江修仁也跟着进去了,看到林淼熟练地帮着林鑫放水、找衣服、给他滴油,嘴巴还不停地说:快,洗洗吧,等你吃饭,我们不急。别洗太久了,胃受不了的,我看到他们做了你爱吃的可乐翅,还有鱼头豆腐。晚上我给你按按。

    林鑫大刺刺地就把自己脱得只剩下一条三角ck内裤,衣服、裤子都乱扔,进到浴室。林淼一样样的跟在他后面捡起来。

    林淼看到了,遂说:ck什么时候出了这种款式的内裤

    林鑫疲惫地说:刚出,我前天定的。

    江修仁笑着说:看来林鑫一向都是奴役你的。

    林淼想了想,还真是。遂笑道:习惯了,在家他也是这样的。

    江修仁沉凝了一下:林鑫不是还要呆一年吗要不叫他搬过来住吧他可以得到很好的照顾,可以专心做学问,你也可以放心,一举数得。

    林淼想了想:这里太远了,我怕他不愿意。

    要不让他自己选一套房子吧林淼想,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他这种身份出来的能行吗

    没问题,我明天让一个律师过来陪着你们,买了房子,林鑫申请绿卡十拿九稳。

    江修仁递给林淼一张卡:号码是我的生日。

    林淼接过,却满脸通红,江修仁当然知道原因,但他没吭气。林淼期期艾艾地说:我,我不,我不知道你的生日。

    江修仁打开钱夹:看清楚了。

    林淼红着脸点点头。

    在餐桌上,林鑫鄙夷地看着白日宣的两人。林淼看着林鑫的样子,脸在瞬间红透。

    江修仁哈哈大笑,他十分满意自己的劳动成果。

    晚上睡觉时,林淼搂着江修仁的脖子,笑眯眯地问:上限是多少

    江修仁把林淼压在身下,嘴巴准确地咬上林淼的粉嫩小樱桃:没有上限他与林淼都不能再说出话来。

    第二天一早,林淼赤脚走下来,经过一晚上的休息,她致的小脸充满粉嫩的光泽,长发披散着遮挡住前的春光,白皙、稚嫩的肌肤上只穿着一条苏格兰冰丝短a睡裙,不很暴露却有一种强烈的青春感。

    看着穿上一身簇新的出国专用警服的江修仁,要多帅就有多帅,要多拉风就有多拉风,林淼尖叫一声,冲进江修仁的怀里,搂住江修仁的脖子,两只脚跳起来,圈在江修仁的腰上,甜腻腻地说:帅哥你真是我眼见过的最帅的帅哥

    江修仁被吓了一大跳,一个身影冲进来。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林淼已经在他怀里了。一阵爽朗的笑声让林淼这才发现沙发上坐了三个男人,林淼又叫了一声,想从江修仁的身上下来,江修仁也才完全反应过来,刚才发生了什么。林淼的脯顶着他,他知道林淼全身是真空的,这个亏,他江修仁是不会吃的。他立刻转身,让林淼不被那三只色狼看到,可是林淼白花花的大腿刺目着大家的眼睛。

    江修仁赶紧抱着她快步走向楼梯,可是一只色狼的却发出令江修仁抓狂的声音:美女,我们都看光了,别藏着、掖着了。另一只色狼继续说道:哟,这腿是我眼见过最漂亮的腿了。可惜怎么腿上怎么有那么深的红印呀最后一个不甘示弱:这你就不懂了吧这腿上的红印说明他们昨晚用的老汉推车。三人毫不在意的爆笑。

    林淼躲在江修仁的怀里,一句话都不说,她觉得今天的楼梯好长。进了房间,她闷闷地说:我不活了。而且拒绝下来,一直就这样搂着江修仁的脖子:我不下来,你也不许走。别说脸,全身都红了。

    江修仁又气又笑:行了,谁叫你不换衣服就下来。知道错了吧说完低着头,似笑非笑地看着林淼白花花的脯。林淼蒙住他的眼睛:大流氓江修仁哈哈大笑。

    这里除了你和林鑫我就没发现公的,哪知道会是这样。都怪你,都怪你。林淼撒娇道。

    好,好,好。都怪我,洗洗快下来吧,待会我还有点时间,可以陪你们去看房子。

    林淼高兴地说:真的

    江修仁重重拍了林淼的屁股:煮的快去

    林淼下来的时候,特意穿了长裤,这次不光是那三只色狼,江修仁也大笑起来。林淼脸红红的走到江修仁的身边,江修仁搂过她指着那三人说:淼淼,这三只色狼都是我过命的兄弟,本来我们应该跟他们同一班飞机。

    林淼害羞地说:你们好,我是林淼。

    牧农,是国安的;你叫他大哥;项羽,是中纪委的,你叫他二哥;应宗,是我的同行,公安部,你叫他三哥。

    这是淼淼。

    林淼注意到江修仁第一次在外人面前让别人叫自己淼淼,与在广南时不一样。后来林淼知道,他们都是一个利益团体的,刘东方等人是不够格的,那些人或多或少要靠着江家,而这几位才是真正的兄弟与最牢靠的合作者。牧农的父亲是商务部长;项羽的父亲是南方军区司令员,他的姐姐项霓就是嫁给了江修文;应宗的父亲是闽南省委书记。

    他们这次过来就是代表华夏引渡一位在逃的副省长。此人原来是能源大省的分管能源的常委副省长。很多年以后,林淼才知晓,他们这次从这个人的手里拿到了近乎一个亿。

    林鑫看到穿上警服的江修仁,没有意外的,也张大个嘴巴,睁着大眼睛,然后喉咙动了动:极品帅哥,林淼,你有福了。我为什么不是女的

    全体人员:。。。。。。。。。。。。。。

    林淼悄悄对林鑫说:选房子的时候,不用考虑价钱,如果你愿意办绿卡待会就跟律师说了。这种机会不是人人都有的。

    林鑫吞了吞唾沫:我们是不是太狠了

    林淼立刻骂道:神经病

    林淼后来知道,他们选定的房子可以办理10个高级投资移民。林鑫虽然拥有绿卡,却终身报效国家。这个身份,只是为了减少他出行的麻烦。但他经常带着不同的女人到美国度假,他终身未婚,却拥有一个儿子跟着林淼生活。

    傍晚的时候家里又来了一位客人,一个娇客,她叫应宣,是应宗的妹妹,今年24岁。是闽南省某个律所的律师,这次也是来美国公干的。

    应宣好不容易争取到这次出差的机会,因为她知道江修仁在美国。两边的长辈对她热烈追求江修仁持默许的态度,特别是江修仁的妈妈早已经把她看做未来的儿媳妇。但江修仁却从没跟她正式提过。她知道江修仁有很多女人,却从不碰她。

    大家都是场面上的人物,但当她看到林淼时,还是被吓住了。她做梦都没想到,江修仁会把一个女人藏在这里,她了解江修仁,江修仁玩女人是很有分寸的,从不把女人往家里带。她有了危机感,这个女人对江修仁来说,是特别的。

    她稳了稳自己的情绪,平复了见到江修仁的喜悦心情,看着林淼微笑着说:你好,我是应宣。欢迎你来家里做客。

    林淼想,看在房子与林鑫的绿卡上,我忍,以免让人说我过河拆桥。她眼皮都不抬:你好,请自便。转身离开回到房间。

    剩下的三人幸灾乐祸地看着江修仁。江修仁觉得头开始疼了他们这些人从不会为了女人翻脸,哪怕是为了自己的妹妹。利益、平衡、团结、安全,才是他们在意的。

    晚上,6个人到ru吃饭、跳舞,整个ru衣香鬓影,大家随意地吃喝,时不时的能听到某个地方传出一阵爽朗的笑声。侍者不停地穿,看到那些侍者,林鑫想,这样看来,这些侍者不用很久,所走过的路恐怕就能绕地球一圈了。一句唐诗跃进林淼的脑海,朱门酒丑,路有冻死骨。林淼喝着香槟,她的最爱。眼前的这一场华丽丽的饕餮盛宴犹如贾府的贵妃省亲。三春过后在这里还能看到多少故人又涌进了多少新人

    林淼看到江修仁与自己穿着情侣装,脸色稍好。应宣却一直控制自己的情绪,林淼想,真不愧是做律师的,我看你忍得要生癌。

    应宣看到林淼脖子上的项链时,有立刻上去扯下这条项链的冲动。她忍了很久,握紧拳头,又放下,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才没有上去扯下。这条项链她知道,因为江修仁为了能买到这条项链花了很多心思。她以为这条项链是要送给自己的,没想到现在却带在这个女人脖子上。

    大家都在喝酒跳舞,她看到林淼进了洗手间,立刻跟上。林淼看到她,一点也不意外,也难为她忍了一晚上。

    林淼看都不看应宣,洗了手就想出去。应宣拉着她:你不会有机会的,我是江林淼立刻打断她的话,甩开她的手:打住我不管你谁也不想知道但如果你骚扰我,我就跟江修仁没完

    你

    你什么你你以为你是谁我警告你,离我远点我还告诉你,我这次来美国,是逃出来的,可是你看到了,我没有成功。我在飞机起飞的那一刻被他抓住了,那是一种比死亡更令人害怕的绝望。所以,你不能出现在我的面前,你要找的人不是我。最后,我比任何人都还要真心地祝你早日成功,让他放了我。

    林淼走了出去,应宣徒然地靠在洗手台上,听到江修仁关心、责备的溺爱声音:怎么那么久

    补妆。林淼没好气地说。

    江修仁哈哈大笑:我的淼淼从来不需要化妆的

    听到他们远去的声音,应宣流下眼泪。当她听到林淼说这一种比死亡更令人害怕的绝望,她相信林淼说的话。

    第14章 女人女人

    第二天早上,应宣看到林鑫,江修仁告诉她是林淼的双胞胎兄弟。现在在美国学习。

    林鑫礼貌地与应宣打了招呼,并替应宣拉开椅子。他兴奋地说:林淼,今天我请了假,我要立刻搬进去,待会就回去搬东西退房。我准备出租两间房作为平日的开销,我吃够方便面了,我要请一个会做饭的。

    江修仁笑着说:你还是回学校做你的学问,我早交代下去了,一股脑地都给你搬过去。房间就不要出租了,这么好的房子太可惜了。那些事情律师会处理的,你就好好做你的学问,别让淼淼担心就行。

    林淼也很高兴:那我可以过去住吗

    江修仁瞪大眼睛:不可以你过去了,我怎么办

    林淼无视三只色狼的嘲笑,她嘟着可爱的娇艳红唇,那种油然的稚气感让桌上的男人除了林鑫都看呆了,当然还有应宣。

    江修仁林淼的头:好了,白天你都可以呆在那,晚上我去接你,好不好

    应宣腾地站起来,眼含泪水,冲进自己的房间。应宗说了句对不起也跟着进去了。

    一时间,大家都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只除了江修仁。他给林淼上菜,静静地说:吃饭。可是桌上却没人再说话了。

    应宣看到哭泣的妹妹,也不劝她,等应宣哭够了,他给应宣递上毛巾,平静地说:阿宣,你放弃吧,其实我早知道你不会有机会。我是个男人,我知道林淼对他意味着什么。

    江妈妈一直都站在我这边的。

    应宗摇摇头:没用的,阿仁不是文哥。别说江妈妈,就是江叔叔都不能左右他的决定。阿仁不是个按理出牌的人,这你应该知道。你知道昨晚林淼带的项链吗

    应宣点点头。

    可是你不知道最后阿仁是怎么买到的,他是亲自到京城,送了一方北宋的端砚给阿纯丈夫。因为他打听到宋飞飏与英国的关系很深,而且非常喜欢收集端砚。这份心思到底有多重

    可是林淼并不喜欢阿仁,他为什么

    应宗打断妹妹的话:我们都有眼睛,你千万别跟阿仁说这个,这是他的逆鳞。你是不是去找了林淼以后别再干了,林淼如果因为这跟阿仁翻脸,我的面子他都不会给的。

    应宗安慰自己的妹妹,虽然你们做不了夫妻,但你永远都是他的妹妹。那年在哈尔滨,他拼了命的救了我和你。那时候,那些亲戚都认为我们家完了,个个都躲得远远的,所以他永远都是你的亲哥哥,这一点是不会变的。

    林淼坐着林鑫的车走了,她去指挥佣人搬东西。在车上,林鑫说道:我觉得他可能真的要娶你。

    林淼黯然地说:可是我不愿意。我不爱他,喜欢都谈不上。我对他除了觉得他很帅,很拉风,没有其他感觉,我没有心动,一次都没有。

    林鑫点点头,他们是双胞胎,有时候,是能感觉到彼此的想法的。

    我对他从来没有对计叔叔的那种感觉,但现在我也不会想要嫁给计叔叔。林鑫,你相信爱情吗

    林鑫嗤笑道:你说呢

    原来我认为我是相信的,但现在我发觉我曾经相信的爱情随着时间的推移也失去了颜色。林鑫,我很困惑。我以为我可以不顾一切的与计叔叔在一起,但他一次次的退缩已经让我失去了嫁给他的欲望。但从来只有他的眼睛能让我心动,计叔叔是除了你以外能唯一能让我心动的男人。

    林鑫楼过林淼:别担心,实在不行,老了我们俩继续作伴。说实话,有了这套房子和解决了绿卡,我已经没有继续赚钱的欲望了。这样可以支配的时间更多,我很高兴。

    林淼撇着嘴:我才不相信你会听他的话不出租。

    嘿嘿。

    其实我觉得他说的是对的,租房的人不会爱惜房子的,还赚不了几个钱,得不偿失。

    好,那就不租。

    林鑫低调地搬到新居,没人知道他拥有千万豪宅。

    上帝他老人家一碗水端得很平,他们在拉斯维加斯的赌场,应宣顺手丢了一枚硬币到老虎机,老虎机开始转动以后,她就想走了,可刚一转身,听到老虎机的灯全亮了,然后老虎机开始吐钱,四个大男人面面相觑,赶紧围了过去,看到老虎机显示777,钱堆成小山一样高,而且还在继续吐钱。也引来了很多人围观,工作人员给他们拿了桶。

    林淼激动地抱住应宣:你赢了这是奇迹两个女人抱在一起又唱又跳。两个漂亮的东方女人引来了那些原来关注老虎机的人的眼球。四个男人相看一眼,同时在心里说两个字,女人

    而后,林淼与应宣又灿灿的分开,两个人都觉得不好意思。

    果然四个大男人一人提了一桶到了兑换台。在工作人员的解释下,他们才知道,应宣是第一个赢了这一排老虎机的人,777加上同样的三个草莓。

    江修仁笑道:我都不好意思问,一台机子怎么能出那么多的钱6个人都笑了,因为大家都是同样的想法,只是江修仁说了出来。

    然后应宣与林淼同时说:皇帝的新装

    四个男人:。。。。。。。。。。。。。。

    两个星期很快过去了,江修仁等人圆满完成了公干,从他们四个人的眼睛里,林淼知道他们对结果很满意。

    四个男人已经进行了一天这个世界上一项最伟大的、参与人数最多的、最具有竞技的国粹运动----麻将。林淼想,我们的出
嫂子合集小说5200
口真是越做越有劲,自动麻将桌都能来到大洋彼岸,美国算个屁,我们中国才是顶呱呱的。

    还有几天就要回国了,吃饭的时候,应宣说她的工作还需要多待一天才能完成。江修仁撇着嘴说:我们可不会等你,你自己改机票吧。

    林淼重重地放下手中的碗:你有那么过分吗多待一天不行吗机票又不是不能改你一个大男人,亏你也说得出口。

    四男一女集体张大嘴巴看着林淼,没想到林淼会为应宣出头。这段时间,她们俩虽然不亲密,但也不在敌对。大面上都还过得去,没想到林淼会说出这番话来。

    应宣告诉哥哥:我终于明白阿仁为什么会喜欢林淼。我想阿仁有过的女人肯定有比林淼漂亮得多的。

    晚上,四个大男人继续运动,两个女人在旁边看着,后来江修仁到书房,林淼顶上,林淼的麻将水平按照成城的说法,那是极度令人崩溃的,而且永远没有进步。

    他们打得很快,林淼头晕了。江修仁做的是清一色万子,林淼计算了很久还是没能明白哪些万子能胡牌的。只要有人打一张万子出来,林淼就叫等等,然后开始比划,每个人都知道江修仁是要万子。当林淼自己拿了一张万子想打出去,应宣赶紧收过林淼的手:这张不能打,打这张。三个大男人立刻训斥到:应宣,不许说话

    应宣与林淼同时送三个大男人四只大白眼。

    林淼又了一张万子,应宣马上说:胡了,快放下。

    应宗愤愤然:阿宣,淼淼打牌,关你什么事

    赢了这一把以后,两个女人迅速联手,不再让江修仁上场,江修仁高兴地让位,在旁边看着四人的牌。林淼起牌,应宣打牌,两个女人把三个男人杀得片甲不留。

    江修仁感叹地说:其实阿宣的水平也不怎么样,但她们的运气太好了,挡都挡不住,随便打都能赢。早早项羽听胡6、9万,他气定神闲地等着,江修仁不忍看着他,他摆出林淼的三个6万给项羽看,项羽斜着眼:还有9万江修仁又摆出三个9万。项羽立即崩溃。还有一次牧农从第二张牌听胡单张2万,应宣胡牌的时候,江修仁翻过面前的四张2万给牧农看。牧农大骂林淼与应宣,并质疑她们二人的人品。

    他们打麻将历来都是用美金,数钱方便。基数是500美金。那一个晚上,林淼与应宣每人分了近3万美金。

    林淼拿着钱洒满床上,被江修仁立即就地正法。

    当第二天晚上两个女人又想坐下,鸳梦重温。三个英俊的男人立刻站起来:如果是你们俩,我们拒绝坐下。江修仁哈哈大笑。

    应宣拉起林淼:走,我带你去见识美国的露天迪吧。

    林淼兴奋地说:那还等什么我请你

    众人:。。。。。。。。。。。。。。。

    江修仁赶紧说:快去,快去,你们俩吵得我头都晕了。

    到了会场,林淼看到那里很明显都是一些不是善茬,遂问道:你不怕吗我看这里的人很容易疯的,不,是已经开始有人疯了。

    应宣像看怪物似的看着林淼:你不知道吗有人跟着我们的,要不然,你以为我们能来这种地方

    林淼:。。。。。。。。。。。。。。。

    第15章 文攻武斗

    晚夏的太阳毒辣辣的高挂天空,飞机还在跑道上滑翔,地面上蒸腾的热气形成的薄雾让一切都变了形。林淼静静地看着眼前的一切,没想到,还不到一个月就回到这里。这里是林淼的家,她出生与成长的地方,苦涩的心情并不能阻止她重新回到这里的喜悦。

    回到家里,看到林鑫送给自己的汽车孤独地停在家门口。林淼想到远在美国的林鑫,想到了房子与绿卡。林淼的心定了定,情况并不糟糕,如果不是因为江修仁,他们也许永远都买不起那样漂亮的房子。

    林淼痛快地洗了个澡,开车到了北钢,爸爸去出差了,是去德国。妈妈也到京城开会去了。她没有敲门,轻轻推开计良的门,伸出一个头。看到计良坐着电脑前,努力工作。林淼叫了一声:喵

    计良这才抬起头,看到林淼,既惊讶又高兴,他快步走过来,把林淼拉进屋里:快进来,太阳那么大还出来乱逛。什么时候回来的我以为你会陪着林鑫。

    他太忙了,哪有什么时间理我。只好回来了。林淼笑眯眯递给计良一只袋子:送给你的,打开看看。这可是我跟林鑫跑了很多地方才选中的,看看喜欢吗

    原来是一只栩栩如生的长寿翁翡翠,晶莹剔透,水润异常。一看就知道此物非常。

    计叔叔,这是我和林鑫在唐人街的古玩店看到的。你看,长得多像你。来,我给你带上。这可是用我毕生的的积蓄买的。林鑫都妒忌你了。我还给你配了条链子。是林鑫掏的钱,我是一分都没有了。林淼笑道。

    计良看着林淼给自己带上,专注的表情令计良动容不已。

    淼淼计良哽咽

    林淼抬头看着计良的脸,她扑进计良的怀里:计叔叔

    淼淼

    两人都很无力。

    林淼看着计良的眼睛:事情不会更糟,我得到很多,没有人会比他做得更好。当我经历了那种比死亡更可怕的绝望以后,我的心里承受能力达到了一个新的层次。我应该知足,也没有理由去抱怨,他很慷慨。

    计良怅然若失地看着林淼离开。现在的林淼全身世界顶级名牌,手机都是订制的用宝石镶嵌着林淼的生肖与星座。看来这个江修仁很聪明,他没有给林淼换车。现在林淼随便一只手袋都可以买一辆这样的汽车,有的也许还买不到。而这些生活,他计良是无法办到的。

    请问你需要什么

    我需要你。成城抬头,可不就是这个露出一口小白牙的林淼吗

    成城大叫一声:淼淼

    林淼做了一个嘘的姿势:你还要多久

    一个小时。

    林淼看着忙碌的成城,热泪盈眶。成城把所以的钱都给她了,林淼敢说,成城给她美元的时候,身上有的不会超过100元。因为成城给她的美元还有散的。

    两人回到成城的家,成城的妈妈看到林淼,高兴坏了,立刻出去买菜做饭。

    两人躺在床上,都不知道此刻还可以说些什么。成城对林淼的美国一行只字不提,成城想,任何人的伤口每被撕裂一次,愈合的时间就会增加一倍。那种所谓的关心只不过是为了满足好奇心,从而得到某种心灵的慰籍,恶俗的安慰。林淼默默地把钱递给成城,成城突然跳起来:我们能不能用这笔钱去买一个店面呀付首期,然后我们两人一起供。我现在工作的地方是老板从业主手上租的,听说每个月除了还贷,老板只需要供很少的钱,15年以后就是他的了。到那时,我们俩躺着吃。林淼点点头。两人立刻上网查资料,开始她们俩的投资计划。

    林淼回到家,家里就她一个人,她痛痛快快地在浴室里痛哭了一场。躺在床上,她接到江修仁的电话:有事吗

    在哪怎么声音有气无力的

    可能是时差没倒过来,有点累。

    江修仁笑了:你呀,身体太差,应该好好锻炼。我现在到京城了,我在这里还要待一段时间。

    林淼在电话这头抿着嘴,爱待不待,关我什么事真是没事找事。

    想不想我

    我们分开还不到10个小时。

    可是我想你,真的,想得我心疼,下面也疼。

    林淼决定不再继续应酬他:心疼就找医生,下面疼就找女人,或者直接找一个美女医生一举数得,我要睡觉挂了经验告诉她,辗转反侧不能解决任何问题,还不如好好睡一觉。林淼吃下安眠药,沉沉睡去

    知道江修仁不在北宁市,林淼很高兴,她几乎每天都跟计良或者成城呆在一起。林淼坐在北宁饭店的咖啡厅里,她一身cd蓝色经典图案的牛仔超短裙,配合着这个图案的中跟鞋,还有帽子,手上就是那块亮闪闪的钻表,在配合着爱马仕的那一款超大的绝版鹅黄色鳄鱼皮包。这让已然变身cd广告牌的林淼成为众人注目的焦点。

    没有意外的,林淼同样吸引了黎美娴的目光。黎美娴是来这里与在此处下榻的lkk公司的ceo聂政远洽谈公务的,林淼身上的一切都刺目着她的眼球。她飘然走到林淼的面前,撇撇嘴,用本地话说:阿仁养你可够贵的,你真奢侈

    林淼耸耸肩膀,用纯正的牛津英语回答到:如果你是道德家,那么我在你眼里看到的妒忌又算什么如果你是江修仁的上司,那么请你回去管好你的下属;如果你是江修仁的妻子,那么就请你拿出你的本事回家管好自己的老公。

    被林淼戳住了痛处,黎美娴涨红了一张画着致浓妆的脸:你你别得意了,我到要看看阿仁对你的兴趣到底能维持多久

    扑哧一声,原来是成城到了,她站到黎美娴的面前: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我有一点很肯定,那就是淼淼肯定排在你的前面要不然你怎么一副欲求不满、十分便秘的表情我看阿姨年纪也不小了,就不要出来跟我们小姑娘抢了。我们两个都还没满20岁呢,阿姨,我看你还是回家照好镜子比较不丢脸。旁边的人一阵闷笑。

    黎美娴被这一声阿姨叫得抓狂,她刚想开口说话,就被林淼抢白到:当然、当然,你可以说,人人只要29岁半不死,都会有30岁的那一天。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但是,此刻,我,林淼,的的确确才是19岁。阿姨,江老二可是亲口告诉过我你比他还要大两个月的。

    黎美娴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的,她哼了一声:那又怎样现在我是江河集团的副总裁。黎美娴得意洋洋。

    林淼睁大眼睛:是吗失敬、失敬,那就请你好好为江河集团赚钱吧,要不然,我如何维持你口中的奢侈二字呢杨白劳阿姨,千万别让我失望。

    从黎美娴的背后传来一阵轻笑声,林淼一看,想必是他们的客户了。而且此人明显是能听懂北宁话的。

    风度翩翩的聂政远用英语对林淼说:你好,小姐,我是聂政远,能否请教你的芳名

    林淼与成城在相看一眼以后,林淼站起来,走到他的面前,垫起脚尖,附在他的耳朵边,用北宁话回答:帅哥,想泡我呀我是完全没问题的,但是在此之前,我恐怕你要先摆平江老二,才能有资格知道我的名字。

    说完,遂与成城离开,留下目定口呆的二人。

    林淼在逍遥一个星期以后被江修仁破坏了好心情,因为江修仁电话遥控她明天启程去上海,她在数次抗议无效未果,被迫接受。她到曲径通幽拿一份文件。刚到那里,就看到段怡站在门口。林淼看到她,楞了一下:你是在等我吗

    段怡微笑着点点头:是的,阿仁吩咐过了。林淼看了她一眼,这女人到底是什么材料做的说她跟江修仁没有关系,还不如说江修仁是个处男。她怎么可以为了这个变态做到这样她也不怕生癌

    现在还没到饭市的时间,人不是很多,只三三两两坐着喝茶、聊天。林淼坐在一张靠窗的位置等成城,她看到卢惠怪异的表情拼命眨眼睛,纳闷到:你是不是想跟我说什么

    卢惠还没说话,传来段怡的声音:卢惠,你去吩咐厨房,今天给林小姐用鳟鱼做辣鱼火锅。卢惠看了一眼林淼,遂离开了。林淼也没在意,她坐在窗边,这个位置的视角很好。她静静地看着花园,不得不说,江修仁的聪明才智不亚于林鑫。花园无论从哪个角度取景,都是一幅完整的风景画。要做到这样,心中没有大丘壑,那是本办不到的。想到这里,林淼更加烦躁,这意味着她离开这个变态的希望更为渺茫。

    喂起来你懂不懂规矩这个位置是我专用的

    林淼楞了,她回头看着这个没有礼貌的女人,很漂亮,那种极致张扬的漂亮,大概25岁,一个女人最好的年华。后面还跟着三个女人,看来是常客了。烦躁的林淼没有心情应酬这个飞扬跋扈的女人,她继续看着窗外:走开

    另一女人立刻冲到林淼的面前,那个女人指着林淼的鼻子:小贱人快滚知道她是谁吗这地方,你有资格坐吗

    林淼站起来,打掉她的手:我不想知道她是谁,如果你们再不滚,我让你知道我是谁

    那个漂亮女人就想上来打林淼,林淼看到没有一个服务员敢过来,都那么大动静了,也没看到段怡,她明白了,段怡是故意的。

    林淼拿起她离她最近的一盆兰花,直接招呼漂亮女人的头,可惜林淼的准头不行,只砸中她的手臂,但也足够把那四个女人镇住了,整个北宁市无人不知这些兰花对于他江修仁意味着什么

    林淼继续砸,嘴里说到:段怡,我敢保证,这是你在这的最后一天工作

    段怡吓坏了,她跑过来,想阻止林淼。可是林淼已经砸了好几盆兰花了,看到段怡,林淼用力砸了过去,这次准头不错,砸中了段怡的额头,段怡立刻血流如注。林淼指着她骂道:段怡,敢我你死定了

    那四个女人吓坏了,服务员没有一个敢上来的。那些客人知道发生事情,纷纷看了过来。看到那些兰花,客人们决定还是离战场远一点,就当看女人争风之楚王争霸这场好戏吧。

    看到林淼没有一点害怕的样子,而且就这样砸伤了段怡,还放出这样恶狠狠的话,段怡自己都吓坏了。其中一个看起来比较有智慧的女人拉拉那个漂亮女人:我们还是走吧。

    林淼一只花盆又招呼过去了:想走我看你们今天谁敢走刚才是谁说的我不配坐在这里,我倒要看看,今天你们四个有谁能痛快的走出这个大门我就双手、双脚爬着去市中心

    林淼拿出电话,开起扬声器,让所有人都能听到,她大吼:如果在三个小时以内没看到你,你就去死

    江修仁知道肯定发生了很严重的事情,要不然林淼是不会失去理智的。他跳起来:淼淼,怎么了我立刻找一架军用飞机马上回去,别害怕,一切有我。段怡呢你让她接电话,她是干什么吃的我刚才还吩咐她要好好照顾你。

    四个女人脸色都变了,那三个下意识地躲在漂亮女人的后面,好像这样就可以不让林淼看到自己,而段怡早已经断电。

    听到江修仁叫她不要害怕,林淼自己又忍不住笑:我想她现在接不了你的电话,她的头被我砸伤,已经断电了。

    成城进来,看到这番景象,赶紧过来,着急地说:你有没有吃亏中招没有

    林淼笑着说:武招没中,中了文招。

    该人呢

    在京城,非要我明天去上海应招。我过来帮他拿点东西。

    林淼看到刚才她坐的那个位置,肺又炸了,她举起凳子,用力地砸到玻璃上,可惜玻璃纹丝不动。郁闷中

    妈的还说我不配坐这我倒要看看,今天到底是谁可以坐在这里我们中间到底谁才是真正的贱人

    成城拉住林淼:算了,坐下等吧。我去给你拿毛巾。然后看到卢惠赶紧拿了过来,递给林淼。林淼接过:谢谢你,卢惠。

    不一会,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响起。刘东方与梁鸿冲了进来,看到眼前的一切,在看看这几人的表情,完全明白了。刘东方看着段怡,摇摇头:段怡,我都不敢想你的后果。你的心计也太沉了,现在还害了别人。

    基本上都是一个圈子的,或多或少都认识,梁鸿赶紧把客人们带到后花园,笑着说:今天的单全免。就当是嘉年华了,我来安排。

    刘东方看了一眼段怡,到一边打电话去了。

    现在对于所有人来说,时间的刻度是被拉长的。不管是演戏的、还是唱戏的、还是做影评的、通通都觉得时间过得太慢。

    再听到汽车的刹车声时,大家都知道是谁来了。

    江修仁进来,看到头破血流的段怡,一只脚飞上去,段怡直接上墙,惨叫一声,晕了。

    江修仁震怒:谁都不许动她,让她自己醒

    那个漂亮女人的脸煞白、煞白的,似乎忘记自己不是哑巴。

    他回手给那漂亮女人一巴掌:臭婊子就你这叉开双腿等男人的贱货,你也配那漂亮女人的脸立刻肿了起来。江修仁走到林淼面前,把林淼拉起来,上下打量了一番,心疼地说:你没吃亏吧听到江修仁如此的语调与内容,漂亮女人绝望地闭上眼睛。

    林淼推开他:放开我长到20岁,第一次被人骂小贱人我是不是上辈子欠了你的

    江修仁举起椅子砸向那四个女人:是谁说的漂亮女人头是躲过去,手臂中招。

    那个女人瘫软在地上:江大,对、对不起,请、请您大还没说完,成城闲闲说道:对不起有用,还要警察干嘛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