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辣文肉文 > 用尽一生去爱 > 第11-12节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第11章 世界太小

    坐上林鑫的车子,两人什么都没说,静静地开车回到林鑫的住处。林鑫住在学校提供的专业学生住处,一人一间卧室一间书房。条件还不错。林鑫任由林淼睡了个昏天地暗。

    当林淼在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的早上了。林鑫给林淼做了早餐:你真能睡,冯剑都来5次了,你都还在睡觉,他说是你在倒时差还是他在倒时差

    兄妹俩都笑了起来,而后一阵寂静。

    爸妈知道吗

    我想不知道,爸爸以为他就像计叔叔一样。他很清楚,如果他让我们一家人难堪,特别是爸妈难堪,他就会对我毫无办法。

    看到他,我就知道你为什么要叫冯剑办你出来了。没想到,你没成功。什么时候的事情

    我回到家的第二天,在爸爸的办公室碰到,晚上就出事了。我没想过会是这样。

    你喜欢他吗

    林淼摇摇头:相当讨厌,但我不会去做一些我没有胜算的事情,例如毫无意义的抵抗。他们一家人我都很讨厌。他们那些人都够瞧的,人人都有两副以上的面孔,特别烦人。林淼告诉了林鑫江修仁哥俩的对话。

    林鑫气愤地说道:人渣这家人都够瞧的。但我看他好像很宠你,你看你现在全身上下、用的东西,我敢说就是许多有钱的美国人也不一定都知道。

    林淼从提包里拿出钻石项链:这个给你了,我想我用不上了。

    林鑫拿起来一看,大吃一惊,他翻出一本最新的时尚杂志:林淼,你看,这条项链叫我的爱人,是去年英国大珠宝商赫斯家族的族长为了庆贺自己的金婚亲自设计的,全世界只有50条,价值不菲。很有纪念意义和收藏价值。没想到他都能弄到。

    他妹妹嫁给了宋跃平的小儿子,现在还怀孕了,此刻他们家在广南省更加不可一世,我看爸爸对他们家越发小心翼翼了。听说妈妈也许要提分管文教的副市长了。

    那你现在怎么办你知道的,爸妈虽然很疼爱我们,但他们都更热衷于权利与事业。

    没有想法。他的原话是你的错误一定是别人买单。他不会对我怎样的,除了在床上折磨我,他对我不干别的。

    林淼告诉了林鑫江修仁的所作所为。

    当门口传来敲门声,林淼点点头:肯定是他。

    林鑫开门,灿烂地笑说:江叔叔,快进来。没想到你还能找到这,那天忘记留电话了,真不好意思。

    没关系,难道淼淼没告诉你我是干什么的吗

    江修仁进来,看到林淼好像恢复得还不错,他在林淼身边坐下,手自然地搭在林淼的肩膀上,熟练无比。他看着林鑫和林淼:你们的五官还真是像。说完,掰过林淼的脸,随意地吻上一吻,笑着说:当然我的淼淼致多了。看着目瞪口呆的林鑫与林淼,江修仁继续说道:今天江叔叔请你们吃好吃的。

    林鑫一阵抽搐,在江修仁面前,林鑫同样毫无招架之力。

    江修仁看到桌上的项链,明白这兄妹俩已经知晓这项链的来历。他笑着说:待会有人给你们送衣服,今晚我们去的地方对服饰的要求比较严格。看到林鑫的音响旁边都是文乐的碟子,遂说道:林鑫,原来你喜欢这小子呀改天我叫他送你全套的。

    林鑫两眼放光,抓住江修仁的手:真的不骗我

    江修仁弹了一下林鑫的额头:你回国的时候,我带你去跟他玩。你们年纪相仿,应该能说到一块。

    林鑫看着林淼,林淼点点头:他们是朋友,我也认识。我们经常见面。我现在算是彻底明白什么是明星了,我觉得他还不如你呢,也不如他。林淼指指江修仁。林鑫更加握紧江修仁的手:仁哥,你真是我的亲哥哥。

    江修仁与林淼:。。。。。。。。。。。。。。。

    林鑫把电话递给林淼:冯剑的电话。冯剑在电话里告诉林淼,他今天晚上没空,要跟父母去一个非常重要的场合。林淼想真是瞌睡遇到枕头,太好了。

    晚上,三人到了楼下,看到江修仁的车子,兄妹俩面面相觑,这人是来出差的还是当地人

    加长版的新款凯迪拉克。林淼与林鑫都是头一次坐到,两人好奇的在车子里动来动去。

    车子转到山上时,江修仁说:马修是我在工作中认识的好朋友,我们曾经在刚果做过一年的维和警察,曾经共同经历了生死。今天是他的婚礼,我这次来美国,公私兼顾吧。最重要的是来抓逃犯的。

    林淼假装没听到,林鑫假装不理解。这让江修仁很是无奈,这兄妹俩都够聪明的。

    很明显,这个马修家是有钱人,而且相当有钱,他们的家占据整个山顶,房子大得离谱,灯火通明,人头鼎沸,整个庄园被装扮得喜气洋洋的。

    当冯剑一家三口看到林淼与林鑫进来时,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三人合体的定制礼服,林淼是抹似的鹅黄色的可爱公主超短裙,后腰上系着的蝴蝶结衬托出林淼的腰部与臀部的完美曲线,璀璨的钻石项链在户外灯光的照耀下发出夺目的光芒,让许多人不得不把眼光放在这三人身上。

    没想到马修是地地道道的中国人,他们的父辈是从上个世纪80年代的香港移民浪潮中来到美国。

    看到江修仁,马修与他紧紧拥抱,两人用粤语交谈。马修,这是淼淼,我的女朋友,这是林鑫,他们是龙凤胎。林鑫在hf大学做学者。

    马修睁大眼睛: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天才看到明显没有超过20岁的两个年轻人,马修用不很标准的普通话说到。

    林鑫用粤语回答:希望如此。你好,我是林鑫,恭喜你结婚。

    谢谢你。既然是江的小舅子,欢迎你随时来家里做客。

    林鑫与林淼不搭话,林淼笑着说:你好,我是林淼,恭喜你们,花好月圆。

    马修拿起林淼的手,行吻手礼:江的小萝莉实在太漂亮了。我都不忍心移开眼睛。

    马修挠挠头:我们中国现在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哦,对了,叫与时俱进。没想到这个马修居然还知道国内如此时髦的语言,两人哈哈大笑。

    马修的父母与妻子正在跟冯剑的父母说话,看到他们,都走了过来。

    林鑫与林淼看到冯剑一家人,面面相觑。世界不是太大,而是太小。

    林鑫颇有深意地看着江修仁。

    当马修向众人介绍林淼是江修仁的女朋友时,冯剑从开始的喜出望外,到无法置信地看着林淼,然后毫无悬念地上演电视剧里的经典桥段,冯剑推开林淼与江修仁,满含泪水冲了出去。

    林淼双腿发软,她想质问这个变态,这是否就是他的惩罚但林淼不敢,她没有勇气再次去承受江修仁的怒火,林淼的这条小命,她还想自己留着。

    冯剑的父母看了看林淼,再看看江修仁,遂礼貌地告辞,留下面面相觑的马修一家人与看不出表情变化的三人。

    婚礼很成功,三人告辞出来。刚一上车,林淼就说:这是你的惩罚吗江修仁刮刮林淼的鼻子,笑着说:说什么呢别让林鑫误会我欺负你。我这冤枉受得。

    林淼克制着自己的怒火。相反林鑫很迷惑,这个江修仁对待林淼的态度林鑫并不认为是假装的。他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些什么,毕竟感情的事外人又如何手呢

    车子从山上下来以后,到了半山,直接开进一处院落,兄妹俩这才反应过来,这里是江修仁的家,居然离马修家挺近的,就在半山腰上。这里很明显,是富人聚集区。

    房子比马修家小,但也足够大了,特别是院子。美国人是最注重院子。林淼张大嘴巴:这,这也是你家

    保姆接过江修仁的衣服,江修仁随意坐在沙发上:是的,这是我家。都是家里人住的多,我哪有时间过来。林鑫,你愿意搬过来吗还有人可以照顾你,你可以专心做学问。

    很明显,林鑫也被吓到了,他茫然地坐下。没想到,中国人在美国的主流社会中已经占据非常重要的位置了。

    脸皮及其有厚度的江修仁就这样搂着林淼回到卧室,剩下林鑫依然在思考人类的走向。当两人独处时,林淼开始害怕,可是直到江修仁搂着她睡觉,都没发生任何事情,这让林淼更加诚惶诚恐。

    她闷闷地说:这事情算过去没有我明天能见冯剑吗

    江修仁吻了吻她:当然。行了,我看你也挺累的,睡觉吧。两人沉沉睡去。

    早上林淼是被江修仁给吻醒的,江修仁用尽手段彻底满足了林淼与他自己。休息了一晚上的林淼特别敏感,她脸红红地看着江修仁

    此处删去1000字

    十分满足的江修仁把她搂在怀里,点了一支烟:宝贝,我们休息一下,我在抱你去浴室。

    水嫩的林淼下楼时,江修仁正与林鑫在吃午饭。看到林淼,林鑫噗的一声,嘴里的牛就这样喷了出来。林淼奇怪地问:林鑫这是干嘛我脸上有东西吗江修仁憋着笑意给林淼拉开椅子:没有,林鑫这是抽风。

    林淼摇摇头:我不吃,给我一杯牛就行了,请给我拿到外面。林淼对保姆说道,遂走到院子。

    林鑫看着江修仁,江修仁向林鑫展示了他的邪魅笑容:林
借种天使笔趣阁
淼在这方面很纯洁,对这方面,林淼是幼儿园。别跟她说这些,对她没好处。男人就是男人,女人就是女人。

    林鑫鄙夷地说:没想到你还有双重标准。

    江修仁耸耸肩膀,表示认可林鑫说的话。

    对于还没满20的林鑫与林淼来说,结婚这个词实在是太遥远了。江修仁完全明白要如何对付林鑫这个天之骄子。

    第12章 没有选择

    林淼拿起电话:阿姨,你好,我是林淼,请问冯剑在吗

    你还敢打这个电话冯剑妈妈的怒火让电话这头的林淼都能感受到她的表情。

    当初冯剑用绝食来威胁我们把你办出来,我们觉得冯剑的爷爷、对你的印象还算不错,也就痛快的答应了冯剑的要求。可是你却给我们来了这样一手,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好欺负呀冯剑是单纯,年纪也比你小,但你不能这样办事吧

    林淼愧疚得留下眼泪:阿姨,对不起。我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我可以当面向冯剑解释,也知道没有立场要求你们答应我的请求,但我是欠冯剑一个解释。我没想过逃避,希望您能让我见见冯剑。但我没有理由私自见他,因为我能来美国都是您与叔叔的帮忙,所以恳请您能答应。阿姨,请相信我,此时我比任何人都希望冯剑能开心的生活。

    冯剑妈妈沉默了一下,说道:那你过来吧,他在房间,他现在拒绝见任何人,也许你能劝他。

    谢谢你,阿姨,我现在马上过去。

    当冯剑妈妈看到林淼坐的车时,她撇撇嘴,这个女孩真不简单,年纪小,可心计够大的。

    林淼难过的低着头:阿姨,对不起。感谢您和叔叔的宽宏大量。冯剑妈妈注意到林淼的手上提着一盒小点心,是唐人街的老上海汤包,冯剑的最爱。冯剑的妈妈不禁又看了一眼林淼,这女孩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林淼敲门,传来冯剑的声音:出去,我要一个人呆着。

    林淼推门进去,走到冯剑的床边,放下盒子,蹲下,看着冯剑把脸埋在枕头里,林淼的眼泪花花的往外流,她轻轻地着冯剑的头发:冯剑,我是淼淼,对不起,我知道这句话很苍白,但除了说对不起,不知道还可以说什么。我知道,这次的事情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把你扯进来,应该自己去解决。我很明白,我的行为让你在家人面前很难堪。

    林淼感觉到冯剑在哭,她忍不住抱紧冯剑,趴在冯剑的背上,哭着说:冯剑,对不起。

    冯剑转过身来,抱住林淼,流着眼泪问道:为什么

    不是我愿意的,我想离开他,可是没成功。他在飞机上把我抓住了。

    冯剑睁大眼睛,眼里的泪水让他的眼睛水汪汪的。林淼垫起脚尖,吻了一下,原来痛苦的味道是咸的。

    你是说他强迫你

    是的,从一开始,我回到家的第二天。爸爸原来是他爸爸的秘书,当天晚上事情就发生了。我很讨厌他,也一直在努力离开他,但我所有的努力在他面前都是徒劳的,我不是他的对手。

    冯剑搂紧林淼,痛心地说:从现在开始,我保护你,这里是美国,他不敢乱来。

    林淼绝望地摇头:我已经害你一次了,不能害你第二次。我是很自私,但我不能失去做人的准则。他哥哥8年前结婚的时候,是我和林鑫做的花童。当时他父亲还只是一个市委书记,他哥哥的婚礼是有人失去了她的孩子。当时他哥哥的女朋友都怀孕3个月了,却被强迫拿掉孩子,理由是她违反计划生育政策。可是他们家却在热闹地办婚礼。我看到他哥哥在婚礼上笑得很灿烂,我真的很讨厌他们一家人,是那种从心底的讨厌,也从不跟着父母到他们家拜访。父母虽然很疼爱我和林鑫,但他们更热衷于他们的权利与事业,所以我和林鑫从小就很独立。

    淼淼

    本来我没想过这样。你知道的,冯剑,我不是蠢人,我想用最妥善的办法解决,但他们一家人都太恶劣了。所以我计划出国。当林淼告诉冯剑那天听到他们兄弟俩谈话的内容时,冯剑无法置信。

    你是说,他不会娶你

    当然不会现在他妹妹嫁给宋跃平的小儿子,听说还有了孩子。冯剑,我是个现实的人,毫无理由让父母家人和我失去一切。你也看到了,他给我最好的享受,为了成城做到最好,还让成城与妈妈能够团聚。这些都是他为了我才去做的。没有人会比他做得更好。这次破釜沉舟没有成功,我会认命。听说妈妈有可能会成为分管文教的副市长,不知道这是否与他们家有关系,但我不会干傻事,爸爸、妈妈的梦想与努力我没有理由去破坏,也没有资格去摧毁,这不是为人子女该做的。爸爸、妈妈为了他们的事业有多努力,我和林鑫比任何人都清楚。

    那你的人生呢冯剑痛心地说。

    这就是我的人生,其实我比很多人都幸运。他可以满足我对物质享乐的欲望,你也看到了,他长得非常的帅,其实我还是被他的条件与品貌诱惑的,偶尔,我也会享受跟他在一起,他总是知道如何让我开心。

    冯剑无力地说:淼淼

    冯剑,你知道我的,从不撒谎,除了林鑫与成城,也从不跟任何人坦露心事。今天我告诉你,只是希望你能谅解我的处境,知道我真实的想法。这次我最错的,是不该给你这个希望,然后又无情地打破你的希望。

    可是我是真的爱你冯剑哭着说。

    我从没质疑过你的真诚,否则我也不会想来美国。但你看到了,我努力过了,却毫无胜算。你比我都还要小2岁,学生的本分就是努力学习。你看到了,我在学校的时候有多用功。当你真正变得强大的那一天,或者等不到那一天,你会发现你对爱有了新的诠释。爱情的第三者从来都是时间与空间,时间的长短与空间的距离决定了爱情的期限。没有什么爱情是不会褪色的。初恋的美好就在于它的纯粹,久了,就会成为你心里最软的那一块,但也仅仅如此而已,不会在多了。你的初恋是我,而我的初恋是计叔叔,我9岁那年他救了我。从我明白什么是爱情的那一刻起,就爱上了他。10年过去了,我都不知道我的初恋在什么时候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但它依然在我的心里,只是永远不再碰触。

    淼淼,我们没有努力你怎么就知道不行呢这里是美国,不是广南冯剑吼叫道。

    林淼把冯剑抱在怀里,抚着他,让他安静。然后缓缓地开口:冯剑,知道我此刻的想法吗别说是跟你做爱,就是接吻,我都是没有勇气的,因为我不知道如果我做了这件事情,等待我的会是什么。我害怕,是真的害怕。无论想怎样反抗他,但我从不去碰他的逆鳞,我不是赌徒。

    林淼转身走了,刚到门口,冯剑一声凄惨的叫声,林淼又跑过去,两人紧紧拥抱,林淼哭着说:冯剑,对不起,要努力学习,把我忘了。我从来没有你想象的那样美好。

    冯剑的妈妈看到两人如此,也很难过,她听到了两人的谈话,她明白,林淼已为冯剑做到最好。林淼真诚地给她鞠躬:阿姨,对不起。

    回到别墅,江修仁躺在院子里,他把依然红着眼睛的林淼拉进怀里,让林淼舒服地靠在他身上。他抚着林淼的嘴唇,邪笑着:它有没有碰过什么不该碰的东西我闻闻

    看着林淼的样子,他继续邪笑着:我说过了,你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女人。

    林淼哑着嗓子问:江修仁,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

    江修仁拍拍手:今天真是个好日子,第一次听到你叫我的名字。我觉得很有意思,心不回来不要紧,反正也从来不在我这,人回来就行,我不在乎。我倒要看看,你要多久才能养得熟

    此时的两人虽然保持着最亲密的姿势,但彼此都很明白,林淼的心到底离他江修仁有多远。林淼觉得自己快人格分裂了,她知道自己有多讨厌这个男人,却依然安心地享受着这个男人给她提供的一切物质享受,还有欢爱

    林淼有反抗的勇气和决心,却没有抵御诱惑的自制力。

    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从明天开始我会很忙,我这次来有很重要的公干。大概要忙7天,事情结束以后我就可以带你好好去逛逛。知道你为什么会失败吗

    林淼抬头看着他,咬着嘴唇,江修仁忍不住立刻吻上去:淼淼,我的宝贝

    热吻过后的林淼要多水灵就有多水灵,整个人化成一滩水,揉在江修仁的怀里。佣人们看到主人恨不能把这个女孩融化掉,主人望着这个女孩的炙烈目光,让大伙都不敢在继续观望院子。

    江修仁半坐着,喂林淼吃了几口燕窝,林淼皱起眉头,嘟着小嘴巴:太甜了。江修仁哄着说:乖了,没多少的。你今天什么都没吃,这个最养胃,外国人嗜甜,我都交代过了,但还是太甜了。下次他们会注意的。这次的燕窝我是慎重的托了别人才买到的。

    林淼点点头,接过勺子,自己吃了起来。江修仁开心地林淼的头,为她的懂事表示赞赏。

    佣人上了毛巾,林淼摇摇头:谢谢,我不用,我要去洗澡。林淼站起来快走进屋子的时候,江修仁跳起来:淼淼,等等我,我陪你林淼看着佣人们暧昧的笑意,脸又红了。她跑进房里,却没能成功地把江修仁给关在门外。

    江修仁抱起林淼,一把抛在大床上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