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辣文肉文 > 用尽一生去爱 > 第9-10节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第9章 短期工作

    当江修仁下班时分在公安局办公大楼前坐进林淼的bb时,林淼明白,这个变态故意要让她出丑。每个经过他们身边的人都会死死看着林淼,有的故意上前来跟江修仁打声招呼。有的女的经过时,还故意哼上一声。

    江修仁拉过林淼,随意吻了吻,本不在意正被人热烈参观。

    那个给江修仁送文件的警察姗姗来迟,两人就像动物园的猴子一样坐在车里任人参观。当林淼觉得自己已经被这帮警察给看出了两个洞,方能离开公安大院。

    想去哪吃饭想不想换换口味今天有人专门请你

    请我应该是我请客才对。

    你们算是互相帮忙吧。江修仁淼淼的头,笑着说。

    林淼不想动这个脑筋,她把车子开到曲径通幽。

    刘东方与妹妹看到江修仁缩手缩脚的从车里下来,忍不住大笑。林淼看到了,也笑了起来,江修仁坐在她的车里,是显得滑稽。

    林淼看到卢惠今天穿的是领班的制服,她不好意思过去打招呼,她对卢惠笑了笑,害羞的低着头。刘东方看了看林淼,心想,江修仁这厮真不愧是搞心理学出身的,林淼怎么能逃得掉

    江修仁依然霸道地搂着林淼,他笑着说:我们先进去吧。

    淼淼,这位美女是东方的妹妹,叫刘南方。是广南工程职院的校长。你叫她南方姐。南方,这是淼淼。

    南方姐,你好,我是林淼。

    刘南方睁大眼睛:我是听东方说过你年纪很小,你到底有没有20岁

    林淼摇摇头:我读书读得早,高中也只上了两年。

    你是神童

    我弟弟是,我不是。林淼肯定地说。

    淼淼,我不好出面,这次成城妈妈能办保外就医,都是东方帮忙的。所以,他希望你也能帮他一个忙。

    林淼没想到成城的妈妈也有出来的一天,她真诚地说:谢谢你,谢谢东方哥。我都不知道该怎样感谢你们才好。

    刘东方笑着说:你不用谢我,我也有事情求你帮忙。

    林淼知道原委以后,也答应了代课的请求。她拿起教科书,才知道是自己教过的基础英语。

    哦,那完全没问题。其实我回来之前,还在给我们学习夜大的学生上课,用的就是这本教材。

    刘南方非常高兴:淼淼,要不你来我们学校

    林淼摇摇头:南方姐,我没你有勇气,我对教师这个职业很绝望。剩下三人哈哈大笑。

    刘南方暧昧地对着江修仁笑:二哥,这是你去哪找的宝贝疙瘩我都妒忌了。

    江修仁臭屁绵绵林淼的头:我的淼淼可是北钢董事长的宝贝。

    刘南方恍然大悟:哦,原来是黄颖阿姨的女儿。然后幸灾乐祸地继续说到:看来有的人要哭鼻子咯真是大快人心。

    林淼的心里一阵发苦,昨晚的情形她是看在眼里的。那个叫陈雪的女人真可悲,自以为聪明,没想到却是被人一直在算计。她想到自己,林淼明白,近期之内这个变态大概不会放了自己。林淼现在祈祷他能速速对自己失去兴趣或者又有新的目标。

    成城的妈妈终于从千里之外回到这个城市,她没想过自己还有再回到这里的一天。这个善良的女人不知道表达自己对林淼的感激,她只会在林淼来家里吃饭时,用尽心思照顾林淼,对林淼享受她的照顾由衷的快乐。

    林淼告诉她:这房子是开发商给的,还有一些补偿款要正式启动项目时才能拿到。

    林淼告诉妈妈,自己现在接了一份职大的工作,她在餐桌上对父母说:这里的课时费比姜老师给的高多了,用的是同一本教材,备课都免了。

    林智夫妻俩也习惯了女儿从大三开始就一直给非常喜欢林淼的大学系主任办的成人班上课。黄颖问女儿:你上到什么时候三个月后你参加公务员考试以后就要正式工作了。你有时间吗

    没问题,我这份工作是短期的。正因为如此,工资开得很高。

    夫妻俩都笑了,这是林淼。

    妈妈,你们笑什么林鑫陪他的导师去法国了,我叫他给我买些东西,他要我自己掏钱。

    林智幸灾乐祸地说:姑娘,不是我打击你,林鑫的价格跟国内的也许是一样的。你怎么每次都被林鑫这小子忽悠

    爸林淼撒娇道。

    女儿你也是,那些学生你都能对付,怎么就对付不了林鑫呢我都为你着急。

    妈

    林智夫妻俩哈哈大笑。

    林淼开始上课,对付这些比她大的学生林淼有的是招数。

    按照成城的说法,现在的林淼已经沦为王八蛋的通房丫头。林淼跟着江修仁见识到很多新鲜玩意,最高级的物质享受,林淼乐此不疲。每天出入高级场所,只使用cd一个品牌并武装了到了牙齿。

    最为夸张的是,江修仁带着林淼去香港玩了两天,唯一的目的居然是跟江修仁的朋友打高尔夫、赛马。而且新晋影帝文乐是江修仁的朋友,林淼直挺挺地站在此人面前,花痴地张大嘴巴,睁大眼睛。文乐比荧幕上看起来要瘦一些。

    林淼毫不犹豫地从包里拿出她刚为成城买的一张新专辑递给文乐:能否请你签名我朋友是你的蚊子。

    文乐看着江修仁的女伴,哭笑不得。

    江修仁宠溺地说:被我宠坏了。

    文乐的父亲本身就是香港的娱乐大鳄,文乐的出现满足了千万少年、少女们的美好幻想。

    林淼在马会看到很多明星与经常在财经杂志封面上出现的人,其中也不乏内地的。江修仁总是用地道的粤语回应别人的问候。林淼斜斜看着他:你怎么认识那么多人你到底是北宁人还是香港人

    林淼站在浴室的窗前,看着美丽的维多利亚港,这里真的是富人的天堂,它可以满足你身享受的所有想象。这个浴室明显是为情人们准备的,浴缸的形状说不出的暧昧,所有的布置都是为了满足情人间的需要。看着刚洗澡出来的林淼娇羞不已的样子,江修仁哪里还忍得住,他用力把林淼拉进怀里,嘴巴已经吻了上去。林淼不停的挣扎,两只手既锤打而又使劲想推开江修仁:我不要我累了呜呜

    江修仁很干脆的把林淼的两只手反握在她的身后,这样两人的身体贴得更紧了。他无视林淼的挣扎,他用灵活的舌头挑逗林淼的感官。依然清涩的林淼哪里是他的对手,她很快迷失在江修仁的温柔里。江修仁看到她不在反抗,他诱惑着她,用只能是两个人听见的声音说:宝贝,张开你的嘴,把你的舌头给我

    林淼好似没听到江修仁的话,她依然紧闭双唇。江修仁也不着急,他慢慢的把手伸到林淼的前,轻易的把手伸进她的睡衣里,握住他想了一晚上的丰盈,那小小的樱桃就在的他的是手掌里,江修仁突然用力一捏,林淼啊的一声,叫了出来。江修仁马上把舌头伸进林淼的嘴巴里,十分买力的吸允着。

    此处删去1470

    今年的夏天热极了,可是曲径通幽总是让人感到凉爽,那种凉爽沁人心脾。林淼觉得惬意极了,她喜欢这里的环境。

    现在林淼几乎每天都在这里纳凉,就是江修仁这个变态不约她,她自己也经常到这里享受这份清凉。段怡似乎放弃了与她作对的心思,所以林淼对待段怡礼貌而疏离,大面上都过得去。她现在也不愿意到迪吧玩了,那些朋友看到她都很不自然。特别是男生,几乎都不敢像从前那样大家打打闹闹,开开心心的喝酒、跳舞。成城曾经告诉林淼,现在大家都把你当娘娘供着,因为你是江老二最在意的妃子,没人去碰他江修仁的逆鳞。林淼瞥了一眼成城:错,是通房丫头。成城失笑:这比喻,是很贴切。

    在这里,林淼除了段怡,也没碰到过江修仁其他的女人。林淼恶趣味地想,这个变态那么多女人,是不是每天都翻牌子睡女人呀又想到自己也是她们中的一员,心里不免泄气。但看看现在自己的无论是穿的、用的,都是最好的,心里又平衡了许多,江修仁对自己无疑是慷慨大方的,就是手上的这块江诗丹顿都能随随便便在他江河集团开发的昂贵小区里买一套房子。林淼很清楚,江修仁对自己特别的,他不可能对每个女人都做到这样。林淼不知道江修仁拿什么时间应酬别的女人因为她发觉只要有一点时间,江修仁就要她林淼出来应招。所以现在,她几乎每天都要跟江修仁呆在一起。

    林淼走到一处院落,看到围墙边有一间非常可爱的房子,林淼走近一看,原来是一间洗手间。

    林淼张大嘴巴,如果不是因为看到有一个抽水马桶,林淼会以为这是会客室。

    林淼正准备出去,听到隔壁有人说话:阿仁,你搞什么别告诉我你是真的。年纪那么小,你可要想清楚了。

    林淼静静地坐下。

    哥,你不是吧想什么呢陈柯以为岳父做了省长我就是瓮中之鳖,且看着吧。有他陈家丢脸的时候。我跟爸爸沟通过了,你放心,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清晰的传来江修仁的嗤笑声。

    林淼握紧拳头。

    赵清已经开始动作,好戏就要开锣。你看着吧,我这次要噎死他们。还惦记着学校,想什么好事呢现在就是那块地都值好几亿。

    林淼慢悠悠地回到大厅,看到林淼,江修仁把她拉进怀里,看到林淼出汗,他拿起冰毛巾,轻轻地给林淼擦拭:怎么出那么多汗你的手怎么那么冰凉是不是不舒服

    有点,天太热了。

    淼淼,这是我大哥江修文。

    淼淼甜甜一笑:江叔叔,你不认识我了我是林淼,当年你结婚的时候,还是我和林鑫做的花童。

    江修文恍然大悟状:哦,原来是淼淼呀都长那么大了,真是女大十八变,我都不认识了。你怎么长得那么漂亮,我都不敢认了。

    江修仁把林淼搂进怀里:这辈分乱得。

    在坐的都哈哈大笑起来。林淼拼尽全力才没有让自己挥拳向江修仁的这张邪恶的俊脸。

    淼淼拿着学生的考试卷回到家里,林智夫妻俩都在。

    林淼坐下,妈妈给女儿倒了一杯水:热坏了吧

    恩,今天学校的空调坏了。这些学生的考卷让我更热,只好回家。

    林智看了看考卷,笑着说:是挺绝望的。

    林淼困惑地说:难道学生的本分不是应该好好学习吗既然来学校上课,不好好学习,每天还要坐在教室里受煎熬,那不是即浪费青春又浪费时间吗多不划算呀还不如直接退学,该玩的玩,该乐的乐,既自由家长的负担还能轻点。

    黄颖女儿的头:女儿,这话你可不要到学校乱说,得罪人的。

    林智看着妻子,欣慰地说:老婆,我真是感谢你,给我生了这两个宝贝。

    林淼拿起爸爸的电话:爸爸,借你电话打国际长途。原来我一个学生现在在美国,我想问问他留学的事情。

    怎么姑娘,你想出去

    不知道,我想了解、了解在说。林鑫快要到美国做交换生了,我想去看看。

    我看可以,我叫人帮你办手续。

    谢谢爸爸,你就别管了,我自己看着办,有需要你们的地方我会说的。

    回到房间,林淼拨通冯剑的电话:冯剑,我是淼淼。

    淼淼,是你,怎么那么晚给我电话

    林淼吐吐舌头:对不起,我忘记时差了。

    冯剑笑着说:没关系,我以为你叫我起来嘘嘘呢知道吗我刚才又梦见你了,还没来得急,就被你吓醒了,你要赔我。

    林淼脸红红的骂道:神经病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说这事呀

    我知道你肯定有事,说吧。

    冯剑,你上次说可以申请我,是吗

    大洋彼岸的冯剑赶紧坐了起来,难掩兴奋:淼淼,是真的吗你愿意出来

    林淼感动地点点头:是,我想出去看看。

    行我立刻叫人给你办手续。

    冯,冯剑,你能,你能不能林淼咬着嘴唇,觉得不知该如何表达.

    冯剑打断林淼:林淼,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呀别吞吞吐吐的,我现在心都被提起来了,快说吧,别折磨我了。

    我想悄悄地出去,不想在这边办手续,你能行吗我跟爸爸都说好了。

    冯剑着急地问:淼淼,你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我都急死了。要不要我回去

    林淼赶紧摇头:不用,不用,我只是不想那么高调。

    冯剑知道林淼这是遇到事情了,他也明白林淼的格,林淼不想别人知道的事情是绝对不会说出来的。他沉凝了一下:淼淼,你有护照吗护照肯定是要在当地办理的。

    有。

    那就好办了。你别担心,你明天把护照交给一个人,他现在就在北宁市,他是我爷爷的学生,可以信赖。剩下的事情我来办。

    林淼眼睛红了,滴下眼泪:冯剑,谢谢你

    冯剑却痞痞地说道:嘿嘿,你来了,我就不用做梦了。

    林淼:。。。。。。。。。。。。

    第10章 做好准备

    林淼与成城两人在新开的世界顶级名牌bbl专卖店晃悠了很久。两人一身的cd行头吸引专卖店的小姐向她们展示了最迷人的笑容。

    看到陈雪,林淼笑着说:陈雪姐,你好。

    陈雪看到林淼,楞了一下,看清楚是林淼,也笑着说:是林淼呀怎么今天不忙吗

    不忙。今天我到教委去送我的教师资格证,索趁机鱼。林淼拉着陈雪的手笑眯眯地说。

    陈雪若有所思,面上却笑容灿烂:我们林淼真是可爱

    林淼与成城在北宁饭店的西餐厅里。

    成城,你现在能动的有多少钱

    10万。你什么时候要

    尽快,但你要悄悄给我换成美金。

    成城抓住林淼的手,眼睛红红的:淼淼,我会想你的。你一定要小心,凡事多留一个心眼。

    林淼点点头:我会的。我跟家里说出去看看,所以不能带太多的钱,他们会怀疑的。

    你家里知道你跟那个王八蛋的事情吗

    林淼黯然地摇摇头:我想不知道,这个变态不知道做了什么,我爸爸还以为他跟计叔叔是一样的。但计叔叔好像已经知道了,毕竟他们都是那个圈子里的人。但他没说出来,没让我难堪。

    淼淼

    成城把相当于15万的美元给了林淼:淼淼,这是15万,我减免了老板的一些租金,他预付了一年的。

    林淼着急地说:那你和阿姨怎么办

    放心吧,我打工就能把生活费挣下来。现在好多了,有生活费就可以了。妈妈又那么节省,你不用担心。

    林淼点点
嫂子合集无弹窗
头,这时候也只能这样了。两人默契的没在继续这个话题。

    林淼如常生活,她撒娇地让计良在家里做饭给她吃。

    计叔叔,我要到林鑫那看看,你要想我哟。

    计良拉拉林淼的长发:我什么时候都不会忘记最可爱的淼淼。计良怜惜看着这个心重的女孩,他明白,林淼这是要躲开江修仁。

    林淼结束了自己短暂的代课生涯,江修仁这段时间很忙,老是在电视里的公安节目中看到他。林淼乐得清闲,偶尔还会主动去找他,要他放下手上的工作陪着自己。

    林淼开着车,晃晃悠悠地到了公安局。她只来过一次这里,并且荣幸地成为被广泛参观的对象。看到门口的警察探究地看着自己,她想了想,还是打了一个电话给江修仁。江修仁接到她的电话,很奇怪:淼淼有事吗

    林淼酝酿了一下情绪:我在你楼下。林淼娇滴滴说道。江修仁笑了起来:你把电话给值班的警察。

    林淼把电话递过去:你好,江大请你接电话。那位和蔼的警察亲自把林淼带到江修仁的办公室。他的办公室不是很大,但意外的却很整洁。靠墙壁有一张行军床,墙壁上有几张与外国警察的合影照片,背景明显是国外。

    江修仁关上门,把林淼抱起来,走到沙发上坐下:今天怎么那么乖来这里看我。林淼着他的俊脸,迷惑地说:你真是一个帅锅。被夸奖的人哈哈大笑:淼淼,这不是一个好地点。林淼的脸又红了

    江修仁重重吻上这诱惑着他的娇艳红唇,放下林淼,拉着她跑了出去:走,今天翘班陪我的淼淼。

    此处删去900字

    拥着林淼到阳光会所的江修仁被所有人暧昧地看着,人人都知道这两人刚才干了什么。林淼脸上的红晕并未退去,整个人散发出被彻底滋润过后的慵懒。价值不菲的cd抹似的超短公主裙,散开均匀的裙摆下是结实,修长而又活力无限的长腿;眼睛是享受的迷蒙;致的小脸没有一丝化妆品;淡淡的香刺激着经过身边的人的感官。

    坐在不远处的省长公子赵钢对他们那个圈子的众人说道:有时候,你不得不佩服江老二挑女人的眼光。

    赵钢与江修仁向来不对付,两人面上的交情都是勉强维持。赵钢同样一眼看中了林淼,但他万万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是林智的女儿。江修仁去应酬了,林淼无聊地坐在吧台前听年轻的歌手唱着校园歌曲。

    一阵香风飘进林淼的鼻子,一个女人坐在林淼的旁边,对酒保说:小智,我的酒。怎么你们这里最近好像不是会员的多了起来说完,看了一眼林淼。林淼喝得有点高了,她转头看着这个正挑衅自己的女人。

    女人的个子很高,艳俗到极致的美。大大的波浪卷发,致的妆容,妥帖的配合着她的服饰,修身的晚礼服露出她一大片雪背。正是风华正茂的好时光,男人们都被这个女人的雪背吸引了全部的目光。

    这个女人看了一眼林淼,笑着说:林小姐,请你喝一杯。

    林淼挪开酒杯:谢谢,我从不喝陌生人的酒。

    你女人扭曲的脸庞又即刻换上了一副面孔:林小姐,说笑吧你不认识我我是江河集团的副总裁黎美娴。

    林淼噗哧一笑:我只认识香港的一个三流过气老明星叫黎美娴的。你,我还真不认识。

    你你别太得意了阿仁对你的兴趣不会久的。黎美娴气定神闲,她想自己千年道行没有理由在一个小姑娘跟前露怯。林淼耸耸肩膀:我比任何人都希望黎小姐的这个推论能够得到最快的证明。到那时,也许我会来喝黎副总裁的这杯酒。

    什么证明林淼的身后传来江修仁的好听的的声音。

    阿仁黎美娴就像换了一个人,她跳下来,趴到江修仁的怀里。江修仁轻轻推开她,皱着漂亮的眉毛:阿娴

    林淼觉得自己的演技退步了,她连假装吃醋都做不到,林淼觉得台上的歌手总归比这对狗男女有腔调得多。江修仁看着这个养不熟的白眼狼,他把林淼抱在怀里,自己坐到林淼的位置上,摇着头,捏着林淼的高鼻梁:我的淼淼就是个小白眼狼,看来你现在是讨厌我到了极致,演技退步到假装吃醋都做不到。江修仁看着林淼的眼睛充满爱意与宠溺:可是怎么办呢我的乖乖,我江修仁就是受你这一套

    被凉在一旁的黎美娴明显已经石化。

    可林淼并不放过她:黎副总裁,你也听到了,我刚才跟你说的都是大实话。所以说你找不着我,有本事你找你男人算账,找我一个比你小那么多的弱女子算什么本事黎副总裁,看这样子你起码比我大个9岁、10岁的,我想你比我更清楚,面子是别人给的,脸是自己去丢的。

    众人:。。。。。。。。。。画外音:真毒,不知道女人的年纪是秘密吗

    林淼转脸对着江修仁,严肃地说:管好你的女人们,千万别让她们任何人出现在我的面前,我要是疯起来是不会计较后果的,自己先爽了在说。

    江修仁抱着林淼,作势向外跑去:小妖,那我现在就要爽威胁我,待会看我怎么收拾你

    黎美娴的父亲是广南省的建设厅厅长,她知道应宣,知道陈雪。但她依然觉得只要江修仁一天没定下来,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她能做到江河集团的副总裁就足以说明江家与江修仁对她的信任。就是总裁江修文也把她黎美娴当朋友看待。可是今天江修仁在圈子里如此不给自己面子,这让她很下不来台。她以为自己在江修仁的眼里是特别的,没想到江修仁为了这样一个女孩让自己在众人面前丢了脸。

    周围的人都看着她,特别是陈雪,似笑非笑。就好像嘲笑她的不自量力。江修仁带着林淼坐到陈雪那桌,没想到这个林淼跟陈雪似乎关系还不错,两个人有说有笑的。黎美娴相信林淼,但她不相信陈雪,陈雪爱江修仁已经是陈雪生活的一部分,她不认为陈雪因为林淼的出现而放弃了江修仁。她想,原来每个女人都是好演员,在心爱的男人面前,每个女人都落力演出,争取最高奖项,那就是让这个男人成为自己的囊中之物。她万万没想到,其实是那天江修仁偶尔露出的峥嵘让陈雪从心底彻底放下江修仁。江修仁在过一百年都不会是她陈雪的,她陈雪在动多少脑筋,这个江修仁都不会是她的。陈雪高兴地走出江修仁的魔咒,努力走向她的新生活。

    很晚的时候,黎美娴打了一个电话给江修仁。江修仁随意地接起,她听到江修仁正哄着林淼吃东西:乖了,宝贝,没多少的。看在我花了大力气才弄到的份上,你多少给我点面子。来,我喂你好不好

    太甜了。林淼腻味的声音刺激着黎美娴想挂断电话。

    你好,我是江修仁。你哪位

    黎美娴苦笑到:阿仁,我是阿娴。

    哦,是阿娴呀。有事吗黎美娴都不知道自己应该怎样接上这茬,她只能保持缄默。

    江修仁没有听到黎美娴的声音,他轻轻地说:阿娴,知道是谁这很重要。你有今天付出了多少我都是看在眼里的,别辜负你自己。

    黎美娴闭上眼睛,眼泪哗啦啦地流下,她哽咽着:阿仁,你真的对我这么绝情吗我只希望在你的心里有我的一个角落这样都不行吗黎美娴示弱、示弱、再示弱。她把自己低到尘埃里,希望能挽回这个她爱着的男人的心。

    可是江修仁一点机会也不给她:阿娴,别说了,摆正你的位置。说完,江修仁挂上手机对林淼说道:这个愚蠢的女人,还想跟我耍心眼,真以为自己多能呢林淼看着这个绝情谷出来的时尚达人,说不出话来。

    林淼毫不手软地开了江修仁一瓶年份非常好的红酒,与江修仁对饮,现在她不能让自己被这只漂亮的狐狸给看出端倪,所以她总是尽量的配合江修仁,她也从中享受到了极致的男欢女爱。

    两人都喝了很多,江修仁不理会她的胡闹,可是林淼竟不肯松手,赖在他怀里抓着他的衬衫一个劲的傻笑。江修仁疲惫的看着她闹了一会,叹了口气,还是抱她上了楼。

    林淼看着江修仁,他下巴的线条像雕塑般的俊朗,感的喉结偶尔上下滑动,结实的膛温暖有力,这个男人,真的是长的很帅呀。

    别闹江修仁将她放在沙发上,转身要去浴室放水。她嘻嘻笑着勾着他脖子,就是不放。他半趴在她身上,温香软玉满怀,一向对她没什么抵抗力,下身立刻有反应。

    江修仁对自己的不争气很是恼火,却还是从善如流和她纠缠成一团,又忽然想起了什么,稍稍用力掰过她的脸,盯着她醉意盎然的眼睛,说我是谁

    林淼呵呵的笑了起来,还说我喝醉了,你才醉了呢,醉的连自己名字都忘啦

    江修仁冷哼一声,知道他是谁就好,要是待会喊错名字,他难保不会一个错手掐死她。

    林淼呵呵的笑了起来,变态,你才醉了呢,连自己名字都忘啦

    82年的红酒,混合了她的香味,他越吻越深,吻的她的呼吸渐渐不稳,猫咪一样的呜咽着。

    半扯半抱的吻着,两只手被拨到他肩上,林淼软软的靠着他,却被他不断微微推开,空出一掌的距离来,迅速的把她衣物剥干净。

    把她推倒在沙发里,看她迷楞的表情和赤裸的身体,江修仁的欲望马上疼痛起来。衬衫的被大手野蛮的扯开,上面的扣子一颗颗滚的到处都是。他以最快的速度除去自己的衣物,翻身覆上她的身体。

    江修仁大手用力的揉搓着柔软弹的雪白,两指间或夹起嫣红拉扯,夹杂着疼痛的酥麻感觉让她伸出手来阻止他的大手,江修仁一把握住她的小手,放在她嫩白高耸的山峰上,大手再压下去,反复用力,她被动的用自己的手爱抚着自己,身体一下子火热,难耐的扭动着,江修仁磨蹭了几下,将两个人的下身挤的更密切,但就是不愿进去。

    林淼咬着唇,眼神迷离,这个男人,平时她要什么给什么的,就是在床上的时候偏不,总得要她哭着喊着的求了他,才猛的冲进来把她弄的死去活来。

    此处删去1700字

    成城已经开学了,她现在也很忙,她们见面的时间也不太多。两人都明白这样对林淼是最好的。

    林智夫妻俩看到女儿收拾的行李,遂问道:你这是要出远门的人吗

    林淼嘟着小嘴巴:那还要怎样我最讨厌出门似搬家。

    林智夫妻俩笑了,这双儿女都是这样,从小就很独立。大学4年,两人每次都是赤条条来去无牵挂。从来都不带行李的,特别是林鑫,除了电脑,后来电脑都不带了,就做甩手掌柜。

    北宁市每星期有一班飞机飞美国。林淼知道很多留学生都走了,机票随时都有。

    到了机场,林淼买了机票,进到候机厅,听到入闸的指示,林淼一直提着的心才算是放下了。她找到位置坐下,其他人看到林淼没有行李,只有随身携带的一个提包都很好奇。

    一个小帅哥了然的对林淼说:漂亮姐姐,我知道你是谁你是像我小叔叔一样的空中飞人。

    大伙都笑了,林淼愉快地说:帅哥,待会我们一起打游林淼再不能说出话来。

    江修仁笑眯眯的出现在机舱门口,林淼嗡的一声,脑袋又炸了。林淼全身发软,没有视力,眼前模糊一片,这是比死亡更可怕的绝望。

    江修仁风度翩翩地走到林淼面前:淼淼,无间道的演出结束了。你很荣幸地成为本年度最佳女主角。淼淼,我不得不说,你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女人。江修仁微笑着,林淼却不敢看江修仁眼睛里那无法掩饰的寒光。

    江修仁半拖半抱着林淼到了前舱。

    头等舱只有8个位置,他们的位置是最前面的。林淼早已经不能思考,她被江修仁拉进怀里,江修仁疲惫地闭上眼睛:我两天两夜没合眼了,我要休息一下。

    不一会,江修仁果然沉沉睡去。林淼茫然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她不能思考,不能集中思想。脑袋嗡嗡的,什么都想不到。于是她便转过头去,看窗外的景色。而入目的风景,也不过是两种颜色,望不到尽头的蓝,看不到底的云层,而她在两者之间,浮浮沉沉。

    是谁说过,看云看天,只会越发觉得寂寞。云烟过眼,终究消散成空,不留一丝痕迹。

    当江修仁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5个小时以后了,飞机的行程已经去了一半,他看到林淼依然保持着刚才的坐姿,他不理会林淼,径直到洗手间去整理。回到座位上,他让林淼舒服地躺在自己怀里吻了上去:淼淼,真甜。你说,这次会是谁来为你的错误买单呢

    林淼顿时僵硬。她没有眼泪,无法思考与言语。江修仁打开林淼的提包,看到了他送给林淼的钻石项链,笑了:是能换到不少钱,够你生活几年了。看来准备得够充分的。把我都骗过去了

    林淼在飞机上一秒钟都没合眼,但她也没有开口说一句话。出了机场,林鑫与冯剑都在那等着了,看到林淼,两人很高兴,用力地跟林淼挥手致意。林淼也摇摇手,再然后两个大男孩面面相觑,因为一个英俊挺拔的男人牵着林淼的手走向他们。

    林鑫是个天才却也是个花花公子,他与冯剑不一样,他一看就知道林淼已经被这个男人得手了。他看着一无所知的冯剑那纯真的笑脸,都不知道可以说些什么。

    江修仁主动与两个大男孩握手:你是林鑫吧我是江修仁,我认识你,你和淼淼做过我哥哥的花童。

    林鑫淡淡地说:你好。

    冯剑自觉地把这个男人归结为他们的长辈,他笑着说:江叔叔,你好。我是冯剑,是淼淼的朋友。你要去哪我们开车送你吧。

    江修仁笑着说:不了,有人来接我。我这次是过来公干的。你们先走吧。然后揉揉林淼的头发:淼淼,去吧,跟林鑫好好玩玩。过几天我给你电话。

    林鑫与冯剑不但是一个学校,还是同一的个专业,都是高温物理。只是林鑫在研究生院。他是以交换生的身份与导师出来的,他将在这里与导师呆上一年。

    冯剑的父亲是这个学校成立150年以为第一任华人校长,他还是这座城市的议员,在当地很有名望。

    林淼与林鑫在冯剑家吃完晚饭,放下礼物,遂礼貌地告辞。林淼送给冯剑的父亲一只在香港买的德国手工金笔,送给冯剑的妈妈也是在香港买的日本珍珠项链。

    林淼是这样说的:叔叔、阿姨,这是爸爸、妈妈心挑选的礼物,感谢你们的帮忙。这是我们全家的一点心意,希望你们能喜欢。爸爸说邀请你们全家在方便的时候到北宁市做客。

    在冯剑的房间里,林淼送给冯剑自己到普陀山诚心求来的一串珍贵的菩提珠。并给冯剑带上。林淼紧紧抱住冯剑:冯剑,我希望你能成为这个世界上最著名的物理学家,向你的父亲一样,有着非凡的成就与广阔的襟。

    冯剑还没能从与林淼重逢的喜悦中醒过来他没有看到他的母亲轻轻掩上他的门悄悄离去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