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辣文肉文 > 用尽一生去爱 > 第7-8节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第7章 被偷拍了

    林淼在家里呆了三天,她关上手机,只在qq上聊天。

    成城告诉她已经接到校长和系主任的电话,他们客气的语调与当时开除她时判若两人。成城说以至于我发生了认知的偏差,以为自己穿越了。

    现在那个同学被劝退了,成城觉得她与淼淼欠王八蛋的更多了。

    特别是今天,莫非把店面的手续都给她办好了,以后她就能直接拿到店面的租金,生活完全没有问题。

    王八蛋找你了吗

    不知道,我关机了。家里的电话我从来不接的。

    淼淼,我们欠那个王八蛋的更多了。其实我想说,我欠你太多了。

    成城,我欠你的更多。

    然后同时给对方回话---叫那个王八蛋变态去死

    两人哈哈大笑,又同时打开了语音聊天。

    没有压力的成城平和了许多,林淼看到成城在新家很随意,变态找的房子还不错,120个平方,对于成城来说是足够大了。房子、家具都是新的,标准的示范屋模样。成城只从旧房子里带了母亲的那只箱子。

    成城举着笔记本到了另外的一间房间,当林淼看到这间房完全按照自己的喜好布置,高兴坏了。

    淼淼,这间房间我花了一个早上布置的,惊喜吗

    当然,以后中午我可以到那休息。昨天刚进新房子,成城就自然地递给林淼一把钥匙,林淼也十分的自然地接过。

    林淼告诉成城,刚才计良在qq问她为什么关机。

    你怎么说的

    我没说,只说在家待着,不愿意开机。你知道的,成城,我不喜欢撒谎。宁可避重就轻,似是而非。

    做爱舒服吗他的东东大吗

    拒绝回答。

    不会是银样蜡枪头吧中看不中用的这世界太多了。

    。。。。。。。。。。。

    王八蛋能打持久战吗听闻该人在床上十分的勇猛且上过的女人用百这个计量单位。百前面的数字大于2小于5。

    。。。。。。。。。。。

    说说嘛,我请你吃大餐。

    不要,你所谓的大餐就是四川餐馆的火锅,我知道你哈那个小老板好久了,你成功以后,自己体会。

    姐姐,给点面子,陪我去嘛

    算了,我害怕那个变态又叫人监视我。

    同情中

    渐渐的,一个星期以后,林淼看到那个变态没有骚扰自己,试探着与成城出去,还去吃了四川火锅都没问题。

    成城与她分析了很久,得出两个结论:要么这个变态得了失心疯,要么这个王八蛋被强大的人民武装给镇压了。两人高兴坏了,成城的事情得到了彻底的解决,又不在有生活的压力与升学的压力。

    成城想在开学的时候去监狱看看妈妈,林淼把成城送到火车站。她并没有陪着成城去,因为每个人都有不愿意面对的东西,并不是任何的伤口都需要示人。

    林淼天天缠着计良带她去游泳。计良看着林淼换了泳衣,遂问道:我们淼淼长大了,都有男朋友了。计良淼淼的头。

    林淼明显不能理解计良的话是什么意思。她翻翻白眼:计叔叔,我每天都跟你混,电话都没几个,哪来的男朋友

    计良看着林淼,他知道林淼从不撒谎。他不明白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

    林淼开着乌到成城家,成城还有几天就回来了,林淼准备叫钟点工来搞搞卫生。

    都三个星期了,她几乎忘了江修仁在自己的生命里出现过。

    电梯门一开,林淼看到江修仁笑盈盈地看着她,林淼下意识的想关掉电梯,被江修仁一拉,就拉了出来。

    然后抱起林淼进了成城家的隔壁。

    林淼马上意识到这是变态的房子,同时明白,她没能摆脱这个变态,这个变态也没有那么好摆脱的。

    刚一进屋,江修仁就吻上了,他克制着自己的欲望,他发誓要惩罚这个不听话的猎物。他知道怎么让淼淼陷入情欲,他明白哪里是淼淼的敏感点,他清楚淼淼需要什么

    这时候的江修仁格外的温柔,极其细腻绵长的前戏逗弄的她像猫咪一样呻吟着求他,她浑身颤抖的可爱粉红色让他心满意足,低声哄着她,一挺腰进入她的身体,动作一点也不像他平日跟别的女人在一起时的凶猛,慢慢悠悠的进出折磨充实着,不断的吻着身下的人,一点点的吻遍她的全身,一点点的细致标下他江修仁的痕迹,他身下躺着的,是他江修仁的女人。

    淼淼,我的淼淼他扣着到了极乐点颤抖着的她,一遍遍的叫她的名字。林淼哼哼唧唧的,他忽如其来的柔情醉倒了她,就那样不用任何技巧的进出也让她一次次的眼前一片白光,终于在他的呓语声里昏睡了过去。江修仁低笑,这样就昏过去了看来还需要多多锻炼。他吻着她的睡颜,身下加快了速度,草草的结束。

    淼淼虚脱地睡着了,江修仁却毫无睡意。他以为淼淼已经知道该怎样听话了,但看起来他的淼淼并没有他想象的那样听话。有人给他寄来了照片,是淼淼与计良在泳池的照片,虽然照片很模糊,是用手机偷拍的,泳池的人很多,计良也像一个带小孩游泳的家长,但两人愉悦的表情还是让江修仁愤怒不已。

    江修仁吸着烟,看着窗外,这是他的一个窝,知道的人不多,但同样都是奢华、大气。这个楼盘是他新近开发的一个项目,刚刚才交付到顾客的手里。本来成城那一套房子他是准备给那些留宿的的哥们偶尔住的。顶楼就住着他一个人。现在他把那套房子送给了成城。

    淼淼的电话响了,他拿起来一看,是计良的。他邪恶地笑了,接起来。

    淼淼,在哪计良的温柔让江修仁暗笑。

    是计叔叔吧,淼淼在睡觉。

    计良楞了一下,立刻明白这个声音是江修仁的。他马上知道是江修仁夺去了淼淼的童贞。

    他愤怒地说:是你

    江修仁当然明白计良是什么意思,他笑着回答:没错,就是我。就在当天。是淼淼求着我要她的。

    你计良控制着自己的怒气:江大,淼淼不是你的猎物。你的所作所为只会让林智一家难堪。

    好像我不需要计大副总教我怎么做人,你还不够格,计叔叔。

    你

    淼淼是我的,不是你的。计良,知道是谁这很重要。不要即害别人又害自己。

    计良默默挂上电话,他什么也做不了,他没有立场。

    正在卖力做着运动的男人热情的吻上来:醒了那么我们补上前阵子的

    林淼刚刚睡醒的身体因为他大力的冲撞软的没有一丝力气,被他面对面抱了起来,他汹涌的怒龙随着暧昧的声音一下子全部进入,被这个变态调教得分外敏感的身体顿时达到极致。

    恩林淼软软的趴在他的肩窝处呻吟。

    床头的手机却在这时响了起来,是江修仁的。电话铃声不依不饶的唱了一次又一次。

    江修仁暗暗恼怒,刚才他还没正式开始她就晕过去了,他一时心软放过她。现在正想好好犒赏自己饱餐一顿,这破手机却在添什么乱

    啊呀电话不要了出去呀她娇娇媚媚的喊,他更是不依不饶的继续进进出出。

    啊他越发的来劲,霸着她就是不松手。嗯林淼刚醒来,回到现实的真实感还没完全被接受,电话铃声想的时候,林淼的下身正传来酥麻温润的感觉。江修仁正双手撑在她枕头两边,以免自己高大的身躯压着半梦半醒的的她,看到林淼她终于悠悠醒来,他便整个人覆了上去,咬着她的下唇将舌头伸进去,勾引了她温热湿滑的丁香一阵狂吮,她的嘴被他的大舌头堵的严严的,小小的鼻翼张大着也呼吸不畅,整个人挣扎起来,身体因为挣扎而更加的紧致。

    此处删去450字

    说你爱我江修仁在最后几次快速的抽动里埋在她耳边低低的说。

    淼淼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江修仁的俊脸就在眼前,她吓了一跳,这个变态不休息吗男人做完了不都是很累的吗淼淼知道越是平静的他表示他越是生气,淼淼默默地配合他洗澡,然后乖乖坐在餐桌前。

    餐桌上还有林淼的内衣,林淼的脸顿时涨红不已,她想到江修仁的疯狂,想到自己的妥协想到自己的哀求

    江修仁着她的头:傻瓜。

    食不下咽的淼淼终于可以离开餐桌。江修仁抱着她坐到沙发上,递给她照片,淼淼看了看,放下,没出声。

    江修仁笑到:怎么不质问我

    淼淼闷闷地说:我知道不是你干的,你的人不会这样不专业的。

    淼淼,你很聪明。

    淼淼想起藏獒的眼睛,她打了一个寒战,迅速在脑海里组织好语言。

    计叔叔,是我的救命恩人,他就像我的父亲。我几乎可以说是他女儿了。当年我才9岁,他26了,他在泳池里救了我。我们一家人都很感激他,他就像我们的家人一样。我第一次来例假的时候,找的都是他。那时候,爸爸,妈妈都很忙。

    江修仁吻了吻林淼:好了,我知道了,这个事情就算过去了。以后我不会阻止你们见面的,但游泳就算了,你看到了,这样很容易落人口实。所有人都知道什么是我的逆鳞,你也不要试图挑战我,明白吗我可以负责任地说,你没有一丝胜算。

    。。。。。。。。。。。。。。

    淼淼,我刚从京城回来,就收到这样的照片,我的心情你很理解吗这三个星期我一直在专案组,不能与外界联系。

    林淼好奇的看着江修仁。

    现在可以说了,就是武长青的事情。

    武长青就是网上那个江东省的副省长吗林淼张大嘴巴。

    江修仁立刻吻上去:淼淼,我知道你是在邀请我新一轮战斗开始。

    此处删去1800字

    江修仁带着林淼到了阳光会所。他牵着嘟着红润小嘴的林淼就像牵着女儿一样,两人的手拉开有段距离,让两人的同款cd情侣装显得无比滑稽。

    林淼嫩黄色cd连身短a裙,露出林淼结实、青春修长的大腿;裙子被圆翘的小屁股衬出细细的小腰;同色的高鞋。

    江修仁一身合体的黑色休闲装,领子与袖口镶的是裙子的料子;鞋子隐隐能看到细细的橙色镶边。

    两人手上的醒目的钻石对表让很多人开始揣测这个女孩的来历。

    一路上,大家都在暗笑今天江大怎么带出来

    这个很明显被江大彻底滋润过了,翻翘的娇艳红唇不知道被江大柔腻了多久这个女孩很美,细腻白皙的肌肤刺目着大家的眼球。致的小脸满不耐烦,虽然个子不是很高,但身材好极了,特别是她的三围让会所的男人们不自觉地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林淼的脯是那样的柔美,青春、结实,浑身散发出年轻而不自知的稚气感。这个女孩明显是这个会所唯一没有化妆的女人。

    一个女人冲进江修仁的怀里,顺势打掉林淼的手:阿仁,你回来了。

    林淼自动走开。

    江修仁暗暗皱起眉头,不动声色地放开:恩,阿雪,你好。

    陈柯赶紧走了过来:阿仁,你来了。

    江修仁拉过林淼:淼淼,这是陈哥,是公安厅的副厅长,我的顶头上司。陈哥,这是林淼。

    林淼点点头:陈哥好。

    你好,我们阿仁的眼光什么时候都那么好,这次又是去哪找的小美人呀把我们小妹都比下去了。哈,哈。哈

    江修仁宠溺地了林淼的头,笑着说:年纪太小,被宠坏了。刚才出门的时候还在跟我生气。

    林淼暗暗腹诽,我什么时候生气了,拿我当挡箭牌呢。

    淼淼,这是陈哥的妹妹,叫陈雪,是这里的老板。阿雪,这是林淼。

    林淼点点头:你好。并没有叫陈雪的名字。

    陈雪看到江修仁的手霸道地搂着林淼,宣示着自己的主权。她想上去挽着江修仁都没有地方下手。她笑着说:林淼是吧你好。阿仁是从哪里把你找出来的

    林淼当然知道陈雪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她微笑地看着江修仁,把这个难题丢给他。

    当然是从他父亲手里挖过来的宝贝疙瘩。虽然已经大学毕业了,但还没到20岁,就是不听话的小孩,我头疼死了。说完,
综漫之邪欲后宫帖吧
吻了吻林淼的额头。人人都看到江大第一次这样宠着一个女人,不,应该说是女孩。

    林淼听到江修仁这样说,立刻小鸟依人状:我哪有都是你欺负我。一副十分受用的样子。

    林淼说完,自己先一阵恶寒,林淼想人的潜力果真是无穷的,自己终于有机会有与张曼玉pk演技。

    哈哈哈,看来阿仁对付女人是最有手段的。陈柯出来打圆场:阿雪,刚才我看到赵钢找你。陈雪微笑着离开。

    刘东方向他们招招手,江修仁笑着说:陈哥,那我过去了。

    恩,去吧。今天好好放松,你这次在京城干得漂亮。老头子都夸奖你了。

    谢谢陈哥,那我们先过去了。

    第8章 谁忽悠谁

    陈柯回到办公室,看到妹妹气鼓鼓的。摇摇头说道:阿雪,不是我说你。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这样给阿仁难堪,如果你不改变你的态度,你永远得不到阿仁。阿仁是什么人呀你那点小聪明在他那里都不够看的,你还是多花点心思在他身上。

    来我这里还要带这种女人,他有给过我面子吗陈雪生气地说。

    阿雪,这次你走眼了,这个女人身份不会太低。她不是你认为的那种女人。

    我们这个圈子的有这么漂亮的女人吗我看她年纪好小。

    现在还不清楚,但很快就能知道了。这件事情,你嫂子会帮你的。

    林淼觉得累极了,这种高级场所、顶级的物质享受不再像平日那样吸引林淼。刚才出门洗澡时这个变态在浴室又要了一次,就像上了发条的机器。她现在只想回家睡觉,可是这个变态狂人无视她的请求,非要她来这里。现在她明白,这个变态利用了她一把。

    喝了几杯朗姆酒的林淼娇艳欲滴,她靠在江修仁的怀里让自己不要那么累。江修仁一只手搂着她,一只手拿着酒杯,与刘东方还有那个斯文的帅哥梁鸿喝酒。他们两人的女伴都是广南大学的学生。刘东方的女伴是蒙古族的,叫乌云,梁鸿的叫舒苏。

    林淼拿出手机给成城发了这样一条信息:成城,我此刻跟你敬爱的老师梁鸿在一起,他们的女伴都是你的同学,其中一人为蒙古族。我想此禽兽教授呆在学校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为了他们能更好的、更方便的、浇灌你的那些漂亮女同学。

    成城的回复:56个民族56朵花。

    看到成城回复的信息,林淼真就哼起了这首歌。江修仁撇了一眼林淼,似笑非笑,没出声。

    乌云与舒苏是同学,两人看到林淼这个样子,知道林淼的身份与她们是不一样的,因为林淼与江修仁穿的是情侣装,虽然她们不知道手表的价值,但这明显是一对情侣表。林淼比她们俩都小2岁,但看这情景,林淼的身份好像与她们又是一样的。

    乌云与舒苏在说她们今天的战利品,每说道高潮处就问林淼:你用过吗你有吗你知道吗虽然她们还只是从杂志上看到过cd的图片,她们对名牌的认知还停留在宝姿一类的服饰,可是对化妆品却很在行。

    林淼实在厌烦这两个大无脑的女人,索配合她们,她娇媚地对着江修仁:地王大厦的房子就给我吧,让我做成城的邻居。乌云与舒苏听到,齐齐看着林淼,无法置信她这样轻描淡写地对金主提如此过分的要求。

    江修仁拿起酒杯喝了一大口酒,固定林淼在怀里,不让她动弹,把酒送进淼淼的嘴巴,吻了上去。直到淼淼把酒都吞下去了,他还是张扬地吻着淼淼,把舌头伸进去,让大厅的所有人都清楚的看到他与淼淼的舌吻。林淼挣扎不了,只好拼命的躲闪自己的舌头,不让这个变态得手。江修仁一只手用力抓住林淼的脯揉搓,用自己的身体挡住林淼的身体,只让别人看到林淼与自己在舌吻,还有自己的动作,林淼放弃抵抗。人人都知道江修仁已经在暴怒的边缘,歌手都不敢在继续唱歌,音乐停了。一时间,寂静无声。

    他吻够了,放开淼淼,用力捏着淼淼的下巴让她对着自己的脸:淼淼,我最后说一次,我有的是方法治你。收起你的小利爪,不要一再试探我的底线你的错误,一定是别人来买单。你是我的,永远都逃不掉你的所谓聪明在我面前都不够看的江修仁全身散发出冷的气息,让周围自动降温到零度。

    江修仁无视所有人的注视,他一只手摩挲着林淼的小嘴,一只手拉过林淼的手大刺刺地放在自己隆起的男上,邪笑着却是那样恶狠狠地说到:我的淼淼,千万别从这让我销魂不已的小嘴巴里说出让我在众人面前难堪的话,这个后果你无力承担。你人是我的心更要是我的妈的,你就是养不熟的白眼狼你到外面打听、打听,我江修仁有这样对待过一个女人吗别整天跟我对着干你还没有资格你如果真的胆敢不守着这永远只能属于我一个人的身体,这个错误无论是你还是别人都无法买单不要既害自己又害别人。我治你的方法你就是打破你聪明的小脑袋也无法想象得到的我的淼淼,千万别干傻事你,玩不起江修仁霾的眼神让林淼不住的发抖。她这次是真吓坏了,她害怕的躲闪江修仁的眼睛,眼泪流了下来。

    整个大厅寂静无声。江修仁一向都是温文尔雅、非常海派绅士的,特别是对待女人,他江修仁一向做足功夫。今天的江修仁是大家都没见过的,他第一次在众人面前流露出自己狠的本。包括一向与他不对付的赵钢此时也只是静静地看着两人。

    下一秒,江修仁换上一副天使的面孔,他拿起桌上的毛巾,轻轻擦着林淼的泪水,就像擦拭易碎的宝贵青花瓷,温柔的、笑眯眯地说到:乖了,我的好淼淼,好了,都过去了。你这个样子我会心疼的,乖了,别哭了。

    陈雪从头到尾看的清清楚楚,她突然觉得害怕,这个她从小就爱的男人是那么的陌生。

    我去洗手间。

    要不要我陪你江修仁依然温柔地询问。

    林淼站起来,摇摇头。

    江修仁大声地说:怎么停了,继续。音乐这才响起。

    林淼在镜子里看到自己的下巴被这个变态捏红了,现在才感觉到疼痛,好像也有点肿了。

    陈雪进来,看到林淼的样子,她开始同情这个女孩,她安慰林淼:我叫人给你上冰毛巾,在滴两滴油,一会就好了。

    林淼低着头:谢谢你。

    看到服务员给林淼上冰毛巾,江修仁细心地帮林淼敷着:我的淼淼皮肤太娇嫩了,就这样捏都会肿,太娇气了。在场的人都在想,此时的江修仁如果上一对翅膀那他就是天使。

    他让人从曲径通幽送了血燕过来,此刻的江修仁仿佛变了一个人,从刚才最凶恶的强盗直接变身成功,化身为这世上最疼爱女儿的爸爸。江修仁为了求林淼吃完这一碗燕窝,做足姿态:来,淼淼,乖了,把它吃完,没多少的。

    江修仁拿起汤勺,仔细吹凉了,送到林淼的嘴边:乖了,张嘴。你看,特意按照你的口味做的,不甜的。来江修仁一口一口的喂林淼

    林淼早懵了,她吃了几口,转脸不再对着这碗燕窝:我不要吃了,太多了。江修仁温柔地说:我的淼淼最乖了,听话,今晚你什么都没吃,刚才又被我xxoo了那么久,这个东西女人吃最好,最是滋补气的。要不然你每次都要向我讨饶。江修仁邪邪笑道。

    林淼的脸瞬间通红,在心里不停地咒骂江修仁这个变态不要脸。江修仁看到林淼实在是不愿意吃了,遂说到:好了,淼淼,你吃一口我吃一口好不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就给我个面子行吗

    周围的人都在看着阳光会所至开业以来上演的最狗血的桥段。看着此刻化身本年度最佳慈父的江大、江老二,很多人开始明白,为什么京城人都叫江修仁玉面狐狸。从今往后,整个广南省怕是没人敢碰这个女孩了,就是这个女孩自己想要给江老二戴绿帽子怕也是没人敢接招的。

    这一个晚上,乌云与舒苏没再主动说一句话。

    林淼回到家,给自己吃了两片安眠药沉沉睡去,把一切交给时间处理,时间自会收拾一切残局。

    当刘东方到江修仁的办公室时,江修仁正与妹妹通电话,22岁的江修纯已经怀孕了,现在在家安心养胎。江修纯无大志,现在可以不要工作高兴坏了。她向哥哥投诉老公宋飞飏依然每天把她提溜去公司,只为了要她陪着工作。她向婆婆投诉丈夫的恶,可是老公对于婆婆的命令拒不执行。还说她需要多锻炼,以免将来胎儿太大,容易难产。

    刘东方在电话里也与江修纯鬼扯了几句,他们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感情很深。你们家真怪,每隔7年就有小孩。

    江修仁笑着说:你还别说,真是这样,大哥比我大7岁,我比阿纯大7岁,现在小虎7岁,阿纯又怀孕了。

    刘东方给江修仁点了一只烟:昨天所有人都被你吓倒了,特别是那兄妹俩。你的小萝莉也吓得不轻。

    哼,他们以为他们是谁还想算计我陈柯以为自己的老丈人做了这个省长就能成事了且看着吧。

    兄弟,别怪我多嘴,林智那你准备怎么办你这次玩得大点了吧

    江修仁耸耸肩膀,没出声,刘东方识趣的不再说这个事情。

    今天找你来是想请你帮个忙。

    刘东方吸了一口烟:说吧,是不是那个短发女孩妈妈的事情你不好出面,要防着那兄妹俩,所以让我出头。

    江修仁笑道:知我者,兄弟也。

    但我有一个条件。

    你这是趁火打劫,贱人江修仁踢了刘东方一脚。

    你得让你的女人帮我妹妹代课一个月,她刚从学校出来的,语法很严谨,又是名牌师范毕业的。都是成教的,很好糊弄。

    她又要去干嘛明明知道她办的那个破学校一个萝卜一个坑的。

    什么破学校利润之高是你我无法想象的。就为这事赵清到现在都没死心。

    江修仁心思一动:我看可以。该杀杀他们的锐气了。哦,对了,上次我给你外婆送的药怎么样

    效果还可以,就因为这,外婆才到美国的。本来我去的,但我下个月要陪江伯伯到欧洲。我妹妹原想调课的,但现在有你女人就不用了,要不然整个教学计划都得乱。现在教育部对教师资格这一块管得很严。

    江修仁想了想,遂说到:那就让淼淼办一个试用的手续,要防着他们出什么幺蛾子。说不定还能看场好戏。江修仁嘿嘿笑到。

    我也想到这一层了,你女人很合适。

    林淼正在医院照顾发高烧的计良。林淼打电话是护士小姐接的,她立刻去医院。计良挂了水以后,退烧了,但还是需要留院观察。

    昨晚江修仁的所作所为让林淼的心神大乱,她依然需要安眠药才能入眠。她终于清楚这个变态从头至尾都不是在吓唬她,这个变态是个说到做到的主。在计良的面前,她尽量收敛自己的情绪,但她十分清楚,这个事情瞒不了计良多久。她也无法想象父母知道的后果与影响。

    林淼从家里给计良带来了万阿姨煮的粥。

    电话响了,是那个变态的,林淼的心里一阵发苦。又无法言语,不能表现。更不能避开计良接电话。她暗暗平复自己,让自己看起来更自然。

    喂,你好。

    什么你好,我好的,是我。在哪

    在医院,我计叔叔病了。我来看看。

    哦,那你好好照顾他吧。回头你找我。

    有事吗

    有,是成城妈妈的事情。

    林淼激动地抬高声音:成城妈妈是好消息吗

    当然。

    谢谢你。

    计良用屁股都知道电话的那头是谁。原来帮成城摆平学校的看来也是他了。计良知道以林淼的心是无法告知自己的。林淼从小就是这样,一遇到事情,先把自己藏起来,看看别人再说。心思缜密、为人圆滑。只是碰到一个完全不按理出牌的江修仁,立刻毫无无招架之力。

    淼淼,你有事就先去忙吧。我的秘书马上就过来了。

    林淼摇摇头:不要紧,是一个刚认识的人,他能帮到成城的妈妈,是个警察。

    计良暗笑,淼淼永远都是这样,从不撒谎。当她不想告诉你的时候,说话避重就轻,似是而非。她不说江修仁是朋友,只选择说出他其中一个可以令人信服的身份。计良抚着林淼的头,安慰地说:我们淼淼长大了,都学会办事了。

    林淼趴在计良的身边,给计良展示一个最灿烂的笑容。林淼的懂事让计良一阵心酸。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