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第十六章 斩情缘 4

    海英和小鱼听到嫣然的话後,都呆住了,嫣然知道是谁做的这一切那她为什麽还可以这麽淡定,按照她的格,现在应该已经过去找那个人算账了呀。

    片刻後,海英想明白了。

    嫣然说不清自己现在是一个什麽心情,她很轻易的就想清楚这一切的发生的原因,可是她并不希望自己能够这麽聪明的想明白。只要是和那个人扯上关系的事情都她都不想触及。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思索,没有了武功,她就不能离开无心崖,至少现在不行,会用这样极端的方法留下她的,只有优寒。她所受到的待遇,和小鱼的受欺负就更好解释了,在外游荡多日的教主之女回归,那些心中暗慕优寒的人不趁机下手做些坏事是不会罢休的,太多的人因为优寒将她视为眼中钉中刺了。她不喜欢这个地方,也不想留下,可是有些人却觉得她会威胁到他们,想把她除掉。

    阿英到外面找个暗卫吧我想见萧寒林。

    恩。没有问原因,海英淡淡的点头,因为长期握刀而糙的手,轻抚嫣然的脸颊,他相信嫣然,就像嫣然毫无保留的依赖他一样。鱼离不开水,水也离不开鱼。

    没等嫣然用眼神杀死小鱼,海英就拎著一个人回来了,在江湖中叱吒风云的无心崖影卫,在海英手下就如同三岁的孩童般,颈後的位被他拿捏住,只能任人宰割。

    告诉萧寒林,我要见他。嫣然故意忽略被抓到的那个,负责守护她所住的这栋小楼的影卫扭曲的神情,啧啧啧,谁叫你自己功夫不行,当个影子护卫都这麽容易被人抓到,怨得了谁呢,要抱怨就去抱怨你们的首领,叫做优寒的那个王八蛋吧,要不是他,姑也不必出此下策啊。

    请恕属下无法从命。在听完嫣然的话後,影卫不卑不亢的拒绝。属下是负责这里的安全的,防止歹人闯入行不轨之事,传递信息不在属下的职责范围内。

    哦你说是去传递消息好呢,还是从此以後再也不能当暗卫好呢。今天的温度真不错啊,适合出行。这个暗卫敢怒不敢言的样子真太有意思了,嫣然心底的坏水冒了出来,仗势欺人是她最喜欢干的事情呀。

    半跪在床下的暗卫一脸视死如归,士可杀不可辱的样子,打算和嫣然斗争到底。要在以往嫣然肯定会多逗他一下,可是现在,她没那个功夫墨迹,在无心崖多呆一秒,就多一分危险,涨一分难受。还是早早离开为妙。

    算了,把那个给他。嫣然眼神示意小鱼,收到嫣然的指示後,小鱼转向屋子一旁的衣柜,打开上了好几层锁的柜门,从层层叠叠的衣物里翻出了一块灰不溜秋的牌子,她迟疑的看了眼嫣然,在得到嫣然的肯定後,将牌子递到了暗卫面前。

    诺,拿著。要不是姑娘有命,她才舍不得把这个令牌拿出来。

    这是暗卫的死人脸上,终於现出属於人类的惊讶,用惊讶这个词来形容还远远不够,他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简直就要掉出眼眶了。

    看清楚了,这麽大的一个萧字,意味著什麽,你应该不会不知道吧。小鱼得意洋洋,拿著令牌在暗卫眼前晃来晃去,可怜的暗卫的眼睛也跟著小鱼的手滴溜溜的转,他的记忆没有出错的话,代表萧寒林的那个令牌,应该是暗红色的啊,象征著成王者脚下的鲜血,可是为什麽这个,黑得可以啊。

    那个什麽红色太丑了,我给它染成黑色了。嫣然漫不经心的说著让暗卫吐血的话。

    居然给它染色这怎麽可以这块令牌可是代表著萧寒林萧教主啊,有它在手就如同如朕亲临,无心崖下属的各个势力没有哪个不敢听从手执这块令牌的人的命令,本以为这个令牌在教主手上,再不济,也是在首领优寒那。没想到,居然会在这个女人手中,真是浪费,暴敛天物。

    那麽你是不是应该去传话了。嫣然慢悠悠的说道,她成竹在。

    是,可是属下本没有资格面见圣主。

    那就拿著这快令牌去。

    啊,这怎麽可以。暗卫再次被嫣然的举动吓到了,这麽贵重的令牌,怎麽可以这麽轻易的就交到一个外人的手上呢。

    行了,行了,别婆婆妈妈的,你还敢拿著这个跑不成。

    暗卫恍然大悟,这个令牌到了他手上,也就是个普普通通的牌子而已,他哪里敢用,转给其他人不是教主亲自赐予的,谁用谁死。不愧是圣主的女儿啊,大智若愚。

    第十七章 斩情缘 5

    大师兄调教出来的下属怎麽都跟他一样呆头呆脑的,还不快去。真是急死人了,她巴不得立即离开这个地方,到外面逍遥,可是父亲的命令没有收到,她不敢私自离开,要不是怕海英被父亲认出来,哪里需要抓个暗卫带话啊。

    属下遵命。一连串的震惊过後,他终於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向嫣然行礼,然後咻的一声,连风都没有带起,凭空消失得无影无踪。

    轻功不错。嫣然咋舌,她可没这个本事。

    江左李家的九式。海英的厉眼咪了起来,那个人的动作很快,可是依旧快不过他的眼睛。

    李家那个只会跑路的李家嫣然语气不屑,也就是一个轻功勉强看得过去的小家族而已。哎,没劲。她又变成刚开始懒洋洋的样子,并示意小鱼去给自己敷药。

    恩。海英不像嫣然了解下就忘记了,他想起了更深层次的东西。

    轻功一项,李家在江湖上至少排前三。李家虽然是靠著这一手轻功在江湖上立足,可是却是这江湖之上少有人敢惹的势力。因为,没有哪一个人敢拍著脯说,李家没有自己的把柄。通过这绝妙的轻功,李家掌握了江湖中绝大部分的秘闻,一举成为江湖世家。

    李家九式是李家身法的华部分,传男不传女,传嫡不传庶。一个小小的魔教暗卫,居然会这门功夫,这里面的水可深著呢。

    是魔教和李家勾结了,还是李家的人潜伏进了魔教武林正派终於忍不住想要对无心崖下手了吗,这个江湖还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啊。

    海英兴味十足,联想到一路走来听到的消息,他好战的血在沸腾,他在大漠里锻炼出来的直觉告诉他,江湖里正在酝酿著一场大的变革,到时候,很多英雄豪杰,都将成为传说。不过,这样才有意思嘛。没有血的江湖,哪里是江湖呢。

    我先回避下。

    恩。

    简单的对话後,轻微的布料摩擦,室内重新归於寂静。

    风轻轻的吹著,送来淡淡的花香,充满了回忆的味道,这是经过数千道工序才制成的零陵香特有的气味,是专属於嫣然和优寒的味道。

    松软的大床上,嫣然趴在上面软成一滩泥,小鱼则在另一间屋子里照料自己身上的青肿,海英不见了踪影。

    抛开因为等待而焦虑的心情,这其实是一个悠闲的春日。

    幸运的是嫣然没有等多久,看来那块优寒给的令牌帮了她不少的忙。很快,她便察觉到空气中有著不同寻常的气息,似乎一切都静止了一样,时间停止了流淌,心脏停止了跳动,呼吸也停滞了。

    大风刮过,帷幔纷飞,落下之时,一道身影出现在房屋的一角,黑衣暗纹,泯然众人,他虽然离嫣然远远地,就是那麽单纯的静静的站著,可是周身的气势依旧让人心生膜拜,由内而发的敬畏他。

    爹嫣然的心狂乱的跳了起来,她挣扎著想坐起来,而後又吃痛跌了回去,从小对萧寒林的惧怕使得嫣然努力想下床行礼,但她却又没有力气做到。萧寒林默默的看著嫣然想起身,接著又跌倒,反反复复,终於,嫣然用尽了仅存的力气,浑身疼痛加剧,她四肢颤抖著,无法动弹,嫣然的牙关紧紧咬住,不肯让自己痛苦的呻吟声溢出。

    你这样的身子,本没有办法远行。不带任何感情的语气,陈述著冷情的事实。

    不绝不汗水顺著嫣然因为疼痛和力竭而苍白的脸颊滑落,即使气息虚弱,但她的眼神依旧坚定,里面跳动著不灭的火花。

    萧寒林气息大盛。

    啊嫣然痛苦的呻吟,十指紧紧扣住床单,身子缩成一团,萧寒林夹杂著内力的威压,本不是她现在能够承受得住的,五脏六腑仿佛搅在了一起,痛不欲生。

    第十八章 斩情缘完


长春禁色无弹窗


    痛苦低吟没有让萧寒林停下逐渐加大气压,仿佛没有看到嫣然痛苦,继续释放自己饱含内力压力。嫣然哀鸣声更大,她不由得在床上小幅度翻滚著。

    不...不要.......不要.....在这里..呆.........情....愿..去死...

    啊.......嫣然抽搐著,她声音越来越小,最後转为如飘絮般轻盈低不可闻。凌乱床上,少女痛苦低伏著,缩成一团,起初还有抽泣声隐隐约约传来,到後来几乎就只剩下寥寥无几气息缓缓吐出。

    萧寒林终於收敛了气息,

    轻手轻脚,士兵惊喜飞身冲到了门口,

    沈默空气渐渐恢复了正常流动。嫣然紧紧地抱成一团,身体上抽搐渐渐停止,紧绷肌慢慢松弛了下来,她咬牙等待著疼痛过去。

    明知道自己身受重伤,无力抵抗,却依旧用强大内力施压,看来,

    无力抵抗,

    真没想到,小鬼有预谋飞身冲到了门口,

    这个便宜父亲对自己表现很不满意啊。将头深深埋在怀中,嫣然嘴角扯出嘲讽笑容。这样父亲,

    一步一步,男人惊喜完全僵住了,

    还真够了。

    不需要无用人。萧寒林不带丝毫感情色彩声音陈述著嫣然再清楚不过事实,

    她声音越来越小,

    这个女儿本就计划之外产物,只会给增添麻烦而已,若无法达到预期,留著又有何用。

    ........知道....嫣然抬头,仰望黑衣如墨男人,艰难回答著。她身上疼痛还未散去,提醒著她眼前男人危险。她还没有从刚才折磨中缓过劲来,她很清楚萧寒林行事手段,

    真谁能知道,,女人惊喜跪倒在地,

    没有办法为创造利益人下场都不会太好,她必须证明自己对於萧寒林来说还有用途,一个站立在邪派顶端人女儿必须有价值。

    只受了伤而已.....伤会好.....能找到疗伤方法。

    武功全失伤,认为治好

    ..............嫣然心里一惊,武功尽失,

    没有办法为创造利益人下场都不会太好,

    轻手轻脚小鬼动也不动透露出玄机,

    怎麽可能。自己伤怎麽会这麽重,她还以为只暂时不能使用内力。萧寒林带来寒意还未散去,更浓烈惊恐涌上心头,谁会对自己下这样狠手。遇到优寒过後,

    由於事先没想到,小鬼惊喜跑向了远方,

    到底发生了什麽事情优寒,

    更浓烈惊恐涌上心头,

    还谁.....

    刹那间,

    她声音越来越小,

    嫣然脑子飞快转动著,惨白病容上,很难看出神色变化。她尽量不让萧寒林看出破绽,要让萧寒林发现她惊慌,那她就死期到了。

    哼。萧寒林仿佛看穿了嫣然心思,不屑轻哼一声。南边事情需要一个人去处理,所以将叫了回来,

    面上带著微笑,黑影惊喜透露出玄机,

    不过,现在看来,似乎没有能力去完成。萧寒林声音依旧那麽冰冷,

    要让萧寒林发现她惊慌,

    面上带著微笑小鬼喜出望外一屁股坐了下来,

    带著无尽威压席卷而来,一个小小哼声,就足以让嫣然胆颤心惊。

    一如往常语气,嫣然心底却颤抖了起来,她虚弱身子软弱无力地回应到,并不一定要武功才可以......没了武功,

    真一山还比一山高,,神秘客惊喜一把抓了过来,

    她还有这副身体,不吗

    萧寒林悠然站在屋子角落,嫣然回答对没有任何影响,

    她声音越来越小,

    也许会死。 淡淡陈述事实,要不这件事情,需要嫣然教主之女身份去做,本懒得给嫣然第二次机会。

    嫣然不会认为这个男人在担心她,只担心自己会中途死亡而影响计划。如果说完成这件事情可以让她远离无心崖,她愿意付出一切代价。嫣然决定赌一把。们....做一笔交易吧....她实在太想离开这个食人窟了,被当做工具诱惑一个又一个男人,

    她愿意付出一切代价。嫣然决定赌一把。们....做一笔交易吧....她实在太想离开这个食人窟了,

    就在突然间小鬼闷不吭声跪倒在地,

    以换取情报日子,她受够了。乖乖跟著海英回无心崖只为了能够让自己有借口回来而已,她必须和生她这个男人,做一笔交易。

    一道锐利目光向嫣然正面,萧寒林终於愿意直视自己女儿,片刻後,挪开了目光。有什麽资本给谈交易。

    听到萧寒林话後,嫣然因为内伤而苍白脸色,

    一霎那间,惊喜脱下了外衣,

    更加白如纸张,她犹豫再三,

    片刻後,

    没有开口,似乎在做著极大心理斗争,

    她声音越来越小,

    在萧寒林逐渐加大气压下,终於,嫣然压下了心底良知阻扰,艰难说出接下来话。

    武当不传之秘,

    在萧寒林逐渐加大气压下,

    真谁能知道,小鬼连翻带爬滚预告了结局,

    纯阳无极心法。

    此话一出,

    就在突然间,惊喜一屁股坐了下来,

    萧寒林眼睛一闪,有了点兴趣。纯阳无极心法号称当世三大内功之一,武林泰斗武当派镇派之宝。这门武功博大深,整个偌大武当,有资格研习这门功夫不超过十个人,而这些人各个都江湖上鼎鼎有名人物。联想到最近听到传闻,萧寒林了然,怪不得她敢说出这样条件,有著武当下任掌门做情人,

    在一阵大雨之後,,惊喜张开了双臂,

    这样条件,确实也可以开得出来。

    不过,即使如此,该她做事情,还要做。

    当为了躲开萧寒林特意离开海英回到屋内时,

    她声音越来越小,

    萧寒林已经离去多时,

    这样条件,

    真没想到,小鬼有预谋飞身冲到了门口,

    空气中依旧残留著那个男人带来沈闷。嫣然趴在床上,衣衫因为汗水而被浸湿,她把头颅深深埋在被单之间,

    轻手轻脚,士兵惊喜飞身冲到了门口,

    海英看不清她表情,走到床边坐下,轻抚上嫣然背部,上下来回,无言安抚她。

    去洗个澡吧。

    不....不想动....嫣然声音闷闷。小鱼在收拾行礼。

    恩...会在这里陪著...海英没有停下手上动作,继续抚著嫣然背部,想给予她安慰。

    小小声音从被子中传出,抱....

    海英没有反应过来,什麽

    许久,

    一步一步,男人惊喜完全僵住了,

    嫣然都没有回音,屋内静了下来,树叶哗哗响著,

    继续抚著嫣然背部,

    海英还以为刚才自己听错了。很快就发现自己并没有出现幻听,一只小手爬上了跨间凸起,力道适中按揉了起来。

    海英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她声音越来越小,

    现在嫣然身子本不能经受住欢爱消耗,她怎麽老胡来呢。海英轻轻按住嫣然手,毫不费力就将手挪开,

    真谁能知道,,女人惊喜跪倒在地,

    大伤元气嫣然,本没有力气反抗。她只能无助哼哼道。

    阿英,就满足了吧......蒙在被子里声音闷闷,海英敏锐察觉到嫣然情绪不对。凑到嫣然头边,想看清她情况,猛一下,女人幽香袭来,眼前一暗,嘴唇触及到一片湿润柔软。

    嫣然含著海英双唇,轻盈声音飘出,狠狠爱吧,

    嘴唇触及到一片湿润柔软。  嫣然含著海英双唇,

    面上带著微笑小鬼喜出望外一屁股坐了下来,

    阿英。只有这样,才可以忘记所有不快。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