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辣文肉文 > 嫣然一笑媚乱江湖路 > 分节阅读6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第十三章 斩情缘 1

    让武林人士闻风丧胆的无心崖之上,在它众多乱石树林中僻静的一角,一栋孤零零的小楼隐藏在一片花丛中间,芬芳四溢,蝴蝶翩翩,寂静安逸。

    当嫣然的鼻尖充斥著这豔阳天下的花香田野的香味时,她已经昏睡了一天一夜了,熟悉的气味让她身心放松,她懒洋洋地蹭了蹭脸下的被褥,眼睛闭得紧紧的,不愿意睁开。

    唔,怎麽会在这里呢,居然会在自己的小楼躺著,嫣然开始梳理记忆,一张带著恨意和愤怒的脸庞跳进她的脑海中,心一惊,她想起来昏迷前所发生的事情了。

    那样熟悉的怀抱,那麽温暖的双手,只可惜,带给她的却是无尽的疼痛与绝望,不是第一被他这样对待,可是这一次却让她的格外的疼,以前,就算不开心,他也从来都没有这样羞辱过自己,再往前,他对自己算了,那麽多年前的事情了,有什麽好回忆的。

    嫣然自嘲著,她还略有温度的心彻底冰冷坚硬起来。

    一次又一次被这样对待,可是她依旧对那个人抱有期待,所以在听到是他让自己回来的时候,虽然害怕,可是也没有选择逃跑,真是可笑啊,明明都知道在他心底自己是什麽样子的存在了,为什麽就是不死心呢。到底要这样受几次罪才会认清事实,那个疼你爱你的师兄,早就已经消失在这个人世之中,不复存在,一切的美好都只存在於年幼的美梦中而已。是时候,该结束了,他都已经抛弃的东西,我又何必再苦苦追群呢嫣然默默的下了结论。

    就这样吧,我再也不要对你抱有期待了,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从此没有交集,天涯何处无芳草呢。

    小鱼过了许久,终於打起神来的嫣然,开口呼唤自己的贴身侍女,可是她却惊讶的发现自己嗓子干的惊人,如刀割般疼痛,本话不成声,她只能无奈的起身,想给自己倒杯水润润嗓子,还没等胳膊用力,就被遍及全身的无力感压倒,重新跌回了床上趴著。

    好疼啊嫣然嘴里无比委屈的嘟囔著,刚刚的这一动,使得她全身上下都在叫嚣著疼痛,仿佛浑身的骨头被打断然後又一寸寸的接上,由内而外的疼痛布满全身,但是又找不到到底痛在那里。相比之下,皮肤上的难受反而微乎其微,身上的清凉感,告诉了她伤口已经被很好的处理过了。

    嫣然尝试著,运转内力检查身体不不对她一下子浑身凉了下来,心脏几乎停止跳动,原本应该雄厚的丹田空空荡荡,像是大旱中没有一滴水的池塘,就连池底也裂开来。失去一切的恐惧感席卷了全身,嫣然慌乱了起来。

    小鱼小鱼阿英她慌乱地呼唤自己的侍女和侍卫,一遍又一遍,沙哑的声音在屋内回响,可是却没有人回应。

    怎麽会这样,嫣然不知所措,自从在外闯荡以来,她身边就没有少过人陪伴,这还是第一次她被孤零零一个人留在一个地方。可是,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内力全部都消失踪影。

    嫣然以为是自己身体太虚所以探查错误,又试了几次,仔仔细细的将体内检查了个遍,可是得出的结论还是和当初一样,她丹田之中空空如也,苦苦修炼十几载的内力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全部不翼而飞。

    太假了吧,一觉醒来武功没了,丫鬟没了,护卫也没了,这是在唱哪门子的戏啊。嫣然傻住了。

    第十四章 斩情缘 2

    姑娘,大姑娘,你醒了呀

    久旱逢甘露般,嫣然终於听见小鱼熟悉的声音响起,一如既往的轻快,看到嫣然煞白的神情,小鱼压下了声音,小心翼翼的问道姑娘怎麽啦少主下手是狠了一点,但是小姐也不需要这样的苦大愁深啊。

    听到熟悉的声音,嫣然紧绷著的心总算松了一点,水虽然很想问清楚到底发生了什麽事情,不过眼下最重要的事情还是先湿润自己干哑的嗓子,关於事情的轻重缓急这一点嫣然还是很分得清的。

    啊好的一连串的当声物体撞击声後,一个茶杯递到了嫣然的嘴边,倚在小鱼的手臂上,嫣然半起身准备酣畅淋漓的痛饮一番,突然,她皱起了眉头。

    怎麽回事

    没没什麽事小鱼若无其事的样子,言语里流露著淡淡的慌张。

    嫣然痛苦的死死盯著上面飘著几片黄叶子的茶杯,眼一闭,牙一咬,算了,将就著喝吧,她可不想成为因为挑剔茶水而渴死的第一人。

    咕噜,咕噜再来

    啊。小鱼被嫣然一副渴死鬼的样子吓到,连忙又来来回回倒了好几次水给嫣然喝下。

    解了燃眉之急的嫣然,四肢舒展,重新扒回了床上,松软的床垫让她舍不得起身,还是自己家里睡得舒服啊,嫣然像个小狗似地在床上趁来趁去。

    不是她喜欢趴著,而是臀部的伤口只允许她使用这个姿势。终於得救了啊懒懒的嚷著,嫣然有种再世为人的感觉,还以为会再死一次呢。

    对了你们刚才去哪里了。嫣然本来想问自己武功为什麽会这样,可是转念一想,这事,问小鱼恐怕也得不到什麽答案,只会让她徒增担心而已,还是问海英比较实在。

    啊没,没干什麽呀,就是出去逛了逛而已。

    嫣然侧著头,眼珠子吃力的上翻看著小鱼的神情,有点不对劲啊,从一进来的时候,她就不对劲了。哦那阿英去哪里了。

    这婢子不知小鱼眼神躲闪,不敢和嫣然的眼睛对视。

    烦,真烦,不顺心的事情一个接著一个,连贴身丫鬟也开始撒谎了。

    去把他找来吧,我有急事。

    可是

    行了,行了,我又不是婴儿需要人寸步不离的照顾。

    好吧你要自己小心啊。简单行了个礼,小鱼依依不舍的向门外走去,她还是不放心把大姑娘一个人留在这里,可是,姑娘执意如此
穿越火线之生化枪神小说5200
她也没办法只能服从,还没走几步,嫣然慵懒的声音在她身後忽然响起,语调犀利了不少。

    回来。

    咦想通了啊,小鱼松了一口气,就说嘛,这麽懒的人怎麽可能身边不要人照顾。

    你身上的伤是怎麽回事。

    什麽

    我说你身上的伤是怎麽弄的。嫣然还是一副没了骨头的样子趴在床在,可是眼里的朦胧已经褪去,换上洞察一切的犀利,犹如浩瀚无边的大海,波涛汹涌,深不见底。看到这样的眼神,小鱼终於相信,嫣然确实是邪派魁首的亲生女儿。

    姑娘在明清以前是用来称呼女子的礼貌用语。小姐这个词在明清之前是用来对娼妓的的称呼。蒙古建立元朝的时候,破坏了很多汉族的文化传统,因此称呼也改变了。

    明清时。对女子的有很严格的束缚,所以此文的背景是盛唐。

    茶迷的文好好看啊

    第十五章 斩情缘 3

    。。我们要忘记不开心的事情,牢记幸福。

    浅浅绯色。谢谢乃的赞美哇。票票少了好多。我伤心中。为什麽捏。

    小鱼脸上的笑容僵住了,过了一会儿才恢复正常,什麽事情也没有啊你看错了。不安的情绪写在她的脸上,她一直都是一个不善於说谎话的人,所以嫣然才能够一眼看出她在隐瞒著什麽。

    你打算什麽都不跟我说嫣然疑问的语气加强,带著几分肯定。

    没有什麽需要特别说明的啊。小鱼眼神飘忽。

    好吧那你告诉我为什麽倒一杯茶而已,你会撞到那麽多东西你没吃饭吗而且在扶著自己喝水的时候,她的手也不正常得缩了一下。

    只是,脚滑了而已小鱼吞吞吐吐,在嫣然的目光凝视下,她将视线转向别处,不敢和嫣然对视。

    为什麽要瞒著我嫣然突然问道。

    不那是因为小鱼猛然色变,立即闭上嘴巴,她把头低下看著自己的脚尖。

    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嫣然告诉自己要有耐心,小鱼是她的丫鬟,更像她的一个小妹妹,对於这个在自己离开无心崖在外闯荡时必不可缺的伴侣,嫣然很是头痛,这个丫头傻乎乎的,但是嘴很硬。

    我的姑,到底要怎麽样你才肯说啊。

    小鱼一动不动,沈默不语,她低著头,显然打算采取沈默战术了。

    嫣然气结。这个死丫头。虽然很想冲上去掀开小鱼的衣衫看看到底发生了什麽,可惜的是,她无法动弹。她只能争取用她晶亮的眼睛,焦距集中在小鱼的身上,努力想找出什麽破绽。小鱼在她仿佛要脱光人衣服的露骨眼神中,胆怯著,但依旧坚定自己的立场,嘴巴闭得比蚌壳还紧。

    被你们家的某些不长眼的人打了而已。低沈的男音带著怒火,海英拿著刀大步走了进来。一阵风随著他的步伐刮了进来,深蓝色的劲装包裹住他壮硕的身形,英武而又帅气。寒意逼人的刀锋闪烁著刺眼的光芒,青丝张扬难掩他冷漠的眼光。

    你去杀他们了嫣然惊讶的半张嘴看著海英已经出鞘的刀。江湖传闻龙牙出鞘必见血,没人知道龙牙刺入身体的感觉,因为死人永远不会说话。海英可不是什麽好东西,当初他横行漠北的时候,手下不知道沾染了多少条人命,不过,在无心崖杀人,胆子也忒大了点吧,完了完了,又要挨打了

    难道我的刀不需要擦吗看到嫣然的神情由惊讶转为了然的痛苦,海英就知道这个女人又想歪了,她还真当自己是只会砍砍杀杀的满脑子横的白痴啊。

    那你这是嫣然露出了怀疑的眼神,开什麽玩笑,她还一次听说海英会对惹了他的人手下留情,啊,不对,欺负小鱼不能算是惹了他,嫣然的眉头更加皱了起来。你去干了什麽

    有的时候,报复一个人,不一定非要见血。说著,海英坐到桌边的椅子上,拎起茶壶倒水,淡黄的茶汤在杯子里逐渐增多,海英脸上的不满更加浓烈。

    你一个教主的女儿居然喝的是这种烂叶子泡的茶手一抖,茶水泼到了地上,深色的水痕迹在地上晕染开来,淡淡的水汽弥漫,却没有一丝茶香,肃杀之气在海英身上扩散,小鱼的头垂得更低了。

    嫣然整个身子垮了下来,像摊泥似的趴在床上,嘴里发出痛苦的呜咽声。

    烦死了啊,烦死了啊,为什麽不顺心的事情一件接著一件啊。想去找人算账都动不了,我不要在这个鬼地方呆了,呜呜呜呜,夏殇,我好想你啊,有你在话,我哪可能喝这破东西啊,即墨,你去哪里了啊,为什麽还不出现呀,有人欺负我在呢。

    嫣然分外怀恋起她的那些裙下之层了,真是失去了才知道珍惜啊,离开了才知道他们有多重要。

    我要在这里躺多久。试著动了一下自己的身子,满身的酸痛让她呲牙咧嘴。本来可以用内功疗伤的,可是现在,这一条路行不通了。

    海英奇怪的看著她的举动,楞了几秒,然後神色大变,几乎是一瞬间就闪到了嫣然身旁,一手搭上她的脉搏,内力探入,然後石牛沈海般,内力失去了踪迹。

    你离开了多久。海英神情严肃看向小鱼,带著不易察觉的惊怒。他紧紧握住嫣然的手,大掌将她的小手完全包裹住,给予她温暖和力量,这是他安慰人的方式。

    我有一个时辰吧我想去拿些东西给姑娘吃可是小鱼被海英的神情吓到,断断续续的说著。

    可是你没有拿到东西,因为你半路上被那些人发现并且打了一顿那麽我们不知道是谁在这段时间来过了。海英深邃的眼睛落在嫣然的身上,嫣然没有看见他的眼睛,但是她能感觉的到,这双眼睛里,蕴含著很多情绪,有心疼,有愤怒,也有懊恼,更会有嗜血的杀意。

    空气陷入了短暂的凝固,三人面面相觑,嫣然打破了沈寂。

    我知道是谁干的。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