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辣文肉文 > 嫣然一笑媚乱江湖路 > 分节阅读4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第九章 竹林里的调教 2

    恩哈啊

    娇柔的女声发出羞人的轻叫,令人面红耳赤,优寒看著她自己拨弄著自己的下体,晶莹的体从黑色的秘缝流出,呼吸逐渐加重,下身的阳具也开始渴望能够有一个地方容纳自己。自己的心明明是软软的,可是嘴里吐出的话却让人心寒。你可真是荡啊,这样随便弄几下都可以这麽湿了。

    哼哈对啊,我就是荡你才发现啊嘲讽之情溢於言表。媚眼朦胧。

    看到嫣然妖娆中的冷笑,优寒怒意涌出,想将她的笑容破坏掉。破空声响起,啪,腰带至上而下的抽下,银色的腰带犹如一道白光闪过,这一鞭他没有手下留情,白光消失後,在嫣然小腹白嫩的肌肤下留下紫红的印记,隐约有血色渗出。

    啊亢奋中的嫣然被猛然打得正著,惊叫出声。痛苦的咬住下唇,等待著疼痛过去,果不其然,火辣辣的疼痛渐渐消退,奇怪的痒意从伤口出传来,肌肤渴望著再来一次同样的撞击,痛并快乐著。

    羞人的喘息声重新从她的口中吟出,瘙痒的感觉从心底散发出来,嫣然不由自主的在地上扭动著身子,让凹凸不平的地面和肌肤摩擦,道道细小的伤痕因为她的扭动划在了她的身上,她全然不顾,依旧扭动著身子,手中的动作加剧,或两个指头揉搓自己的小珍珠,或三指并列伸进蜜中抽动,已经全然沈浸到这场不对等的欢爱中。

    你就这麽缺男人吗,即使用力抽打你,居然能够从中体会到快感,毫不顾忌自己身上的伤痕。萧嫣然,我到底是犯了什麽罪才会爱上你这样人尽可夫的荡妇。

    白光闪过,嫣然身上又多了一条紫红的疤痕。

    师兄你就那麽点本事吗嫣然嗤嗤的笑著仰头看向如天神般伫立在自己面前的男人,刺激他。晶亮的眸子,看穿人心。

    什麽,居然还有心思说这样的话,妒火和愤怒使得优寒失去理智,他高举手中的腰带,没头没脑的一阵狂舞,每一下都重重的抽在了嫣然的上,手臂上,小腹上,大腿上,几乎除了头部安然无恙之外,身上的其他部分都被狠狠的照顾到。

    叫你犯贱,叫你去睡其他男人,啊,不知廉耻,每说一句,优寒就重重的挥下一鞭,每落下一鞭,嫣然的心就凉了一分。

    她闭目,紧紧咬住嘴唇,不哼一声,因为剧烈的疼痛,身体微微抽搐著,红色的体慢慢渗出。疼啊,真的好疼,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疼,是体上的疼痛比较多,还是心灵上的呢。或者,两者都有。每次看到他都会受到这样的待遇,真的是,不想再见到他了。

    不消片刻,原本美丽的好似一件艺术品的身体,变得偏体鳞伤,一道道紫红的鞭痕交错,织成一张密布的网,将她团团缠绕住。

    一阵鞭打後优寒心中埋藏了数月的的怨恨宣泄了出来,理智回到了心中,嫣然布满伤痕的身躯在无声的诉说著他的暴行,他不敢相信这是自己做的。明明每次见嫣然前,他都反复告诉自己要控制住自己的脾气,可是无论怎麽样,他的情绪在她面前都会爆发,自制力荡然无存。优寒眉头紧锁,心有悔意。

    可是偏偏,有人不识好歹,嫣然破罐子破摔,张开大腿,双手扒开蜜,露出深深的幽洞邀请不进来吗还嫌不够,她魅惑的嗯了一声,媚眼如丝看著优寒。火焰般烧灼的疼痛後,让人疯狂的想尖叫的酥麻感从伤口处传来,侵蚀著她的理智,热流不由自主的往下涌去。

    好想,好想,有大的能够满足自己啊。

    看著妖娆的嫣然,优寒的眸子转为红色。

    第十章 竹林里的调教 3

    仿佛没有看到优寒神色变得血腥狠辣,嫣然勾魂的眼睛依旧对著他释放著诱惑,本就灵动的眼睛在嫣然的全力流转下,犹如波光粼粼的水面,璀璨而迷人。只可惜,这样的美景,只有优寒一人得以欣赏到,因为其他人,本不需要嫣然这样勾引,自然就会送上门来。

    起来冷漠的声音命令著,优寒撇过头去,不看嫣然的神色。

    顺从地从地上起身,嫣然跪到了优寒的双腿之间,不需要优寒下一步的指示,她轻轻挑开因为腰带的抽离而松垮的外衣,脱下亵裤。深红的男人生殖器迫不及待的跳了出来,带来浓烈的靡的味道。小优寒已经微微抬头,但是还没有到它最大的时候。

    眼角余光转向了依旧扭头看向别处,看不出神情的优寒,嫣然似乎等待著什麽,然而终究遗憾的放弃了,璀璨的目光黯淡了下去,归於死寂。她将注意力重新转回到眼前冒著热气的小东西身
新娘与[yin]淫兽全文阅读
上。

    将耳边一边散落的发丝收拢在耳後然後挽到肩膀的另外半边,垂在膛上,遮住了大半个红白交错的身躯。嫣然伸出粉色舔了舔嘴唇,双手一前一後握住阳具,张口,含住滑嫩的蘑菇头,优寒的身子一紧,呼吸停滞,颤抖著,大了几分。

    嫣然的眼睛专注的盯著近在咫尺的男人的骄傲,由於还没有完全觉醒开来,红色的阳具上皱巴巴的,扑鼻而来的情欲味道,让她的眼神更冷了,原来男人的感情是如此的浅薄,情感和欲望可以区分得如此的清楚,上一秒还像仇人样对待的女人,下一秒就可以对她产生强烈的欲,真是可笑之际。

    灵巧滑动的舌尖品尝到优寒生殖器上苦涩的味道,嫣然冷笑著,这味道还真是应景啊,品尝苦涩。没等她心底的霾扩大,身上的火辣与酥痒催促著她不再思考,将注意力放在如何挑逗手中之物上。

    含住顶端的小圆头,或用舌尖舔弄,或用牙齿轻刮,嫣然双手交替著抚柱身以及乖乖垂著的两个小袋子,温暖的口腔开始细密的包裹著柔软的阳具,只是随意的挑逗了几个男人共有的敏感点,嫣然便清晰地感受到它在自己的舌头上明显的一点点变硬,一点点变大。终於,大到嫣然的小嘴含不下。

    一边享受著下身的快感,优寒本来带点愧疚的心理又浮上了一层怒气,要伺候过多少个男人,她才有这样的技术呢暗红的眸子更加嗜血。

    啊嫣然突然惊叫,她被优寒抓住胳膊,重重的摔倒了地上,背对著优寒。细碎的石子在她本就残破的身子上划出更深的伤痕,优寒不予理会。

    趴著原本就冷漠的声音更加失去了人,最後一丝温暖也消失了。

    散乱的头发遮住了嫣然的表情,她嘴角噙著笑容,顺从的跪趴著,臀部高高翘起对著优寒,膝盖和手掌个食指割得生疼,她依旧淡笑。本就脏兮兮的她,如今更加的可怜。

    看著嫣然丰满的臀部诱人的在自己眼皮底下晃动,黑色的丛林若隐若现,嫣红的私处蜜流出娇嫩欲滴。优寒心中的恨意又增加了,这麽快就知道该摆什麽姿势,想必和其他男人演练了很多次吧,怎麽就这麽的下贱呢

    啪又是一鞭抽上,这一鞭不同於嫣然先前所挨的鞭子,它带著优寒的强烈的恨意,内力夹杂其中,一鞭下去,皮开绽,白嫩的肌肤瞬间炸开,露出粉红的血。嫣红的血从伤口沁了出来,顺著臀形,慢慢汇成一小股,滴在土黄色的地面上,将其染成深褐色。

    嫣然闷哼了一声,死死咬住嘴角,不肯让自己痛苦的呻吟流露出来。

    师兄真的是好过分啊嫣然带著笑意的抱怨著。

    过分的到底是谁呢,是疼爱你的我,还是把我当笨蛋一样玩弄的你。优寒没有回答。

    本想接著再甩一鞭子的优寒,看到嫣然的臀部因为那一鞭力道过大而不断的滴血,心下一软,停下了高扬的手,将腰带扔在了地上,只是这小小的一鞭当做惩罚对於以手段血腥而著称的优寒来说,本就是无异於比鹅毛还轻地处罚,只是面对著嫣然,他心中纵然有再大的嫉恨,也下不了手。

    无奈地在心里叹了口气,将愤怒吐出。

    优寒膝盖微微弯曲,类似蹲马步的样子,腰身与嫣然的臀部持平。一手握住她的细腰,一手扶住怒张的阳具抵在已经盛开的蜜上,并不急著进入,而是在洞口外面研磨著,来回搓动。

    恩嫣然紧闭的双唇中,发出来自喉咙深处的低吟,虽然身上的疼痛让她想掉眼泪,但是体内对於欲望的追求却又使得她情绪高涨。理智告诉她应该停止,可情感却渴望著更加猛烈的爱。冰火两重天,她觉得自己迟早会被这样的感觉折磨的疯掉。

    呵呵这麽长时间不见师兄难道不行了吗为了让优寒快点进入自己体内,连话都无法说完整的嫣然,故意刺激他。

    优寒的眼睛咪了起来,这麽长时间不见,看来这个女人身上的伤疤好的太久,忘记当初是多麽的疼了。本来想温柔点对待她,让她的蜜开得更大些,好在自己进入的时候不那麽疼,只可惜有人不领情啊,既然如此,他本就也没什麽玩前戏的心情。

    哈啊啵的一声,优寒巨大的猛然冲进,由於带有异域血统,他的生殖器比中原地区的男人更加大一些,嫣然不由的痛叫。

    恩哈快意横生,优寒低吼。温暖而又柔软的内壁,出於自我保护的功能紧紧的收缩著,想将从自己体内推出去,却起到了反效果,将巨大的阳具包裹得更加严密,想到自己终於和朝思暮想的女人亲密接触,怒张的龙首又变大了点。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