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辣文肉文 > 嫣然一笑媚乱江湖路 > 分节阅读3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第六章 该怎麽好好疼爱你呢

    时隔n月的正文。哇。错爱,好久不见了。那麽多小龙,我还以为眼花了呢。还有小娘,还以为你弃文了呢。群亲哈

    话说此时恰逢武林乱世,人杰辈出,中原地区有武当,少林这样的泰斗坐镇,衡山,峨眉,点苍等派各有千秋。往北茫茫大漠,幽云十三骑威震一方,而各种凶徒也因为漠北人迹罕至,逃到此处,鱼龙混杂,势力不容小觑。往西苗疆神秘莫测,拜月神教即使很少入足中原,也留下诸多传说。南边更有百花谷,如水女子,以绵柔之躯,打下一番天地。

    大大小小各种势力纠结,行事或正或邪,总来的来说,江湖上以武林正派占优势。但是今年来,这势力对比渐渐变了。为什麽,因为西边,没落已久的魔教崛起了。在魔教的带领下,正,邪两派。二分天下。

    魔教本来不叫魔教,他原本有个很文艺的名字。但是由於邪道质的帽子被扣到头上,江湖中的正义人士便将其称呼为魔教,以向天下告知这个门派的邪恶,而魔教中人,对於这个一听就会联想到血腥的名字很是满意,久而久之,它以前的名字就被忘记,转而称呼为魔教。

    老鼠过街人人喊打,邪教人士在江湖中,也莫过於这样的地位,然而这一代魔教中人却是张狂无比,名号一出,无人敢触其锋芒,那些武林打著除魔卫道的正义人士,见到他们也只能说一句,我们走。而正道这些举动更是助长了魔教众人的嚣张气焰,魔教的势力越做做大,好在他们也没有干什麽丧尽天良的事情,正道也就对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而嫣儿,正是这任魔教教主的掌上明珠。

    到底有什麽事情一定要我回去胡闹过後,嫣然正色。虽说百般不情愿,但是她明白,除非是重大事件,是不会一定叫他回去的

    海英眉头微蹙。不知道。

    是真的不知道,海英知道嫣然以为自己还在故意不告诉她,其实他是真的不明白到底是为了什麽,毕竟,他只是个侍卫而已,很多东西,不该他知道的,永远也不会知道。

    好吧眼见海英神情坚定,嫣然半信半疑,最後只能无奈的躺在塌上,仰天长叹。还能怎麽办,乖乖受死吧,但愿死的时候能够舒服点。

    夜已深沈。

    无心崖。

    巍峨的大殿内,层层级级向上的高阶,黑曜石王座在月光下折出暗哑的光芒,睚眦神兽的雕像高昂著头颅怒目座下瑟瑟发抖的人影,无上威严。

    圣女人呢。王座上的人慢慢悠悠的吐出几个字,地下跪著的人抖得更加的厉害。

    启禀少主,已,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

    哦优寒尾音上扬。我没记错的话,昨天就应该已经通知她了吧,现在应该到了才对。

    不,不,属下不敢耽误少主的命令,只是,只是他急得脸色煞白,不论是哪一个原因导致圣女迟迟不归,少主都不会放过他的。

    一道掌风从上而下袭来,不偏不倚打在他的身上,鲜血在嘴里喷出,他强忍腔剧烈的疼痛,咬紧牙关将血咽下,不敢洒落地上。他心知少主已经手下留下,吐几口血而已,并无大碍。

    谢少主

    你可以退下了。优寒打断了他还未出口的感谢。不用他说,他也已经知道,那个女人是因为什麽事情耽搁了。

    怎麽办啊,嫣儿,你怎麽总是学不乖呢。这次你回来,我该怎样好好疼爱你,你才会懂事点呢。优寒甜蜜的笑了起来,笑容未及眼底变已经化为寒意,月光下,他的脸半隐在黑暗中,似笑非笑,似狠非狠的神情,让人不寒而栗。

    官道上,漆黑的马车疾驰,四周几骑人马远远跟随著。

    伴随著车轮的摇晃,嫣然在海英的怀里沈沈睡去,海英半倚车壁,一手搂住嫣然,一手握住凹凸不平的刀柄,双目微阖,神色难辨。有木有人觉得我比以前勤劳多了啊啊,榜单真难上啊。得到的时候不珍惜。失去後才明白,你是我生命中的唯一。啊,榜单啊,我爱你。

    第七章 妖女来啦

    总是有那麽一些是地方,是人们避而不谈的。总是有那麽一些的人物,是茶馆的谈资,你可以肆无忌惮的对他们评论,甚至是诋毁,但当他们真正出现在你面前时,你只敢在角落里仰望。

    嫣然就是这样一个人。

    当她的马车连同无心崖的黑衣云卫踏入西平城时,熙熙攘攘的街道立马变得萧条起来,路边的小摊儿,走街串巷的贩子,来来往往的行人,一下子都失去了踪影,就连开门迎客的商户,也都大门紧闭,深怕引进了这尊瘟神。

    撩起帘子,嫣然看向窗外的风景,默默不语,许久,才忧伤的吐出一句话。正因为人云亦云,所以才会如此可悲。

    哇,小姐,你好有才哦,说的话小鱼都听不懂也,到底是什麽意思啊。某个称职的小丫鬟立马拍马屁。

    嫣然扭头看像小鱼大笑,方才的忧郁一扫而空,不见踪影,是吗,其实我也不懂,夏殇说的,回头你问他去。

    小鱼连忙把头摇得像个波浪鼓似的,人家可是武当这一代的首徒,江湖人称邪殇公子,潜龙榜排名第六,也只是在小姐面前,夏公子才会好脾气,换做别人,他哼一声就要被吓破胆子,自己哪里敢向他询问。

    小姐,你又欺负我。小鱼委委屈屈。人家还想多活几年了,哪敢去找他。

    某人一脸无辜,哪有,殇很好说话的啊,传言不可信。他很温柔的啦。

    小姐只有你一个人觉得他温柔啊。哇啊啊,不要捏我的脸啦小姐。

    海英怀抱大刀,静静地看著二人笑闹,眼底却没有应该浮现的温柔,宠溺,而是说不清的算计,这一幕落入一直注视著车内的云卫眼里。

    随著银铃般的欢笑渐渐远去,空荡荡的街道终於又热闹起来,一扇扇紧闭的门被打开,居民们走出藏身之处,他们没有忙著完成自己手头刚刚被迫中断的事情,而是聚在一起议论了起来。

    这个妖女怎麽会回来,难道那里发生了什麽事说著路人甲神秘兮兮的指了指无心崖的方向。

    哎呀,别吓我们呀。

    就是,就是,那里一闹起来,我们这里没法安生啊。一时间,雀声四起,人们纷纷反对这个猜测。

    大概是在外闯了什麽祸回来找亲爹扛著吧。有人提议。

    唔,这说不准,她能闯什麽祸,无非是又拐了哪个世家公子人家上门要人吧。某知情人士不以为然,这种事情她经历的多了,哪里摆不平。

    那会是什麽事啊。

    知情人士一脸神秘,压低声音,都凑近来点,别让别人听到了。闻言,他四周立刻紧紧围了一圈人,深怕隔得远了听不到八卦。

    其实啊声音继续压低。咋了,咋了。一脸求知欲的众人,全神贯注的盯著他,深怕漏掉一个字。

    我也不知道。

    话音刚落,惨叫响起。嗷别打别别打脸啊。我说,我说,还不行吗。啊我说

    兵荒马乱之後,鼻青脸肿的知情人士歪著嘴开始讲述他得到的消息。南边,出了件大事,萧寒林不管事已久,无心崖的少主要坐镇总部,走不开。自然,要派那位小姐去啊。

    哦众人满意的点头,随及又问道,是什麽事啊,居然要出动教主的血脉,无心崖不是一向不参合江湖中事吗,顶多派个掌旗的出面而已。

    知情人士露出了痛苦的表情,当然,有可能是因为太疼了,他悠悠长叹道。死的人太多了啊,这次事情处理不好,只怕就要几大门派围攻无心崖了啊。

    见众人一脸懵懂的表情,他无奈的叹气。无心崖不出面,就证明他们是做贼心虚,事情就是
嫂子合集txt下载
他们干的。

    原来如此啊。围观人士们恍然大悟,纷纷散去。八卦听完,该做正事了,详细情况就不是我们这些小人物该知道的了,长时间生活在无心崖脚下,他们还是有点脑筋的。

    看到周围的人逐渐散光,知情人士也缓缓离开,拾级而上,走进一间茶楼的二层。一白衣公子在靠窗的桌旁悠然自得,看著窗外的风景,茶香四溢。

    公子,消息已经散布出去了,无心崖想不手都难了。

    白衣公子没有回答,只是挥了挥手,示意他退下。知情人连忙躬身离开,临走时,眼睛的余光特意扫了一眼半掩著的茶盏,橙黄明亮而又豔丽犹如圆润的琥珀般的汤色,分明就是传闻中的青城山每年只产不到半斤的雨露。

    提示下,雨露这个茶。嫣然有。有很多。第四章有提到。

    第八章 竹林里的调教 1

    谢谢的小钩子,第一次见到你哈。

    打滚求票。票票呀。你在哪里呀

    师兄我知道错了你饶了吧楚楚可怜的女声从竹林里传出,柔媚入骨。

    片刻前还风光进城的嫣然,此时却化身可人的宠物猫咪,摇著尾巴,眼巴巴地看著面前的淡笑不语的男人,要多谄媚就有多谄媚,要妖娆就有多妖娆,只可惜她紧绷的身子将她的惧意展露无疑。

    本来想偷偷溜进崖内,找到爹,然後再溜出去,从此逍遥江湖,算盘打得虽好,可是却没有优寒的动作快,当嫣然的脚踏上无心崖的地界,就被他掠到了这里。

    优寒冷冷的看著嫣然,目光仿佛实质般,一片片凌迟著她,你,做错了什麽要我原谅你呢轻柔的嗓音,犹如索命音魂,嫣然脸色一白,是坦白,还是抵赖,无论哪一种选择,这个男人都不会放过自己啊。

    呵呵,要我帮你,张开小嘴吗。仿佛早就料到嫣然会选择沈默,男人低声轻笑,暗色的眸子深不见底,不带欲。这双眼睛从嫣然下体扫过,只需要这浅浅的一眼,嫣然就觉得自己似乎已经被剥光,成为案板上的白。

    呸,你这个下流的色狼。嫣然愤慨,不过她也只敢在心底这麽偷偷的说。

    眼珠滴溜溜的转了转,嫣然开口,嘿嘿,师兄我不是应该先见见爹 啊傻笑著,她想转移话题。

    优寒的俊颜上流露出不耐的神情,他眼睛一咪,笼在袖子里的手轻摆,指尖不易察觉地晃动了几下,平地风起,嫣然的衣服四裂开来,碎成一块块。雪白的凝脂肌肤裸露出来,散落在身上的布料半遮半掩,反而形成一种欲说还休的效果,犹抱琵琶半遮面。

    我没空给你扯皮。优寒很满意眼前的风景。

    嫣然的脸彻底垮了下来,笑容褪去,只剩下浓浓的惧意,上一次留下欢爱的疼痛还未从记忆深处消失,又要来第二次了吗。

    看到嫣然的从媚笑转为惊恐,优寒眼神一暗,接著转为怒气。

    残忍的笑容浮在脸上,看到嫣然的掩藏不住的惧意,优寒的心像被撕咬般,止不住的疼,心越疼,他的眼神就越冰凉,一如他嘴里吐出的话,怎麽,要当贞洁烈女了,荡妇一样在别人身下浪叫就开心了

    不,不,我,没有我

    你这个贱货。优寒的神情更加狠厉,我那样掏心掏肺的对你,结果呢,你居然在外面到处惹桃花,一个我不够,还要勾三搭四,满江湖的人现在都知道无心崖出了一个人人可骑的荡妇。萧嫣然你说我该怎麽样罚你,你才会懂得收敛呢。

    想到她在别人身下婉转呻吟,展现无尽的风情,用充满爱意的眼神看著别人,优寒的怒意更盛,只有将她撕成碎片,拆入腹中,才能够化解他的怨恨。

    手腕轻动,掌风吹向嫣然,本就裂开的衣服,顺著风,飘落。

    啊嫣然,惊叫,忙不迭的一手捂住双,一手掩住黑色丛林。初春的空气,凉凉的,嫣然的皮肤起了一层细密的小疙瘩

    把手拿开。男人饱含著怒气,不容质疑的命令到。

    我屈辱感充斥著嫣然的心头,她万分委屈,但又不敢不从,只能慢慢的将手移开。

    若是此时有人经过竹林,一定会为眼前的美景所惊豔。

    碧色的竹叶轻轻摇曳,斑驳的树影下,一个少女全身赤裸著站著,细长的手臂乖乖地垂在身侧。杨柳细腰,不盈一握,白嫩的肌肤,丰韵娉婷,体态轻盈。梨形的巨直挺挺的翘著,下体黑色的细毛因为清风的吹拂摇晃。丰腴的臀部,让人很想狠狠的捏上一把。雾蒙蒙的眼睛,带著委屈,脸蛋是清纯与靡结合。

    嫣然身上的白皙让优寒的脸色好一些,本以为会看到满身的红痕,没有留下情欲痕迹的身子,让他心情舒畅了许多。

    师兄我冷。怯生生的抱怨。

    待会儿就不冷了。

    师兄嫣然催死挣扎,看到优寒不像刚才那麽生气,她壮著胆子想通过哀求让他改变主意,野战实在不是她的菜啊,而现在,真的是好冷。

    跪下

    啊愣神

    同样的话我不会重复第二遍。禁欲已久的男人,不打算放过嫣然,他要好好的,给嫣然一个刻骨难忘的记忆。

    确信男人不会改变主意,嫣然不情愿的缓缓低下身子,膝盖触到地面。

    疼师兄凹凸不平的地面刺激到她的膝部,带著哭腔,嫣然求饶。

    疼你也知道疼,你可知道一想到你和别的男人颠鸾倒凤我有多疼吗。过来来优寒冷冷的命令到,跪著过来。见嫣然想起身,优寒连忙命令。

    唔,好疼呀,师兄真讨厌,每次对我都这麽凶,以前可不是这样。嫣然含著泪花,一步步膝行,走到优寒的面前,背脊挺得直直的,一边回忆幼年时,优寒对她的疼爱,是什麽时候师兄对她的态度开始变了呢。

    知道该怎麽做吧。

    是嫣然撇撇嘴,伸手想解开优寒的腰带。

    啪的一声,她的手背泛起一块红斑,优寒将她的手拍开。火辣辣的疼痛从手背传来。嫣然愈发觉得难过。

    弄你自己。淡淡的命令道。

    嫣然的眼睛睁得圆圆的,惊讶的看著优寒,小嘴嘟起,不愿意。

    优寒不理会她可怜的表情,自顾自的解开腰带,扬手,嫣然还没反应过来,啪一道红痕不偏不移的落在她的巨上,小樱桃被打得鲜红,肿了起来。

    啊敏感的房上,剧烈的疼痛,还没来得及哭诉,优寒的手再度扬起。

    我做,我做嫣然连忙求饶,剧烈的疼痛过後,是满心的空虚,渴望有更大的力道玩弄她,她知道,自己的这令人厌恶的体制开始发作了。

    脸上由挂著泪珠,也顾不得地上的石子让她难受,她一屁股坐在地上,身子後仰,双腿呈弓形弯曲,一手在身後撑住自己的重量,一手将自己的私密处掰开。

    少女粉色的嫩在她自己的芊芊十指下,完整的露在男人的面前。

    嫣然偏过头去,不敢看优寒的神色。可是脑子却不由自主的想象出师兄邪冷的眼睛,盯著自己的私处的画面,好丢人啊,冷风吹著她的小不住的收缩著。

    快点。粉色的嫩,一张一翕的,细细的缝隙,深不见底优寒盯著嫣然黑丛林下遮掩的蜜,催促著,想到自己将要把数月不见的心爱之人的小,狠狠的捣烂,他感觉到自己宽大的衣袍下的巨龙,已经开始慢慢抬头了。

    嫣然闭著眼睛,熟练的将手按住蜜上的小珍珠,揉捏起来,快感从小珍珠上传来,爬遍全身。

    恩啊随著手上动作的加剧,越来越多的快感堆积,嫣然感到湿意从下体溜出,师兄说的对啊,我果然是个荡妇。嫣然咬住下唇,破碎的呻吟溢出,就这样吧,反正我已经没救了,沈沦在欲望中吧。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