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书包网 > 辣文肉文 > 嫣然一笑媚乱江湖路 > 分节阅读2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第三章 亲爱的,温柔的sm我吧 下

    很忧伤的看著我的排名,我还是老老实实呆在沙滩上吧

    话说海英一进门,便闻到了扑鼻而来的甜香之气,由於自幼被当做药人养大,嫣儿情动之时,身上会散发出有催情作用的体香,海英深吸了一口熟悉的淡淡甜香,掀开层层帷幔,走到床边。双臂抱看著床上剧烈运动的二人。

    两具白皙的身体交缠在一起,床单乱作一团,靡的喘息声此起彼伏。

    哈,英看到海英站在一旁,媚眼如丝,嫣儿伸出一只手想勾住他的脖子。

    啊殇无奈夏殇一个挺身,直直挺入,嫣儿腰一软,瘫倒夏殇的身上。无力的扶助夏殇的肩膀,头靠在他的脖子上,依依呀呀的呻吟著。夏殇头一偏,吻住她的唇,张开自己的嘴伸出舌头,任由嫣儿吮吸。

    夏殇一手握住嫣儿的腰,抱著她上下律动,一手在她滑腻的背部来回抚,暧昧无比,可他的眼睛却冷冷的盯著海英,情欲褪去,眼底结成了冰。

    海英也不甘示弱,鹰眼半闭,眼睛缝隙中,透露出令人心寒的光芒,二人眼神交锋,火花四溅。刹那间,便已交手数回合。而嫣儿却一无所知,尽情的和夏殇唇舌嬉戏。

    二人的眼里流露出对於对方的欣赏之意。

    英雄惜英雄,虽然二人是情敌,但是并不妨碍对於对方的赞赏。更何况嫣儿的本二人早就知晓,她的身边不止一个男人,被她看上的,哪个不是一方名士,侠客。

    吵过,闹过,不是没有离开她找其他的女人,可是到了最後,依旧抵不住对於她的想恋乖乖的回来。罢了,罢了。这就是命,命里注定她是他们这些男人的魔障。

    有什麽办法呢,喜欢就是喜欢了,谁能管住自己的心呢。

    夏殇停住下体的运动,双手捏住嫣儿的臀瓣,揉捏著,雪白的臀从他的指缝间挤出,暧昧的滑过她的股沟。

    嫣儿身体轻颤, 不满夏殇停住抽动,扭动著小屁股,撒娇道,殇动一动啦。

    呵呵,乖,有你好玩的。夏殇柔声安抚,嫣儿停止了躁动。

    臀瓣被夏殇掰开,露出粉红色的小菊花,紧紧闭合,海英湛蓝的眸子一下子变得深邃起来。夏殇将手指伸入二人身体的结合处,沾满蜜,手指轻轻的伸入紧闭的菊花中,慢慢抽起来。

    哈殇,你坏透了。

    呵呵,乖,难道你不想管你的侍卫了。

    恩讨厌啦。阿英太了,会疼的你到後面好不好啊。夏殇狠狠的在她尖上咬了一口。你是在说我的小吗恩音调拉长,带著长长的尾音。

    嫣儿讨好的扭了扭二人的交合处。娇声道。你的长一些嘛。放到後面更舒服些嘛,好嘛

    夏殇宠溺的笑看著她,不语。

    嘟著嘴,嫣儿扭过头,可怜兮兮的看著海英,一句话不说,眨巴著水汪汪的大眼睛,一副我很可怜,没人疼的表情。

    海英哭笑不得的捏了捏他的鼻子。知道了啦。

    你太惯著她了,夏殇不满,就该给她吃点苦头,看她还敢不敢出去惹那麽多桃花。一边说著,一边抱著嫣儿的身体,转了个圈。

    哈啊。在紧致的小中,打了个转,两人舒服的呻吟起来。波的一声,夏殇抽出了埋在嫣儿身体里的。在她的菊花上缓缓摩擦著,

    唔

    嫣儿坐在夏殇的怀里,双腿被夏殇搬成m形,粉嫩的蜜微微张著,吐露著晶莹的体。身 体正对著海英,邀请者海英参加这场欢乐盛宴。

    阿英快点嫣儿催促著。

    海英站在窗边,缓缓解开腰带,姿势要多帅气就有多帅气,只露出紫黑的巨大,伸手抓住嫣儿巨大的双,一手一个,轻轻抵住蜜口。准备好了吗富有磁的嗓音,询问夏殇。

    夏殇微微点头,浅笑不语。

    嫣儿满脸兴奋的,期待著接下来快感大於疼痛的盛宴。

    日落西山。

    丫鬟小鱼红著脸坐在门外,听著屋内小姐一声比一声娇媚的呻吟。心里却是充满了绝望,完了完了,主子一定会杀了我。小姐这麽晚了还没动身。我死定了啦。

    就在小鱼满腹辛酸的时候,屋内的声音静了下来,脚步声传来。

    海英横抱著嫣儿和夏殇走出,一个是翩翩浊世佳公子,一个是狂放不羁的英勇汉子,两个风格迥异的人站在一起,犹如一幅美男争豔图,风格不同,却各有千秋。

    东西收拾好了吗。海英淡淡的问道。

    小鱼连声答应早就收拾好了。谢天谢地,终於出来了。

    告诉小姐了看到海英怀里裹著一个床单的身体,小鱼消音,看来不用告诉小姐了。也好,每次老爷叫小姐回去,小姐总是不肯,她回一次家比叫她不调戏美男还难受,不就是回家嘛,有必要像送死一样的神情吗小鱼疑惑的在心里嘀咕。

    等嫣儿醒了告诉她,我回师门了。夏殇微微一笑,对小鱼叮嘱道,不出意外,这个小丫头的脸更加红了。

    海英颔首道告辞。

    夏殇恋恋不舍看著嫣儿粉嫩的脸颊道,恩,嫣儿说想吃泡椒凤爪,四川的。不放心的叮嘱海英,生怕嫣儿的愿望不能满足。

    恩。海英点头,潇洒的转身朝院子外走去。

    一辆华丽的马车停在门口,周围还停著几辆小一些的马车,海英抱著嫣儿,钻进最大的马车中,车夫扬鞭,车队缓缓驶离。

    夏殇站在门口,静静的看著车队带著心爱的人儿驶离他的视线。

    策马扬鞭,朝相反的方向奔去。

    很快就可以再见面了宝贝,等我。ps 话说,亲们对俺的新文发表点观後感吧。有啥不好的地方,我好改正

    第四章 男人的嫉妒 上

    宽大的马车内,条案,软榻,一应俱全,香烟缭绕。单看室内绝对想不到这是在一辆马车上,只会以为这是在哪个大家小姐的闺房中。

    靠近马车门的地方,木雕屏风隔出了一个隔间,小鱼坐在隔间里,摆弄著带来的点心,热气腾腾的茶壶内,泡著青城山特有的清茶雨露。

    雨露每年青城山只产不到半斤,只有生长在青城山九龙窠高岩峭壁上的六株百年茶树才产,岩顶终年有细泉浸润流滴。

    冲泡後茶汤颜色橙黄明亮而又豔丽.浑厚滋润.犹如圆润的琥珀般,令人著迷,香气馥郁近似兰花香,即使冲泡九次仁就留有花香,被誉为茶中之王。

    从来都是青城山道长仔细珍藏,绝不出售,由於上供皇室,赠送名宿,每年青城山真正所得不过一,二两左右。江湖素有千金难买一两露之称。

    而在小鱼的身边的茶罐内,所盛雨露数量之多,恐怕青城山近年来的珍藏都在於此。不知又是嫣儿的哪个裙下之臣所送。

    车厢内,静悄悄的,车轮压过路面的咕噜声,马蹄声,从低垂的窗帘缝隙传进。

    海英怀抱著嫣儿,斜靠在软榻上,沈重的巨刀放在一边,悠然自得。

    怀里熟睡的脸庞流露出孩子般的稚气,海英宠溺的笑了。膛震动,嫣儿皱了皱眉头,没有睡醒的呢喃著。恩拱了拱头,对於睡眠被打扰,嫣儿有些不满。

    乖,别睡了,快到了。熟练的给嫣儿顺了顺她炸起的毛,海英有些无奈,还是这麽爱睡觉啊。

    嫣儿一下子清醒了。去哪里。不好的预感萦绕在心头,似乎,某个日子快到了,没那麽快吧,嫣儿自我安慰。

    你爹叫你回去。所谓平地一声雷的惊吓,半夜遇鬼的惊恐,捉奸在床的恼怒,等等情形都可以用来形容嫣儿现在的心情。

    小脸煞白的看著神情淡定的海英。我听错了吧


嫂子合集笔趣阁
    海英薄唇微张,吐露的词语将嫣儿打入地狱。是啊,你爹叫你回去。坚毅的眸子里流露出一丝冷意,准确的说,你大师兄想要你回去。

    晴天霹雳。

    坏丫头,不给你点教训,你就不知道什麽叫做收敛。海英冷冷的看著嫣儿,再怎麽了解她的个,并不代表能够心平气和的接受。

    这样一个勇猛的男人,愿意放下一切名声与荣耀隐姓埋名的呆在花心的爱人身边,如果他会什麽都不在乎的看著自己的爱人玩转一个又一个男人,这才叫做奇怪。故意拖延时间,让嫣儿感受到那个人的怒火,算是小小的报复吧。

    这就是所谓男人的嫉妒吧。

    成熟的而又爱你的男人不会大吵大闹,但是,会小小的,让你难受。

    在海英想著怎麽惩罚嫣儿来缓解心中的郁结之气时,嫣儿从巨大的恐慌中缓过神来。恐惧带来的惨白肤色还未消散,但是眼睛已经变得明亮起来,还带著几丝俏皮。

    嫣儿抱住海英的头,吧唧一口,响亮的亲在他的头上。撒娇道阿英ps 一天2000字扛不住,丢人啊。

    第五章 男人的嫉妒 下

    关於虐墨泽。俺要说,一定会狠狠虐的。剧透下、是sm哦邪恶的泡泡飘过

    摇晃的车厢内,海英壮硕地身子在她的暧昧的抚下难抑地起伏著,灰杉紧紧的绷在虬劲的肌上,蜜色的肌肤下饱含著强大力道,蓄势待发。

    嫣儿姣美的头颅靠在海英宽广富有安全感的膛上,坐在他的怀里呵气如兰,仰著头暧昧的在他的脸上呼气,热气腾腾。白葱似的手指在他的膛上跳跃,嬉戏著。粉嫩的舌尖在他的唇上来回滑动,细细分辨著嘴唇上的每一点褶皱。

    海英纹丝不动地搂在她,看似不受嫣儿的影响,但是他逐渐加重的呼吸还是出卖了他的情绪。

    见状,嫣儿心下一喜,再努力下就可以了。

    阿英长长的尾音犹如香醇的美酒般在海英的心头缭绕。几欲破功,终於还是艰难忍住。

    现在唯一逃离那个男人的机会就是眼前这个男人,只要能够让他心软,天涯海角嫣儿都可以去,若他不同意,那麽她只能乖乖回家,见那个让她避如蛇蝎的男人,一想到自己见到那个男人会遭到的惨状,嫣儿打了个寒颤,不行,一定要让阿英放她一马。

    打定主意後,嫣儿娇笑著像条蛇般从海英的身上滑下,跪坐在海英的双腿之间。车厢内铺著厚厚的毛毯,她跪在地上全心全意的像看著自己唯一的天般盯著海英坚毅的下巴,神情专注,粉唇微微嘟著,眼角含媚,这样的模样让墨泽心一软。

    取下头上的发簪,松松挽著的头发如瀑布般垂下,盖住窈窕身形,嫣儿将头发拨到一边,妩媚地看著海英,微微一笑。

    嫣儿低下了头颅,露出白嫩的颈部,慢慢的,头向海英的胯间探去。海英贪婪的看著她优雅的颈部,想到刚刚看到的激情画面,喉咙干涩起来。不由自主的从体内燃起了欲望的火焰。像个未经人事的愣头小子似的,只是看到心爱的人的一个动作,就引得他的欲望已经微微抬头。海英苦笑不已,要让以前的兄弟知道自己这样子,如此受一个女人的影响,只怕他们要笑掉大牙。

    嫣儿的动作很慢,很慢。海英的呼吸渐渐加重,胯间已经鼓起了一个小包,对於将要发生的事情,海英很是兴奋。耳边传来沈重的呼吸声,嫣儿很享受这个过程。只是微微的低头这种带有暗示的动作,就引起了海英的生理反应。更加证明了海英对自己的欲望有多麽强烈。

    空气凝固起来。只听见海英沈重的呼吸。

    娇小的手,按住了海英胯间鼓起的小包,缓缓揉捏。哼一声闷哼。感而又低沈。海英的身子一紧,随後彻底的放松下来。

    对於海英的呻吟,嫣儿十分满意,调皮的用鼻尖蹭了蹭鼓起的小包,然後迅速逃离。不出所料,原本半鼓的小包肿的大大的,几乎快要崩破了裤子。

    低沈的声音带著丝丝嘶哑,别闹。海英开口阻止,但是却没有一点点严厉。到像是责备调皮女儿的父亲,蕴涵著无限的包容。除了那个男人之外,这样的女人谁能狠下心来责备。

    不要。嘟著嘴,嫣儿抬起头,娇媚的瞪了他一眼。水汪汪的大眼睛,黑白分明,清澈的眼底已经染上了一丝粉色。虽然刚刚已经吃饱了,但是这并不妨碍她品尝饭後甜点,情欲一事,男人会因为数量而次数有限,女人可不会因为蜜不够而停止欢好,除非蜜洞受损,女人比男人更能够经历多场欢爱。

    脱掉外衣,只留下粉红的肚兜在浑圆的部上起伏。嫣儿故意将肚兜的领口往下拉了拉,白嫩的玉兔在海英的眼下晃动,露出深深的沟渠。

    海英的视线在她裸露的皮肤上扫视著,凌迟著每一寸肌肤。即使欲望蓄积著,却无损他的气势。犹如蓄势待发的猛兽,等待著最适合狩猎的时机。

    不满的看到海英衣衫完整,仿佛置身事外。嫣儿一把扯下了他的腰带。

    滋啦一声,海英整齐的劲装被扯的七零八落歪歪的搭在身上。健硕的身体,肌分明,比起夏殇身体的致,海英布满疤痕的身躯多了几分野。嫣儿忍不住伸出舌头在他迷人的疤痕上舔了舔。一双似怨非怨含情目,看著海英的反应。

    缓缓地。嫣儿的手回原来的调戏的位置,缓缓将裤子拉下,随著衣料的渐渐褪去,被遮掩的的密地逐渐露出。刚刚使用过的微微昂首,向她致敬。

    阿英你最好了我们不要回去好不好嫣儿将半醒的巨龙握在手心里慢慢揉搓,一边向海英求饶。海英纹丝不动,仿佛逐渐长大的不是他的。

    嫣儿银牙一咬,这个臭石头,怎麽这麽坏啊。还能怎麽办,继续挑逗呗。嫣儿在心里暗暗发誓,等事情过後,看我怎麽收拾你。虽然心里百般诅咒,但是她的面上可不能表现出来,她的小命现在可是掌握在这个男人手里。嫣儿摆出最动人的笑容,然後低头,将巨龙含入口中。

    灵巧的舌头滑过巨龙的每一条缝隙,邹巴巴的慢慢胀大,表面变得光滑起来。嫣儿手上的没有停,在嘴巴没有顾及到的地方,或抚,或轻刮。另外一只手写没闲著,轻柔地抚著海英渐渐饱满的囊袋。

    啊哈破碎的呻吟从海英的舌尖溢出。

    嫣儿受到了鼓励,加大了动作,小巧的嘴巴张到了极致,将整个的前端包裹在内,一前一後的移动起来。每一次顶入,都进了喉咙部,干呕的感觉被压下,嫣儿格外难受,一想到自己大师兄的手段,她只能继续卖力的讨好海英,比起她厌恶的深喉,大师兄有一千种方法让她比这更痛苦。

    车厢内,只听见啧啧的水声,和嫣儿的吞咽声,海英的呻吟几乎低不可闻。

    就在嫣儿觉得自己的嘴巴要麻木的失去知觉时,海英铁钳般的手捏住嫣儿的下巴,定住她的动作,海英小腹一紧,腥浓的喷出,嫣儿想逃开,却被捏住下巴,动弹不得,只得将悉数吞下,还有部分实在来不及吞下的白浊,从嘴角流出,滴落在衣服上。浓烈的味散开在车厢内。

    等到最後一丝流尽,海英这才松手,亮晶晶的布满了和唾。海英毫不怜香惜玉地将放到因呼吸不顺满脸通红的嫣儿身边。想到有求於人,嫣儿只能委委屈屈地伸出舌头将海英的一点点舔干净。

    弄干净後,嫣儿跪在地上,眨巴著眼睛可怜兮兮地看著海英,等待著他开口。

    好好休息吧,明天就要到了不容置疑地威压蕴含其中。嫣儿傻眼。

    三人行,很好玩吗。男人语气危险。

    嫣儿气结,小心眼的男人,白伺候了。瞪了一眼给那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男人,她气鼓鼓的坐到一边,开始考虑见到大师兄後该怎麽做才能减轻罪责。

    本站启用新域名www.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分享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